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趙東來帶人抄傢伙來了!」

這時,村子里的鐵牛忽然跑了過來,喘著粗氣,大聲的說道,無比的著急。

又來?

葉風站了起來,一眼便看到了趙東來帶著的十來個人,手持傢伙事,往這邊趕過來。

大農 「小風,這怎麼辦?」

陳蘭著急了起來,這村長是來者不善啊。

「要不我們走吧……」

凌笑笑也是俏臉一白,下意識的就說道。

「走?走哪裡去?」

葉風笑了笑,「我們哪裡也不要去,楊警官都還在,我倒要看看趙東來能把我怎麼樣!」

是哦!

楊雪都還在呢!

這趙東來難不成還敢當著楊雪的面行兇不成?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雷叔,你別停,繼續做你的事,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這個水田我也要收回來!」

葉風堅定的說道。

「行嘞,我聽老闆的!」

雷叔笑呵呵的說著,露出一嘴的白牙,繼續開著人挖掘機,賣力的挖著田裡的水稻。

很快,趙東來帶著人也到了跟前,幾乎個個都是滿面紅潤,明顯就是醉酒狀態下的衝動行為。

「趙村長,怎麼,還要阻止我翻動我自家的水田?」

葉風看著趙東來,開口說道。

「葉風,你到底想要怎樣?我趙東來這麼多年在村子里當村長,你是不是看不慣我?」

趙東來手裡拿著一把鋤頭,大聲的問道。

「不是!」

誰知,葉風卻是搖了搖頭,否認了這點,「你說錯了!」

「哪裡錯了?」

趙東來皺著眉頭,不太明白葉風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不是看不慣你,我只是討厭你,厭惡你,覺得你沒有資格做一個村長,昨天晚上我在夢裡還是拿著刀子殺死了你!」

葉風淡淡的說道,語氣很是平靜,「在夢裡,我拿著菜刀,衝進你家,你和你老婆睡在床上,我一刀子就看中了你的脖子,鮮血噴涌而出,你不停的大叫,想掙扎,我就拿著刀子狠狠的在你身上砍著!」

「砍了足足有十幾刀,你整個人身上都是血!」

「你老婆嚇得昏了過去!」

……

葉風的聲音如同一道幽靈一般,衝擊著趙東來的耳朵,後者更是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眼睛也瞪的大大的。

他愣是沒想到,葉風會突然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哦,對了,前天晚上我也是這麼做夢的,夢見你拿著鋤頭來找我吼,好像也是因為水田的事情,我一衝動,就把你打死了!」

葉風看了一眼趙東來,繼續說道,「你死了,我被關了幾年又出來了!」

「然後殺了你全家!」

「嘿嘿……」

葉風說完話,還嘿嘿笑了兩聲,「我現在都怕,萬一哪天我夢遊了,真衝到你家去了,那就不好了!」

夢……夢遊!

趙東來的心頭一萬隻草擬嗎奔騰而過。

尼瑪……

趙東來這下心裡是真的有點怕了,有一個連做夢都在想殺自己的人,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而且葉風現在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前,說他還會夢遊,那豈不是在跟自己說,他哪天真一衝動,拿著菜刀到自己家,砍死了自己怎麼辦!

這人簡直就是魔鬼啊!

趙東來看著葉風嘴角的那一抹邪笑,心都涼了半截。

太可怕了!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趙東來沒說話,葉風便主動的問道。 第58章

媽的!

葉風的話說完,趙東來心裡都打了一個寒顫!

太可怕了!

做夢都在想著殺了自己,這要是逼急了,他會不會真的對自己動刀子?

「葉風,你怎麼說話的,你這是涉嫌恐嚇威脅他人的生命安全!」

楊雪在旁邊插了一句嘴。

額……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都愣住了,這警官不是和葉風一夥的嗎,怎麼現在還反過來教訓起了葉風啊?

「警官,警官,這葉風是不是可以抓起來啊,這麼恐嚇我,我怕啊,你把他抓起來好不好,求求你了!」

趙東來頓時看到了一點希望,立馬大聲的說道。

「不好意思,沒有證據,還沒辦法抓人,如果他在現實里敢這麼做,我肯定把他抓起來!」

楊雪十分認真的說道。

現實里這麼做?

趙東來一陣無語!

周圍的人也是瞪大著眼睛。

特么的……

葉風在現實里這麼做了,趙東來都已經死了,那還說個屁!

「噗嗤……」

陳蘭在旁邊聽著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沒想到看著很正經的楊姐姐也會開這樣的玩笑,看到趙東來那一副吃了屎的表情,她就止不住的想笑。

「不好意思啊,楊警官,我只是把我這幾天做夢的情況給說出來了而已,你放心,我盡量剋制住自己,不會在現實里做出來的!」

葉風嘆了口氣說道。

「你打算怎麼克制?萬一沒克制住呢?」

楊雪瞥了一眼趙東來,向葉風反問道。

「我也不知道,真要沒克制住殺了人,那我就自首唄,還能咋樣,大不了被關個十年,出來之後又是一條好漢!」

葉風一副大不了就坐牢的無所謂態度。

趙東來聽的眼睛皮子直跳。

「說的也是,你還年輕,真坐十年牢,出來也才三十齣頭,還不算老!」

楊雪還幫著算了一下賬。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趙東來這個時候才想明白,真把葉風逼急了,這傢伙打死了自己,也就十年的牢獄之災,他還年輕,即便坐牢出來還有大把的時間。

可自己就二十來年的活頭了,他可不想在這個時候死了啊。

媽賣批……真拚命,自己虧了啊。

「趙村長,說吧,你想怎麼樣,今天你想玩命,我陪你,大不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死,咱們看看誰先死!」

說完,撩起衣袖,也拿起旁邊的一把鋤頭,看著他!

「怎麼會呢,我趙東來也不是不講理的人,這塊田是你葉家的,你想怎麼處置都沒有問題!」

趙東來乾笑了兩聲,說道。

「那你帶這麼多的人來,還帶著鋤頭鐮刀,想幹啥?」

葉風冷冷的質問道。

「我們是來幫忙的,你光靠挖掘機怎麼行呢,我們帶了鋤頭幫你翻翻土,鐮刀能幫你割割草!」

趙東來腦瓜子一轉,便說道:「你家就你一個人,我這個做村長的也想幫幫你,這不,吃完飯就帶著他們來幫你了!」

「對,對,我們是來幫你除草的!」

「我們都是一個村子的人,幫幫忙也不算什麼!」

「都是鄉親們,應該互幫互助的!」

……

趙東來這麼一說,他帶來的狗腿子們也全都紛紛改口了,一個個的嚷嚷著來幫忙。

還沒等葉風說話,他們便自發的開始割草、修整田地了起來!

啥?

不光葉風愣住了,陳蘭和凌笑笑幾人也都傻眼了。

剛剛還氣勢洶洶的帶人過來找茬的趙東來,這會竟然開始拿著鐮刀割草了,其餘的混子們也都是一個比一個賣力。

「這……這是什麼意思啊?」

鐵牛那邊也帶著不少的村民急匆匆的趕了過來,本以為會是一次殊死搏鬥,你死我活的場面,可現在……卻又是如此其樂融融的。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心裡對葉風就更加的佩服了,堂堂村長都過來給他除草。

簡單的弄完之後,趙東來帶著自己的人灰溜溜的走了,楊雪也是告別開著警車回了縣城。

稻田經過一下午的整頓,也恢復了最初的模樣,等過上幾天,葉風可以在上面發展屬於自己的種植業了。

解決完了種植地方的難題,葉風接下來的目標就很明確了。

種植藥材,然後培育君子蘭!

這兩大方面都是要做的,當然了,葉風也在考慮做點別的事情,雖然他可以種植出大量的藥材,但現在還不是最好的時機。

物以稀為貴!

任何好東西一旦泛濫了,價值都會變低!

反正現階段只有自己才能種植出這樣特殊品質的藥材,所以他更要保持珍稀度了,這樣才能弄的長久。

同時,葉風也有別的考慮,現在他賣藥材還很低調,知名度也不高,萬一做的太大,他又沒有足夠的實力保護,萬一被那些頂級的研究機構研究出藥材的成分,那可就不好了。

發財,還是要低調點。

葉風和凌笑笑回到家裡沒多久,蘭姐忽然也抱著一床被子走了進來。

「蘭姐……你……你這是幹啥啊?」

葉風一陣懵逼,這莫不是要來和自己同居嗎?

我的天哪……

「咋地,不歡迎啊?」

陳蘭嘿嘿的壞笑著問道。

「歡……歡迎啊,怎麼可能不歡迎,你可是我的未婚妻,你能想的這麼透徹,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葉風心裡一陣激動,難道馬上就能告別自己的處男生涯了嗎?

蘭姐真來了,他到晚上難以忍受的時候就不要糾結了,幸福的日子來的突然,葉風說話都有點語無倫次了。

「來,蘭姐,你把被子給我,我放到房間里去!」

葉風說完就要把被子拿下來往自己的房間里送。

「你滿腦子都在想什麼呢,我是來和笑笑一起住的!」

蘭姐看著葉風那激動的樣子,沒好氣的說道。

啥?

和凌笑笑一起住?

「什麼意思啊?」

葉風摸摸腦袋,下意識的問道:「不是和我一起嗎?」

「哼……別想這麼輕易的得逞,我是怕笑笑一個黃花大閨女和你一個男的住一起壞了名聲,所以才來陪她一起的!」

陳蘭得意的一笑。

其實,她是怕葉風晚上萬一沒忍住和笑笑……

畢竟乾柴烈火,真發生了點什麼,那她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第59章

陳蘭心裡其實對葉風是放心的,但男女之事,有的時候又怎麼說的准呢,同住一個屋檐下,即便兩個人都沒心思,但誰知道會不會發生些意外?

而她作為葉風的未婚妻,就得要做點什麼,要不然,等葉風被人搶走了,她都還蒙在鼓裡不知道呢!

所以才會抱著被子要過來和凌笑笑一起住,就近觀察,就近監督!

把那些還沒有萌芽的種子徹底殺死。

「嬸嬸和叔叔沒攔著你?」

葉風好奇的問道。

陳蘭搬到自家一起住,即便不是睡一張床上,但傳出去,別人也會這麼想的,對陳蘭的名聲可是有很大影響的。

徐秀一直都對自己沒好感,現在這種時候,不應該要阻攔嗎?

「沒有啊,我就說了一聲,直接搬來了!」

陳蘭搖搖頭,「你啊,以後就老老實實的!」

「我什麼時候不老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