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得沒錯,自己的世界,是宇宙星辰。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博物館中心。

此時已經是午夜時分。

一個光團飄到他面前,說道:「我還真擔心你不來了。」

「有些事情擔擱了一下,咱們要找的東西在哪?」葉雄問。

「就在前面。」

小秋指著博物館中間,一具巨大的化石骨架。

「這巨大的化石是你家長老?」

面前的化石骨架,從外表能看得出來是鳥狀,但說是火夢竹的屍骨,葉雄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火夢竹可是真鳳族的長老,合體巔峰修士,地位僅次於族長火鳳凰。

這樣的大人物,死後居然變成活化石,擺在博物館被人參觀。

這下場得多凄慘!

「沒錯,她就是我家主人。」小秋聲音有些激動。

「需要我將她帶走嗎?」葉雄問。

「主人臨死之前,希望小秋能帶她的骨灰回族裡,只可惜小秋無能為力。」

「你知道怎麼回到真鳳族嗎?」葉雄問。

「我不知道,但我家主人知道,主人臨死之前說過,她將自己一縷分身封印身體之內,只需要真鳳族血脈就能喚醒他的化身。你身上流著真族鳳血脈,只需要用你的一些血液就能喚醒她,到時候想問她什麼都可以。」小秋說道。

「需要血脈?」葉雄有些懷疑地望著她。

「沒錯,這是真鳳族眾所周知的事情,火炎沒告訴你嗎?」

「沒有。」

葉雄雖然心有存疑,但是這具骨架是他最後的希望。

如果能將火夢竹分身喚醒,到時候就能從她的嘴裡詢問出一萬年前,真鳳族五名絕頂高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會全部失蹤。

他割破自己的手,血液湧出。

「把血滴露出骨架頭顱上。」小秋提醒。

葉雄飛上骨架頭頂,站在那裡,將血液滴落頭部。

殘骸的骨架很大,足有三十米長,頭骨形成一個平台。

滴了幾滴血液進去之後,馬上就滲入骨架裡面,不見蹤影。

葉雄察看骨架的情況,發現骨架一點變化都沒有。

「量不夠,繼續。」

葉雄再次滴血,血液像連珠一樣滴下去。

「繼續,不要停。」小秋目光之中,露出火熱的光芒。

看著她那神色,葉雄暗叫不好,正想停下來。

哪知道,殘骸頭顱就像有吸力一樣,他根本就停不下來。

「不好。」

葉雄大驚失色,正想停手,小秋的元嬰突然嗖地鑽進殘骸之中。

下一刻,殘骸身體光芒大盛,一道五彩之光從殘骸身上冒出來。

嬌中悍女 殘骸以肉眼所見的速度,快速恢復,先是長出肌肉,再是漂亮的羽毛。

「鳳凰重生術。」

葉雄大驚,拚命反抗,但是這殘骸就像無底洞,源源不斷地吸著自己的血脈重生,就像要吸干他一樣。

千均一發之際,葉雄左手突然拿出五行神劍,狠狠刺落已經恢復大半身體的真鳳頭顱上。

真鳳嘴裡發出伊一聲怒吼,吸力當下減弱。

趁此機會,葉雄衝天而起,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半空之中。

「想走,沒那麼容易,乖乖把你全身的血液獻出來,助我鳳凰重生吧!」

小秋哈哈大笑起來,聲音之中全都得意跟激動,態度跟前面完全不一樣了。

轟!

下面的城市被真鳳衝破,巨大的衝擊波讓整座城市轟然倒塌。

此時此刻,葉雄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上當了。

原來這所謂的小秋,根本就不是火夢竹的僕人,她根本就是火夢竹。

葉雄回想起第一次進入山洞,看到元嬰的樣子。

看到自己變身之後,她激動無比,看來她早就在一步步套路自己,讓自己成為她重生的犧牲品。

害怕兩人大戰,會波及到無辜的人,葉雄繼續朝宇宙深處逃去,直到感覺兩人大戰不會波及到星球,這才停了下來,目光炯炯地盯著背後追來的巨大真鳳。

真鳳體表三十米左右,全身五彩繽紛,光彩奪目。

由於吸收血液不夠,沒能完全恢復,還有一部份身體光禿禿,看起來非常另類,就像被撥一半毛的鳥一樣。

見葉雄停了下來,那隻真鳳也停了下來,陰悚悚地笑道:「小子,乖乖把血液交出來,助我重生,看在你幫助過我的份上,我可以不殺你,但是,如果你敢反抗,就別怪我不客氣。」

「就憑你,殺我?」葉雄冷笑。

「你知道我是誰嗎?」真鳳問。

「你就是火夢竹。」

「既然你知道我是火夢竹,那你應該知道,我是真鳳族三大長老之一,實力僅次於下火鳳凰,合體巔峰境界,像你這樣的修為,我殺你還不是易如反掌。」火夢竹威脅。

「你是合體巔峰不假,可惜你失去肉身萬年,現在才剛融合,而且還要靠我的血液,恢復的實力不足三成,你覺得有把握能贏我嗎?」葉雄冷哼。

現在的人,已經擁有不下於任何一名合體後期修士的實力。

火夢竹哪怕再強,現在的力量最多也就是合體後期,他一點都不虛。

「你不過是區區一名合體初期,殺你還不容易。」

火夢竹見他不願意投降,當下身上湧起滔天火焰,整片宇宙都籠罩在天炎之中。

「真鳳秘術,真炎!」

無窮無盡的火焰,鋪天蓋地朝葉雄籠罩而來。

「佛魔有晴。」

葉雄身上黑金元氣大盛,一掌轟出,直接將對方真炎轟潰。

滿天炎焰,瞬間就被破解。

「有點能耐,我就看看你還有多少神通。」

火夢竹說完,巨翅輕輕一扇,半空之中馬上就捲起了巨風。

下一刻,她伊呀一聲尖叫,嘴裡吐出一團團暗紅色的火焰,朝葉雄射去。

「鳳凰真炎。」

葉雄不敢大意,連忙使用佛魔出海,一掌掌轟出,快如閃電,盡量不讓真炎沾到自己。

兩人在半空大戰起來,快如閃電,無數法則神通,讓宇宙星空滿是色彩。

久斗不下,真鳳開始有些焦急了。

雖然他早就見識過,葉雄輕易射殺兩名合體修士,原本以為他厲害,是因為有落日弓。。

現在,他居然沒有用任何法寶就將自己的所有神通破掉,這種實力已經超過一般的合體後期了。

「小子,是你自己找死,我就讓你看看,真正的鳳凰秘術。」 真鳳身上湧出前所未有的熱浪,它的身軀裹在熱浪之中,讓她看起來彷彿鳳凰涅??重生一樣。

「真鳳秘術,炎落九重天。」火夢竹大吼。

看著那些恐怖之極的鳳凰真炎,葉雄臉上變色。

不愧是曾經的合體巔峰,哪怕實力大減,哪怕境界跌落,依然如此威猛。

他傾盡全部元氣,準備迎戰,突然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火夢竹的神通剛施展到一半,突然所有的真炎快速消失,這一招居然沒施展出來。

跟著,火夢竹痛苦地在半空翻滾,鳳凰之軀快速膨脹,羽毛滿天掉落。

「這是怎麼回事,不對,你的血脈有問題。」火夢竹大吼。

他一說,葉雄當下就明白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他的血液的確有問題。

裡面不但融合了真鳳血脈,還有玄武血脈,神猿血脈,白虎血脈,青龍血脈。

五大神獸血脈他都有。

火夢竹被五種血脈入侵身體,受不了,最後被反噬。

鳳凰之身在半空翻滾,身體越來越大,最後砰的一聲巨響。

巨大的身體突然爆炸,血肉模糊。

一個元嬰狼狽地從里出來,不是火夢竹是誰。

「不可能,我已經重生,不可能再死。」元嬰拚命搖頭,像是不敢相信面前的事實。

她等了一萬年,好不容易才遇到一個擁有真鳳血脈的人,騙他幫忙自己,獲得重生。

沒想到,最終功虧一簣。

「想知道為什麼嗎,那我告訴你好了,因為我身體裡面,不但有真鳳血脈,還有其餘的四大神獸的血脈,這些血脈在你身體融合,你自然撐不住。」葉雄解釋道。

「你撒謊,如果你身體裡面還有四種神獸血脈,早就爆體而亡了,怎麼可能還活著。從來都沒有人能融合五種神獸的血脈。」火夢竹怒吼。

「不相信是吧,那我就讓你死得瞑目。」

葉雄開始變身,真鳳變他施展過,接下來就是真神猿,白虎變,青龍變,玄武變。

當五大神獸的變身全部施展完之後,火夢竹這才深信不疑。

「居然是五靈聖體,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擁有五靈聖體?」火夢竹震驚地問。

「五靈聖體,這是什麼體質,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修士中有很多特殊的體質,比如萬毒之體,百毒不侵;比如寒冰之體水系功法十分厲害,玄武族也屬於玄冰之體;比如聖炎之體,天生帶火,真鳳族本質上也算聖炎之體;還有什麼雷霆之體,天生帶雷,五行之體,可以修鍊五行功法,等等。

五靈聖體這種體質,葉雄還是第一次聽到。

火夢竹臉如死灰,從開始的暴怒,震驚,到失落,再到現在的麻木。

軀體毀滅,重生無望,她反而平靜了下來。

「五靈聖體是妖族中傳聞的一種聖體,擁有此聖體的人,可以修鍊《五靈變》,施展五靈變身,集五神獸特別於一體。龍首,猿臂,鳳翼,虎軀,玄甲,精通五靈神通,最終可成為萬獸聖祖。」火夢竹說道。

「五靈變身,龍首,猿臂,鳳翼,虎軀,玄甲。」葉雄想像這種變身的軀體。

這種變身,難道才是《五靈變》終極神通。

可以想像,當一種變身擁有神猿力量,鳳凰真炎跟羽翼,白虎身軀,青龍頭顱,加上玄甲獸盔甲,會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可惜,你雖然修鍊《五靈變》,但是你卻沒有《真鳳變》第六變的功法,你這輩子都修鍊不成《五靈變》。《五靈變》要所有血脈神通修鍊到第六變,才能變身。」 穿越之女配的悠然生活 火夢竹似乎知道他尋找真鳳變的原因了。

「《五靈變》我只是在傳聞之中聽過,從來沒有見過,也沒有修鍊方法,我之所以尋找《真鳳變》六變以上的功法,那是因為我答應了朋友,要幫她重振真鳳族。」葉雄說道。

火夢竹目光炯炯地望著他,似乎辨別他話中真假。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我所說的都是事實,當年你們五個人失蹤,給真鳳境帶來多大的災難你知道嗎?」葉雄臉色十分認真,沉重地說道:「沒有真鳳六變以上的功法,真鳳族所有修士都無法通過飛升雷劫,沒法前往神界。真鳳族現任族長下令,真鳳族的女子在飛升台,要用各種手段拉攏有資質的強者。她們不惜出賣自己肉身,靈魂,沒有尊嚴。她們成為一些絕世強者的侍女,僕人,就是希望有一朝一日,這些強者在神界,能幫她們找回失落的功法……」

接下來,葉雄將火炎跟自己說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說了出來。

火炎命好,遇到了自己,不然她下場會跟別的真鳳族女子一樣慘。

火夢竹聽著聽著,眼睛濕潤了。

她等了一萬多年,不就想有一朝一日能重回真鳳境,別讓真鳳族沒落,所以才千方百計欺騙葉雄。

沒想到到頭來功虧一簣。

「好,我相信你,不過我需要你將我帶回真鳳境,只要你做到,我可以將真鳳變六至八變的功法告訴你。」火竹夢點了點頭。

「六至八變,真變九變呢?」葉雄問。

「真變九變只有族長知道在哪裡,哪怕是她,也沒修鍊成功,如果她修鍊成功,就不會被火琪琳這個叛徒偷襲,讓我們落得如此下場了。」

說起火琪琳這三個字,火夢竹咬牙切齒,目光之中全都是仇恨。

「火琪琳是誰?」葉雄敏銳地提到這個字眼。。

「火琪琳是真鳳族的右長老,我是左長老,火雨是上長老,咱們三人是族長火鳳凰身邊的三大長老,協助族長管理族內事宜。那次我們四個加上族內最天才的弟子火苗苗,咱們五人踏上去天神帝國的道路。本來火苗苗不去的,但是她資質很好,年紀輕輕就突破到合體後期,是族內所有的希望,所以族長帶她在身邊,希望她能增長點見識,誰知道反而害了她……」

接下來,火夢竹說起一萬多年前,陸青鋒登基大典發生的事情。 「那年,族長接到新神帝陸青鋒的邀請,帶著我們三位長老跟苗苗趕往天神帝國,原本族長想留著一位長老留守族裡的,但是她聽說新神帝對於來大典的人都有很珍貴的禮品,來者才有份。反正鳳凰秘境入口知道的人極少,只有族長跟三位長老知道,所以族長就讓大家出席,還帶了苗苗。」

我是幕後大佬 「當時,我們來到暴風星域的時候,在附近的星球休息了半天,吃點東西,然後繼續趕路。」

「沒想到這都是火琪琳的詭計,她在我們的食物裡面下了毒。」

「我們四人在趕路的時候毒發,火琪琳趁機重傷族長,族長帶著中毒之身纏住火琪琳,命令我們逃走。我們三人分散逃走。我剛逃到半路,被三名合體後期的神秘修士襲擊,這才知道火琪琳早有陰謀,聯合外人要將我趕盡殺絕,我帶著中毒之身反抗,正在我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沒想到遇到深淵暴風,我一頭扎了進去,醒來已經跌落到波羅星,想必是無意間通過了什麼空間蟲洞。」

看來她跟自己一樣,都無意之間穿梭了蟲洞,葉雄暗道。

「也是我運氣好,不然早就死了。」

「既然你的身體跌落到波羅星,為什麼你的元嬰又會在孤王星?」葉雄不解地問。

沒有肉身,只剩下元嬰,根本就不可能進行宇宙飛行。

「我騙了一名煉虛境界的修士,告訴他孤王星有重寶,讓他帶我去,然後在那裡偷襲,將他殺了。我知道,如果鳳凰羽跟軀體在同一個地方,肯定會被發現了,根本就不利於我的計劃。」 梟爺霸寵:重生系統女神 火竹夢說道。

這個理會說得過去,說明火夢竹很聰明。

「還有一點我不明白,你的肉身已經變成化石,怎麼會……滴幾滴血,就能重生?」葉雄非常震驚。

「這就是真鳳族的無上秘術鳳凰重生術,所有真鳳族修士,修鍊到真鳳八變,都有一次重生的機會,只要肉身存在,哪怕只有一根手骨,指骨,都能重生,經過一萬多年,我軀體上的毒早就消失了,我才能重生。」

鳳凰重生術居然強大如斯。

只要一塊殘骸,加上真鳳血脈,就能重生,這就是神獸一族的恐怖。

不知道剩下的四種神獸,無上秘術是什麼。

「剩下的人呢,你知道他們的下落嗎?」葉雄繼續問。

「我當時只顧著逃走,給真鳳族留下傳承,跟他們走散了,後來我試著打探她們的消息,但是都沒有打探到,怕是凶多吉少。這些年我一直都在等待有人過來,帶我離開,沒想到等到了你。」火夢竹將前因後果說了出來。

「火琪琳為什麼要背叛你們?」葉雄不解地問。

「我也不明白,一點端倪都沒有,我至今也想不明白。」火夢竹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