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帶一提:不用回信,我不希望我的信使被嚇死,特別是有埃美特這個不挑食的吸血鬼在。

卡萊爾發現自己有些控制不住嘴角上揚的弧度,眉眼柔和的卡倫大家長揮了揮手裏的信件:“什麼時候到的?”

“今天下午!”愛麗絲搶先回答了卡萊爾的問題,她臉上還帶着快樂的表情——當然,他們認爲她今天一整天都會這麼開心,“我們抓那隻送信的小東西‘花’了點時間,不過哪種生物的速度能比我們的速度更快呢?就算它是天上飛的。”

卡萊爾失笑:“你們沒有嚇壞那隻小東西吧?”他有些可惜的想,如果自己今天下午也在場就好了。

所有人的視線望向愛德華,而作爲抓住那隻小東西的第一人,愛德華有些無奈:“如果除去它被我抓住的那一刻發出的尖叫聲。”他用眼神明明白白的告訴卡萊爾:被嚇壞不是正常的麼?

卡倫一家很久沒有這麼輕鬆過了——自從艾維拉走了以後。

愛麗絲在開心之餘,並沒有忘記愛德華身上的那件白‘色’襯衫。而且很不幸的,因爲她心情的高漲,她‘逼’迫愛德華換衣服的態度也更加強硬了。整間屋子到處都能聽到愛麗絲苦口婆心的勸愛德華換衣服的聲音,當然,偶爾也會傳來愛德華有些無奈的聲音,但總會被愛麗絲以一種更篤定的語氣反駁回去——後來就發展成勒令:“愛德華·卡倫!你必須得給我換掉這件衣服!沒得商量!”

而這場幾乎持續了一下午的拉鋸戰,最後以心情也變好的愛德華投降爲結束。

當然,等待他的是一晚上衣服脫了穿穿了脫的悲劇。

“我們的艾維總是那麼細心。”

在卡萊爾的書房裏,埃斯梅坐在躺椅上看卡萊爾在書櫃前面的背影,開口說道。她的語氣就是在感嘆自己的孩子爲何那麼懂事一樣。

“她是的。”卡萊爾將書收拾好後,下一秒就移到了埃斯梅的身邊。他的一隻手穿過她的腰毫不費力將她抱進自己懷裏壓住,然後一個轉身自己坐進躺椅。調整了一下姿勢讓埃斯梅坐的更舒服後,他重新開口:“你今天沒有在‘門’口迎接我,mylove。”

埃斯梅有些驚訝的瞪大眼睛,與卡萊爾對視片刻後,她才驀地展開一個笑容:“天吶,卡萊爾,你是因爲這個所以才從剛纔一直沒有看我的嗎?”有時候,她真爲自己丈夫的這一點小心思感到……有趣。

wωw ☢ttКan ☢℃ O

卡萊爾從不否認這一點:“你總是能牽動我的心思。”他的喉嚨裏發出了一點點聲音,即使過了那麼久,他面對埃斯梅也總是像個‘毛’頭小孩。

“卡萊爾。”埃斯梅笑了,輕輕念着他的名字。她的視線與他的目光對上,她溫和、卻有些擔憂的說:“我有些擔心艾維。”

我們的醫生聽到這句話之後沉默了一會兒,他輕撫她的背部給她安慰:“你要相信艾維,她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要強大——不是作爲新生兒,而是作爲一名吸血鬼巫師。”

但埃斯梅仍然有些擔心:“可我們不知道那個巫師界有怎樣的巫師不是嗎?”雖然對於戰爭她一知半解,她也經歷過戰爭時期,但她並沒有親身參加過戰爭。

“但我們的艾維總是那麼自信,你知道的。”卡萊爾親‘吻’埃斯梅的額頭,“你要給她一點信心,在信中她已經開始設想勝利的場面了。”

埃斯梅抿了下‘脣’,衝卡萊爾笑了一下,卡萊爾被勾.引的垂下頭,用自己的‘脣’輕輕碰觸她的‘脣’,聲音消失在他們相接的‘脣’裏:“而且,我們永遠是艾維的避風港,無論何時。”

同一時刻,在另一個地方,那個棕紅‘色’頭髮的‘女’人緊緊抓着一個黑‘色’捲髮的高大男人在奔跑着——與其說是抓着,還不如說她到後面竟直接將那個男人給攔腰扛在肩上,只是短短的一秒,他們兩就將後面追趕着他們的那羣黑衣黑帽的男人給甩開了。

感覺到自己的肩膀被輕輕捏了一下,艾維拉停下腳步,肩膀一抖,將西里斯從自己肩上摔下來。嘭的一聲,發出巨大的落地聲。

“……”西里斯費了多大勁纔將呻.‘吟’聲給吞進肚子裏去,他難受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艾維!下次……能不用這個姿勢麼?!”他身爲男人的顏面!

艾維拉有些無辜的聳聳肩,但是立刻就蹲下身來用手捂住西里斯的嘴巴,暖金帶紅的眸子緊緊盯着不遠處的樹叢。

西里斯不是第一次與艾維拉靠那麼近,除了她身上傳來的冷意,他還聞到了另外一股好聞的氣味。也許這是艾維拉變成吸血鬼之後的好處之一,那就是即使她在外面無論奔‘波’多久,她的身上永遠不會像西里斯那樣汗嘖嘖臭烘烘的。

“well,你得理解。”艾維拉確定沒有危險之後,才放開捂着西里斯嘴巴的手。她眯起眼睛,眼底帶着笑意但嘴角的弧度卻諷刺極了:“你知道,你的速度實在太慢了。我們會被抓住的!”

西里斯一口氣喘不上來,但他還是很艱難的開口了:“如果你不是吸血鬼……”

“iamavampire。”自從他們接受了她,她也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甚至還從裏頭嚐到一點點甜頭,“你不能否認這一點,不是嗎?”

“……你現在得意了是吧?”西里斯瞪大眼,但可惡,他就是拿她沒辦法。

艾維拉的反應是挑了下眉,然後給了他一個非常燦爛而且欠揍的笑容。

西里斯的反應?啊……他簡直‘迷’死了現在這個艾維拉——就像以前那樣,總是充滿自信,光亮的艾維拉。 鳳凰社與食死徒之間的戰爭進入白熱化。

因爲有關黑魔王的預言不知道被誰流出去了,幾乎所有食死徒都涌出來想要找到被藏起來的七月底出生的男孩兒——他們的行事作風比以前更加囂張,發展到後面,幾乎所有被抱在懷裏的小孩子都會被他們抓過去探查一番。而且最壞的是,鳳凰社艾維拉回歸的消息,也不知道被誰給悄悄流傳出去了。

所有的食死徒都嚴陣以待,特別是貝拉克里克特斯——她在聽說艾維迴歸的那一刻,發出了令人恐懼的尖叫聲:“那個賤.人!——她竟然沒死!”

她是當初折磨艾維拉的衆多食死徒之一,也是爲首。

現在夜裏的空氣變得更加陰冷了,冰涼的風打着被關緊的窗戶所發出的聲音直直刺進每個待在屋子裏的人心中。他們不斷的祈求梅林讓這一場戰爭儘快過去,焦躁不安的情緒困擾着他們並樂此不疲。在那一間間看似安靜的屋子外面,一個人影很快就穿了過去。

艾維拉眨着鮮紅的眸子,雖然她回來的消息被傳了出來,但那些食死徒仍沒能抓住她。即使是貝拉克里克特斯親自帶的隊伍也一樣——那個女人因爲這件事脾氣變得更暴躁了,但除了暴躁之後毫無辦法。因爲沒人能捕捉到艾維拉的影子,除非她想。

但今天,艾維拉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心緒不寧,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她就是隱隱約約覺得會發生什麼。

在一棟屋子前面擺着一個巨大的時鐘,艾維拉看到上面的日期已經指向10月31日——她已經回到巫師界整整一個月了,卻沒能抓到西弗勒斯·斯內普。自從上次與西里斯分開走以後,她就沒停止過尋找這隻蝙蝠,但他似乎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無論她怎樣努力的尋找,都無法捕捉到他。

艾維拉想到鄧布利多,但是很快她就打翻了這個念頭。因爲鄧布利多不知道她已經知道了是他將預言出賣給黑魔王的,不是嗎?

那麼還有誰能躲過一隻吸血鬼全心全力的追捕呢?

艾維拉皺着眉,她第一次出現了呼吸有些不順暢的感覺,就好像什麼東西被帶走了一樣——她因此感到不安。這讓她下意識的往莉莉與詹姆所在的房子奔去,雖然高錐克山谷離這裏有一段距離,但這段距離對她來說並不算什麼。

在她靠近了莉莉與詹姆的屋子——正確來說還有幾裏的距離時,她就驚詫的瞪大了眼鏡——陌生人,她聞到了一絲很濃郁的陌生人的氣息!即使裏頭似乎還夾雜着一些她根本不理解的甜味,她還是產生了想要嘔吐的感覺——這對吸血鬼來說是不正常的!

黑漆漆的屋子裏,她小心翼翼的將手撫上樓梯,儘量輕聲的在那股氣息完全沒有察覺到她的情況下慢慢靠近——吸血鬼是最厲害的潛伏者。

緊接着,她看到了一個背影——高大的、消瘦的背影,他的身體被包裹在黑漆漆的長袍裏。在這樣漆黑的環境裏,艾維拉無比感謝自己的視力,因爲這讓她能夠很清楚的看到並認出在她前面慢悠悠走着的那個背影是誰。月光從打開的房間門裏面一直灑到門口,艾維拉穿過那個黑漆漆的背影,首先看到的是那個倒在地上的女人,還有坐在她旁邊,哭的沒有聲音的小孩子。

在那瞬間,艾維拉腦袋裏的一根弦被狠狠的崩斷了!

她尖叫出聲然後猛地朝前面那個背影撲了過去——她沒有注意到那個背影正僵在門口一動不動,也沒有注意到他看過來時沒能藏起來的翻滾着濃重情緒的眸子。她感到自己的手掌大力的捏着一個並不粗的東西,幾乎是一瞬間,她就聽到了自己手心裏傳來的碎裂的聲音。

“啊!——”艾維拉發出了野獸的吼叫聲,她一個轉身就將手裏抓着的那個東西朝旁邊甩了過去。身體摔到牆上然後倒在地上發出的巨大聲音傳入她耳裏,這讓她在暴怒中產生了一點難以言喻的快意。

“西弗勒斯·斯內普!”艾維拉的聲音很低沉,她的大腦一片空白,滿腦子都是這個在她面前蒼白着臉色、痛苦的捂着自己手腕的黑髮油膩膩的蝙蝠!

她沒去理會從他身上傳出來的令人費解的沉重悲傷是怎麼回事,她鮮紅色的眸子緊緊的鎖着西弗勒斯·斯內普,彎腰,抓着他的肩膀,僅僅用一隻手就將他整個身體從地上拽了起來,抵在牆上。

西弗勒斯·斯內普覺得自己的眼前根本看不清任何東西,手腕上的疼痛根本抵不上內心傳來的致命痛苦——他知道現在掌控着自己的是艾維拉,但是他不想反抗。他視線朦朧着,滿腦子都是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氣的莉莉——他最愛的女人。

“艾維拉!”

一個聲音突然衝了進來,艾維拉的手臂一麻,抓住斯內普的那隻手就下意識的鬆開了。斯內普從她的手下順着牆倒在地上,但他沒能逃脫,因爲艾維拉已經一腳踩在他的肩膀上——他聽到了自己肩膀傳來的痛.吟,很快,那裏就沒有知覺了。

“你還要袒護他嗎!鄧布利多教授!”艾維拉赤紅着雙眼,表情在黑暗中顯得尤其可怖。

“不。但是艾維,殺死莉莉的並不是斯內普。”鄧布利多教授一手拿着魔杖,他不放鬆的看着艾維拉,“notsnape。”

“但是是他將那則預言出賣給伏地魔!是他給莉莉帶來了殺身之禍!”艾維拉粗聲吼叫,她憤怒的看着鄧布利多教授——她不敢相信,在這個時候鄧布利多教授還在試圖救下她腳下這隻該死的蝙蝠!“鄧布利多教授,我不想傷害你!”

艾維拉是第一次這麼對鄧布利多教授說話——她失去了理智,她內心因爲失去好友的傷痛被具體到了她的動作上。斯內普的肩膀骨被她整個踩碎了。

“你不會想要在哈利的面前殺人,艾維。”鄧布利多教授緊緊的拿着魔杖,他將它移開了——他這樣信任的舉動讓艾維拉前所未有的痛苦,想要殺死斯內普與不能在哈利面前殺人的念頭在她腦海中瘋狂的打架。因爲她知道,一旦失去了現在這個殺死他的機會,她以後都難找到機會。

“而且,我想你已經注意到了,伏地魔來過這裏。”鄧布利多教授站在不遠處緊緊盯着艾維拉,“但是他走了,沒殺死哈利,爲什麼?”

艾維拉不知道爲什麼,但是她突然感到一陣無力,因爲她的想法在下一刻被鄧布利多教授說了出來。

“他還會回來,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需要斯內普,艾維。”

艾維拉在離開之前,想要將地上的哈利抱出來,但是被鄧布利多教授給制止了:“艾維,這件事我已經交給海格去做了。在將斯內普送去聖芒戈之後,我有一些事情有必要向你解釋。”

“……我希望我能得到一個滿意的解釋。”艾維拉緊緊盯着他——這個一直以來自己最尊敬的人物。

“當然,當然,艾維。”鄧布利多教授承諾,他用魔杖輕輕點了一下斯內普的肩膀和手腕,艾維拉能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緩和的魔力從他的魔杖上流出,附着在斯內普這兩個受傷的地方。

她沒說什麼,只是那鮮紅色的眸子緊緊盯着閉上眼睛的斯內普——悲痛的斯內普。

聖芒戈裏迎接了一個很特殊的客人。

這場戰爭中最偉大的白巫師帶着一位食死徒來就醫,他的身邊還跟着一位鮮紅色眸子的鳳凰社成員,他們也都認識她——最勇猛的戰士之一。

“他受傷了,我希望你們能幫我一個小小的忙。”鄧布利多教授看着醫生們驚疑不定的表情,“謝謝。”接着,他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帶着艾維拉幻影移形了。

他們出現在霍格沃茨學校外面的湖邊。

“艾維,我希望你能接受他。”鄧布利多很直接,看起來也很疲憊,“相信我,他也不希望莉莉死,這一切都發生在他的意料之外。”

艾維拉盯着鄧布利多——她這個時候才感覺到自己的喉嚨像火一樣燒了起來,憤怒開始轉變成飢.餓。她直直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而且我記得我和你說過,艾維。告密者已經向我們展現了他的忠誠,你不能否認,斯內普是我們這邊的人。”鄧布利多教授看着艾維拉。

“但你不能保證……”艾維拉找到自己的聲音,喉嚨的灼熱感更甚了。

“不,我能。”鄧布利多教授湛藍色的眸子緊緊盯着艾維拉,“因爲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東西比權力、力量或者是友情更令人着迷,而它也是聯繫我們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紐帶,無論是單向還是雙向的。”

“什麼?”艾維拉皺起眉。

“love。”

Wшw▪тt kΛn▪¢ 〇

艾維拉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鄧布利多教授——她的腦海裏閃過了幾百種鄧布利多可能撒謊的理由,但是都被一一否決了——在鄧布利多堅定的眼神下。

她張張嘴,聲音卻哽在喉嚨裏出不來。

“還有另外一件事,艾維。”鄧布利多教授看着艾維拉,“伏地魔進入了波特夫婦的屋子。”

“西里斯·布萊克……?”一陣沉默之後,艾維拉盯着鄧布利多教授,在嘴裏輕輕咀嚼着這個名字。她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她接收到的事情。

西里斯·布萊克背叛了他最好的兄弟?!那個黑色捲髮、在校總是和詹姆斯·波特形影不離的西里斯·布萊克,竟然背叛了他最好的兄弟!?

艾維拉剋制不住自己胸口傳出來的嘶吼聲,她的憤怒重新被激了起來。

“不。”鄧布利多教授簡簡單單的一個詞,就擊散了艾維拉心中的暴虐,“是彼得。”

背叛波特夫婦的,是小矮星彼得。

艾維拉猛地看向他,她憤怒——她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在得知這件事之後是這種反應,她能感到自己鬆了一口氣:“again?鄧布利多教授!”

“請原諒我,艾維。”鄧布利多教授用他那種好像看透了一切的視線,毫無懼意的看着艾維,“但這是西里斯的請求,我們誰也沒有想到小矮星竟然是伏地魔那裏的人。”

艾維拉在那瞬間突然明白了。

這就是原因……

這就是鄧布利多教授看起來特別疲憊的原因。

——他們信錯了人。 “那知道這件事的……”艾維拉比劃了一下。

鄧布利多教授似乎有些苦惱:“只有我們三個,艾維。”

那就意味着如果沒辦法抓到小矮星彼得,那西里斯背叛的罪名就永遠別想洗脫——所有傲羅、鳳凰社的成員們都知道‘波’特夫‘婦’藏身之處的保密人是他,有誰會想到小矮星彼得呢?或者說,有誰會想到之後西里斯和鄧布利多教授會瞞着所有人,將這個保密人給換成小矮星彼得!

——沒有人。

“當務之急是找到西里斯和彼得,艾維。”鄧布利多教授看着艾維拉陷入沉思的臉,“只有你能準確的追蹤到他們。”

是啊,只有她可以。艾維拉皺起眉,她幾乎是不假思索的轉過身衝出去,一句話都沒有留給鄧布利多教授。她認爲那沒必要,因爲從鄧布利多教授對她說只有她能追蹤到他們的時候,她就已經接下了這個任務——抓住小矮星彼得,還西里斯一個清白。

魔法部,特別是傲羅辦公室裏的傲羅們有多恨食死徒她是知道的。因爲有很多傲羅都慘死在他們手下,甚至連帶着他們的家人。如果讓他們先她一步找到西里斯,保不準西里斯會遭受怎樣的對待——前些日子她甚至聽到一點風聲:傲羅在抓捕食死徒的過程中,被准許使用不可饒恕咒。

空氣裏傳來的氣味很多。而此時此刻對艾維拉來說,要抵抗裏頭夾雜的甜味很困難。因爲那是血的味道,而她現在明顯的感到飢餓了。

另一邊,西里斯·布萊克正在奔跑。他身手靈活的在樹林裏行走,黑‘色’的捲髮被風揚起,‘露’出了他滿是污穢的臉——他的眼睛亮的嚇人,如果仔細看的話,可以輕易的分辨出裏頭滿含着懾人的怒意。他從沒這麼憤怒過,當然,憤怒之餘,還有深不可測的傷痛。

他越是憤怒,腦子就越是靈活,連帶着奔跑中的動作都彷彿帶上了微風。在這樣詭異的冷靜中,他腦子裏除了塞進彼得背叛的事,還‘抽’出了一個小小的位置放進了那個深棕‘色’頭髮的‘女’人。

艾維拉不知道這件事的真相,她會以爲是他背叛了他們。

西里斯發現自己意識到這件事時竟那麼平靜,他在心底隱隱約約相信如果是自己親自澄清的話,艾維拉會相信他——但很快他就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在扯淡!莉莉是艾維拉最好的朋友!她現在死了,死在神祕人的手裏!她怎麼可能冷靜得下來聽自己解釋呢?更何況,她是一名吸血鬼。

還是一名情緒不夠穩定的吸血鬼。

所以他一定要抓住彼得……那隻該死的、愚蠢的、可恨的叛徒!

陽光升起的那一刻,艾維拉正站在小矮星彼得的屋子前面細細分辨着裏面的味道。當她從裏面分辨出她要找的那個人——西里斯·布萊克身上那種她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的甜膩的氣味時,她二話不說掉頭就朝味道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很快就追進了樹林裏。

“全力追捕西里斯·布萊克!”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渾身銀白‘色’的臭鼬朝她衝了過來,裏頭傳來了她在鳳凰社裏同伴的聲音。她不是很認得這個聲音,但是用守護神來傳遞訊息一向是鳳凰社的拿手招式。臭鼬圍着她轉了兩圈,然後掉回頭朝另一個方向離開了。

艾維拉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繼續朝氣味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在一條人並不是很多人的大街上,一個穿着邋遢的黑‘色’捲髮男人尤其引人注目——特別是‘女’‘性’偷偷‘摸’‘摸’的視線。但他對這些視線沒有半點反應,他正在急急忙忙的尋找着什麼,對那些‘女’‘性’因爲與他對上眼而羞澀扭頭的舉動沒有任何反應。不過很快,他的視線就定在一個方向,之後他高聲的、憤怒的喊了出來:“小矮星——彼得!——”

這個男人衝了出去。

西里斯知道,大多數麻瓜的視線因爲他的這一聲喊叫都被吸引過來了,但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他死死的盯着前面彎着腰拼命奔跑的小身影,眼裏的火光都冒了出來:“該死的!小矮星!如果你再跑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前面的身影聽到這句話之後跑的更快了。當然,西里斯也不可能在這全是麻瓜的地區釋放魔方。所以他只是追趕着,緊緊的跟在小矮星彼得的身後。

彼得逃跑的速度並沒有比西里斯追趕的速度快——他是掠奪者裏頭跑步最慢的,所以很快就被西里斯抓住了一邊的肩膀,並在他要掙脫之前迅速扭了一下穩穩的固定在身後。‘咔’的一聲,彼得在還沒能慘叫出聲之前,就被西里斯飛快的捂住了嘴巴。

他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悶哼,就被西里斯一個用力推到牆壁上鉗制住了。

這裏的麻瓜比剛纔的地方要少,但西里斯還是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他溫熱的氣息全部吐在彼得的側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害怕,小矮星彼得的身體在瑟瑟發抖。

“你他媽的!怎麼敢!背叛詹姆和莉莉!”西里斯惡狠狠的說,他手中的力道忍不住加大,“你怎麼敢!”

“唔!——”彼得的嘴巴被捂住,他所有的痛呼都被擋在喉嚨裏吐不出來,瘋狂掙扎的動作也被盛怒的西里斯給全數壓制——弱小的彼得對上高大強壯的西里斯,他根本沒有半點勝算。

“我會親自壓着你回魔法部,你這叛徒!”西里斯將彼得從牆上拉出來,但就在那一瞬間,彼得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力氣,竟然一個轉身掙脫了西里斯的鉗制,然後迅速拿起自己的魔杖對準西里斯。

西里斯往前衝的動作一下子就停住了,但他的表情是憤怒的:“彼得!”

“不要叫我!”彼得的聲音又細又尖,他滿頭是汗,渾身都在發抖,“是你背叛了詹姆和莉莉。”

驚詫、憤怒的表情在西里斯的臉上‘交’替,他的聲音因爲憤怒而一下子全部卡在了喉嚨裏沒法發出——這使他的表情更加扭曲。在這股憤怒後面,他竟然覺得荒唐的可笑,但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因爲彼得突然將魔杖移到他的身後,然後他就聽到了彼得高聲的喊出了讓他渾身發冷的咒語:“粉身碎骨!”

魔力‘波’動從自己的身後傳來,緊接着響起了各種各樣驚慌的尖叫聲——彼得,攻擊了麻瓜!

“你怎麼!”西里斯根本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因爲在他剛要開口說話的時候,彼得突然將魔咒轉了一個方向,接着再次高聲喊出:“粉身碎骨!”

他定在原地不敢置信,絲毫沒有察覺衝着後腦勺飛來的巨大碎石。就在他突然回過神想要躲開的時候,一個冰冷的身體突然將他整個抱住衝到一邊,那不正常的速度所帶來的嘔吐感幾乎就要讓他喊出艾維拉的名字——在看到救下他的人的臉之前。

紅棕‘色’的頭髮‘亂’七八糟的立在頭上,這個男人有着一雙與艾維拉以前暖金‘色’眸子一樣的顏‘色’。他將他放下來,西里斯剛看清他的臉,另一邊突然出現的黑髮‘女’人就尖叫道:“快閃開!”

“彼得!”西里斯下意識的喊道,但是彼得已經對準自己念動了那個咒語——“粉身碎骨!”

掀起的碎石與灰塵遮住了他們的眼睛。

“你還好吧?!”西里斯根本沒回過神,眼前就突然多了一個身形嬌小的黑髮‘女’人,她仰着頭看自己,暖金‘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哦,你沒有回答我。”

西里斯緊緊捏着自己的魔杖,剛纔彼得寧可死去也要將罪名栽到他身上的舉動讓他回不過神來。

他們……曾經是最好的朋友……

愛德華皺皺眉,剛想說話,就被另一個聲音給帶走了。

“趕緊走!傲羅們正在朝這個地方趕來!”出現的深棕‘色’頭髮的‘女’人只是淡淡掃了西里斯一眼,接着他就感覺自己的手臂被一雙鐵臂給緊緊箍住,然後他的胃就開始劇烈的抖動了起來。但他的意識卻無比清醒,艾維拉出現了,而那兩個人,是上次他看到過的那所謂的卡倫一家。還有就是……

彼得自殺了。

——當傲羅們趕到的時候,他們只看到被炸得一片狼藉的街道和一些被嚇壞了的麻瓜。

埃斯梅倒‘抽’一口冷氣,她看着被愛德華扛在肩上的那個黑頭髮的男人。因爲見到艾維的而產生的興奮僅停留了短短的零點幾秒就全部散去,她擔憂的開口:“發生什麼事了?艾維。”

之前愛麗絲與愛德華在家裏待的好好的,卻突然動作一致的衝了出來,恐怕是看到了艾維與愛德華肩膀上的這個男人吧,埃斯梅想到。

“很複雜,埃斯梅。”艾維皺着眉,愛德華在她說話的時候彎腰將西里斯給放了下來——他一沾地,雙‘腿’一軟差點就跌坐在地面,艾維拉接住了他。

“你現在需要休息!”埃斯梅看到艾維拉以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勢堵住了那個黑髮男人想要開口的表情。她嚴厲的——帶着不可抗拒的命令式口‘吻’說道:“我都知道了,誰背叛了莉莉他們。但是現在你不能回去,因爲彼得死了。黑魔王倒臺之後,傲羅們擁有了全面的權力,克勞奇將政策更改了。如果你現在回去,會被立刻投入阿茲卡班。”

西里斯定定的看着艾維拉,他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莉莉和詹姆怎麼辦?”他們死了,莉莉和詹姆死了!艾維拉!

“……我不能答應你什麼,西里斯。”艾維拉一隻手緊緊扣着西里斯的後頸,“但如果你因此進了阿茲卡班,哈利怎麼辦?”

西里斯聽到艾維拉放鬆的柔軟聲音:“你是哈利的教父,西里斯。”

他的眼睛一陣酸澀,逆着光看艾維拉,他根本沒法分清她臉上的表情:“iamsorry。”爲他之前的錯信,爲他死去的最好的兄弟、朋友,爲艾維拉、與其他人對他的信任。

“你需要休息。”迴應他的,只是她輕緩的一句。 西里斯猛地睜開眼。

他眼前是一片灰濛濛的景象,周圍不斷傳來嘰嘰喳喳卻聽不清楚在說些什麼的聲音——這讓他的頭開始隱隱作痛起來。他邁開腳步往前走去——他認爲他在走——因爲在那片灰色的霧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他一下子定住腳步,怔怔的看着站在不遠處盯着自己、面無表情的萊姆斯,他開口說話的那一刻,周圍的聲音一下子就消失了:“萊姆斯……”

“你背叛了詹姆和莉莉。”萊姆斯的聲音很清楚的傳入他的耳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