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那女傭連聲應了,最近這樓里經常傳出些稀奇古怪的聲音。

連下人們也都是議論紛紛,如今被蘇染這麼鄭重地寄託,那傭人頓時變得越發的緊張了起來。

還是孫冕從蘇染那裡接了東西遞給她道,「一樓最好的套間!」

「是!」

蘇染這一出來,就正好遇見是了蘇鏡等人,顯然都已經等了一段時間了。

蘇二更是氣憤填膺地上前道,「老祖您是不知道,那什麼狗鼻子老道真是欺人太甚。您到底什麼時候出手呀,也好讓他好看。」

————————切換分割線————

蘇染看了看無所覺的孫冕,輕輕一揮手就將那雙鞋子取了下來,「這東西暫時就交給我保管吧。」

「這?」孫冕有些猶豫,他心裡雖然對著東西有些抵觸。

可是上面的珠寶卻是價值連城。

這都是當初老爺子從老家拿來的,除了六姨娘身上穿得,這件也是其中價值不菲的。

蘇染看出了他的猶豫,又看了看已經睡過去的老爺子,笑道,「小孫先生不用擔心。這東西有些古怪,我研究研究就會還給你們的。」

「仙師說得這是什麼話,您要研究,儘管拿去就是了。」孫冕站起身來,想要幫蘇染拿著那雙鞋子。

卻發現那東西已眨眼就在蘇染的手裡了。

張了張嘴,半晌都沒有說話。

正好有傭人過來問他道,「少爺到了擺飯的點了,樓下還有諸位貴客怎麼安排?」

「瞧我竟忘了時間了,蘇仙師我們也一起吧。」

孫冕盛情相邀,蘇染也覺得腹中確有些飢餓,「也好,東西就勞煩這位暫且送到我的房間吧。」

她一邊說著,一邊從袖中取出一道黃符貼在了上面,「切記不可將這東西弄丟。」

「是,是!」那女傭連聲應了,最近這樓里經常傳出些稀奇古怪的聲音。

連下人們也都是議論紛紛,如今被蘇染這麼鄭重地寄託,那傭人頓時變得越發的緊張了起來。

還是孫冕從蘇染那裡接了東西遞給她道,「一樓最好的套間!」

「是!」

蘇染看了看無所覺的孫冕,輕輕一揮手就將那雙鞋子取了下來,「這東西暫時就交給我保管吧。」

「這?」孫冕有些猶豫,他心裡雖然對著東西有些抵觸。

可是上面的珠寶卻是價值連城。

這都是當初老爺子從老家拿來的,除了六姨娘身上穿得,這件也是其中價值不菲的。

蘇染看出了他的猶豫,又看了看已經睡過去的老爺子,笑道,「小孫先生不用擔心。這東西有些古怪,我研究研究就會還給你們的。」

「仙師說得這是什麼話,您要研究,儘管拿去就是了。」孫冕站起身來,想要幫蘇染拿著那雙鞋子。

卻發現那東西已眨眼就在蘇染的手裡了。

張了張嘴,半晌都沒有說話。

正好有傭人過來問他道,「少爺到了擺飯的點了,樓下還有諸位貴客怎麼安排?」

「瞧我竟忘了時間了,蘇仙師我們也一起吧。」

孫冕盛情相邀,蘇染也覺得腹中確有些飢餓,「也好,東西就勞煩這位暫且送到我的房間吧。」

她一邊說著,一邊從袖中取出一道黃符貼在了上面,「切記不可將這東西弄丟。」

「是,是!」那女傭連聲應了,最近這樓里經常傳出些稀奇古怪的聲音。

連下人們也都是議論紛紛,如今被蘇染這麼鄭重地寄託,那傭人頓時變得越發的緊張了起來。

還是孫冕從蘇染那裡接了東西遞給她道,「一樓最好的套間!」

「是!」

蘇染看了看無所覺的孫冕,輕輕一揮手就將那雙鞋子取了下來,「這東西暫時就交給我保管吧。」

「這?」孫冕有些猶豫,他心裡雖然對著東西有些抵觸。

可是上面的珠寶卻是價值連城。

這都是當初老爺子從老家拿來的,除了六姨娘身上穿得,這件也是其中價值不菲的。

蘇染看出了他的猶豫,又看了看已經睡過去的老爺子,笑道,「小孫先生不用擔心。這東西有些古怪,我研究研究就會還給你們的。」

「仙師說得這是什麼話,您要研究,儘管拿去就是了。」孫冕站起身來,想要幫蘇染拿著那雙鞋子。

卻發現那東西已眨眼就在蘇染的手裡了。

鬼醫本色:廢柴醜女要逆天 張了張嘴,半晌都沒有說話。

正好有傭人過來問他道,「少爺到了擺飯的點了,樓下還有諸位貴客怎麼安排?」

「瞧我竟忘了時間了,蘇仙師我們也一起吧。」

孫冕盛情相邀,蘇染也覺得腹中確有些飢餓,「也好,東西就勞煩這位暫且送到我的房間吧。」

她一邊說著,一邊從袖中取出一道黃符貼在了上面,「切記不可將這東西弄丟。」

「是,是!」那女傭連聲應了,最近這樓里經常傳出些稀奇古怪的聲音。

連下人們也都是議論紛紛,如今被蘇染這麼鄭重地寄託,那傭人頓時變得越發的緊張了起來。

還是孫冕從蘇染那裡接了東西遞給她道,「一樓最好的套間!」

「是!」 「誰?」六姨娘猛然回過身,卻發現屋子裡空蕩蕩的。

好像剛剛不過是她的幻覺,她這才心有餘悸地在梳妝鏡前坐了下來。

這屋裡的鏡子有些年頭了,就連同那些傢具都有了歲月的痕迹,頭一次六姨娘心裡有一種莫名的抵觸和不安。

就連鏡子里的那張嬌顏也變得越發的煩躁起來了。

她的手胡亂地在化妝盒裡翻動著,裡面都是一些女人的小玩意。

有新買的也有淘來的舊貨,手指換亂捻了一隻珍珠發卡別在了後面散亂的髮髻上。

再望鏡子里,她整個人都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整個人變得清純可愛。

就連臉上的肌膚都是水嫩可破。

六姨娘不由得勾唇一笑,然後晃晃悠悠地又從房間里走出來。

能夠在這座樓里活動的人本來就不多。

就連女傭如沒到時間點和特殊召喚都是不能隨意踏進來的。

……

蘇染的卧房內,蘇二戰戰兢兢地望著蘇染,「老祖,該不會是屋裡丟什麼東西了吧?早知道我就把那個女人給拿住了。算了,我現在就去!」

「站住!」蘇染喊了一聲,「毛毛躁躁的,你要知道這裡是孫家不是蘇家。」

「我自然是知道,做客要有做客的樣子嘛。可問題是他們孫家先不守規矩的。」蘇二嘟了嘟唇,「還真是讓蘇鐵給說對了,我看這孫家就不是什麼好鳥。早知道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好了。老祖您竟然還讓鍾醫生去給他們家老爺子看病。那也是他們能看得起的嗎?」

蘇二滿腹的不滿,鍾醫生好歹也是天師一脈的傳承。

竟然被孫家的那二哈當做了普通的家庭醫生,有錢就了不起呀。

到處是一股子銅臭味。

「我倒是沒發現你這丫頭竟然還有這麼多的小心思。好了,趕緊睡吧。至於誰拿的東西,等到明天應該就能揭曉了。」

蘇染闔上眼,孫家的這趟渾水,看來她是不趟也得趟了。

孫家別的不說,這客房倒是布置的十分舒適。

蘇染這一覺睡到凌晨三點多,剛要起夜,就被一聲凄厲的女子的尖叫聲給吵醒了。

幾乎同時隔壁床上的蘇二已經穿著睡衣直接跳了下來,緊張地看著蘇染,「老祖,您沒事吧?」

屋裡的燈劇烈的閃爍了起來。

就像是孩子的惡作劇。

原本不大的屋子,忽然之間變得空蕩蕩的,甚至還有女子的低笑聲傳來。

甜美可人。

蘇二咽了咽口水,聲音卻是壓低了幾分,「老祖,該不會是那個東西坐不住了吧?」

孫家老爺子雖然經常幻聽,可到底只他一個人.

從未有過這麼大的排場。

蘇染和蘇二兩個人靠在一起,只覺得一股子窒息的感覺襲來。

就好似有大水漫了過來。

蘇二下意識地就伸向了腰間,想要摸出那些符篆來,誰知道穿得是睡衣。

通身上下連個兜都沒有。

就在此時,忽然聽樓上一聲厲喝,「何處宵小竟然敢在本道爺面前弄鬼,今日道爺就收了你。在讓你魂飛魄散!」

陰厲的聲音傳來,蘇染握著蘇二的手一緊。

蘇二的聲音也輕輕地傳了過來,「老祖,這不是那個什麼孫家四公子身邊的嗎?他怎麼也在這裡?」

晚上的時候孫冕來說過。

讓那位四公子和他的人住在隔壁的。

蘇染搖了搖頭,半晌樓上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玻璃聲,緊接著像是有什麼從樓上砸了下來。

瞬間所有的房間內燈火通明。

還有女傭們尖銳的叫聲傳來。

「走,出去看看!」蘇染帶著蘇二出了房間,就見蘇鐵和鍾言也已經站在大廳里了。

孫冕和孫四公子亦是一臉的鐵青。

在他們的身側一個還有抱作一團瑟瑟發抖的六姨娘,身上的衣衫被扯了一般,有的地方還扯出了口子。

「這是怎麼了?」

蘇染掃了一眼有些狼狽的眾人。

沒有人應聲,只有六姨娘抽抽搭搭,低聲道,「我,我不活了。這畜生要侮辱我,你們,你們竟然還不相信我。」

她玉麵粉頰,臉上還有趟過的淚痕,顯得十分的可憐無助。

「蘇二先扶她起來,慢慢說。」

這些人里,就屬蘇染年紀最大,少不得要擺出家長的譜來。

「是!」蘇二應了一聲,要剛過去。

那邊一直擋著的孫冕和孫明摯忽然都讓開了身子。

他們這一閃開,蘇染一眼就看見身後倒在血泊里的尹天師。

瞳孔莫名地一縮,「叫救護車了嗎?」

聽到蘇染問話,鍾言率先站出來道,「我們來的時候人已經沒有氣息了,恐怕叫救護車也無能為力。」

「怎麼死的?」

「好像是被吊燈砸死的!」鍾言是醫生,他的判決應該是沒有錯的。

蘇染點點頭,正要說些什麼,對面的孫四公子忽然冷笑道,「尹天師是為孫家來除鬼的。沒想到這才一天的功夫,就被人給害了。不知道是那女鬼厲害還是人心有鬼。」

他說話陰陽怪氣地,好像還在指桑罵槐,意有所指。

那眼神又分明斜著蘇染一行人。

蘇染倒是還好,不會跟他毛孩子一般見識。

倒是蘇二的小暴脾氣瞬間被激了出來,「你他媽的說誰呢?要不是你們孫家的出山令,你以為我們老祖會來管你們家的屁事。有事說事,你要是信不過我們就報警,別他媽的東一句西一句的。」

這話有些點沖。

就連向來文雅的孫冕也有些待不住了,開口勸道,「一定是誤會,蘇老祖是我么請來的貴客,怎麼會有人敢栽贓她呢。」

孫冕是想要息事寧人,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畢竟這裡是孫老爺子的公館,出了人命官司,再鬧得沸沸揚揚。

到時候肯定孫家的產業會受影響。

誰知道孫明摯就像是吃了火藥一般,冷笑道,「報警就報警,我今日到底要看看著宅子里到底是有什麼鬼?要是讓我知道是人為?便是拼了這條命,我也要為尹天師討回個公道。」

這話越說越激烈。

那邊的一個女傭顫顫抖抖在孫四公子的逼視下將桌上的座機拿起來遞給了他。

就見他利落的撥通了一個電話,「喂?派出所嗎?」

「是,我們這裡是井南區……派出所。」

「哦,我這裡是孫公館,家裡發生了人命案子,還請警察同志幫忙處理一下。」

「好,我們馬上就到。你們不要隨意挪動屍體。」

電話啪嗒的掛斷,孫冕老臉漲得通紅地望著孫四公子道,「明摯,你這到底想要幹什麼?難不成你非要孫家變成輿論焦點才行?你知道那樣會對家族有多麼大的影響?」

「哼,二叔不要教育我了。孫家的產業能有多麼大的影響,我和我爸都不會擔心的。倒是你,恐怕是擔心你的繼承人位置不穩吧?」孫明摯的話里話外惡意滿滿,甚至還掃視了蘇染一眼,「我相信警察肯定是公正的,到時候你和你的走狗恐怕有的好看了。哈哈……」

「你!」孫冕氣結,看向蘇染也有幾分的歉意,「蘇老祖是老爺子的貴客,明摯你這樣做,就不怕你爺爺被氣到嗎?」

「哼!」孫明摯一轉身就靠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顯然一副什麼都置之度外的樣子。

孫冕亦是無可奈何。

那邊還在哭泣的六姨娘也漸漸地平息住了哭聲,被女傭攙扶到了一旁。

「既然四公子報了案,我們不妨就等一等。相信這世間總是有個公道的。」蘇染淡淡地道。

蘇二則是急得眉毛上火,這孫四公子也實在是不講理,這分明是想要趁機往他們蘇家身上潑髒水。

可偏偏她手裡又沒有什麼證據。

不由得有些擔心地看向蘇染,「老祖?」

————————分割——————一個小時候后替換————

「誰?」六姨娘猛然回過身,卻發現屋子裡空蕩蕩的。

好像剛剛不過是她的幻覺,她這才心有餘悸地在梳妝鏡前坐了下來。

這屋裡的鏡子有些年頭了,就連同那些傢具都有了歲月的痕迹,頭一次六姨娘心裡有一種莫名的抵觸和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