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不知道這裡面的化身本尊是誰,只知道是一個魔修。」姥姥回道。

葉雄目光凝視著她,在考慮她有沒有說實話。

半晌,他都沒有從對方的眼神之中看到閃爍之色,當下繼續問道:「幾千年前,你們暗精靈跟光精靈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產生內鬨,最後的結果又是怎麼樣的?」

「三千年前,精靈族是整個妖界之中最強大的種族,擁有光精靈的五行法術,還有暗精靈的暗系法術,在整個妖界,是所向披靡的存在。當時精靈族之中分為兩系,每一系都有女王,雙方相處得很好。但是後來出現了一件事情,光精靈女王跟暗精靈女王之內產生矛盾,形成了一場關於最終女王的戰爭,最後無恥的光精靈女王施詭計,把暗精靈女王打敗,還把我們所有的族人全都抓了起來,封鎖到這個秘境之中。」姥姥咬牙切齒地說道。

這番話葉雄只能信一半,姥姥是暗精靈族的,肯定會帶著主觀的情緒。

「裡面的魔修化身,是什麼時候出現的?」葉雄繼續問。

「這個老身也不知道,老身出生之前,這裡面就是這樣子了。」姥姥回道。

「除了我之外,還有什麼人進入過裡面?」 「族譜記載,五百年前,曾經有個人族的人進入過裡面,但是他是誰,沒有人知道。除此之外,這三千年來還有幾十個人進去過,包括一名曾經的精靈族女王,但是除了五年前年那個人之外,沒有一個人能活著出來。」

「只有一個人活著出來,他長著什麼模樣?」葉雄不由得好奇起來了。

五百年前來過,這麼說這個人已經渡過五百年一次的超級大天劫,整個五界之中,年紀超過五百歲以上的,屈指可數,會是誰呢?

他知道的只有四個人:金山上人,魔神王,南域老祖跟天妖皇。

至於還有沒有其餘的隱修,他就不知道了。

難道當初他們四人之一,曾經進入過這裡面?

「他們這些人,進去這裡是為了什麼?」葉雄問。

「還能為什麼,還不是為了得到惡魔果實,誰不知道惡魔果實擁有強大的力量。」姥姥冷哼。

葉雄目光望著裡面的情景,命令:「把禁制打開。」

姥姥臉上露出震驚之色,原本以為他知道真相的之後,就不敢進去了,畢竟幾千年來,只有一個人活著出去,沒想到他還是要進去。

不知天高地厚。

她走過去,從身上掏出一塊奇怪的令牌。

那令牌發出一束光,落到那禁制上去,頓時那禁制上面,就露出一條裂縫。

「我抵抗不了多少,你抓緊時間過去。」姥姥急道。

「我進去之後,你在這裡守著,我沒有出來,不許離開,不然的話,我到時候以強力破開,你們這暗精靈一族被魔氣毀了,別怪我沒提醒。」葉雄說完,身體化成一道流光進入裡面。

他剛進去,姥姥馬上收回令牌,冷笑道:「進去了就別想再活著出來了,敢闖暗精靈一族,等著殞落吧!」

說完,她哈哈大笑起來,正準備離開。

剛走出兩步,她腦海突然就想起那個男人先前的氣勢,不由得停了下來。

「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我就在這裡呆上半天,看他怎麼死。」

其實她也是擔心,萬一這個傢伙,像五百年前那個傢伙一樣,能活著出來,那就麻煩了。

自己不在,他如果硬要破禁制而出,到時候那是波及整族的災難。

卻說另一邊。

葉雄進入裡面之後,馬上就感到無窮無心的魔氣朝自己的身體湧進來。

哈哈哈!

一道瘋狂的聲音響了起來,聲音十分陰悚,讓人聽了頭皮發麻。

「事隔幾十年,又有人進來,讓我看看是什麼實力,夠不夠我塞牙縫。」

半空之上,無數魔氣滾動著,化成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張著巨大的嘴巴。

「金丹中期,實力還是低了一些,不過應該也能填填肚子了。」

那骷髏頭說完,張開黑呼呼的大口,直接就朝葉雄撲過來,想一張嘴就將他給吞噬掉。

「區區一個魔頭的化身,也敢撐能,不知死活。」

葉雄冷哼一聲,身上的金光大盛,一掌拍出。

金色大手印脫手而出,化成數十米之巨,直接就那骷髏頭打散。

「佛門功法,可惡。」

豪門夜欲:罪愛嬌妻 骷髏頭被打散之後,又凝聚起來,大聲咆號著,再一次衝過來。

葉雄毫不客氣,又是一掌拍出,金光大盛。

跟先前一樣,那骷髏頭再次被散,但是很快就再次凝聚起來,陰悚悚地大笑起來。

「沒想到你的實力還不錯,但是這裡是我的地盤,我就看看你能承受多久,等你沒元力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那骷髏頭張開血盤大口,哈哈地大笑起來。

葉雄目光盯著那骷髏頭,再看了眼那樹上的奇異果實,眉頭皺了起來。

這片區域很大,隔很遠才能看到一顆奇異果實,想要摘一百顆果實,沒有幾個小時,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他想將朱雀跟火靈叫出來幫忙,但是他們的實力有限,估計沒辦法抵抗這魔氣侵蝕。

這種種況之下,只能靠自己了。

轉瞬之間,骷髏頭一次次地凝聚,一次比一次強大,不停地朝他攻過來。

葉雄一邊要使用真元護體,不讓魔氣入侵,侵蝕自己的靈魂,另一邊,又要抵抗外面的骷髏頭攻擊,頓時就感覺壓力山大。

還是他實力超強,元氣洪厚,換在一般的金丹後期修士,早就殞落了。

並不是每個修士都像他一樣,擁有梵聖功真元護體的。

「看來只能先找到那個魔修化身,這些魔氣是那個化身弄出來的,只要把他解決掉,就什麼都解決了。」

如果有人在此,知道他的想法,肯定會嚇一大跳,因為這是作死的做法。

但是葉雄不是一般的人,他喜歡從源頭上解決問題。

擊散幾次骷髏頭攻擊之後,葉雄加快速度,快速前進。

在這麼強大的魔氣領域,他連流光術都無法施展,只能飛行進去。

越往裡面飛去,魔氣越濃郁,從開始的十倍,到了十五倍,二十倍。

一路上,葉雄順手摘了六顆奇異果實,但是距離一百顆的數量,還是遠遠不夠的。

沒多久,面前出現一把巨大的長劍,足足有幾十米高。

長劍上用鐵鏈鎖著一名留著長發的男子,頭髮散落下來,只露出半邊臉,一隻三角眼睛望著迎面而來的葉雄,嘴角露出一抹白晃晃的牙齒,陰森可怕。

他身上湧出無數黑色魔氣,這片空間的魔氣,全都是他散發出來的。

「沒想到事隔幾十年,又有人闖進來,還是個會佛門功法的小子。」

長發男子呲著牙,咧著嘴巴,那模樣看起來,就像蛇臉一樣。

葉雄目光落到他的手腳之上,只見四條滿是銘文的鎖鏈,把他的四肢綁在巨劍上,讓他沒辦法離開。

背後的巨劍,也是銘文流動,是一種他沒見過的銘文。

長發男子不停地掙扎,但是每掙扎一次,那銘文鎖鏈就會發出一道道白光,把他給控制住。

葉雄還是第一次見識到,能把化身都鏈住的鎖鏈,頓時就暗暗心驚。

要知道,化身可是跟冰靈一樣,擁有虛無之身的。

「剛才那個些骷髏頭,是你控制來向我的動手的?」葉雄問。

「廢話,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化身男子冷笑。 葉雄一掌轟出,一個巨大的拳芒擊出,狠狠地擊到那長發男子的身上。

砰!

拳芒直接在男子身上炸開。

男子身形晃了一下,居然沒有絲毫的受傷。

不但沒有受傷,他反而哈哈大笑起來,聲音凄厲綿長,讓人聽了心裡非常的不舒服。

「好久沒試過挨揍的滋味,爽啊,繼續,別停。」

葉雄知道這個男子是這一片黑霧的始作俑者,只要把他給滅了,自己估計就沒有任何麻煩了。

想到這裡,他身上金光大盛,梵聖功施展出來,巨大的拳芒,一拳拳地轟出。

別說金丹後期,那怕是金丹巔峰,都未必承受得了。

哪知道,這麼恐怖的攻擊,落到那長發男子身上,除了讓他身體晃動,魔氣輸出減少之外,什麼事情都沒有,彷彿一個三歲小孩子對大人動手一樣。

這一下,葉雄徹底震驚了。

這人的實力,該恐怖到了何種地步!

他真的只是一具化身嗎?

「爽啊,真是太爽了。」

長發男子仰天大笑起來,聲音之中,滿滿都是快感。

「繼續,不要停,你揍得我越爽,我就越高興,到時候高興之下,會讓你死得痛快一些。」

葉雄的臉黑了,他做夢都想不到,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

他原本以為把這個男子殺掉,就可以解決這裡面的魔氣情況,再慢慢收集奇異果實,現在看來,這長發男人都被綁在這裡了,他都殺不了,這實在是太氣人了。

奶奶的,就不相信殺不了他。

葉雄吞服一顆潤氣丹,把消耗的元氣恢復過來之後,再次出手。

冰火爆,炸開。

風雷神劍,刺出。

佛門法相,壓落。

天神天引,雷劈。

他將自己能施展的最強大的法術全都施展出來,但是都沒辦法將這名男子殺掉。

這男子就像擁有不死之身一樣,無論怎麼出手,就是沒辦法將他殺死。

「哈哈哈,真是太爽快,沒想到你這傢伙境界不咋的,實力不弱。」

長發男子如痴如狂,就像瘋了一樣。

葉雄停下來,看著面前妖孽一般的男子,突然想到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

巨劍的主人有如此神通,為什麼浪費這麼多的時間把這個長發男子封印住,還在劍上刻下那麼多的銘文,還用這珍貴的鐵鏈把他給鎖住。他做這麼多無謂的事情,會不會是他也知道,這個男子根本就是不死之身?

當初很多人進入這秘境,肯定知道秘境之中有這麼一個男子,當初他們是不是一樣知道這男子是不死之身?

「繼續啊,怎麼不繼續了,別停啊!」長發男子急道。

葉雄冷冷地看著他:「別裝了,你再裝也掩蓋不了你內心的恐懼。」

「你說我恐懼?」長發男子頓了一下,哈哈大笑起來,彷彿聽到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你是下界的化身,由於本體不在這裡,只要本體還有能力支配你下界,你就是不死之身。由於這周圍都是魔氣,可以進入化身身體供給,本體只需要支配很小的元氣,就能讓你活得很好,一旦你沒有魔氣供給,你覺得你還是不是死之身嗎?」

葉雄手指在巨劍周圍劃了一個圈,緊著,一個禁制被他布置了起來。

這個禁制把那長發男子的身體包裹住,然後,葉雄施展元氣,把禁制之內的魔氣驅趕出去,禁制之內,剩下一個沒有魔氣的真空地帶。

葉雄手指一道金光閃過,一個個符文劃出,落到禁制之上,在禁制上面加持了鞏固銘文。

他這才面向長發男子,冷笑:「下面我再看看,你是不是不死之身。」

他一掌拍出,直接轟在那長發男子身上。

只聽聞轟的一聲巨響,那長發男子的身體被一掌拍散。

但是很快,那男子的身體就再次凝聚起來,半點受傷都沒有。

「天荒夜談,我就看看你能打多久,儘管動手吧!」長發男子哈哈大笑起來。

葉雄沒有說話,一掌掌拍出,金光四射。

片刻之間,他就擊出一百多次,但是那黑長發男子依然沒事,繼續哈哈大笑。

「愚蠢的東西,還以為自己是誰呢!」長發男子冷笑著,道:「別停,停下來的是烏龜,我看怎麼累死你。」

「我看是你能挨,還是我能揍。」

葉雄說完,將火靈叫了出來,吩咐道:「火兒,你用火把這個傢伙焚燒,燒到你沒勁,等你沒勁之後,輪到朱雀,我就不相信他還真是不死之身。」

「主人,讓我的試試。」

火靈施展出火焰,將那個長發男子焚燒起來。

那男子依然哈哈大笑,一點都不擔心,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一個小時后,火靈差不多把本元之力都施展出來,面前的男子還是沒有絲毫死跡,依然非常生猛。

「火兒,你休息一下,讓朱雀接力。」

葉雄把朱雀放了出來,接下來,讓朱雀出手,攻擊那長發男子。

「咦,還有美女,還是鬼修,不錯不錯。」長發男子一點都沒有露出擔心之色,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葉雄讓火靈跟朱雀輪流攻擊,攻擊完之後,就留到自己攻擊。

轉眼之間,一天時間就過去,那男子依然沒有覺得任何不妥。

「主人,這個傢伙還真是不死之身,咱們怎麼辦?」火靈問。

「繼續攻擊,我就不信一個區區的下界化身,還能擁有不死之身。」葉雄冷冷道。

……

仙界,一座懸浮在半空的黑色山峰之上。

那裡矗立著一座高高的大殿,大殿之外,兩個骷髏交叉起來,看起來就像某種特別的標識。

此時的大殿之中,盤坐著一名長發男子,那臉又細又長,三角眼睛,就像蛇眼一樣。

噗!

男子突然噴出一鼓鮮血,臉色發白,臉上全都是猙獰之色。

「可惡,居然如此對待我的化身,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長發男子咬牙切齒,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殿主,你沒事吧?」大殿外面,一名女子走了進來,擔心地問。

「大還元丹過來,快點……」長發男子急道。 那女子連忙從身上掏出一顆丹藥,遞了過去。

長發男子連忙將丹藥服下,然後閉目起來,再次隔界控縱著下界的化身。

「可惡,我一定要殺了你。」他咬牙切齒。

……

輪到葉雄攻擊了,他正準備出手,突然那長發男子化身抬起來,眼神之中,露出狠毒之色。

「小子,夠你狠,攻擊了我一天一夜,今天我不將你碎屍萬段,我枉為魔殿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