早已經吸引了無數目光。

遊戲進行到現在,哪怕是三劍爭奪戰的時候五強者有相繼露面出手,但還真沒有正面的真正打一場,都是一看局勢不對就轍退,可眼下看起來,是要打一齒的,玩家們個個都是熱血沸騰,什麼攻城戰相比起來都要暫且放一邊啊。

系統可終於能夠給玩家展現一次級高手大戰的大場面了麼。

所有玩家都不知道的是,此時在上海集團網絡科技公司,林素風正擦着額上冷汗,驚道:“服務器被黑客入侵,完全混亂了!”

林仙盈在邊上急問道:“現在關閉服務器維護?”

林素風連連搖頭:“不行,不行,你知道這服務器並非普通的服務器,我們完全沒辦法關閉掌控!”

林仙盈急道:“那怎麼辦?”

林素風握緊拳頭,嘆息道:“眼下的情況,也只能是靠七聖去補救。”

林仙盈更加焦急說道:“七聖……這個貌似已經有一個死了。”

“咳咳……”林素風有些尷尬的咳嗽兩聲,說道,“這個這個,不要亂說。”

此時,洛陽城。

楊思月雙手撫胸。

劍出如風已經多次見過楊思月這個姿勢,知道這就是毀滅技蝶舞林間的起始動作,隨時便是會動起驚天動地的一擊。

哪怕陳皓星和唐若盈是五強者,此刻也是絲毫不敢有所輕視,凝神以待全文字小說。

但是楊思月也是不敢隨意動手,蝶舞林間能夠暫時xing的壓制陳皓星和唐若盈兩人,但面對着兩人聯手肯定無法造成實質的傷害,而她在施展蝶舞林間後元氣大傷就再也無法抗衡任何一人。

一時間場面卻是陷入了街。

忽然間,所有玩家收到一個提示:jing告,你處於太乙劍的覆蓋範圍,你的度下降百分之三十。

玩家們大驚失sè,太乙劍?

這是神馬情況?

風兒陣陣吹動,忽然一個身影落入大家的眼斂。

那是一個低着頭,一步步緩緩小心翼翼走過來的小姑娘。

這個小姑娘似乎是很羞怯,從她走路的模樣看起來,她只不過是最低下的丫頭。

可是不知爲何,每個人都注意到了她的存在,她身後揹着一柄劍,正一步步的走進場內,其它人卻絲毫沒有動靜。

看着她就那樣很平靜的彷彿沒有任何存在就那樣的跨過了由陳皓星和唐若盈聯手組成的防禦陣,然後走到劍出如風面前,轉頭。

然後她擡頭,將她清麗的容貌展示到世人面前,望着唐若盈說道:“若盈姐,抱歉,這無雙曲和落幽簫是由我傳給劍公子的,若是有什麼懲罰,請朝着我來……”

玩家一片轟然,這麼個看上去就自卑向的小丫頭,擁有着如此漂亮的模樣已經是讓人很意外,可如今聽她說話更猛,居然還是能夠教導玩家毀滅技的強存在!

劍出如風早就已經認出來,來者正是指導他學會無雙曲的神級npc,太原李雪全文字小說。現今看她出場的氣勢,果然是犀利無比啊,難怪是能夠奠定大唐一統天下的基礎。

我靠,我這到底是在說歷史呢,還是說仙俠啊,已經完全亂套了。

唐若盈冷冷望着眼前小丫頭,以前只不過她的小跟班而已,兩年前連舉劍跟她對抗都還會抖的人,可如今已經敢這樣直面跟她對話了麼。

唐若盈冷笑道:“唐雪溪,你已經被逐出唐門,這會兒還敢這裏逞強麼,莫非你以爲有太乙劍在手,真就天下無敵了!”

太乙劍!

所有玩家眼瞳一縮,目光全都聚焦到唐雪溪背上的那一柄劍,剛剛收到jing告說太乙劍的威力,居然是度直接下降百分之三十。這度可不是玩玩的,簡直就是無比強大的存在啊,而且這覆蓋範圍還真不是一般的廣闊,幾乎是十里方圓了吧。

尤其是輕舞飛揚和天狼星兩個人,他們早已經聽說過太乙劍的強大,兩年來可是一直想要找尋到這太乙劍的下落,如今終於出現,卻愕然現這太乙劍傳人跟劍出如風的關係又是非比尋常。

這劍出如風的人品也太逆天了吧,有着月神這樣強大的存在也就罷了,結果居然是佔用雙重資源啊!

相比於其它玩家震驚的是太乙劍的強大,劍出如風更好奇的卻是唐雪溪這個人。

他相信自己絕不會認錯,這明顯就是太原李淵之女李雪啊,怎麼就變成了唐門的什麼唐雪溪?

被逐出唐門,照這麼看起來,上次就說唐若盈怎麼不追上來,原來也是這位姑娘阻擋住的麼,因爲這件事她被逐出了唐門?

劍出如風很快已經事情經過分析出來全文字小說。

唐雪溪搖搖頭,道:“不敢,若盈姐何必強人所難,其實說起來,這無雙曲也非是唐門絕學。”

唐若盈冷笑道:“我唐門中人施展的絕學,如何不是唐門絕學,莫非你想說,唐海並非唐門中人?”

唐雪溪低下頭:“我母親當然是唐門中人。”

劍出如風、天狼星、輕舞飛揚此時都是直直瞪着唐雪溪,唐海,那個天下無敵的唐海,原來是唐雪溪的母親,難怪她擁有了太乙劍的傳承。

不過以她這麼可怖的實力,唐門居然會將他驅逐出唐門而不收回太乙劍,這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過迴心一想,如果從遊戲的角度上來講就不算奇怪了,神器級別的,肯定有認主綁定這個屬xing了。

此時楊思月忽然冷冷說道:“現在什麼時候了,還要在這裏認親麼,眼下的局勢明顯有些不對,難道要等他們拖延時間到所有人全都過來麼。”

唐雪溪依舊是低着頭,說道:“月小姐說的是。”

然後她緩緩解下了背後的長劍,將之握在手中,右手握住劍柄,一寸一寸的將劍拔了出來。

她的動作很輕很慢,沒有一氣呵成的流暢感,但不知爲何,就有那麼一種氣場讓在場的人都屏佐吸,等着她的劍出鞘。

然後所有人都是一起愣住,這……這居然是一柄劍?

劍,以刺爲主,但也必有鋒口,而眼前這所謂的太乙劍,卻赫然是完全沒有鋒口。

與其說是劍,反倒不如說,這是一根針!

劍身長長的圓尖,這分明就是現代擊劍比賽的那種劍,用來比賽玩耍可以,而用來在真正的江湖上撕殺,居然也能夠成就那個天下無敵的名聲,讓人一提太乙劍就心驚膽顫?

“太乙劍麼,早想領教一下了好看的小說!”唐若盈看着太乙劍的眼光有些退縮,此時陳皓星卻是凜然冷笑說,隨後手一展,天地星辰在手上匯聚。

天狼星罵一聲:“靠!”

經過青塵子的提醒,天狼星知道自己所得的星劍不過是劍身,而劍心是在陳皓星手上,此刻陳皓星所表現出來的,無疑便是星劍之劍心了。

以二對二,終於要開打了麼?

玩家萬人期待中,就聽到唐雪溪搖搖頭說道:“今ri我且不與你們打,只是送你們離開這裏,去你們該去的地方。”

我靠,如果別人有這麼聽話,你說送他們離開他們就離開,早就不打起來了。

陳皓星和唐若盈兩人正打算說什麼時,看到唐雪溪已經緩緩舉起了她手中的劍,頓時連說話都不敢,只怕一不小心就是被擊中。

唐雪溪從來就沒有過快動作,現在應該已經算是正式打起來,唐雪溪卻依舊是那般緩慢的動作那手中的太乙劍緩緩的斬了下去。

陳皓星和唐若盈兩人倒還想要閃躲開的,卻現全身的jing氣神似乎已經完全被這一劍擊散!

兩人相顧駭然,終於明白到爲什麼當初唐海可以打遍天下無敵手,這在太乙劍面前,哪怕是以他們兩個人的實力居然也是幾乎沒有反抗的實力!

而此時,太乙劍已經完全斬下,但兩人並沒有斬到,反而是在他們的身前一丈處,整個天地都似乎被這一劍劈開,隨後,竟然是真的,在他們的身前出現了一道可見的裂痕好看的小說!

裂痕之中傳來着無盡的吸引力,陳皓星和唐若盈完全沒能反抗,頓時就被吸收進去!

裂痕消失,整個洛陽城一片蕭瑟,彷彿剛纔這裏跟本沒有生過任何事情,只有玩家和npc們全都目瞪口呆的表情顯示着這裏剛剛有生過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這就完了?”玩家們還是不敢相信,面對着陳皓星和唐若盈這兩個五強者的級高手,本以爲四個人肯定要打個天昏地暗,可卻是沒有想到月神都還未出手,唐雪溪一劍已經令兩人消失不知道被丟到哪個角落裏去。

以這樣的實力,難怪那什麼毀滅技都是開服才幾天就傳教給別人,毀滅技在她的眼裏估計也就是渣渣吧。

劍出如風也只能再次感嘆:難怪李淵能夠得天下……

將唐若盈和陳皓星兩個人送進空間裂隙不知道丟到哪個角落,做下如此讓人震驚的事情,可在唐雪溪眼裏顯然這根本不算什麼,她轉過頭,朝楊思月微微皺眉說道:“月小姐,似乎……有些不對勁!”

楊思月冷哼一聲,似乎對於這唐雪溪也很沒有好感的模樣,冷冷道:“多明顯的事。”

眼光一閃,猛然指着一個角落,喝道:“周芷惠,給我滾出來!”

唐雪溪的反應還沒有她快的模樣,順着她的手指望過去,看到一道青影一閃而逝。

原來是周芷惠在從中搞鬼!

周芷惠是擁有着紫雲冠,哪怕是楊思月也是無法追上。

此時楊思月回頭撇一眼唐雪溪,怒道:“你幹嘛不將她留下!”

唐雪溪半晌後悶出一句:“月小姐都辦不到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有這本事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吐一口血,聽起來多謙虛,可是剛剛把五強者之中的兩人聯手給秒打敗,讓人聽起來有多刺耳。

jing彩推薦:

楊玄感以武勇聞名於世,屈突通亦是當世有名的大將,這一戰可謂勢均力敵。訪問下載txt

這種級別的戰鬥,無論是玩家還是小兵全都是隻有看戲的份。

劍出如風落回場中,還未來得及說什麼,就聽到銀鈴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一人抓住他手臂笑道:“你覺着誰能贏?”

女玩家全都花癡去看楊玄感了,在劍出如風身邊的自然是npc,楊思靜。

劍出如風微微一笑,說道;“應該是玄感公子罷。”

Www ⊕tt kan ⊕CΟ

若是計劃策劃到這個時候,突然就因爲楊玄感被屈突通殺死而搗致攻城失敗,那可真是要讓玩家去砸公司大門了。

果然楊思靜嘻嘻一笑,說道:“我覺着也是。”

忽然聽到一聲冷哼,其中似乎是蘊藏着極大的憤怒。

劍出如風都被嚇一跳,轉頭看過去時,一個人影也不知道怎麼就出現在他面前,此時的眼光,赫然正直直盯着楊思靜緊緊抓住的手臂。

我靠,死定了!

看到這個人後,劍出如風心裏只有這個想法。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楊思靜的未婚夫,天下第一高手,武林盟主之子,陳皓星!

劍出如風連忙用力甩兩下想要將楊思靜給甩開,結果楊思靜卻是毫無所覺的依舊是緊緊抓着,還朝陳皓星打招呼:“皓星哥哥,幫我大哥解決了屈突通吧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額上冷汗流下,這楊思靜究竟是粗神經還是白癡。

至少陳皓星不是聖人,不是白癡,此刻眼神中滿是怒火,冷笑道:“將我當成你的手下麼,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楊思靜一愣,還非常搞不清楚的吐出一句:“什麼情況?”

陳皓星冷笑一聲,說道:“劍出如風,出來一決生死!”

劍出如風……

我靠,讓我這個沒到一百級的玩家跟你200級神npc決鬥,這這這,系統壞了吧!

忽然遠處一個嬌笑傳來:“劍出如風,你還真是仇敵遍天下啊。”

劍出如風一驚,轉頭望去,那也絕對不是普通人,五強者之一,未必弱於陳皓星,唐門唐若盈!

這這,劍出如風也只想問一句:“神馬情況?”

這是系統要強殺自己的節奏麼?

唐門追殺令在身,這唐若盈顯然不可能是來打醬油路人的,而是前來取走劍出如風的小命。

此時的世界一片轟然。

“劍出如風兩年來終於冒頭了!”

“不過一冒頭就被npc給纏上了,哈哈,唐門最強者唐若盈啊!”

“這該死的追緝令終於可以結束了全文字小說!”

世界上人們紛紛感嘆,一個持續了一年多的追緝令,天天上線都提醒,卻偏偏就是找不到這個人來殺,他們早厭煩了。

而如輕舞飛揚和天狼星等人此時都是詫異於眼下情節的展。

區區一個玩家,很難想象能夠招惹np9pc,難道這就是有個強後盾的後遺症?

“唐姑娘,今天怎麼這麼有空?”劍出如風咳嗽一聲,這時候也只能打哈哈。

唐若盈冷笑一聲,淡淡說道:“上次在唐門因爲給雪溪一個面子才放過你,這次可不會輕易放過你,除非交出毀滅技和落幽簫,否則休想活着離開。”

劍出如風森森的感覺到來自於唐若盈的壓力,果然是五強者的實力!

楊思靜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猛然間身子一晃,已經被一道劍光打中。

與此同時,劍出如風感覺身子一輕,身上的壓力已經化於無形,而一種熟悉的輕淡感覺在身周瀰漫,就是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他的小姐來到傳送來到洛陽城,替他頂住了壓力。

楊思月!

“月神!”

“月神出現了!”

世界轟然成一片,別說玩家瘋狂,就連npc手上的動作都有匈緩下來。

楊玄感和屈突通又交手幾合,終於各自躍開幾步,暫時停止纏鬥。

他們心裏都是清楚,在這幾個人露面之後,他們兩人的決鬥結果已經無法影響洛陽大局。

陳皓星本來還對於楊思靜抓着劍出如風的手很有些惱火的,可實在也沒想到,楊思月出場來第一件事居然就是秒殺了她的妹妹好看的小說!

“我靠,這麼狠!”楊思靜臨死時並沒有什麼驚訝緊張,只是丟下一句感嘆,簡直不像npc,倒象是玩家死亡。

可她就是npc,一但死後,便無法再在這個世界出現了。

不知爲何,劍出如風的心裏突然有了一種淡淡的憂傷,想到楊思靜那天真無邪的笑魘,從此以後便再也看不到了麼?

楊思靜跟他的接觸其實並不算深,但劍出如風眼下最常用最強力的招式星河長空,卻正是從她這裏學來的。

陳皓星怒道:“妖女,既然是敢殺自己的親妹妹,不怕天誅地滅麼!”

楊思月倒還跟沒事人似的,淡淡道:“楊思靜的心不在你身上,你的心也不在楊思靜身上,這激動個什麼?”

唐若盈上前一步,道:“月神是麼,我知道你厲害,可今ri若是不交出劍出如風的落幽簫,難免我們兩個要聯手,你仍有自信能抗住麼?”

楊思月冷笑道:“我又何懼於你們兩個。”

唐若盈道:“雖然你有蝶舞林間,可也不能夠抗衡我們兩個!”

“那就試試看吧!”楊思月凜然冷笑,哪怕都是級強者,她以一對二依舊不曾有半點的退縮。

世界已經轟然一片:“哇塞,這是要上演終極大決戰啊!”

“月神以一敵二,面對武林正義化身陳皓星和唐門最強者唐若盈!”

“開盤了,開盤了,賠率一比三,買定離手全文字小說!”

早已經吸引了無數目光。

遊戲進行到現在,哪怕是三劍爭奪戰的時候五強者有相繼露面出手,但還真沒有正面的真正打一場,都是一看局勢不對就轍退,可眼下看起來,是要打一齒的,玩家們個個都是熱血沸騰,什麼攻城戰相比起來都要暫且放一邊啊。

系統可終於能夠給玩家展現一次級高手大戰的大場面了麼。

所有玩家都不知道的是,此時在上海集團網絡科技公司,林素風正擦着額上冷汗,驚道:“服務器被黑客入侵,完全混亂了!”

林仙盈在邊上急問道:“現在關閉服務器維護?”

林素風連連搖頭:“不行,不行,你知道這服務器並非普通的服務器,我們完全沒辦法關閉掌控!”

林仙盈急道:“那怎麼辦?”

林素風握緊拳頭,嘆息道:“眼下的情況,也只能是靠七聖去補救。”

林仙盈更加焦急說道:“七聖……這個貌似已經有一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