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你不要跟著來就是了。」

慕洵也不著急,慢慢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太子想要什麼,本王便給他什麼。畢竟是本王的皇兄,能讓他高興一陣子也是好的。」

南宮璃默了,這是,早就已經有了計劃啊。

見南宮璃還沒有鬆口,慕洵的神色暗了一暗,竟是一副委屈模樣,「本王身上有一些舊疾,尋醫無果,怕是只有九幽谷這樣的江湖秘地,才能看出一二門道。」

南宮璃這才想起,今日自己滿京城跑的目的,不就是氣他不說一聲就走嗎?此時他主動提起,南宮璃自然不肯放過:「你的身體到底出了毛病,隔一段時間就要離開京城?」

慕洵聞言,抽出一隻手往嘴上抹了抹,那原本帶著血色唇瓣蒼白。原來,慕洵還在上面抹了色!

如今露出來的唇色竟是帶著灰紫色的蒼白!襯得慕洵原本就淡然冷漠的面色更加可怕!

南宮璃卻倏然坐直了身子,目光直直地看著慕洵的唇瓣。她的雙眸一顫,手不自覺地,慢慢顫著往慕洵的嘴上撫去。

「到底怎麼回事?」

「那時,本王從九幽谷醒來后,便這樣了。」

南宮璃馬上搖了搖頭,馬上道:「不,不可能!大師兄明明說!」南宮璃倏然住了嘴,表情莫測。

慕洵就像是沒有看到臉色異樣的南宮璃,而是伸出手,反握上南宮璃的,後者的手竟然又開始有些發冷,是害怕地發愣,又是不可置信地發愣。

慕洵突然就心疼了,「或許是和之前留下的舊疾併發了,不礙事,剛好趁這次,讓你大師兄好好看看。」

南宮璃聞言卻瞪了慕洵一眼,「你與大師兄早有聯繫,早就可以去了!命重要還是!」

慕洵的目光一直完完全全放在南宮璃身上,根本不捨得挪開。他的眼睛挾著笑,南宮璃的責怪,哪怕是一個瞪眼的表情,對他來說都是鮮活的,生動的,他最希望看到的。

慕洵的目光是寵溺的,答案更是顯而易見的!

為什麼不直接去九幽谷調養身體?

算算時間,從九幽谷回來之後,他再次遠征大秦,連奪十二城,而後又在議和條約下班師回朝。

自己的身份,慕洵又知道的一清二楚,那十有八九便是大師兄聯繫了她,或者,他在之後又去了一趟九幽谷。

命和她,他的選擇···

南宮璃閉了閉眼睛,有一種無奈、卻又有一種氣不打一處來的心情。

「行了行了,你自己安排好就是了!不過到時候我爹,大哥,還有祖母那裡,你可得幫我圓個謊過去。不然,他們可不會放我走。」

「好,有什麼需要,你直接跟地星說就是。」

「說起這個,你的人,我可叫不動!你看,說是來保護我的,今日還不是暗中跟著我給你報信?一點都不可信!」

「好,以後地星就只聽你的話。」

南宮璃卻連忙擺手,神情有一瞬間的悲傷,喃喃低語,「你可別,我可不想再害一個人了。你放心,我已經跟桃之他們聯繫上了。以後保護我這種事,有南宮府的護衛,還有他們,就夠了。」

慕洵倒是沒有強求,很快答應下來。

一直隱在兩人不遠處的地星和天星此刻眼中俱是震驚,他們默默地看著對方,有一萬個疑問想要問出來,瞳孔不可自抑放大,若不是良好的素養,他們可能會驚叫出聲。 天星指著兩人的方向想要說些什麼,可嘴巴蠕動了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

他們唯一慶幸的是,為了讓王爺和王妃能好好地對談一次,也為了讓自家王爺能與王妃有個更好的環境交流,整個院子暗處只剩下了天星和地星兩人。

此時此刻,他們十分慶幸剛才的決定,有些事情,的確不能讓太多人知道。

比如說,王妃的身份。

王妃怎麼會是林夭呢。

天星終於放下了手,可他的神情依舊是恍惚的。

他一點都不喜歡林夭,可他很佩服林夭。

他也一點都不喜歡南宮璃,因為南宮璃和林夭一樣,會讓英明神武的王爺完全失了原則和方寸。

可是,這兩個人,怎麼會是同一個人呢。

南轅北轍,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背景,甚至不同的立場,她們,竟然是同一個人。

天星扭動著脖子,目光還有些獃滯和僵硬,他努力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不要太滑稽,於是扯了扯嘴角,可是那模樣,更是有些可笑了:「地星,這陣子你一直跟在王妃身邊,她,她什麼時候拜入了九幽谷,什麼變成了九幽谷主的師妹?」冷酷如天星,聲音也免不得有些發顫了。

地星卻是要冷靜許多,他早就覺得南宮璃有些不尋常,和當初的林夭有許多相似之處。他甚至還在暗暗盼望過,如果南宮家這位小姐就是林夭就好了,如果這樣,他們家王爺心裡頭也可以少受一點苦了。

沒想到這麼荒唐的盼望,竟然成真了。

地星搖了搖頭,糾正道:「雖然很荒唐,但是,事實就是你想的那樣。天星,他就是當初的大秦皇后,林夭。」

「不會的,林夭已經死了!」

地星嘆了口氣,「其實我們早該想到的,除了林夭,王爺還會接受誰?」

「不,王爺說過,他去南宮家的女兒是為了顧全大局,是為了對抗太子!」

天星一直是他們之間最有主意的人,可是此刻,他卻像完全失了分寸。地星卻看得比較通透,雖然平日里他的性格有些呆愣,可是要緊關頭,他反而更能看透。

地星搖了搖頭,道:「碰上林夭,你什麼時候見到王爺顧全大局過?」

天星的雙眸一顫,無法反駁。

地星卻是嘆了口氣,幽幽道:「幾年了,王爺怎麼可能隨便喜歡上別人?我們早該想到的。」

除非,一直是那個人!

他們真的,早該想到的啊!

另外,九幽谷主又是什麼樣的身份,他連各國皇帝都可以不放在眼裡,又豈會因為王爺的一句話,千里迢迢趕來北國?哪怕他們曾經,還的確有那麼一點淵源!

如果從這些上不能確定王妃的身份,那麼有一點絕對不會出錯!

光憑王妃口中的大師兄三字!他們便完全能確定了!

九幽谷主是什麼樣的身份,他又有幾個師妹?

據他們所知,如今的九幽谷主莫行,只有一個師妹!

那個死於宮苑大火的大秦皇后,林夭。

「天星,王妃的地位,已經不再是我們可以質疑和撼動的了。」地星意有所指地看著天星,有些話他不想說的很明白,誰都明白天星是最忠於王爺的,忠誠到不允許王爺身邊有任何一個威脅!

王爺不會去怪天星,可是,如果再怎麼下去,為了王妃,王爺難免對天星下手。

我成功茍到了博人傳 如果原本只是覺得王爺對王妃有所不同,如今確定了她林夭的身份后,他們反而完全能理解了。

天星看著地星一眼,卻是苦笑了一聲:「從前我是不知道王妃的身份,如今知道了,你覺得我還會這樣做嗎?豈不是,忘恩負義?」

天星的雙眸之中,有懊悔,更是慶幸。慶幸在這個時候知道了南宮璃的身份,更慶幸南宮璃沒有因為他而受到傷害。

地星暗暗鬆了口氣。

其實早在一開始,王爺便發現了天星的異常。 豪門錢妻 天星這個人一直對王爺忠心耿耿,卻唯獨看不慣王爺為誰失去了原有的運籌帷幄和鎮定,他甚至會不惜賠上自己命也要將王妃除掉。因為在他眼裡,王妃只會拖累王爺。天星是偏執的更是忠心的!

這樣的事情天星從前做過,對林夭做過。可那時候的林夭哪會看不破天星的伎倆,哪怕正面杠上,林夭也完全有能力對付。

也正因為如此,王爺才會將自己派到王妃身邊長期護著,就怕天星一時想不開,對王妃下手,果然,天星終於還是動手了。某一次的暗殺,試探性地動手。他隱藏地很好,但地星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擄愛成婚 地星最終拍了拍天星的肩膀道:「行了,如今來日方長,總有機會彌補的。」

天星和地星對視一眼,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鎮重,雙雙點了點頭。

王爺,終於遇到一個可以與之匹敵的王妃了呀。

林夭對王爺的付出,他們用不敢忘!

當初一場大戰,王爺九死一生,他們根本連王爺的消息都查探不到!

在他們絕望之際,是九幽谷那裡傳來了消息!

他們幾人都是慕洵身邊的親信,自然知道九幽谷同林夭的關係。

可正因為如此,他們提起了十二萬分的防備。

那時候,整個大陸都知道,北國戰神慕洵是因為林夭的設計,才從戰場上重傷失蹤。他們也是這麼認為的。

可到了九幽谷的時候,最終也只有他們三人才被放行。可那又什麼辦法呢?就算是有一線機會,他們都要去拼一拼搏一搏!

最終,他們真的見到了王爺,甚至,還見到傳聞中,那個神秘的九幽谷主。

莫行對待誰都很冷淡,就像一個完全沒有喜怒哀樂的人。

王爺是兇狠得冷酷,莫行便是如死人一般的冷寂。他就像是完全沒有喜怒哀樂似的,除了,在提到他小師妹時!

「等一下!」莫行的聲音中彷彿都帶著一些碎碎咧咧的寒冰,可卻天生自帶著一種魔力,讓人止不住想要臣服。

那時,他們只想快點帶著慕洵離開,可是他們竟然完全不受控制地停了下來,轉頭看向主位上的莫行。

莫行坐在一張巨大的寒冰椅上,就連的眉宇間都彷彿凝著一絲冰霜。 他們那時候才意識到,九幽谷能屹立江湖數百年不倒,期間谷主幾經變幻,不僅沒讓九幽谷的聲勢漸落,反而愈見神秘難測,歷任谷主又怎麼可能是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坐上的。

可此時他們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硬著頭皮對上這個九幽谷主。

「莫谷主,還有何事?」

莫行的臉色似乎蒼白,可或許是他們看錯了。他們能確定的是,莫行的目光一直落在慕洵身上。他們倆人左右架著著的慕洵身上。

三人像是怕莫行後悔救了自家王爺,下意識地往前擋了一擋。

不曾想莫行看到這一幕,冷淡的表情上竟然閃過一絲嘲諷,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朝著幾人走來,慢慢說起了一個故事。

一直到他們將慕洵帶出九幽谷,兩人也沒有回過神來。

那短短一次談話,將他們之前所有的認知都給推翻了。

原來一直以為的惡人,才是犧牲最多的那一個。

「首領,我們還要不要探探九幽谷?」

天星聞言先反應過來,瞪了屬下一眼:「你說什麼?」

「啊?您剛才不是說···」

「回去!以後不管是慕王府還是墨雲騎,都不準再打九幽谷的主意!」

如今慕洵還在昏迷中,便是其身邊的幾個墨雲騎副統領為大,天星的話大家當然會聽,當下便點頭應了下來。

可他們知道真相了不代表下面的人知道,如果他們因此而對林夭下手。就在那一瞬間,天星三人各自對視一眼,已經做了決定。他們剛剛知道的事,王爺一定要知道。

三人一邊將慕洵安置好,一邊想起莫行對他們說的話。

「其實你們的王爺已經死過一次了。她不想讓你們的王爺知道,可我卻不能由著她白白受委屈!」

原來王爺已經死了,他如今還有生命氣息存在,完全是因為林夭耗費了一半壽命和畢生功力,才啟用了九幽谷秘術換得王爺起死回生!

而九幽谷秘術的啟用,同樣還需要九幽谷主耗費生命力去施展!

這又是林夭苦苦求著才有的結果。

畢竟天底下,有誰願意白白耗費自己的生命力卻拯救另一個毫不相干的人呢?

原來林夭,並沒有設計陷害王爺,也沒有現身引王爺前去必死陷阱。

一切都是東方宇的謀划!一切都是東方想要同時剷除墨雲騎和赤焰盟的計謀!

事情發生的時候,林夭被困於大秦後宮,她根本什麼都不知道!而她知道的那一剎那,便趕來了戰場,帶著慕洵趕來了九幽谷。

按照莫行的話來說,若再遲一點,慕洵的身體死得再透一點,都回天無力!

戰場和九幽谷相隔萬里,他們根本無法想象林夭是怎麼做到的!

慕洵是在回到北國的第五天才醒來的,在醒來之後,天星和地星不敢將這事瞞著,馬上就告訴了慕洵。

也正因為如此,當慕洵醒后執意奔赴大秦連滅對方十二城的時候,他們三人中才沒有一個人阻攔。

因為他們知道,以林夭的能力,她是不可能被東方宇困住的。她這麼無聲無息地死在了大秦後宮,多半是因為自己本身油盡燈枯。而她身體油盡燈枯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救了他們王爺!

他們都是不喜歡林夭的,為了她,他們王爺的冷靜、原則都不復存在。

可他們又是佩服林夭的,因為的確除了她,他們想象不到世界上還有怎樣的女子能配得上他們王爺。又有誰能為對方豁出性命。

原以為王爺的付出是單向的,卻沒想到林夭是一樣的!

可惜啊,世事就是這麼難測。原本最適合的兩人卻成了敵對兩方,不死不休。

到了最後,甚至差點就要天人兩隔。

那些回憶結束,天星的目光又漸漸清明起來,他抿了抿唇,心情複雜,沒有再說話。他不想看到王爺失了分寸的樣子,所以他並不喜歡南宮璃,可現在竟然告訴他,南宮璃就是那個大秦皇后?

是莫行再次啟用了秘術,燃燒自己的生命,讓林夭起死回生了么?

「竟然,是她。」天星看著不遠處的一幕,喃喃自語。

地星的目光也同樣落回到不遠處的兩人身上,久久不能言語。

而這邊南宮璃和慕洵相認后,並沒有像想象中那麼激烈,而是各自講起了自己這一兩年自己的遭遇。

當然,兩人就跟從前無數次一樣,也都自覺隱去了部分不希望對方知道的事,不希望對方擔心的事。

南宮璃的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悄然抽了回去。

冷血軍妻,撩你沒商量 慕洵也沒有神獸再去握著,因為像現在這樣,他已經很滿足了。能和她安安靜靜毫無顧慮地坐著聊天,他已經很滿足了。

這時,小青和六六見兩人講得差不多了,便從遠處走了過來,兩人還搬著另一把搖椅過來,放在南宮璃的一側,示意慕洵也可以坐下。然後又招呼了一些人,搬來了小茶几和一些茶水糕點。

南宮璃這才意識到,慕洵一直是半蹲在她旁邊,當下竟然真的覺著有些心疼,瞪了一眼「你怎麼都不提醒我!」

「不礙事!」慕洵反而是寬慰地笑笑,忍不住伸手去撫南宮璃的眉,一點都不想看到她有任何煩擾的模樣。

南宮璃嘆了口氣,只能拍了拍一旁的搖椅把手道:「好了,你起來先在這坐著,我去換身衣服,爹和大哥他們也該回復了,被他們看到我穿著男裝,又該說我胡鬧了!」

說這些話時,南宮璃的表情滿是少女該有的嬌俏,就像慕洵一開始遇到她時的那樣,撅著嘴,神情滿是鮮活生動。

看得慕洵心中一動,他站了起來,卻沒有馬上坐到一旁的搖椅上,而是一把拉住南宮璃,道「本王,好像有些等不及了。」

南宮璃擰著眉望過去,疑惑道:「什麼,等不及了?」

「還有兩年,璃兒,距離我們大婚還有兩年。」

南宮璃的臉色倏然一紅,「你腦袋裡怎麼竟想著這些東西!我還小呢!」看著苜蓿拉著自己的手腕,南宮璃臉色更是嬌紅,用力掙脫開來,哼道:「想娶我,可沒這麼容易!」 「什麼要求,本王都答應。」連命都可以不要,還有什麼不可以失去?

慕洵的神色鎮重,眼神更是認真地不能再認真。

這樣灼熱的眼神,南宮璃哪裡受得住?只能用惡狠狠地語氣來掩飾心中的悸動:「你可別口出狂言!別看爹爹和大哥都應下了這門婚事,如果我一個不同意,他們也絕對會順著!你照樣娶不到我!」

這點慕洵倒是不否認,以南宮家那兩位的性格,的確做得出來。可他怎麼會允許這種情況的發生?

「本王不會讓你有不同意的機會。」

「怎麼?你在威脅我?」

「你要什麼,本王就給什麼。」

「原來堂堂慕王爺,還會油嘴滑舌?」

「本王從不撒謊!」

南宮璃心頭一怔,「那如果我讓你活著呢。」

慕洵似乎料到了南宮璃想說什麼,眉心一皺,似乎對接下來的話很是煩擾。

可南宮璃還是說算了出來,「如果有一天,發生了我們誰都預料不到的大事,生死攸關。我希望在那時候,不管發生了什麼,你都要好好活下去。」

慕洵眉心一皺,心想果然是這樣。

他一點兒也不喜歡這個話題,這個有些沉重的話題,這個分明意有所指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