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啊,這就是咱們的家了,房間媽媽都給你收拾好了,布置成你最喜歡的顏色,裡面還有很多很多的毛毛熊!」

「要謝謝你小昊哥哥知道不?要不是他,咱們娘倆一輩子別想住上這種地方呢!」

「這裡叫明珠山莊,裡面有兩棟獨立別墅,有一個超級大的游泳池,還有大片的草坪……」

「這是你小昊哥哥治好了柳家老爺子的病,而後柳家回饋的謝禮。

你呀,以後不許看不起你小昊哥哥了知道不,他其實很有本事的!」

「……」

明珠山莊門口,指著玉女峰半山腰精美的建築群,糖姨容光煥發,一臉驕傲。

果然是天大的驚喜!

饒是心裡頭買水果刀的念頭一直沒有打消,聽著這些話,江未雨依舊被深深震撼到了。

明珠山莊,林昊……

治好了柳家老爺子的病,柳家把價值連城的明珠山莊贈給了林昊……

這,這怎麼可能?

這可是柳城唯一的明珠山莊,這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地方,憑什麼,憑什麼???

「我才不信!」

「媽你騙我,他哪來那麼大的本事?」

「我不聽我不聽,騙我,你們一個個都騙我,他才沒那麼大的本事,我才不會相信他是這裡的主人!」

「為什麼?」

「為什麼你們都要瞞著我?」

「媽,我是你女兒,是你的親生女兒,林昊他可以瞞著我,你呢?

為什麼你也瞞著我?」

「我好難過,我感覺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他什麼都不告訴我,他明明可以解釋的,可他從來不解釋,他的眼裡只有你,從來沒有我。」

「我看不起他,我同情他,他也從來不說,他就靜靜看著我,如同看一個小丑!」

寵溺嬌妻:狂少慢慢愛 「……」

哭了。

情緒十分激動。

此時此刻,買水果刀的心思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她只覺得自己很可憐,像個小丑。

想起她對他的態度,想起她對他說過的話……

從前她一直覺得她是對的,她與他是兩個世界的人,他配不上她,而今回頭再看,再想……

「媽,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那也不過是一棟房子而已,不是嗎?」

「或許他碰巧治好了柳家老爺子的病,但我相信,天道酬勤,好運不會一直眷顧他的。」

「或許今天他擁有的一切不論如何我無法獲得,不過我還年輕,總有一天,我會憑自己真的本事獲得這一切,甚至更多!」

「媽,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不要再說了好嗎?」

「我想我需要靜一靜,我覺得我需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媽,你也別擔心,上次就死過一次,我不會傻乎乎想不開的。

好了,我回學校去了,這段時間不要找我!」

「……」

當內心的驕傲被殘酷的現實踐踏得體無完膚,少女只能祭起冰冷的屏障,用於維護自己那僅剩而可憐的自尊。

哭過!

怨過!

最終一切都平復下來,擦乾眼淚,笑著說完,「嗚」的一聲,少女的身影隨著那輛銀灰色寶馬七系一道,迅速淹沒在秋日傍晚的黃昏。

明珠山莊門口,糖姨一臉獃滯,痴痴望著久久未動。

某一刻,鼻子一酸,她也落淚了。

「媽媽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啊!」

「媽媽沒想過要騙你的,媽媽也是前兩天才知道!」

「……」

心中酸澀,這個黃昏,世界格外安靜。

遠遠看著,某一刻,柳傾城還是忍不住走了出去,勸道:「婉姐,算了吧!

有些事,除非她自己想明白,否則我們說再多也沒用。」

話雖如此,心裡還是沒來由有些吃味。

這女人可真幸運呢,居然被他呵護得那般好。

寵你入骨,寶貝休想逃 一邊使勁讓她貌美如花,活得更少女一樣開心快樂,一邊什麼事情都不讓她知道。

怕是現在她都還不知道他真正的厲害吧!

可能在她眼裡,他也只是一個走了狗屎運半路低頭撿到錢的幸運小傻瓜。

帝契約:撒旦的偷心愛妻 相比之下,她雖然更年輕,家世背景更好,在他眼裡,反而是不值一提,待遇也差多了。

不過……

「可能也正因為此,他才會那麼在意你吧!」

「相比崇拜英雄,對一個默默無聞的小人物好,不計得失,那才更加的難能可貴!」

心裡默默想著,很快柳傾城心底那絲醋意也消失無蹤。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這是糖姨也回過神來。

擦掉眼淚,勉強笑了笑,她道:「說得是,小雨自幼就性子強,心比天高,若是不能真正想明白,外人怎麼說都沒用。」

說罷,也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說,轉而言道:「你呢,現在準備回去了嗎?」

「不,我打算在這裡長住!」柳傾城搖頭,目帶嗔意。

其實她是準備回去的,就是聽到這話感覺糖姨在趕人,心裡有些不開心。

糖姨就笑,一雙明眸看著她,也不說話。

半響,柳傾城到底敗下陣來。

也沒生氣,親熱擁著糖姨貼了貼臉,「好啦,走走走,還好多事情要做呢,想留也沒法留。

不過婉姐,幫我收拾一個房間吧,真的,小雨她不樂意跟林昊湊一對,我很樂意的。

你要能說服林昊,明天我就跟他去領證,明年你就能抱著他兒子在外面曬太陽啦……」

……

柳傾城走了,明珠山莊又恢復平靜。

日子一天一天,糖姨還是老樣子,白天上上班,晚上又陪小丫頭玩一玩。

得空的時候,她也會跟白婉秋一起出去逛街購物,再不就栽種修剪一下山莊里的花花草草,日子過得十分愜意。

學校那邊她也去過,不過江未雨顯然沒想通,每次都是匆匆照面,又匆匆分開。

林昊那邊……

其實她不知道他在二號別墅做什麼,不過正如柳傾城所想,對於林昊,她的信任完全是無條件也無底線的。

白婉秋也差不多!

林昊不出門,她便也不再往學校跑,更不往溫泉會所那邊去。

每一天,除了睡覺接送小丫頭上下學,以及跟糖姨一起做飯逛街栽種修剪花草,空閑時間她都會用來學習。

她不是一個特別聰明的女人,但她也知道,時光荏苒,最不會辜負人的,永遠是頭腦,是知識。

況且,會讀書的女人往往更美麗,如此,哪怕就為了讓他多看一眼,她覺得自己也有必要多讀書,多充電。

日子就是這樣,寧靜而樸實!

只是相比這邊的寧靜,山莊外的世界就熱鬧多了…… 夜色迷離,清涼如水。

最後一縷秋風掃過,枯葉依依不捨離開枝頭,夜色中飄著盪著,悄悄走遠。

柳城,柳家莊園。

「倉庫方面一切正常,從內到外三層布防,還有李歐雲等各家好手鎮守,至今沒有異狀出現!」

「最近過來柳城的家族勢力又多了,主要是雲州方面和各大古武世家的人。

都是年輕人,有的來上學,有的來進行商業活動,偶爾也有一些摩擦,但問題不大!」

「孫小姐身邊多了不少追求者!」

「金陵李家發來請求,表示希望以兩億一顆的價格從小姐手裡求取精元丹,數量不限,如果小姐覺得不合適,價格還可以商量。」

「杭城雲家,洛陽歐家,河陽魯家,多個家族同樣希望購買精元丹!」

「孫小姐十八歲生辰晚宴各項工作已經準備完畢,名帖都已經送出去了。

沒有接到請柬的,也有不少人托關係表示想來祝賀,如果同意,有些事情可能要重新準備!」

「柳城最近獲得各家族總計近百億元投資,投資領域包括基建醫藥等多個領域。」

「柳城最近獲批兩個省級科技示範園,一個國家級高新技術科技園,目前已經完成剪綵奠基。」

「柳城擴建,市區範圍擴大,新增兩個行政區,增加三個直屬縣級市,目前行政統轄不輸省會雲州!」

「市局轉國安傳話,表示希望通過小姐約見林大師,有要事相商!」

「長刀會刀爺傳來消息,霸天會最近動作頻頻,疑似在謀划著一些什麼,希望柳家小心。」

「柳城石油學院,柳城醫學院,柳城師範學院等五所二本三本及專科院校被批准合併,責令建設一所一本綜合性大學。

目前合併程序告一段落,新校區選址及征地工作已經完成,正在進行設計建造!」

「玉石收購工作十分順利,有李家歐家雲家等家族幫忙,距離預計的二十億額度只差三億。」

「……」

別墅里亮著燈,客廳里,張叔正嚴肅認真彙報著。

內容有點多!

最近一個多月,柳城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令人應接不暇。

即便張叔已經極盡簡略,一條條彙報完畢,時間已經過去將近二十分鐘。

而後,張叔離去,客廳里,看著桌上那堆情報文件,柳傾城頭大如斗。

半響,她疲憊的捏了捏眉心。

也沒去看那堆東西,踩著拖鞋上樓,拿了一包「小翅膀」去衛生間換上,順便心裡給某個甩手掌柜狠狠罵了一通,這才神清氣爽出來。

心情好多了!

泡了一杯紅糖水,邁著優雅的步子下樓,拿出手機跟糖姨煲了近半個小時的私房話,又逗了小丫頭,跟白婉秋打了招呼,這才心滿意足將注意力轉移到收集來的情報上。

其實她也不樂意處理這些東西,只是沒辦法,現在父親明顯不想再理會這些事,大哥二哥都已經出去了,一個在軍中,一個在雲州為官。

家裡倒是有個三哥柳承志,只可惜排場是夠,就是能力比較有限,況且他不是古武修鍊者,外面那些人也不賣他的面子。

是以,擔子還得她挑起來!

話說回來,原本應該沒這麼多事的,若不是因為那個閉關躲清閑的傢伙,最近的柳城不會那麼熱鬧。

一次雲州拍賣會,一次天王山會武,儘管這裡面有很多東西她沒有親眼目睹,也沒人在事後跟她提起,可她不是傻子,通過最近一些動向,她清楚的意識到,當時肯定發生了一些別的情況,而且還是某些非同凡響的情況。

一個多月以前,柳城不過是個二線小城,又或者連二線都算不上。

可是一個多月之後的今天,柳城名流彙集,明裡暗裡存在於這裡的大人物大勢力猶如過江之鯽,不知凡幾。

每一天都會收到許多相關情報,很多時候她都在懷疑,她現在所在的到底還是不是柳城!

我家的萌喵大神 都是因為林昊。

幾乎所有人都是奔著他來的,柳城的所有變化,不論行政上還是商業上,都是因為他。

截止目前,通過她想要拜會林昊的人少說上百人次,光是拜帖她就收了一抽屜還多。

她全都壓下了!

他知道林昊不喜歡麻煩,況且,林昊現在閉關,不能被打攪。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作為唯一認可的「官方中介」,作為唯一知道林昊真實情況的人,她現在幾乎是所有人追捧的對象。

連帶著柳家地位也水漲船高,短短一個多月時間裡不但名聲鵲起,家底也豐厚了許多。

當然,麻煩也不少!

不是每個人都那麼懂事的,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林大師之名的。

這一個多月來到柳城且活躍的年輕人,不論因何而來,從哪裡來,其實很多都不清楚過來的真正目的。

如此情況下,糾纏在她身邊的人不少,學校那邊,糾纏柳夏的一樣不少。

有些人是根本不知道過來的真正目的,也有些人,原本就是蓄意來接近柳家的。

這些人很煩。

如果可以,她一個不想搭理,只是身為目前柳家主事人,很多時候她也不得不虛與委蛇。

拋開這些煩心事不想,一邊喝糖水,她一邊篩選感興趣的情報。

「精元丹就算了,用一顆就少一顆的東西,再多錢也不賣!」

「小丫頭長大了啊,比我這當姑姑的厲害多了。、

我這邊天天頭大如斗,她倒好,天天變著法兒攛掇別人為她打架……

話說回來,她好像還不知道林昊的身份吧?

哼哼,這次不是小姑不讓著你,別的都能讓,男人是不能讓的,你要敢跟小姑搶男人,小姑一定揍你屁股,狠狠的那種!」

「國安想找林昊,還是受炎龍組的委託……放一放吧,等他出關了還是轉達一下。」

「玉石收購順利,不錯,這應該是他最關心的事情了,這事辦好了,請他出來吃個飯不過分吧?」

「……」

不同於張叔簡單的介紹,紙面上的內容都很享盡。

覺得沒必要看的,她直接略過,有必要的,則細細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