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事?」簡繁好奇。

「看到鍾鵬的名字,我有些難過。」何艾依微微嘆氣,「當初因為他經濟條件不好而拒絕他,總感覺傷害了他。不知道他現在過得好不好。借給你書的鐘鵬也許就是我相親活動中認識的那個鐘鵬。」

「你們彼此間其實並不是很了解。」

「這麼說你確定是一個人了?」

「嗯。」

「你們怎麼認識的?」何艾依迫切想知道鍾鵬的現狀。

「他在韓聰公司下面的工廠工作,主管生產。」

「能力如何?是不是很不錯。」何艾依無形中將鍾鵬理想化。

「還可以吧!」簡繁猶豫了一下,「他有女朋友了。」

「哈哈,為什麼跟我說這個?」何艾依故作無所謂,心中還是一酸,「我不過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他過得好,我就沒有心裡負擔了。」

「你又不是救世主,他過得好不好是他自己的事,跟你沒有關係。」簡繁開始後悔那本書被何艾依看到。 「簡繁,你幹嘛這麼嚴肅?我還想解救天下蒼生呢!」何艾依不解,一提到鍾鵬簡繁似乎有些不高興。

「嘻,先解救我吧!」簡繁抬眸一笑,「你慢慢吃,我先回去好不好?」

「工作不做也沒人跟你搶!還能丟了?若有人去辦公室找你,你就讓他等著。再不安心吃飯,當心我向蔣帥打小報告。」

簡繁若有所失,眉頭蹙緊。不知道鍾鵬的生產線調試計劃發過來沒有。

「怎麼還皺上眉了?好啦!給我十分鐘,我快點兒吃完還不行嗎?以後再也不找你一起吃飯了!」

「哦。」簡繁思想已開小差。

「你還『哦』?氣死我了。」何艾依幾口將飯吃完,「走吧!回你那要命的辦公室去,我倒要看看哪個不開眼的午休期間打擾你。」

走回辦公室,何艾依猛地推開門不禁嚇了一跳,「何經理?我,我來送單據。」

「嗯。」何佳宇從沙發上站起來,跟隨簡繁走到辦公桌前,「鍾鵬說他將生產線調試計劃發給一個叫簡繁的人了,審批通過了他才能繼續。我就過來看看計劃是否可行。看來鍾鵬還不知道我和你的關係。」

鍾鵬?又聽到鍾鵬的名字。何艾依屏住呼吸。

簡繁調亮顯示器,打開郵件將計劃書下載下來,「我需要跟韓聰商量一下再做決定。」

「儘快吧!」聽到韓聰的名字何佳宇心生不快,瞥了一眼何艾依轉身離去。

「偷個閑還被何經理抓,真夠倒霉的。」何艾依連聲抱怨,湊到簡繁身旁看了看屏幕上的文字,「這個是鍾鵬寫的嗎?」

「嗯。」

「又在幫韓聰!想把你自己累死嗎?」 摸骨神醫 何艾依推了簡繁一把。

「蔣帥出差回來我就不管了。」

「那還好!何經理幹嘛跑來催你?」

「他的新公司要代理卓智的產品。」

「這麼說跟我也有關係啦!」何艾依莫名興奮。

「什麼關係?」

「何經理的新公司有我的股份。」

簡繁無暇關注何艾依的話,注意力全在計劃書的內容上。

何艾依索性從後面將簡繁眼睛捂上,「跟你商量個事唄?」

簡繁無奈的笑了笑,「什麼事?」

「下次去工廠帶著我如何?」

「為什麼?」

「何經理只把龔海平和景蓉調去新公司。龔海平任總經理,景蓉管人事。新公司早晚要上市的,我不想被邊緣化。如果何經理知道我跟著你去了工廠,也許會將卓智的產品交由我來跟進。簡繁,我跟韓聰、蔣帥都很熟,將來工作很容易協調。你說呢?」

「周六你不睡懶覺就跟我去!」

「OK。順便看看那個鐘鵬!」

簡繁將何艾依的手從眼睛上拿開,「你還是別去了。」

「幹嘛?剛說好的。」何艾依露出埋怨的小眼神。

「去也可以,鍾鵬跟你說什麼你不要完全相信,你也別招惹他,。」

何艾依氣的捏了一把簡繁的小臉,「簡繁,就你這一臉純真的小樣兒,這些話我說給你聽還差不多!放心,我現在看人就差看透骨髓了,招惹誰也不會招惹鍾鵬的。」

「嘻,不會就好。」簡繁揉著被捏疼的臉。

「周六怎麼去,開我的車吧?」

簡繁想了一下,「我讓於小彪開車,你開你自己的車。」

「擺譜! 愛你,終生爲期 坐一輛車聊聊天不好嗎?」

「時間不好協調。」簡繁不想相互牽涉精力。

「矯情!」何艾依些許不滿。

「簡經理,會議室準備好了!」有人敲門。

簡繁點頭,拿起準備好的文件催促何艾依離開,「艾依,走了。」

何艾依不情願,「別一心只有工作,你這樣早晚會沒朋友的!」

「有你就夠了!」簡繁回眸一笑。

「哼!」何艾依癟嘴。

周六上午簡繁與何艾依先後到達工廠。鍾鵬穿著工裝從無塵車間內出來。

「進展如何?」

「不是很順利,不過我有信心。」周鵬摘下面罩,露出濃重的黑眼圈。注意到簡繁身旁的何艾依,故作不認識。何艾依澀澀地抿著唇很不自在。

簡繁逐一掃視著監視器上的畫面,「配合你的人能力如何?」

「又給他們培訓了一遍,都還可以。聽說不用再依靠專家,由我們自己調試,大家都很高興。」

「遇到困難及時跟我說,雖然我是外行,但是我很想第一時間知道。」簡繁態度誠懇。

「我明白,你也頂著很大的壓力。昨天閆總過來了,沒說什麼,只說等結果。」鍾鵬將眼鏡摘下來,擦了擦鏡片重新戴上,「簡繁,若沒有其它事,我回車間了。」

「還有工作服嗎?我想去車間看看。」

「有,我幫你拿一套。」

「幫我也拿一套,我也想進去看看。」何艾依急忙說。

「工廠有要求,車間閑人免進。」鍾鵬回答。

「何經理讓我來的。」何艾依語氣生硬。

「那你隨我去拿吧。」鍾鵬走在前面,何艾依疾步跟上。

簡繁打開一周的工作記錄,仔細查看。不多時,門外傳來隱約的談話聲。

「你明明認出我了,故意裝作不認識。」

「誰說的。我確實沒認出來。艾依,你變化太大了!」

「變成什麼樣了?」

「變得更有魅力!」

「哈哈,權當你在讚許我,謝謝!」

「當然是讚許。結婚了吧?」鍾鵬的表情耐人尋味。

「沒有,工作太忙根本沒時間談朋友。聽說你有女朋友了,祝福你。」

「聽誰說的?我白天黑夜呆在車間里,有女朋友也跑了。」鍾鵬哈哈一笑,「還是先以事業為中心吧!否則哪有資格?」

「不要這麼說。 妖精新娘:神秘大叔霸道寵 當初我識人淺薄,言辭刻薄,還望你原諒。」

「若不是你刺激我,我也不會奮發圖強。雖然還是一窮二白,但是工作讓我感到充實和滿足。艾依,你是我生命中的貴人。」鍾鵬滿含深情。

「快走吧,簡繁要等急了。」何艾依加快腳步,掩飾著心中的悸動。

「簡繁究竟是什麼人?不苟言笑,感覺很難相處。」鍾鵬緊隨其後。

「她眼中只有工作,你別介意。」何艾依替簡繁解釋。

「你們關係很好?」鍾鵬眼神飄忽不定,有些不安。

「當然。怎麼了?」

「上周她過來,我口無遮攔,可能說了些讓她不高興的話。」鍾鵬後悔試圖撩撥簡繁。

「你只要在工作上做出成績,其它,她根本無心理會。更不會因為你的一兩句話生氣。」

「那我就放心了。」鍾鵬做了一個深呼吸,「艾依,你來了真好。」

「說什麼呢?好不好,我都會常來的。」何艾依心中生出一絲甜蜜。簡繁告誡她的話早已被拋擲九霄雲外。 半個多月後,集成電路板成功下線,良品率達標。何艾依興奮不已,「簡繁,鍾鵬不負眾望。何經理和閆敏都在工廠,你要不要過來。」

簡繁掃了一眼台曆,「今天沒時間,稍後我給鍾鵬打電話。」

「剛才我替鍾鵬跟閆敏申請了一間空辦公室作為宿舍,如果她找你商量,你千萬同意。他住的地方條件太差了。」

簡繁皺眉,「你去過他住的地方?你答應過我的。」

何艾依聽出了簡繁的不滿,「我沒招惹他!只是關心一下而已。嗨,你不會認為我對鍾鵬有意思,想要死灰復燃吧?」

「當然不會。」

「為什麼?」何艾依好奇簡繁的判斷依據,「因為他依然一窮二白?」

「因為眼界!他的眼界在你之下。」

「哈,既然如此,你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我感覺他不真誠!」簡繁說出自己的擔憂。何艾依的善意,未必會換來善意的理解。

何艾依嗤之以鼻,「又來了!你才見過幾個人?我跟你講,鍾鵬之前生不逢時,心理上或多或少有些自卑。所以說話時總是有意無意地標榜自己,甚至會為了迎合誰而刻意甜言蜜語。這不是不真誠,只是有點兒小心理障礙,你看不慣罷了!何況,我打擊傷害過他,能幫到他算是一點兒彌補。」

「好——,我不說了。」簡繁發現何艾依難能可貴的一面,不忍心再質疑下去。

然而,鍾鵬的表現最終還是認證了簡繁的判斷。

工廠第一批產品組裝完畢,簡繁趁周六休息一早趕到工廠參與產品的功能測試。突然窗外一聲巨響,一個電飯鍋「砰」的從天而降砸在水泥路面上。

師傅們接連跑出去看熱鬧,簡繁也跟了出去。

「那是鍾廠長的宿舍。」大家抬頭看著三樓一扇拉開的窗戶。

「出什麼事了?」

「估計因為小何姑娘,鍾廠長女朋友來鬧了。」

「小何姑娘怎麼了?」

「鍾廠長不是經常說小何姑娘追求他嗎?」

「小何姑娘對鍾廠長確實不錯,每次來都提很多水果。」

大家正議論著,一堆雜物又被「噼里啪啦」的丟了下來。緊接著,傳來一個女孩哭嚎的聲音,「跟我提出分手!提出分手也應該由我來提。你用的東西哪一件不是我買的。好,不是分手嗎?我全砸了。」

聲音未落,一個黑色筆記本電腦飛了出來。摔的四分五裂。

「你說辦公室機器反應慢,我騙了家裡的錢給你買手提電腦。現在你說不要了,要還給我。我不要,我不收廢品。」

「你瘋啦!那是錢。好聚好散,當初不是說好的嗎?」傳來鍾鵬暴躁的聲音。

「你這個垃圾。有人要揀你這個二手貨,讓她揀好了。你瞧不起我?我還看不上你呢?我家後山隨便一個樹,砍了賣劈柴都比你值錢。」

「好,砸也砸了,罵也罵了,你可以走了吧!」

「姓何的什麼時候來?我不走,我就在這兒等她。」

簡繁越聽越緊張,艾依應該在路上了,在她到來前最好結束這場鬧劇。

「陪我上去看一下。」簡繁向工廠的保安招了招手。

「簡工,你別上去了。保安上去就行。磕了碰了的不合適。」有人阻攔。

「簡經理,我跟你上去。」於小彪跑過來。

「不用,你開車去園區大門,如果看到艾依的車就攔住她。讓她給我打電話。」

「好。你自己注意安全。」

「嗯,我會小心的。」

簡繁的出現令女孩愣了一下,「你姓何?」

「我不姓何,聽你哭的厲害,我怕鍾鵬傷害你,就帶保安上來了。」

「我。」女孩抹著眼淚,「他不是人。」

「我知道。」簡繁遞給女孩一盒紙巾,「先把眼淚擦擦。」見情況不是太糟糕,簡繁示意保安在宿舍門外等候。

美味新妻:老公寵上癮 女孩抽出紙巾,不斷吸著鼻子。

簡繁儘力讓自己鎮定下來,看了鍾鵬一眼,「你口中姓何的是我的朋友,我可以向你保證她絕對不會揀你眼前的這個二手貨。」

「她經常來。」

「她負責產品跟進,與鍾廠長打交道很正常。我們對產品催的很急,她也不想經常來的。」

「工作就工作,又買水果,又送餐的,她想幹什麼?」

「鍾廠長工作辛苦,我們不懂技術,只能在生活上關心一下。」

女孩又開始抹眼淚,「鍾鵬說姓何的在追求他,還要跟我分手。」

「不會的。你也說了,鍾廠長不如你家後山的一棵樹值錢。我朋友不可能看上他的。」一句話說出來,簡繁暗自想笑。女孩的比較真逗!

「怎麼能這麼說呢?我那是氣話。」自己說的話,由別人嘴中說出來,女孩反倒接受不了了。

「誤會解開了,讓鍾廠長送你回家吧。」簡繁掂量著時間。

「我不想讓鍾鵬在這兒上班了。讓他辭職!」女孩突然蠻橫起來。

「我乾的好好的,辭什麼職?」鍾鵬猛的轉過身來。

「是否辭職,你們回去商量吧!」

簡繁只想將女孩快些勸走,沒想到鍾鵬竟然強硬起來,「我自己的事商量什麼?該分手分手。」

「鍾鵬,你就想著那個姓何的是吧?」女孩再一次歇斯底里。

簡繁不禁嘆氣,規勸了一通算是白說了。窗外傳來鳴笛聲。艾依不會到了吧?簡繁急忙走到窗邊。原來是閆敏到了,正驅散樓下圍觀的人群側方停車。

簡繁沖閆敏招手。

閆敏鎖了車,跟樓下的人溝通了幾句「噔噔噔」走上樓來。狠瞪了一眼鍾鵬,將簡繁拉了出去,「管他們幹嘛?什麼時候打完什麼時候算。」

「可是。」簡繁猶豫了一下,「那個女孩可能會找艾依麻煩。鍾鵬非要跟她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