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自己安下心來,肯定能釣到魚的!

結果,自己一出來,路南竟然過來了。

蘇北頓時不開心了。

路南看了她一眼。

"午飯的魚已經夠了,老闆娘說了,再多就是浪費,我們要秉承勤儉節約的良好美德。"路南悠哉悠哉的說道。

蘇北嘟了嘟嘴。

"那我去釣,你在這裡歇著吧,大不了我釣完魚,給老闆娘多付點錢,或者我多吃一點魚兒就行了!"蘇北說。

路南皺眉看著她,神情非常無奈。

其實,他說中午夠吃了,只是個幌子,這個魚釣出來,還可以繼續放回水裡的。

只不過,他看見蘇北太好動了,連續兩次弄了一身泥,他雖然笑了,可是,終歸是有點心疼的。

所以,他就直接回來了。

沒想到,這個女人,還想過去釣魚,她是想北繼續摔嗎?

"聽話,蘇暖,過來乖乖坐在這裡,一會就開飯了!"路南說。

蘇北撇撇嘴,有點不情願。

路南只能使出最後的殺手鐧。

"你知道嗎?這裡背靠安山,安山上有一處活水,引導這裡來,可以做溫泉,溫度相當的適宜,我以前來泡過一次,很不錯,乖乖吃完飯,下午我帶你一起去!"路南誘惑的說道。

蘇北頓時瞪大眼睛。

"真的嗎?"蘇北問。

路南點點頭。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路南笑著說道。

蘇北端著旁邊的椅子,乖乖的坐在路南旁邊,像個乖巧的小學生。

兩個人並排而坐,面對著安溪,安逸極了。

等到蘇北後來想起這段往事,一度覺得,是她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候,沒有任何包袱,就那樣自由自在的跟路南相處。

午飯時間到了,蘇北老遠就聞到一股香味。

她快速的向著餐廳走去。

路南跟在她身後,看著她急不可耐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兩個人到了餐廳以後,蘇北發現,基本沒有什麼人吃飯。

她好奇的問路南。

"為什麼只要我們兩個人,難道這裡,這兩天只有我們兩個人來旅遊嗎,那老闆娘和老闆,他們都賺什麼錢!"蘇北問。

路南看了她一眼,無奈的笑了笑。

"你還真是管的寬,你看到了沒有,我們對面的那些小竹樓,全都是這個度假村的,一般人過來,都住在那邊,有專門的廚師,他們才吃不到老闆娘的手藝呢,你以為,老闆開了這麼大的農家樂,就是讓老闆娘來做飯的?"路南沒好氣的反問道。

娛樂圈之貴後來襲 蘇北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我不是不知道嘛,只不過,聽你的意思,飯菜肯定很香,我中午一定要敞開肚皮吃!"蘇北喜滋滋的說道。

路南看著她,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其實,經過那天晚上宴會上的事情,蘇北雖然受到了驚嚇,但是,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也因此拉近了不少。

吃完午飯,蘇北都沒有休息,就被路南拉著去泡溫泉了。 溫泉池子全都是男女隔開的,非常人性化。

蘇北進入水中那一刻,感覺全身的細胞都活了一般。

她舒服的發出一聲愜意的聲音。

她泡著泡著,可能是溫度太舒適了,她最後竟然睡著了。

路南泡完溫泉,發現蘇北還沒有出來。

路南在外面等了半天,都不見她的人影。

無奈之下,路南只能讓老闆娘幫他進去找人。

結果,老闆娘進去半天,蘇北才打著哈欠走出來。

老闆娘笑著說。

"這丫頭竟然在裡面睡著了,估計是一個人太無聊了!"老闆娘說完,路南一臉無語。

果然啊,這個女人,處處能給他帶來不一樣的驚喜。

只不過,鑒於蘇北太累了,他們第一天就玩到這個點。

因為第二天,路南打算帶著蘇北進山。

第二天一早,蘇北早早就被路南從床上挖起來。

按照路南的話,他們要早起,進山採摘野味。

因為來這邊度假,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進山。

山裡有太多他們平常見不到,但是,卻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他們兩個吃完早飯,就進山了。

剛開始進山,蘇北還非常歡樂。

可是,走了一會,她就腿疼的不行了。

路南看著她的樣子,只能陪著她,不停的走走歇歇。

蘇北忍不住感嘆。

"雖然風景好,可是累死人啊!"蘇北說的還挺像那麼回事。

路南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

"既然風景好,那就快點走,別磨磨蹭蹭的,前面不遠處,應該有一大片野蘑菇,我們以前來的時候,常常過來!"路南說道。

蘇北瞪大眼睛。

"真的嗎?我還沒有見過野蘑菇呢!"蘇北驚奇的說道。

她以前在家裡吃的,都是現成的菜,根本沒有親眼見過,野外的蘑菇,究竟長什麼樣子。

路南帶著她,向著山裡面走去。

蘇北走了一會,實在走不動了。

路南想了想,伸手拉住她的手。

蘇北愣了一下,路南眼睛一閃。

"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想拉著你,能走的快一點,不然的話,我們玩遍有意思的地方,估計太陽都快下山了!"路南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也沒有做出什麼過激行為,任由路南拉著她,向著前方走去。

那種感覺說不上來,反正極為安心。

他們兩個一邊走,一邊玩,絲毫沒有注意到,危險正在悄悄來臨。

在離他們不遠處的地方,有一群身穿迷彩的男人,看起來有十幾個,他們手裡帶著兩隻獵犬,不近不遠的跟著他們。

蘇北和路南到了采蘑菇的地方,蘇北立馬從路南手裡,將手抽出來,拿過他手裡的籃子,向著那片蘑菇走去。

妲己很忙:妖妃要直播 路南看著空蕩蕩的手心,有點失落。

只不過,看見蘇北歡樂的樣子,他還是忍不住笑起來。

他邊走,邊給蘇北解釋。

"這一片地方,陰暗潮濕,周圍又都是大樹,特別容易生長蘑菇,久而久之,就長成了一大片,只不過,那些顏色艷麗的,有些有毒,有些沒毒,你採摘完之後,回去還需要讓老闆娘辨認一下,她以前就住在安山深處,對這些東西,非常懂!"路南說道。

蘇北一邊采蘑菇,一邊連連點頭,路南都不知道,她究竟有沒有將自己的話聽進去。

枕上寵婚:全球緝拿小逃妻 采完蘑菇,路南又帶著蘇北,向著更深處走去。

"再往前一段地方,有一顆年代非常久遠的老樹,他的樹身很多地方,已經潮濕腐爛了,但是,這些腐樹身上卻長出一大片一大片的黑木耳,比我們在外面買的,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很新鮮,也很正宗,沒有經過任何人工手段!"路南笑著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腳下忍不住加快腳步。

她想看看,路南說的那個地方,究竟是什麼地方!

兩個人越走越快。

剛走到黑木耳那棵大樹下,蘇北頓時發出一聲驚呼聲。

"天哪!好多木耳,我要去采!"蘇北說著,就興沖沖的向著前面跑去。

結果,路南的臉色突然一變。

他猛地伸手拉著蘇北。

"慢著,小心,有危險!"路南警惕的動作,凝重的話語,無一不嚇到蘇北。

蘇北頓時向後退了一步。

"路南,你說什麼?"蘇北瞪大眼睛看著路南,眼睛里凝聚著深深的恐懼。

路南向著她,緩緩搖頭。

"別往前走了,我感覺,我們被包圍了!"路南剛說完,蘇北轉身一看,就發現,他們的周圍,多了十幾個身穿迷彩的男人。

他們看起來非常兇悍,像是常年生活在這種地方一般,他們的臉上,全都塗抹了綠色的油彩,根本看不清本來的面貌。

路南拉著蘇北的手。

"蘇暖,一會我突破一個口,你就向著外面跑,努力找到農家樂,讓老闆找救兵來,聽到了嗎?"路南冷靜的說道。

他的手握著蘇北的手,他的話雖然聽起來很冷靜。

可是,蘇北卻感覺到,他的手心正在出汗。

路南想,如果是他一個人的話,怎麼都好說。

但是,這個女人在這裡,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受傷。

蘇暖聽到路南的話,她下意識的搖頭。

"不行,既然我們一起出來的,要走一起走!"蘇北冷靜的說道。

路南生氣的看著她。

"聽我的,不要讓我這個時候,還要生氣,你看見了嗎?他們手裡的獵犬,嘴裡全都是口水,這說明,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吃到肉了,聽到主人發出有肉的指令,他們才會這般眼睛放光,你要是不聽我的,到時候,我們兩個人都得死!"路南兇悍的說道。

蘇北固執的看著他。

"死就死,我不怕!"蘇北的神色,非常堅定。

路南突然有點感慨,這個女人,在這樣的生死關頭,還能固執的跟他同生共死,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獵犬和迷彩服的男子們,都在慢慢逼近。

蘇北感覺到,路南手心的汗水,越來越多。

她都快分不清楚,這究竟是她的汗水,還是路南的汗水了。

為首的迷彩服男子,一聲令下。

他們手裡的兩隻獵犬,直接放開,向著蘇北和路南撲過來。

為首的男子,大聲:"給我圍起來,今天一定要讓他們死在這裡,決不能留一條活路! 先婚後愛:寒少情謀已久

男子說完,所有身穿迷彩服的人,都想著路南和蘇北撲過來。

十幾個高大的男人,看起來都是進過特殊訓練的。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還有那麼兩條惡狗。

蘇北看著都覺得瘮得慌。

就在她覺得,這可能是她和路南最後的時光了。

可惜,她還是沒有想起以前的事情。

路南看見最先撲過來的一條惡狗,他猛地一腳側踹在狗身上,獵犬一下子被他踢飛出去。

另一條狗緊跟著撲過來。

路南身上突然多出一把刀,他鬆開蘇北的手,一個向後倒,獵犬直接向著他的身上撲上來。

結果,獵犬撲上來后,就趴在路南身上,沒有動靜了。

路南猛地將獵犬掀起來扔在一旁。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清楚的看見,獵犬肚子上,一條長長的血口,正在不斷的往外冒著鮮血。

很顯然,這是致命傷!

另一條獵犬,嚇得都不敢上前了。

蘇北也被路南這麼兇悍的模樣,給徹底鎮住了。

其實,路南進山之前,習慣性的裝備,就是給身上帶把刀,還有一瓶水。

沒想到,今天這把刀,竟然排上了大用處。

另一隻獵犬雖然在後退,可是,主人似乎下了進攻的的命令。

看著另外一條慘死的同類,它突然猛地向著路南撲過來。

它看得出來,這個敵人,很強悍。

路南看著撲過來的獵犬,發出一聲嘲諷的嗤笑。

一群人不敢上前,竟然讓狗拚命,果然全都是貪生怕死的東西!

路南對著撲上來的獵犬,根本沒有絲毫手下留情之意。

他雖然知道,它是無奈的。

可是,為了他和蘇北,能夠活著走出安山,他必須拼一把!

路南一拳頭砸在獵犬的眼部,它疼的發出一聲慘叫,這次直接更加兇狠的反撲。

路南轉身,看見已經有人快接近蘇北了。

他顧不得那麼多,直接拿著刀子,按住獵犬的頭頂。一刀插進它的喉嚨。

路南的動作,又快又迅猛。

剛剛快要靠近蘇北的男人,徹底嚇傻了。

他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為首的老大,恨鐵不成鋼的大喊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