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沉默了許久,忽然間,凌寒冰問出了一個讓秦毅一驚的問題。

「不用隱藏了,你剛剛爆發出來的力量,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擁有的,別人看不出來我卻可以。」瞧見秦毅眼中的驚訝,凌寒冰板著臉說道。

「是嗎。」秦毅有些意外,如此看來,這女人也是武道界的人。

這小小的金衡大學居然還變得卧虎藏龍了起來。

「明勁?還是已經掌握氣息的用法了?」凌寒冰不知道為什麼,她攢了幾個月的話似乎今天全部用在這個小子身上了,連她自己都對這種變化有些好奇。

秦毅仍舊是搖了搖頭,他覺得他若是說出來他自己的境界,會對這個女人衝擊比較大,而且對方也不會相信。

望氣巔峰就等於是化境強者,那麼他若是突破了凝海,將會是何等強橫?

凌寒冰心中微微有些不悅。

這還是第一次她主動跟異性說話,而這人卻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

對於自己的容貌凌寒冰肯定有十分的自信,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人爭先恐後只是為了看自己一眼,排除這些原因,那麼就是……這個男人……不行!

秦毅不知道他在凌寒冰心中已經貼上了「不行」的標籤,他只是認真的看著書,腦子中回想著長生訣中的種種要點。

很快下課鈴聲響了,不少目光都是投到了秦毅她們這邊來,一方面是為了看凌寒冰,另一方面不少人對秦毅也十分感興趣。

這開學第一天,就打了高二少的人,還跟第一大校花凌寒冰坐在了一起,說是大新聞都不為過。

王子夫對著秦毅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這才是我輩楷模啊。

「你跟我來。」

凌寒冰抿了抿嘴,隨即拉著秦毅的衣袖就往外走。

這一幕讓得滿座嘩然,教室中當即熱鬧了起來,那些放了學準備離開的學生,都停住了腳步,看著這一對拉扯著離開。

「你幹什麼?」秦毅眉心緊皺,這個女人瘋了吧?校園裡拉拉扯扯多不好啊。

「老大你看!」

校園公園的某個角落,倪偉捂著臉,指著剛剛拉扯著走過去的凌寒冰跟秦毅,面色陰寒。

「可惡!」高明浩一拳砸在樹上,渾然不覺疼痛。

「那個小子,我要讓他死!」

高明浩手上沾有人命,也是一個膽子很大的人,只要是稍微招惹他的,他都會讓對方付出慘痛的代價。

但是這麼多年了,他卻沒有一天有如今這般生氣、憤怒過。

他心儀的、勢在必得的女神,居然拉著別的男人從他面前不遠處走了過去,偏偏這個男人還是跟他高明浩對著干,讓他吃了癟的男人。

這讓高明浩比吃了屎還要難受,渾身都在發抖。

「浩哥,那小子有兩把刷子,要對付他還得多找點人,不然又要陰溝裡翻船!」王小東上來說道。

他的臉到現在還火辣辣的疼,這絕對不是普通的力量,就算是他全力一巴掌,也很難把人臉蛋抽腫。

「我知道,我不打算給他繼續蹦躂的機會,最好一下就把他做了。」高明浩點了一支煙,吞雲吐霧,附近看到的人都不敢靠近。

三個人正商量著怎麼弄死秦毅,另一邊秦毅卻被凌寒冰給拉到了一個空無一人的羽毛球館之中,她甚至反鎖上了門。

「你要幹什麼?」秦毅緊張的雙手抱在前面,宛如要失身的小姑娘。

「出手吧,我想看看你的實力。」凌寒冰站在秦毅面前,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散發出來,冰涼涼的感覺,就像是開了空調一樣。

說實話,夏天跟這個美女待在一起還是挺爽的。

「您有病吧?把我帶到這裡就是要跟我打架?」秦毅有些莫名其妙的說道。

「不然你還想幹什麼?」凌寒冰眉頭一皺。

「我……」秦毅愣了,對啊,他還想幹什麼?難道兩個人躲這裡來一場另類的戰鬥?

當然,這種事他也就想想了,這個冰到骨子裡的美女也不像是那麼放蕩的人。

秦毅正在想著,忽然一道掌風吹到自己面頰上,冰冷而氣息撲面而來。

「喂,你怎麼說動手就動手啊?」秦毅一驚,連忙後退幾步,而凌寒冰卻是緊隨著欺身而上,掌風凌厲,每一招都鎖定了秦毅。

而秦毅每次都是恰好避開,懶得動手。

「你再這樣我要揍你了。」秦毅腳步輕移,躲了一記膝撞,不耐煩的說道。

另一邊凌寒冰打了足足三分鐘都沒有摸到秦毅衣角,頓時也有些惱羞成怒起來,聽到秦毅這話更是生氣。

「有本事你就揍我,別讓我瞧不起你!」她這只是賭氣的話,她以為憑藉她的實力,能夠輕易試探出這個小子深淺,畢竟金衡市武道界中年輕一輩很少有能夠敵得過她的。

哪知道這個小子這麼滑溜,她打到現在連衣角都沒有碰到,她能不生氣嗎?

但是這種氣話落到秦毅耳中,那就是赤裸裸的挑釁了。

秦毅深吸了一口氣,「好,這是你說的!」

他是真的被氣樂了。

「刺啦」一聲。

秦毅身體一轉,與凌寒冰擦肩交錯而過,反手以一個刁鑽的角度扣住了後者肩膀,凌寒冰頓時覺得自己半邊身子都動不了了,神情大亂。

下一刻,一隻有力的大手竟然橫穿她的腰肢,將她攔腰抱了起來。

「你要幹什麼?」凌寒冰慌了。

「我要幹什麼?」秦毅輕哼一聲,將之直接按在自己膝蓋上面,對著那大屁股就是一巴掌。

這一巴掌可沒有留手,清脆悅耳如同天上神樂般「啪」的一聲,傳出了老遠。

「啪啪啪~」秦毅是真的生氣,這丫的不分青紅皂白把自己拉到這裡來,緊接著就是一頓武力壓制,真當自己好欺負是不是?不給你來一頓狠的你都不知道老子到底「行不行!」 葉靈看著人說個沒完,穿好衣服趕忙下樓。

韓朝霞在後面喊:「陽陽,你怎麼瘦了?」

葉靈一聽,繞了回去拉住人的手,這個話題她比較有興趣。

看著兩姐妹有說有笑的下來,韓母的臉上都是欣慰。

一家團圓,比什麼都重要,並且是……韓母看了一眼在幫忙的男人,更滿意了。

「姐,你兩個小傢伙呢?」

「找隔壁玩去了。」

「好久不見他們了~」

葉靈跟人聊著,不一會兩個小傢伙就回來了,然後叫了人就吵著要吃東西。

韓朝霞從包里掏出幾包零食放在桌上。

葉靈看見有沒有見過的,順手就拿起來……

「我說韓朝陽你怎麼回事?你回來不給孩子買零食就算了,怎麼還搶孩子的零食啊?」

韓朝霞的突然高聲,把屋子裡的目光都引了過來。

葉靈想解釋,可是人家聲情並茂,她一句話也說不上。

母親皺著眉頭不悅的過來調解:「怎麼回事?不就是零食嗎?沒有就去買,吵什麼?」

「媽!你就知道偏心!」

「偏什麼心,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妹妹喜歡吃這些~」

「可是小寶他們是小孩呀,哪有大人跟小孩搶吃的,你不疼我就算了,可是孫子孫女你總該痛了吧?」

「我沒有……」葉靈難得搭上了句話。

「你當然說沒有了,我都看著你難道還敢說沒有呀,可我要是不在呢?你是不是就把零食搶光了?韓朝陽,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你就不知道疼一下小孩子么?你不給他們買我都沒怪你,你還搶他們的,就有點過份了吧?」

韓朝霞的聲量不低,一家人都圍過來勸架了。

可越是勸,韓朝霞越委屈,「你們就是這樣,從小到大就知道疼小妹~嗚~」

韓朝霞說哭就哭,老公在旁邊勸也沒用。

麥子洋看著有點亂的場面,早已放下手中的活來到葉靈身邊。

看著葉靈一臉無奈的樣子,聽著大姐的控訴,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呃,可不可以聽我說一句…」

麥子洋一開口,大家就看向他,讓他有點羞澀。

「據我所知,她,陽陽,已經戒零食了。」

「什麼意思?」韓朝霞沒想到還有這回事。

「就是,她之前,不是,有點小胖嗎?她自己就說,要減,最近她都是自己做飯吃,然後……」其實麥子洋也不確定葉靈有沒有再吃零食,只是此時,他脫口而出:「她都不吃零食了。」

「減肥?你減什麼?現在不是蠻好的嗎?」韓母一聽就擔憂了。

「媽,我之前挺胖的。」葉靈說了個數字。

「沒有,只是有一小點。」麥子洋一旁補充。

葉靈瞥他一眼,就說了個數字,大家都往她身上瞄,這個時候,自然是看不出來有一百五的。

「不要減,哪有胖,一點都不胖,這樣剛好。」韓母不贊同的搖搖頭。

麥子洋一旁跟著點頭。

葉靈低低看了人一眼,他跟著瞎摻和什麼?

一旁的韓朝霞看主題被轉移了,生嚎了兩聲,把注意力都拉回來。

「你和她天天在一起呀,她說不吃就不吃?以前她吃零食可歡了,抱著電視是一包又一包,咔嚓個沒停的,爸媽都知道的吧?」

麥子洋還想解釋,可是韓朝霞又說:「你說她不吃,你怎麼知道她在家的時候吃沒吃?她吃了會告訴你嗎?或者你們住在一起?我才信你說的話~」

本來覺得有道理的麥子洋連忙搖頭,「沒有沒有,我們沒有住在一起,我們隔得挺遠的~~」

「那就是咯,你都不知道,你還幫她說話?」

「可是,就是……」麥子洋一時被問得口禿。

「所以呀,你根本就不了解她,還幫她說話,或者她騙了你呢?你也信?」

麥子洋搖頭:「她不會騙我的……」

「你怎麼知道?她沒騙過你?」韓朝霞懷疑的眼神很直接。

葉靈嚳越扯越遠了:「姐~」

韓朝霞卻不理她,仍然直對著麥子洋,讓他回答自己的話。

「我們認識八年快九年了,她怎麼樣還是知道的。姐你相信我,就算陽陽想吃,也會問過你,不會用搶的,她,她還是蠻有愛心的。」

大家都聽出了麥子洋的底氣不足,說自家這個妹有愛心,倒真的沒怎麼見識到。

「何況,那是小外甥,陽陽也很疼他們的~~」

「她哪裡疼?過個年都沒買包零食給孩子~~」

「那是……陽陽說覺得零食不健康,她想自己做呢。」麥子洋越說越順口。

「自己做?」

「對呀,小朋友不是都喜歡吃炸雞腿什麼的嗎?陽陽就說用自己家裡的雞做,這樣材料又好,又能吃到口味,孩子吃了也健康~~」

「這樣啊?」韓朝霞看向眼神飄移的妹,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

麥子洋卻還在挽回:「陽陽真的沒有要跟小朋友搶零食,她要是想吃,也是吃自己做的,陽陽最近的手藝進步了不少,她不會喜歡外面賣的,對吧?」

向她投去眼色,希望她配合。

葉靈無奈的看著人,覺得他的樣子有點傻。

沒看見姐已經在偷笑了嗎?還那麼認真!

大人都散了!

「你會做?」葉靈開口。

「會呀。」麥子洋開心的回應。

「那你去做吧。」

寵婚,蓄謀已久 「那……」麥子洋有點猶豫。

「我就看看配料是什麼,小孩吃了好不好?」

「你以前不也常吃么?能看出啥來?」

「不能看出啥來?你看這的主要配料是什麼?寫在前面的就是這東西做成的,不管它的名字多好聽,看這配料你就知道是什麼做的,還有,後面這一大串的都是添加劑,就是因為有這些,零食才那麼香那麼好吃,平時你下個味精勾點芡都覺得別吃太多的好,但這一堆下去,相當多少的味精鹽知道不?」

「啊?」韓朝霞拿無比嫌棄的目光看著葉靈手裡的東西:「難不成,我平時淡水淡鹽的給孩子吃,這一包零食就頂我一個月的量了?」

「你以為呢?」葉靈又認真看了看,「這東西有添加香精,味精,肉精,油,鹽……」

每念一樣,韓朝霞就臉皺一分,她以為自己已經很注意孩子的營養了,沒想到她讓孩子一直戒的東西,零食里都有啊? 「浩哥,你說寒冰女神拉著那小子跑到體育館來能幹什麼?」王小東腫著臉,說話有些費力,不過還是忍不住好奇問道。

「哼,你問我我怎麼知道?」高明浩本來就十分不爽,聽到這種話更是心中鬱悶,他的女神他未來的老婆居然跟別人私自去了體育館?他兩是老相識?

隨即高明浩搖了搖頭,這個猜測明顯不成立。

凌寒冰是金衡市的人,凌家更是金衡市四大家族之一,凌寒冰從小到大接觸的都是金衡市頂層人物,大部分他高明浩都認識。

這個窮酸小子不知道從哪來的,明顯不是金衡市哪個大家族的少爺,跟凌寒冰更是沒有機會接觸,兩人絕對不可能是老相識。

「浩哥,我看他們是從羽毛球館進去的,應該就在那裡。」倪偉指著羽毛球館的位置,三個人一直跟到現在,不過秦毅跟凌寒冰進了羽毛球館后他們就看不到了,倪偉也只是大概猜測。

「走,我們過去。」

高明浩一揮手,三人風風火火朝著那邊走去。

可是這稍微靠近了之後,就聽到羽毛球館裡面傳來有些怪異的聲音,並不像是在打羽毛球才會傳出來的聲音。

眉頭一皺,高明浩繼續靠近,忽然一陣「啪啪啪」的聲音急促傳了出來。

同時伴隨著凌寒冰「你要幹什麼?」驚慌的呼喊。

至於後面繼續傳出的「啪啪」聲並沒有停歇,凌寒冰充滿誘惑的聲音在人耳邊回蕩。

「浩……浩哥……」王小東張著嘴巴。

傻子也知道裡面發生什麼事了。

「混蛋!操他媽!我要他生不如死!我要幹掉他全家!」高明浩一拳砸在牆上,額頭青筋鼓脹起來,眼中都能看到血絲。

高政老公,你太壞 「浩哥……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倪偉眼角一抽,小心翼翼的問道。

那個小子簡直是自尋死路,連高明浩看中的女人都敢碰?幾乎註定是必死無疑了。

之後高明浩會有一百種方法去對付他,甚至波及他的家人。

這人瘋狂起來是失去理智的。

高明浩轉身離開了,滿臉的陰寒之色,期間兩個狗腿子都不敢說話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