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艾希也不是真的瘋了,並沒有率領着我們直接攻擊獸人的營地,而是開始佈置起來了士兵們,讓士兵們在獸人族經過的地方挖戰壕,或者說是陷阱,雖然陷阱挖得很深,並且裏面也裝上了不少的竹籤用來殺傷落入陷阱的獸人,不過我對他到底能夠起多大的作用表示了懷疑。

艾希顯然也沒有指望這樣的陷阱能夠擊殺獸人,但是艾希也說得明白,那就是獸人皮膚在怎麼硬,這樣深的陷阱也是絕對跳不出來的。

士兵們答應了一聲繼續挖坑,只不過後來挖的坑都是更深了,裏面卻沒有在準備竹籤,畢竟這東西對於人類來說致命,但是對於獸人族來說卻不一定有什麼用。

而我們做完了這一切,艾希又是親自給士兵們示範起來怎麼挖小小的土坑,說是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洞,最多隻能給獸人一點摔倒的機會而已。

雖然士兵們不知道到底爲什麼,但是艾希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反正挖着樣的洞也不費什麼力氣。但是很快我就明白了艾希到底想幹什麼,艾希從揹包裏面掏出了炸藥,然後將那些火炮放到了裏面,

我看着艾希,輕輕的開口問道:“艾希,你這是要幹什麼?”

艾希將手中最後一個炸藥糰子放好這才鬆了一口氣扭過頭來看着我,很是自然的開口說道:“做陷阱啊。”

我愣了一下,不由得開口問道:“我倒是看見了,可是你打算怎麼引爆他們?”

艾希自信的笑了笑,“王威統帥,你覺得我在遠處用火箭可以引爆麼?”

我猶豫了一下,艾希的箭法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這裏埋了這麼多炸藥,艾希一個一個去引爆恐怕獸人族早就從這樣的地方跑出來了,那到時候還有什麼用。

艾希顯然是看出來了我的疑問,緩緩地笑道:“王威統帥,這些東西只要收到劇烈的衝擊就會爆炸,只要射到其中一個就足夠引爆這周圍所有的火藥了。”

我這才明白過來,自己還真是被侷限到了呢。

而做完這一些的我們居然都沒有引起獸人的注意,也不知道是獸人太過自信我們打不過他們所以不敢出來呢?還是他們真的愚蠢到連個哨兵都不拍的地步了。不過不管是哪個,獸人族的士兵到現在都沒有出來,這反倒是把我們難住了,這到底該怎麼誘敵纔會讓他們以爲我們是不小心被發現呢。畢竟一個完全打不過他們的軍隊突然出來挑戰一定是有陰謀的,所以我和艾希怎麼想也沒有好一點的辦法,我們兩個人糾結了半天,巴洛卻是走了過來輕輕的開口問道:“艾希統帥,您是在思考着讓誰去將獸人引過來麼?我可以毛遂自薦的。”艾希擡頭看了一眼巴洛,因爲巴洛在這一次叛亂事件中不光沒有同意也是唯一一個反對的,所以艾希對於巴洛來說總算是多了一份面子,看着巴洛,艾希緩緩的開口說道:“你有辦法引出來獸人族?”

發表書評: 巴洛愣了一下,緩緩開口回答道:“挑戰他們不就可以了麼?”

艾希愣了一下剛想要否決卻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拍腦袋,大笑了起來,“好,你去吧。wwwpinwenbao”

我在一旁卻是聽得愣了,忙不迭的開口問道:“艾希,你該不會是跟巴洛開玩笑的吧?要是真是玩笑,你趕緊制止他,別讓他破壞了我們的計劃啊。”

艾希卻是沒有制止巴洛,而是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你見過我什麼時候在這樣緊要的關頭逗過別人麼?”

我卻是有些愣住了,“艾希,你的意思是真的就讓巴洛這麼去?”

艾希點了點頭,我確實皺起眉頭來,“艾希,這一下獸人族不就懷疑我們的行動麼?”

艾希笑了笑,輕輕的開口問道:“王威統帥,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

我愣了一下,難道是我算錯了什麼?我不由得再一次的思索了起來,但是怎麼想,我都不覺得我們這一次有什麼能夠騙出來獸人的。

艾希緩緩地開口說了兩個字,“獸人。”

我猶豫了一下,艾希說這兩個字有什麼別的含義麼?但是我怎麼想卻都是想不出來,艾希看我這幅模樣,淡淡的開口說道:“我們的對手是獸人,我們根本不需要用那麼多腦子,他們在選擇進化的時候恐怕只進化了肌肉和堅硬的皮膚,而沒有選擇進化他們貧瘠的大腦。”

聽着艾希這樣尖銳冷酷的評價,我不由得笑出聲來,看來艾希說的沒錯,我和艾希想的多有些太遠了,獸人族恐怕只能看到我們挑戰他們了,對於我們爲什麼敢於挑戰他們他們恐怕是根本不會考慮的。

反倒是白白讓我和艾希思索了那麼久,浪費了那麼多腦細胞,最後卻是這樣的結局,怪不得艾希剛纔大笑起來呢。

這的確是讓人挺鬱悶的。

而我和艾希想通了這一切之後,立刻命令士兵們開始躲藏了起來。

沒有讓我們失望的是,巴洛很快就將獸人族的士兵們引了過來,只是爲了避免我們自己的人踩到了陷阱生面,於是巴洛選擇了讓士兵們繞過陷阱,雖然我們都騎着戰馬,速度上面的確可以。但是當着獸人的面這樣行動,還是讓我內心隱隱有些擔心。

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憨厚的獸人居然一點都沒有懷疑,但是他們居然還懂得兩點之間直線最短,居然真的從巴洛率領的騎兵部隊繞過的陷阱上面趟了過來。

那些本來連人類都支撐不住的陷阱怎麼可能支撐得住獸人,於是那些獸人們還不意外的掉入了我們佈置好的陷阱之中。只不過卻是聽到了慘叫卻是沒有聽到哀嚎,恐怕裏面佈置的竹籤還真的對那些獸人們沒有任何的作用。

不過即便是這樣也是沒有讓獸人族們感到恐懼,他們依舊是揮舞着手中的武器衝了上來。

雖然獸人士兵們的勇氣可嘉,但是這樣不動腦子恐怕是真的不好。

艾希也沒有客氣,等着獸人們衝到了我們專門給他們準備好的炸彈陷阱裏面的時候,抽出箭來對着其中的一個就是一箭。

劇烈的衝擊很是乾脆的引爆了那裏面埋藏的炸彈,而炸彈爆炸的衝擊力又引起了它周圍的其他炸彈,一時間是此起彼伏,濃煙滾滾。

而夾雜着的也是獸人族們的慘叫聲響,我們安靜的躲藏在樹林之中,卻是一直等到濃煙散去纔敢接近,艾希也是第一次參與這樣的對獸人族作戰,很多獸人看起來更是被睡着了一樣,身上沒有任何傷口。

艾希尚且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時候,我卻是緩緩開口說道:“艾希,別看了,他們都死了。”

艾希雖然也算是絕頂聰明,但是卻還是有些猶豫,畢竟這些獸人身上別說是傷痕累累了,很多都是看起來毫髮無傷,要不是看到他們七竅流血,恐怕艾希會把他們當成是睡着的獸人士兵



艾希迷惑的擡起頭來看着我,卻是不確信的開口問道:“王威統帥,他們都死了麼?”

我點了點頭,“艾希,這個炸彈爆炸的時候會產生衝擊波的,他們的皮膚雖然堅硬如鐵能夠阻擋我們的武器,但是卻阻擋不了衝擊波對他們內臟的傷害,更何況是這樣近距離的呢?”

艾希雖然有些聽不太懂我說的一部分花,比如說是衝擊波還有內臟,但還是很快就明白了過來,“王威統帥,你的意思是不是他們就跟被用大鐵錘砸過一樣,雖然外表看起來沒什麼大的傷口,但是裏面已經都爛了?”

我愣了一下,雖然有些出入,但是如果要是模糊看來還真的是有幾分相像。我緩緩的點了點頭,艾希也是明白了過來,對於下面的那些死去的獸人不在理睬,而是開口吩咐到:“將獸人的武器蒐集一下,我們帶會去。”

我愣了一下,不由得輕聲問道:“艾希,你這是幹什麼?”

艾希笑了笑,緩緩地給我解釋道:“王威統帥,既然獸人們可以用他們的武器來內戰,也就意味着他們的武器要比我們的堅硬,並且也可以對獸人造成傷害。”

聽了艾希的話我不由得有些喜出望外,艾希說的我怎麼沒有想到呢?怪不得艾希看起來信心滿滿,只要我們能俘獲這麼一批武器,到時候我們也可以從這些武器裏面得到獸人族的鍛造技巧,那麼日後對獸人族的戰爭我們也可以擺脫沒有武器可以傷害到獸人族的尷尬局面了。

只不過我們的時間並不算是很多,畢竟這樣的聲響很快就會將周圍的精靈族獸人聯軍吸引過來,我們收攏了一些本來就要離開,我卻是發現艾希似乎在指揮着幹些什麼,不由得多了一個心眼悄悄地走了過去,卻似乎發現艾希正在指揮着士兵們往我們那些早先挖好的陷進裏面填土。

當然我們絕不是那種爲了避免老大爺老大媽不小心掉入這樣陷阱的好心人,而是在掩埋,或者應該說叫做活埋裏面那些摔倒陷阱裏面的獸人族。

雖然獸人一向是比較憨厚到傻,但是我們這樣的動作一看也知道我們想要幹什麼,不少獸人們在說些什麼,不過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我們就跟沒有聽到一樣。

而有些略微有些聰明的獸人更是跪了下來,祈求我們不要這樣做。

我心頭又有些猶豫,剛要伸出手製止他們,艾希卻是冷聲說道:“加快速度,敵人要來了。”

剛說完,那些士兵們填土的動作就加快了不少,不停地往裏面填土。

我剛開口就被艾希拖走了,艾希將我拖到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輕輕地開口問道:“王威統帥,你想說什麼?”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緩緩的開口說道:“艾希,他們都已經失去戰鬥力,我們爲什麼還要這樣做?”

艾希卻是冷笑了一聲,“王威統帥,他們怎麼失去戰鬥力了?不過是因爲摔倒陷進裏面沒有了攻擊我們的可能,但是如果我們不管他們仍由他們自生自滅呢?他們一定會被後面聞訊趕來的精靈族或者是獸人族的其他士兵解救出來,到時候他們又會拿上武器跟我們作戰的。”

我無言以對的閉上了嘴,艾希也看自己說得有些過,不由得放緩了語氣,緩緩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知道這樣做的確殘忍。但是請你記住,對於敵人的仁慈是對於我們最大的殘忍了

。”

我身子震動了一下,緩緩地低下了頭。

艾希也不在這個事情上面繼續糾纏,而是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們這一次偷襲讓獸人族元氣大傷,但是精靈族卻是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現在的我們還不是精靈族的對手,所以我建議我們現在率領着部隊後撤會要塞之中。”

我愣了一下,不由得問道:“我們這一次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艾希毫不猶豫的開口說道:“實際上這一次我的主要目的是搶奪獸族的武器來研發我們的新武器。當然了,這一次出擊讓獸人族損失慘重也是可以提升我們的士氣的。”

我卻是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們不是要掩護那些修復城牆的士兵們麼?”

艾希卻是不以爲然的緩緩開口說道:“放心吧統帥,我們就算這個時候撤退回去,精靈族也不會跟上來了。剛吃了這樣大的一個虧,恐怕精靈族也會擔心我們是不是一樣給他們準備了一個這樣的陷阱呢。”

我思索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我倒不是對於艾希那樣看低精靈族表示贊同,而是知道我們這一次就算是埋伏精靈族也不一定有獲勝的把握,更何況我們現在手中還有獸人族的武器,如果我們這一次被精靈族擊潰了,我們就沒有辦法將獸人族的武器送回去好讓我們的鐵匠好好研究一番了。

所以這一次如果我們要阻擊精靈族可以說是隻能成功不能失敗,一旦失敗的話我們付出的代價未免有些太高了。

所以撤退回去就算是精靈族追在了屁股後面追了過來,我們的城牆雖然沒有了修復的可能,但是畢竟給了我們可以拖下去的理由,要不然就算是修復好了城牆,但是沒有了可以有效殺傷獸人族的武器,這樣的要塞遲早會被毀滅在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攻擊下面的。

而我們很快就撤退了回去,那些武器們也被送到了後方,精靈族也像是艾希預測的那樣沒有到來,看起來似乎形勢對我們越來越有利。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噩耗再一次的傳來了,我們的東部防線被倫恩的軍隊攻破了,而指揮倫恩軍隊的就是曾經我們予以厚望的羅恩。

正是這個在東部防線上面建功立業數次抵擋住帝**腳步的男子卻是率領着敵人的士兵攻破了他曾經守衛的防線。

雖然王女雪奈立刻就調集了大量的軍隊擋住了倫恩軍隊的進一步入侵,但是卻也是危在旦夕了。

王女雪奈不得不從我們這個西部防線上抽調兵力,一開始還好不過是抽調一些二線軍地回到東線陣地上來負責後勤,但是隨着東線戰事的失禮,東部防線越來越吃緊,西部防線上面的主力軍隊也被一個又一個的抽掉了過去。甚至連要塞之衆的兵力也抽調了不少。

而隨着東部防線指揮官的節節失利,王女雪奈終於對那個東線的現任指揮官失去了信心,休書一封交到了我的手中,居然是想讓我去指揮東部防線,雖然我現在的職務幾乎是統帥聯盟軍所有的軍隊了,但是我手中卻還是沒有實際上的任何兵權,所以艾希不得不抽調出一個忠於艾希的部隊來給我,好給我擔當一下親衛來充充門面。

我雖然很快就走馬上任,但是戰場形勢也已經使十分的被動了,雖然我們還佔據着不少的東部防線上面的據點,卻都是些偏遠的地段,正面的戰場上已經是完全失守了。

不過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本來看起來勢如破竹的倫恩軍隊卻是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鬥志一樣,倒不是說士兵們沒有鬥志,反倒是讓我感覺到似乎倫恩軍隊的指揮官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精神頭,反倒是指揮着倫恩的軍隊閒逛一樣,不過這個閒逛一樣的進軍還是擊潰了我們擋在他們前面的軍隊



不過奇怪雖然奇怪,但是我們還是必須擊潰他們。我第一天來也顧不上跟那些下面的軍官們熟悉,立刻就拿出了我的作戰方案,那就是偷襲。

倫恩的軍隊現在還不知道我們已經更換了指揮官,所以還會是按照以前防禦我們的辦法來防禦現在的我們。

當時的指揮官已經是被倫恩的軍隊打怕了,每一天指望的都是別在丟城市了也別在損失士兵了,根本沒有想過要反攻倫恩的軍隊。

所以倫恩的軍隊對於我們防備明顯是不夠的,所以我決定利用這個來做一點文章。

不過就如同我預料的那樣,不光是那個被調職的東線指揮官被打的沒有了信心,下面的軍官乃至士兵們也都是這樣的,所以這一次出兵的是我帶來的軍隊,而指揮他們的也是本來應該呆在後方的我。

不過沒有讓我感到任何意外的是,倫恩的軍隊果真沒有防備我們,不過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居然我們這一次幾乎什麼也沒有偷襲到,雖然擊潰了倫恩軍隊設立在最前面的軍隊,但是追殺了十幾裏地,不過是多殺了幾百人,卻是什麼物資都沒有發現,這讓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第二天,這個疑問就徹底解開了。倫恩軍隊的指揮官居然約我出來見面,而我雖然不知道他葫蘆裏面打的什麼主意,但我還是同意了。

而約定的時候我剛一進門就看到了坐在了哪裏沒有什麼精神的羅恩,心頭雖然有些難以忍受的憤怒,但我還是強忍住了,輕輕地開口說道:“恭喜你啊,羅恩,居然升官了。”

三界紅包群 羅恩笑了笑卻是沒有回答我,而是伸了一個懶腰,緩緩開口說道:“我看了昨天的戰報了,已經猜到了你們換人了,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換過來的指揮官居然是你啊。”

我愣了一下,雖然我知道這個消息根本封鎖不住,但是僅僅是靠着昨晚上我的偷襲作戰就已經知道了我們換人的消息,這還是讓我有些鬱悶,看來這一次交換又是我虧本了麼?

超強兵王 羅恩看我沒有反應,也不在意,而是緩緩開口問道:“不知道艾希將軍爲什麼沒有來呢?”

我看着羅恩,突然覺得有些好笑,看來倫恩軍隊閒逛一樣的作戰我總算是明白了一些了,看來這個羅恩似乎想跟艾希一較高下啊。只不過這個時候我怎麼可能如他的願呢,淡淡的開口笑道:“你還不夠資格吧,應該算是。所以我就來了。”

羅恩摸着下巴似乎在思索什麼,卻是沒有動氣,而是緩緩的開口說道:“看來你們還沒有好一點的辦法對付獸人啊,所以纔會讓艾希將軍留守哪裏啊。看來我的威脅還是被低估了呢。不過我不是聽說你們已經有了可以有效殺傷獸人的武器了麼?聽說用起來還挺刺耳的,只是現在看來恐怕也是不怎麼成熟啊。”我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傢伙居然能從這麼點的信息裏面看出來這麼多我們隱藏的消息,但是這個時候我也不可能示弱,而是依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開口說道:“也不是啊,他我覺得王女雪奈還是高估了你們的實力了,如果要早知道是你,我恐怕都不來。”羅恩卻是不爲所動,只是看似乎是我還是沒有什麼激情,從椅子上面站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就緩緩地往外面走,就當他要走出去的時候,羅恩扭過頭來看着我緩緩說道:“雖然是你來了,不過沒關係,只要我能擊潰你。你們聯盟遲早也要把艾希調過來對抗我的。” 只是羅恩走出去的時候,卻是故意扔了一個小紙條給我。

我楞了一下還是緩緩的接起了那張紙,上面卻只有幾個字,“桌腳下面。”

我有些不太理解羅恩弄這樣一回事是幹什麼,但是我內心隱隱覺得似乎這個會是我們的一個機會,我看着羅恩率領的軍隊離開了我們的面前。然後我將那個桌子的四個角都擡起來找了找。

果然在其中的一個角落下面發現了似乎有個地方土質十分的鬆軟



我毫不猶豫的在哪裏用鏟子挖了開來,露出了一個小小的本子。我將那個本子拿了出來,上面用的牛皮紙遮擋着,似乎是避免被埋藏的泥土模糊掉上面的字。

我將牛皮紙撕開了,然後緩緩的開始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因爲最上面的一句話就吸引了我,“王威統帥,我們不如演場戲?如果你同意的話,就請你翻下去,如果你不同意那你就隨意吧。反正你翻不翻我都控制不了。”

看着這句話我似乎能隱約間看到羅恩那略帶一些無奈的臉,只不過的確像他說的那樣不管我同不同意,我都會翻閱下去。

而第一頁上面寫的是羅恩看出來的條件,實際上也沒有什麼寫什麼,那就是說打算跟我演場戲,條件的是我們要一勝一敗,目的是不讓他的上面看出來問題。

而原因羅恩也說了出來,那就是他並不想跟我打,實際上他最感興趣的莫過於他跟艾希到底誰的軍事才華更爲強烈而已,所以他不希望他在東線戰場上擊潰我們,這樣的話就算是艾希來到了東部戰場,那麼艾希也不能發揮出她的全部實力來。

我對這個原因嗤之以鼻,但是對於他的條件還是心動了,畢竟如果真的是像是羅恩說的那樣是演戲,那麼我們這戰鬥就會十分的輕鬆,我也可以離開這個戰場。

更何況羅恩說爲了取信於我,第一場戰鬥讓我來獲得勝利。

要知道我們的士氣可以說是因爲連續的作戰失敗已經下降的不行了,如果真的能夠在我來到這裏的第一場戰鬥就讓我獲得勝利,那麼接下來就算是羅恩不打算跟我們演戲了,士兵們最起碼也有勇氣跟羅恩率領的倫恩軍隊作戰了。

我仔細地看了看羅恩說的所有條件和情況,看起來的確是沒有什麼問題,只是我一個人心中有些不安,畢竟我也知道羅恩的軍事天賦絕對在我之上,如果他要是在這個時候坑了我,我也恐怕是看不出來,這讓我有些心中忐忑不安。

但是看到了最後面,我發現了羅恩寫在最下面的一句話,他居然告訴我時間是三天之後並且說這個信息來得及給艾希看,這讓我心中放下一些心來,當然我也立刻就讓人將這個東西送去給了艾希。

而很快我就得到了艾希對這件事情的回覆,她也說是這個事情可以試着辦辦。

我也就放下心來,好好地按照羅恩的劇本開始進行了,而就像是羅恩說的那樣,戰鬥就像一場戲一樣的指揮了下去。我們很快取得了對倫恩軍隊的勝利,我對此也是微微放鬆下來了一些。

只不過這接下來我也知道,按照約定一勝一敗,下一場戰鬥該我失敗了,對此我心中未免有些打了小九九,畢竟勝利來之不易,本來我們攻擊倫恩軍隊還是有幾分勝算的,但是真的要按照羅恩說的那樣故意失敗上一場麼?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一個傳令兵來到了我的帳篷裏面,本來傳令兵的來往對於我們這樣級別的軍官來說可以說應該是司空見慣了,但是我卻是對這個傳令兵有映象,那是因爲就是這個傳令兵告訴的我和艾希,我們的軍隊之中有所異動,爲此艾希屠殺了三十五個軍官來穩固軍隊。

那個傳令兵對我笑了笑,卻是看了看周圍,看到並沒有人之後才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艾希統帥有個口信要我傳遞給你

。”

我點了點頭,艾希說的口信應該是跟我這一次決定有所牽連。

果不其然,那個傳令兵緩緩開口說道:“王威統帥,艾希統帥讓我勸你,對於羅恩的約定最好是遵守下去吧,畢竟我們的戰鬥還是兩面作戰之中,如果有一面能夠暫時的減輕壓力,那麼對我們來說畢竟是一件好事情,哪怕是隻有這樣短短的一段時間,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好事情的。”

我聽了之後終於下定了決心,那就是繼續跟羅恩演戲。

而很快我們就連續交手了幾次,果然是更有勝敗,只不過兩面的傷亡看起來都不是很大,顯然羅恩也在保存實力,我也在保存實力,我們雖然是有一定的默契,但是畢竟我們還是戰鬥中的敵人,如果其中一個人反悔了,那可不會去通知對方的,所以我們都保存了實力,就算是被偷襲了,也可以利用手頭的兵力來扳回一局。

只不過這樣的默契一直持續了下去,我終於對羅恩放寬了心,這個時候我就無比想知道艾希哪裏的戰鬥。

我將手頭的戰鬥交付給了那個傳令兵,雖然看起來他官職並不大,但是他卻是知道內情的少數人之一,更何況這不過是演戲我們根本不需要思考,所以我也沒有任何顧慮的就交付給了他。

而我則率領着從東線上休整的差不多的精銳部隊支援了艾希堅守的要塞。

等我到了那裏,我才終於想起了戰爭的殘酷,面朝我們的城牆雖然看起來還氣勢磅礴,但是面對獸人族的那一面卻已經是千瘡百孔了。而受傷的士兵們源源不斷的從戰場上擡了下來,沒有被擡下來的不是已經死去的士兵就是還在前線戰鬥的士兵。

而我到達的時候,獸人的部隊正在對我們的要塞發動新一輪的攻勢,不過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本來對獸人沒有任何傷害的羽箭卻是在這個時候再一次的運用了起來,卻是對獸人族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我一問才知道,這批羽箭是矮人族和人類交換的第一批軍用物資,當然這上面還附着了黑精靈的幫助,只不過對外我們卻只是說這是矮人大師們的功勞,雖然無形中讓矮人族的地位上升了起來,但是卻隱藏了我們軍隊中的黑暗精靈。

只不過這樣的羽箭數量還是很稀少的,那些真正由矮人大師鑄造,但是沒有由黑暗精靈附魔的羽箭雖然也可以對獸人造成傷害卻是沒有這樣大的傷害。

但是這樣稀少的數量也對獸人族造成了足夠大的威脅,獸人族們不得不用他們並不擅長的盾牌來試圖阻擋羽箭,只不過羽箭卻總是能夠從他們盾牌的縫隙之中穿***去。將那些看起來不可一世的獸人射倒在地上。

當然精靈族也不會就這樣看着自己的盟友死去,雖然他們之間相處的並不和睦,但是有獸人族衝在最前面,精靈族們還是還安全的,所以他們也是竭盡全力對着要塞上面射箭,雖然是從下面射擊上面,但是精靈族精銳的武器和強悍的技藝還是幫助他們壓制了我們牆頭的弓箭手,我們的弓箭手幾乎是只能在槍林彈雨之間冒頭對着下面的獸人族發動攻擊。

不過顯然是很難有效形成威脅。

獸人族們用着巨大的木樁頂那個吊橋,雖然並不像城門那樣容易撞開,但是那個吊橋卻也是到處都是裂縫了,每一次撞擊都會掉落下來木頭碎片



這讓本來就形勢危急的局面看起來更是隨時都有可能被獸人族攻破一樣,我看着下面那些獸人踩着的東西,不由得開口問道:“他們踩的是什麼?”

本來正在指揮的艾希卻是楞了一下,似乎都沒有察覺到我的到來,聽到我的話才扭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然後緩緩開口說道:“王威統帥,你不會想知道的。”說完,艾希又扭過頭去看着戰場上,卻是開口問道:“王威統帥,你怎麼來了?”

我尷尬的笑了笑,雖然東線上我們是跟羅恩演戲,但是畢竟也是我們的主戰場之一,所以我這樣回來的確是有很大的不妥,只不過我還是有些擔心西面的戰場,畢竟東面戰場上我們面對的是已知的人類,雖然十分困難,但是畢竟不會讓然感到畏懼。但是西面戰場上確實不一樣,我們面對的是獸人族,是以前我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種族,他們的戰鬥力有多少,他們擅長什麼我們都是一無所知。

未知的東西總會伴隨着恐懼,這讓我十分的擔心,雖然坐鎮西線的指揮官是艾希,但是畢竟艾希還是太過年輕了。

艾希顯然也不過是隨口問問,實際上也沒有指望得到我的回答,看到戰場上的形式十分的不好,艾希緩緩的開口說道:“組織一批敢死隊,給我把精靈族的弓箭手衝散了,然後命令牆頭的士兵們準備火油。”

聽到這句話的我立馬自告奮勇道:“艾希,我這一次帶來了東線戰場上的精銳部隊過來。我可以率領着他們來衝擊精靈族的營地,這樣的話,我們的軍隊也可以得到一定的喘息了。”

女主她總是想不開 艾希點了點頭,剛想要說什麼卻是又想到了什麼,緩緩的搖了搖頭,“王威統帥,我還是命令敢死隊來做這件事情吧。”

我愣了一下,不由得開口問道:“艾希,難道是你不相信他們?”

艾希搖了搖頭,“王威統帥,我並不是不相信他們,實際上我十分的信任他們。只不過你們的到來並不是我們調過來的,所以我們並不知情。”

我有些着急,立馬打斷道:“艾希,我們這都是爲了聯盟作戰,借調一些兵力過來又有什麼不可呢?”

艾希笑了笑,“王威統帥,可能怨我沒有說清楚了。我們不知道你們回來,獸人族和精靈族也不會知道你們會來。所以你們的軍隊實際上是我們手中的一張王牌,這個時候只是爲了擊潰精靈族的弓箭手就將手中的王牌亮出來,這樣的話是不是有些太過浪費了。所以我覺得我們還是用那些敢死隊來完成這個任務吧,你們的這支精銳部隊只需要在今天看看我們到底是如何面對獸人族的就可以了。我希望能夠在後面的戰鬥中,他們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聽了艾希的話,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艾希,我可能太過着急了。”

艾希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而是開始調動軍隊發起對精靈族陣地的衝擊。

無數準備好的騎兵漫不經心的騎在馬背上,和我們一開始面對精靈族完全不一樣,他們在吊橋落下的第一時刻就衝了出去。

甚至擡着木樁子撞吊橋的獸人族士兵都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吊橋壓死了。騎兵們衝了出去,一路上都是用着長槍來戳獸人,這是以前我們從來沒有用過的手段,我們以前的騎兵爲了發揮速度的最大功效,實際上用的多是馬刀和彎刀,雖然力量上有了,但是距離上卻是不如長槍,只不過軍馬速度極快,衝擊起來,長槍的距離幾乎是可以忽略不計的,所以我們從來不使用長槍



但是看着這騎兵部隊清一色的都是長槍,我雖然不知道這是爲什麼,但是看來是跟對抗獸人的新辦法了。

果不其然,那些長槍騎兵們的長槍雖然難以穿透獸人族的皮膚,但是巨大的衝力卻是可以將獸人們挑翻在地,隨後的馬匹放馬而過,奔騰的馬蹄踩在獸人士兵的身上,卻是將那些看起來堅硬無比的獸人猜的哀嚎不已,顯然是劇烈的衝擊力穿透了皮膚直達了獸人族的內臟,這讓我看的心潮澎湃,艾希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裏面找出來了該如何應對獸人的辦法。

只不過這支騎兵卻沒有對獸人族發起攻擊,反倒是儘量避開了獸人族,我百思不得其解,不得不開口請教艾希,“艾希,爲什麼我們的士兵有了對抗獸人族的本事卻不得避開獸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