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真夠折騰人的!朱葉表示又好奇又同情。

果橙有些不好意思,「我這是頭一次懷孕,我也不知道,應該不會經常這樣吧?」

一旁的姜別忍不住插話,「懷孕的人容易多愁善感,心情變化特別大,這是正常的。你別多想,有什麼不開心不高興的也不知悶在心裡,要說出來知道嗎?」大手撫摸著樂果橙的頭,眼神可寵溺了。

房間里瞬間靜得可怕,包括樂果橙和朱葉兩個女生都是一臉懵逼: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幹什麼?為什麼姜別一鋼鐵直男連孕婦的心情都了如指掌?

姜別忍不住嘴角翹起,一群沒見識的,哥和你們一樣嗎?哥是有媳婦的人,你們呢?不知道現在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嗎?不上點心還想娶媳婦?

哼,哥已經有媳婦了,你們就繼續單著吧! 傲嬌的小姜總現在是十足的老婆奴,他一見樂果橙打了個哈欠,頓時就什麼敘舊的心思都沒有了,表示他家小媳婦該回家休息了,重色輕友到這種程度也沒誰了。

朱葉把兩人一直送到樓下,一副和樂果橙相見恨晚的架勢,樂果橙對她也挺有好感的,笑著說:「哎呀,什麼樂小姐?你喊我果橙就行了。」

朱葉就爽快的說:「那你喊我葉子吧,大家都這樣喊我。」

「好呀!」樂果橙點頭,「我平時除了上課也沒別的事,葉子你要是有空可以來找我玩。」她發出邀請,之所以沒定時間,是因為她並不知道朱葉為什麼來帝都,能在這待幾天。

要說單純過來聚會,樂果橙是不信的,她更傾向於他們是執行秘密任務的,不過這和她沒有關係。

朱葉看著兩人朝外走去的身影,注視了很久很久,臉上眼底都是淡淡的笑。

到了車上樂果橙就有點撐不住了,「我眯一會,到了喊我。」

姜別剛要提醒她系好安全帶,話到嘴邊,就見她已經閉上了眼睛。於是他輕輕拽過安全帶幫她系好。

他看著她安靜的睡顏,湊過去在她額頭輕吻了一下,這才發動了車子。一路上特意放慢車速,平穩極了。

「嗯?到了嗎?」車子一停,樂果橙就醒了,眼睛里還帶著迷離。

姜別嗯了一聲,去解她身上的安全帶,「你接著睡,我抱你上去。」

樂果橙坐直身子朝車外看了一眼,瞬間又倒回去,閉著眼睛說:「我要回學校,你怎麼把我帶你這來了。」

「你下午不是沒課嗎?你不是還困嗎?學校哪有家裡安靜,睡吧,等你睡飽了我再送你回學校。」姜別敷衍著,看樂小橙這個困勁,他估摸等她睡飽了都該到晚上了,還回什麼學校。

樂果橙聽他這麼說也覺得有道理,真的就放心的沉入夢鄉。

姜別把她從車裡抱到樓上,也沒見她醒,不由皺了皺眉,給家庭醫生打電話。樂小橙這般嗜睡,他得問問是不是正常情況。

巧了,姜別打電話過去的時候,家庭醫生正在姜家老宅給姜老爺子例行檢查身體,就順口和老爺子提了一句。

這下姜老爺子可激動了,「果橙丫頭懷孕了?肯定是果橙丫頭懷孕了。」要不然大孫子怎麼會問孕婦嗜睡正不正常?能讓他這麼上心的也只有果橙丫頭了。

「管家,備車,我要去元寶那。」姜老爺子興沖沖的吩咐。

家庭醫生,「老爺子,您還沒檢查完呢。」

姜老爺子擺擺手,「上個月才檢查過,這才幾天?我身體好著呢,不用檢查了。麻利的,你也跟我一起過去。哦,對了,你不是婦產科的,你給你們院長打電話,讓他趕緊把婦產科的主任給我派過來。」

被嫌棄的家庭醫生,「——」

您這樣喜新厭舊是不對的。

姜別凝視著樂果橙恬靜的睡顏,怎麼看都看不夠,只覺得心口暖暖的,異常滿足。他輕輕把她臉邊的一縷頭髮拂開,指腹觸及她的臉蛋,柔軟的感覺霎時傳到四肢百骸,像喝了酒一般醉人。

想了想,他在她旁邊的位置躺下,摸出手機,猛地又想起她懷孕了,趕緊起來離她遠遠的,順便把她的手機也扔的遠遠的。

聽說仙人球防輻射的效果最好,要不買點回來?坐在窗戶底下的姜別這樣想。

姜老爺子殺到的時候,姜別正抱著手機查資料,什麼「哪個牌子的孕婦防輻射服最佳」,什麼「孕婦穿什麼衣服最好」,什麼「孕婦注意事項」——-

「爺爺,您怎麼來了?」看到站在門外的爺爺,姜別很詫異。

「果橙丫頭呢?」姜老爺子現在滿心都是樂果橙,推開沒眼色的大孫子就往裡頭。

「她在睡覺,爺,您輕點,別吵醒了她。」姜別趕緊提醒。

姜老爺子頓住腳步,聲音頓時降了下來,「元寶,果橙丫頭是不是懷孕了?」眼裡滿是期待。

姜別表情都沒變一下,「您想多了,沒有的事。」

姜老爺子白了孫子一眼,「拉倒吧,我都知道了你還想哄我?」

姜別的臉色如常,一副你不信就算了的表情。

「你小子是我老人家一手教大的,我還不了解你?」姜老爺子表示很鄙夷,「你個不孝的孫子,這麼大的事居然還想瞞著我?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了嗎?我帶了醫生,一檢查不就知道了?」

「爺,果橙睡著了,您別去吵她。」姜別很不滿。

姜老爺子更不滿,「吵不著,有中醫,把個脈就行了。」人老爺子準備做的可足了,「是在這個房間?」就準備帶著中醫進去。

姜別趕緊攔在門口,從口袋裡掏出檢查單,「上午才做過檢查,九周,兩個月出頭。」

姜老爺子看著檢查單眉開眼笑,「哎呦喂,元寶你總算開竅了,我的大重孫子。」時隔二十年,家裡總算又要添丁進口了,姜老爺子高興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

姜別面無表情的糾正,「不是臭小子,是香噴噴的小閨女。」

姜老爺子驚疑,「才兩個月就能看出性別了嗎?」這話問的是身後跟著的醫生們。

家庭醫生連忙解釋,「看不出來,至少也得三個半月之後。」

姜老爺子看向孫子,姜別淡淡的說:「我的孩子我當然知道了。」

姜老爺子嘴角一抽,我咋不知道你還有這功能呢?難不成你比機器還准?

「那行,既然檢查過了,我就放心了。等果橙丫頭醒了,你就帶她回老宅住。」姜老爺子交代,見孫子不大樂意,眼睛一瞪,「你瞧瞧你這,連個做飯的都沒有,外賣有什麼營養?你別忘了果橙還懷著孩子,沒有足夠的營養,孩子能發育好嗎?」

姜別遲疑了,不過還是沒有答應,只說:「等樂小橙睡醒看她的意思吧。」

等姜老爺子走後,姜別在想:要不請個擅長做營養餐的保姆回來?

無論是姜別還是姜老爺子都忘了,人樂果橙還沒嫁入姜家呢,人家家裡還有一對閑的發慌的爺奶呢,尤其是樂爺爺,還有一手好的廚藝。 樂果橙懷孕這事,樂家反而是最後知道的,但激動的心情是一樣的。

樂奶奶樂呵呵的拿著抱枕放在孫女身後,「墊著,乖橙啊,墊著舒服。沒想到有生之年我還能看到乖橙的孩子。」拉著孫女的手,怎麼也看不夠。

這話說的可有感情了,眼角都閃著晶瑩的淚花呢。

哪怕樂果橙覺得她奶最靠譜也忍不住嘴角抽了一下,奶啊,不知道人還以為您七老八十了,您才六十齣頭好嗎?

「老頭子,你去買只老母雞,回來給咱大孫女燉湯補補身子。」樂奶奶底氣十足的吆喝著,「兩個月了是吧?」掐指一算剛好是暑假裡懷上的,「你前陣子忙得呦,腳都不沾地了,還飢一頓飽一頓的,我曾外孫子肯定受委屈了。」

樂果橙撲哧就笑了起來,「奶,他才這麼點點大,還是個胚胎。」她掐著手指頭比了一下,兩個月的胚胎也就手指頭大小。

本來樂果橙是不知道的,這不是姜別嗎?他查資料,樂果橙跟在旁邊看了一眼。

樂奶奶不滿的拍了孫女一下,「少胡說,孩子長得快著呢,一轉眼就該到生的時候啦!對了,我算算該什麼時候生。」轉頭去伸手指頭了。

樂果橙趕緊說:「三月底,檢查的時候醫生說預產期在三月底。」

「對!我算著也是!」樂奶奶一拍大腿,「三月底,四月初,正好是春天,都說春天生的孩子聰明。天氣還不冷也不熱,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都不受罪。」

樂果橙不懂這樣,但這並不妨礙她捧場呀,「嗯,嗯,奶奶說的對!」

這離生還老遠呢,樂奶奶都想到坐月子的事了。

「我得給老家打個電話,讓你紀奶奶給我寄點棉花來,我給我曾外孫子做包被,還得買幾身小衣服,多洗幾遍,洗柔軟了,在陽光下暴晒,這樣寶寶穿著才舒服。」樂奶奶立刻風風火火的操持起來了。

樂果橙說:「嬰兒店不是什麼都有嗎?直接買就是了,奶您歇著唄。」關鍵是還得從老家寄棉花,多麻煩。

樂奶奶說她,「這你就不懂了,買的哪有自己做的好?店裡賣的包被誰知道裡面是什麼棉花?要是用的黑心棉呢?小嬰兒的皮膚多嬌嫩!咱老家都是自己種的棉花,安全放心。」

樂果橙還沒說話,姜別就搶先說了,「那就麻煩奶奶了。」

樂奶奶擺手,「這有什麼麻煩的?順手的事,乖橙是我孫女,她懷孩子,包被呀,小衣服呀什麼的,她媽又不會,可不得我這個做奶奶的操持?」

啥也不會的江雪表示很愧疚,遲疑了一下,說:「那果橙上學怎麼辦?是不是得休學?」

「休什麼學?現在不是允許大學生上學期間生孩子嗎?休學還得耽誤一整年,乖橙這才兩個月,也不大能看出來,等月份大了就請假,做完月子再接著上,這樣上學生孩子兩不誤。一味在家裡呆著也不好,還是需要經常走動走動的,到時好生。」說起育兒經,樂奶奶可專業啦!

姜別昨晚查了半夜的資料,樂奶奶說的這些育兒經他好像都在網上看到過,於是拍板做了決定,「奶有經驗,聽奶的。」

樂果橙也不想休學,耽誤一年不說,還得比現在的同學低一屆,好說不好聽呀!

「就是宿舍不能住了,乖橙得搬回家來住,我和你爺也好照顧你。」樂奶奶瞬間就考慮好了,「你那車也別開了,讓小姜天天接送你,小姜要是沒時間,你師父那邊多得是人手。」她指的是樂果橙的師兄弟們。

姜別趕緊表態,「奶,我有時間。」接送自己媳婦上學還能沒時間嗎?就算再忙,擠也得擠出來呀!

江雪弱弱的表示,「媽,其實我也可以接送果橙,我現在能自己開車了。」

「你放心我還不放心呢,就你那個開車技術,連果粒我都不敢讓坐你的車,更何況乖橙這個孕婦。」樂奶奶無情的吐槽。

這個前兒媳大概所有的機靈都遺傳給兩個孩子了,那個笨呦,駕照拿了半年了才敢開車上路,一個月,不算油錢,光是颳了蹭了修車就得三四千,她敢讓乖橙坐她的車嗎?也就現在和江家斷親了,不然親媽都得罵敗家閨女。

深受打擊的江雪,「——」

針線活不會,帶孩子也不會,連車都開不好,她該怎樣贏得女兒的心呢?嚶嚶嚶,好傷心!

姜別看樂奶奶這架勢,是壓根沒想過讓樂小橙住到姜家去,看來爺爺的打算是要落空嘍!姜別是無所謂,樂小橙在哪,他就跟著在哪唄!反正樂家爺爺奶奶都對他挺好的,又不會攆他。

不過他還想再爭取一下,「奶奶,您看橙橙這都懷孕了,我們是不是抽空把證領了,把婚結了?孩子生了也好上戶口。」

樂奶奶覺得有道理,剛要點頭,樂果橙飛快的說:「我不!我才十九,還不到結婚的年齡。」

「那先把婚禮辦了!」姜別趁機提出,「什麼事都不用你操心,你只管等著做新娘子就行了。」

樂果橙還是搖頭,「不行。你是你家的長孫,婚禮肯定非常隆重,光是籌備怎麼也得幾個月吧?那時我肚子都老大了,多丟人!穿婚紗也不好看。何況我們還沒拍結婚照呢。我不要懷著孕結婚。」

怎麼也得等她生了孩子,身材恢復之後,最好等寶寶稍微大一點,到時可以做花童。參加自己爸媽的婚禮,多棒棒噠!

樂奶奶當然站在自己孫女這邊,但老太太多精明了,並不直說,而是看向姜別,「小姜啊,乖橙的話也有道理,她是女孩子,臉皮薄,到時被人說奉子結婚,確實不大好。你說呢?」

姜別能說什麼,當然是尊重樂果橙的意見了。

所以姜別一回到家就被他爺爺嫌棄的不要不要的,「你說說你,白瞎了一張俊臉,連個孫媳婦都哄不回來。」

拎著大包小包補品的羅靜蕾也失望的看著兒子,「你怎麼就沒把果橙帶回來呢?我還給她買了好幾身孕婦裝呢,可好看了。」她直接把衣服拿出來展示給大家看。

姜別嘴角一抽,「媽,那是什麼?」別告訴他那一點點小的裙子也是孕婦裝?

羅靜蕾理直氣壯,「那是給我大孫子大孫女買的。」買孕婦裝的時候看到小衣服好看,順手就把寶寶的衣服也買了,好像買的有些多。

姜別的嘴角又是一抽,「媽,我們檢查過了,就一個,不是雙胞胎。」

「我也沒說是,這不是就預備著嗎?」反正無論是孫子還是孫女她都喜歡。「真希望果橙肚子里這個是個女孩,你和果橙都長得好,要是生個女孩肯定跟洋娃娃一樣好看。」她心裡充滿期待。

姜老爺子也高興的點頭附和,「對對,女孩好,先開花後結果,你看你和你姐,還有果橙丫頭,不也有個弟弟嗎?」

羅靜蕾是當婆婆的,兒子又處在這麼一個位置上,當然還是先生個兒子比較保險。但她要是說想要個孫子,不是顯得她是個惡婆婆嗎?果橙不高興就不說了,要是心裡壓力一大再出點事怎麼辦?

所以生男生女無所謂,就算是生個女孩,她也是能接受的。她先把態度擺出來,也省的兒媳婦心裡犯嘀咕。

至於姜老爺子則是真的不在意,只要能生,就能生兒子,當初大兒媳不也生下大孫女五年後才生大孫子的嗎?好飯不怕晚! 樂果橙從學校宿舍搬了出來,但東西沒有收拾,她只是晚上回家住,中午還是會回宿舍睡午覺的。午飯也是和室友一起去食堂吃。

本來樂爺爺說要給她送飯的,樂果橙沒讓。她是沒打算讓別人知道她懷孕了,就算是一個宿舍的她也沒打算說,不過她們要是自己看出來她也不會否認就是了。

要是爺爺天天中午給她送飯,肯定引起同學的注意,她現在需要的是低調,低調。

對於樂果橙晚上不在宿舍住,章甜甜她們三個倒沒覺得奇怪,反而覺得理所當然,畢竟樂果橙的家就在帝都,要是她們家也在本地,她們也會選擇回家住,家裡多舒服!

現在是初秋,天氣慢慢就涼了,衣服也會越穿越多,有衣服遮掩著,她的肚子應該能瞞到寒假前,寒假之後她就請假不來了。

三月底生寶寶,接著是坐月子,出了月子就到五月了,到時可以借口在家養病吃胖了。或者她可以把假直接請到六月份,回來考個試就行了。兩個月的暑假一過,她肯定又瘦瘦噠美美噠了。

其實從知道自己懷孕時,樂果橙就悄悄打算好啦!

「樂果橙!」去食堂的路上,樂果橙被人攔住了。

「有事?」樂果橙平靜的看著攔住她的許艾薇。

許艾薇快要氣死了,她問她有事?哈,要不是她,曾遠會和自己分手嗎?自己會被那些不要臉的賤人笑話嗎?

那天她哭著跑走之後,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委屈。她愛曾遠,她為他付出那麼多,甚至願意為他收斂自己的脾氣。他怎麼能輕易就說分手呢?

她不甘心!她不分手!

她準備開學之後好好和曾遠談談,想用柔情打動他。可是,寒假之後返校,曾遠卻沒來學校,他的室友說他實習去了,問了一圈,卻沒一個知道他實習的單位。她就知道肯定是曾遠讓他們不要透露的。

可惡的是曾遠的電話也打不通了,企鵝號上他的頭像一直是灰的,她留了無數的留言,都石沉大海了。

那段日子對她來說真像是噩夢,後來她好不容易通過朋友的朋友的男朋友,得知了曾遠的實習單位,原來就在帝都。

許艾薇找過去的那天剛好下著大雨,她雖然撐著傘,但身上仍是淋濕了,凍得頭臉青紫打哆嗦,卻仍堅持等在外面。

曾遠看到她的時候十分意外,她卻不管不顧衝過去拽著他的袖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曾遠雖然被她哭得心軟,卻依然不願意和她複合。

她不相信,不相信曾遠心裡沒她。她磨呀磨,磨了好幾個月,曾遠都死活不肯回頭。今天她去找他的時候,甚至看到他和一個女孩子一起說說笑笑,還介紹說她是他的女朋友——

許艾薇徹底絕望了,現在看到樂果橙這個罪魁禍首,能有好臉色嗎?在她心中,早就把曾遠和她分手的原因推到樂果橙身上了。

「你少揣著明白裝糊塗!」許艾薇狠狠等著樂果橙,「因為你,曾遠和我分手了,你滿意了?你達到目的了?」目光似淬了毒一樣。

樂果橙一怔,不是早就分手了嗎?現在還跑來找后賬是幾個意思?不過樂果橙是不準備認的,「你男朋友和你分不分手,跟我沒有一毛錢的關係。這位同學,你若是放不下,可以找你男朋友說去,啊不,現在應該是前男友了,畢竟這麼私密的事情,我一個外人摻和不合適。」她臉上的表情可誠懇了。

許艾薇被她噎得說不出話來,勃然大怒,「你裝什麼無辜?不是你跑到曾遠跟前瞎說,他能和我分手嗎?哼,你裝得倒挺像,是不是打算連我都不認識了?」

樂果橙很誠實的點頭,「對呀,你誰呀?哪位?最近記性不大好,一時還真想不起你是誰了。」 農家媳婦:富貴臨門 還煞有介事的盯著許艾薇上下打量,然後一拍腦門,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想起來了,你是中文系的許師姐。」

「你!」許艾薇氣得臉都青了,「賤人,賤人!」她氣得失去理智,抬手就朝樂果橙打過來。

要放在以前,樂果橙一點也不懼,整個帝都大學還有能打過她的女孩子?呵呵,別做夢了好嗎?

現在卻不行了,她懷著孩子呢,可不能再跟人動手,於是她后推兩大步,扯著嗓子就喊:「來人哪,救命哪,中文系的許艾薇打人啦!不得了啦,快來看啊,許艾薇毆打無辜師妹啦!」

這一喊不要緊,附近的學生全都看過來了,走在後面的章甜甜她們也趕緊跑過來,「怎麼了?怎麼了?誰要打你?」

許艾薇見這麼多人對她指指點點,慌了,漂亮的臉扭曲著,「你,給我等著。」轉身卻溜了。

連腳崴了一下都沒停,那叫一個慌不擇路啊!看得樂果橙她們目瞪口呆。

「許艾薇跌落神壇嘍!」章甜甜幸災樂禍的說。

蘇青婉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她早就跌落神壇了,你們是不知道,她班上女生傳她閑話傳的可難聽了,說她死纏爛打,說她倒貼都沒人要。哦,就是那個畢業了的曾遠,怎麼矯揉做作,怎麼樣投懷送抱,就跟親眼看見似的。」

三人聽得津津有味,林麗麗好奇,「那她還有臉來找樂果橙的麻煩?」

蘇青婉撇嘴不屑,「她不要臉唄。 重生八零我養大了世界首富 不過,樂果橙,我比較意外的是她這樣對你,你居然沒有打她。」

樂果橙的武力值她們都是很清楚的,那麼重的沙袋,她們一拳打上去,手生疼,沙袋也不過輕晃。樂果橙就不一樣了,她能連打五分鐘,能把沙袋打得飛起來。

樂果橙嘆了一口氣,「君子動口不動手,我現在修身養性呢,你沒發現嗎?天兒越來越冷了,我該冬眠了。」滿嘴胡說八道,又調戲,「我說青婉呀,小小年紀就這麼躁動,不好,不好。」

「冬眠啊?也是,我怎麼說你最近胖了呢,原來增膘準備冬眠了,請問小橙子,你準備把洞打在哪?」蘇青婉一本正經的問。

「我胖了嗎?沒有吧!你那什麼眼神?我一直瘦瘦美美的,停,你不用開口,我不聽不聽,我知道你嫉妒我又瘦又好看。」樂果橙捂住耳朵,像個任性的孩子,對蘇青婉的後半段話選擇性的遺忘啦! 「姜總,要是沒事我先出去了。」趙助理對姜別說。

姜別翻看著他送過來的文件,嗯了一聲,忽又改變主意叫住了他,「等等。」

趙助理停住腳步,「姜總,還有什麼事?」

姜別沉吟著,似乎有些糾結,又似乎在想該怎麼說。

這下趙助理可好奇了,眼裡飛快的閃過什麼,安靜的等待著。

「你說,我是不是該報個廚藝班學學做飯?」姜別若有所思的樣子。

趙助理卻懵了,啥?姜總要去報班學做飯?他沒聽錯吧?但看老闆的表情不像在說笑,趙助理更雲里霧裡了,難道做飯也是做總裁的必要技能?還是——

電石火光之間,趙助理想到了樂果橙,於是他心中一動,微笑著說:「無論學不學,我覺得您有這份心果橙小姐就非常高興了。」

對,姜總要學做飯肯定是因為果橙小姐,除了果橙小姐,還有誰能讓姜總紆尊降貴進廚房呢?

姜別看著趙助理,趙助理面上微笑回望著他,在他快要撐不住的時候,姜別終於開口,「你出去吧!」

趙助理點了下頭,笑了一下,從容不迫的出了辦公室,甚至貼心的把門關好。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才狠狠的鬆了一口氣,察覺到後背都濕了。

辦公桌上堆了不少文件,姜別卻看也不看一眼,他左手食指輕輕瞧著桌面。他發現樂小橙有些挑嘴,也許是為了不讓爺奶擔心,每頓飯她都如常吃了。然而,注意力在她身上的姜別卻發現她的不情願。 重生之黑鐵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