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他的嘴巴。” 「不可能,怎麼可能!」李教授知道雲博的病,醫院都根本沒辦法。可是現在,完全不對啊。

他的心臟跳動非常的健康。

這怎麼可能,不科學啊。

「什麼不可能,李教授,你的意思是?」雲母其實猜到了一點,但還是不太敢確認。

「根據脈搏判斷,雲董現在身體前所未有的好。」李教授神色震驚中帶著複雜地說,這個年輕人竟然真能治療雲董疾病。

他針對林不凡,一開始是處於倚老賣老,覺得林不凡自以為是。再往後,就是故意針對了。

真的好了!

李教授這話一出,雖然不算非常確定,但基本八九不離十。

這一下子,雲母三人真是高興壞了,喜極而泣。

雲夢更是忍不住直接撲入林不凡懷中,緊緊地抱著他。她相信林不凡可以,但是真正救好之後,還是非常激動的。

「好了,再抱下去我可受不了。」林不凡無奈小聲道,雲夢的容貌身材簡直是上天的恩賜,魅力太大了。

雲夢臉色一紅,當著這麼多人面貼住林不凡耳朵小聲道:「又沒有讓你非得受得了!」

這話聽著,怎麼那麼怪怪的。

至少林不凡是這麼覺得。

李教授經過了複雜情緒之後,他竟然起身對著林不凡微微彎腰,說道:「小兄弟,之前是我態度不對,對不起,你是真正的神醫。」

林不凡微微一怔,沒想到這教授竟然能如此公然道歉,說道:「不知者不怪,只希望李教授以後不要這樣以貌取人就是。」

「在下記住了。」李教授鬆了一口氣,這麼一個神醫得罪了可不是好事。若是能交好,絕對是天大的好事。

「不凡,那個羅神醫?」到了這時,雲夢問了起來。

「他,什麼狗屁神醫,就是一個騙錢的。」林不凡這話說的李教授都異常尷尬,他沒有管這些,只是問道:「你們剛剛進來,有沒有聞到煙味?」

眾人一愣,當時注意力沒在這上面,現在想想確實是聞到了的。

「雲叔現在的情況,根本不能受到煙味刺激。他竟然在裡面抽煙,而且煙頭還在,整整抽了一根。他那點時間都拿去抽煙了,哪裡有空治療。」林不凡說。

大家聽完,一下子就想通了其中關節。

到了這時,他們才終於知道今天都發生了些什麼,也可見林不凡的厲害,簡直是智慧跟能力並重。

「沒錯,他根本沒給我治。」就在這時,雲博竟然睜開了眼睛。

眾人先是一驚,再是喜悅。

雲博臉上露出笑容,有些激動道:「小凡,你說能幫我治療,沒想到竟然真的能,謝謝了。」

「雲叔客氣了,這是我應該的。」林不凡說。

「那倒也是,誰叫我有這麼好的一個女兒,能找到你這麼優秀的青年才俊做老公。」雲博哈哈大笑一聲,接著說:「老婆,讓你受累了。」

雲母高興的眼淚嘩啦啦的。

雲夢臉上有著羞怯開心的笑容。

「對了,我的錢!」雲母興奮之餘,終於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她匯款了三十億給這人呢。

雲夢苦笑搖頭,說道:「我已經讓人追蹤,不過錢從他名下轉向國外了。這速度,真不是一般的快。」

「看來他幕後有著一個極其嚴密迅速的組織。」雲博眼中閃過怒意。

「不止嚴密,還很厲害。光這個所謂胡神醫,他就足有先天三品實力。」林不凡說道,先天三品,在幾大古武家族中都是最頂尖之一。

雲博微微一震,苦笑道:「如果這等人物,幕後還有強大組織,就真不簡單了。小凡,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辦?」

「要不,交給我處理吧。」林不凡總覺得,他必須查下去。

「行,你看著辦就是。至於那三十億,追不回來就算了。人活著,比什麼都好。」雲博倒是看的開。

林不凡點了點頭,問雲博要了一個審訊的地方。要想從一個先天三品高手口中挖出東西,可不容易。

雲博當然知道他要用來幹什麼,立刻提供了。絕對密室,怎麼折騰都沒關係。完事之後,他會安排人收拾。

林不凡控制著把羅神醫帶了過去,接著弄醒。

羅神醫醒來,看著面前的林不凡,臉色異常難看,驚怒道:「你幹什麼,為什麼要攻擊我?」

「為什麼,我還想問你呢,為什麼要來雲家行騙?」林不凡冷冷地問,堂堂先天三品高手竟然來做行騙的事情,他怎麼看都覺得奇怪。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羅神醫還挺嘴硬,堅持不承認。

「你會知道的。」林不凡慢慢地走過去,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怪怪的笑容。

羅神醫不知為什麼,總覺得有一種特別不妙的感覺,眼睛不由死死地盯著對方,尤其是那雙眼睛。

突然,他整個人微微一懵。一下子竟然變得獃子一般,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了。

這個,自然是林不凡的手段。

面對這樣的人物,普通折磨肯定沒用。林不凡突然想到了攝魂符,那可是要二萬聲望一張的。

但他依然買了。

沒辦法,現在就是這麼土豪。

最近又收穫了不少聲望,花掉兩萬,竟然還有九萬多聲望。

林不凡看了一下攝魂符用法,還挺苛刻。首先他精神力必須必對方強,其次還得對方死死盯著自己眼睛的時候。

為了達成這目的,他只能故意那樣。

現在成了,時間緊迫,林不凡自然不能浪費,立刻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羅彬!」羅神醫木訥地回答。

「是誰派你來的?」

三少,復婚請排隊 「黑面使者!」

「黑面使者是什麼人?」

「不知道。」

「那你是屬於什麼勢力的?」

「毒宗!」

林不凡驚訝,他從未聽說過毒宗這個名字,接著問道:「你們宗主是誰?」

「不知道!」

「你為什麼會來這裡騙錢?」

「為了籌錢!」

林不凡更是怔了,忙問道:「籌錢幹什麼……」他話還沒問話,就發現對方口中流出黑血,死了。

他第一時間捏住對方嘴巴,只是為時已晚。 林不凡微微發獃,怎麼會這樣。對方嘴裡含毒可以理解,但為什麼會在這關鍵時候突然自殺了。

想著都感覺有些詭異,涼颼颼的。

「雖然死了,但他的真氣還沒有完全擴散,三分鐘內依然是可以吸收的。」仙女姐姐的聲音傳來。

林不凡呆了一下,無奈道:「你要我吸死人的真氣?」

「死人真氣怎麼了,只要能夠讓你儘快變得強大,不再跟以前那樣老被人虐,有什麼不能吸的?」

「……」

林不凡苦笑,就不能好好說話嗎,非得提之前自己的糗事。

再說了,虐了他的就那麼兩人。

一個歐陽智已經被弄死,什麼唐家那位,用不了多久就會讓對方後悔。

不過毫無疑問的是,能強大自己絕對是對的。

林不凡也是非常的乾脆利落,立刻就開始運轉北冥大法,從羅彬的身上吸取真氣。

只是吸收過來,他都能感覺到其中的一些陰毒,甚至似乎隱隱地帶一些毒性,相當的詭異。

不過此時林不凡不管那麼多,先通通都吸收過來。

北冥大法確實霸道強悍,短短几分鐘就吸收的差不多。

只不過,要花上一些時間徹底融合。現在顯然不是融合的好時機,他搞定一切就走了出來。

「小凡,怎麼樣?」雲博看見林不凡,不由地問。

剛剛之前齊明醒過來之後正憤怒發飆地想要找林不凡算賬。

睜眼一看竟然看到了雲博,只見他完好無損地坐在那,立刻驚呆了。

他完全不敢相信這一切,可是這讓他明白,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非常離譜,這小子真有如此驚人本事。

不過不管如何,這比帳他是一定要算的。

只是剛想到這些,就被雲蘿雲博不留情面地趕了出去。

林不凡聽到雲博的問題,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死了!」

「死了?」眾人驚訝,顯然不明白怎麼就死了。

林不凡點頭,告知了具體情況。

「看來這勢力絕不簡單,以後我們還是要注意。」雲博說。

「雲叔放心,如果他們真是為錢來,這次被我挫敗。在解決我之前,應該不會再對付你們的。」

在林不凡看來,幕後之人絕對有本事知道這次情況。若只是為錢的話,沒必要繼續為難雲家。

當然了,若是把他做掉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若是這樣的話,你豈不是危險了?」 天魔弈 雲博忙問道。

「沒事,我能夠應付!」

「這可不是小事!你們先坐會,我去給岳父打個電話,讓龍魂衛隊的人介入進來調查,我就不信誰還敢亂來。」雲博說的自然是魏老爺子。

林不凡本來想說不用,但再一想,這樣也好,至少可以威懾對方無法對雲家下手。

而且,說不定他們有辦法追回三十億。

折騰這麼久,都下午兩點了,林不凡本來要走的。

可這時雲母自然不讓了,非得留林不凡下來吃飯,慶祝一下自己丈夫恢復。

至於錢,被坑了是傷心。但是跟命一比,就根本不算什麼了。

這也是不同層次人想法不一樣,

林不凡一想也是,今天對雲家來說絕對是高興的大喜日子,自己身為雲夢男朋友,確實得留下來!

這一折騰,不知不覺都下午三點了。關鍵是雲家人特別感謝他,這個一杯,那個一杯的。

又是白酒!

林不凡酒量本就不行,全靠真氣強大能化解一些。

關鍵一開始沒化解,白酒上頭了,後面越來越有些醉。

「姐夫,我再敬你一杯…」

「……」

終於,雲博看著完全不行的林不凡,不再要求了,說:「小夢,扶小凡回房間休息吧。正好,你就在旁陪著,看他需要什麼。」

雲夢苦笑,這話說的,難道他需要女人我也陪同嗎?

按雲博意思,還真是要。

雖然能隨時找到人,但最終還是讓雲夢扶林不凡回房間。

雲蘿見姐姐吃力,從另外一邊幫忙。

看起來,林不凡就像是左擁右抱一樣。還是非常讓人驚艷的兩朵絕美姐妹花。

「姐,他好像真醉了哦。」

「你想說什麼?」雲夢瞪眼問。

「四個字啊,酒後亂什麼。」

「你瞎說什麼!」雲夢臉色微紅,好像秘密被看破一樣。

因為就在剛剛,她腦海中確實閃過這個念頭。

希望一個男人酒後這樣對她,這在以前簡直是想想都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可沒瞎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根本沒睡過。但是看的出來,你喜歡他。最好趁此機會趕緊生米煮成熟飯。」

「呸,胡說什麼,誰喜歡他了。」

「行,你要不喜歡給我啊,我要了!」

……

天星宮!

在一座古樸精緻的房間,坐著一個極其漂亮的女人。

之所以說女人是因為她看起來明顯非常成熟,猶如水蜜桃一般讓男人看了直流口水,偏偏骨子裡又有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艷高貴。

「賀長老,沒想到你這次外出一行,能尋到如此優秀弟子,簡直是天生為我們天星宮而生。」女子滿臉讚許。

「宮主可別高興太早,她不一定適合做你的傳人。」

「為什麼?」

「你可能不知曉,她有喜歡的男人。而且我答應過她,等她修鍊到一定境界就讓她下山。」

宮主眉頭皺起,神色都冷了,搖頭道:「這怎麼行,身為天星宮弟子,絕對不能跟男人在一起,更何況她可能將決定我們天星宮的未來。」

「宮主你的意思是?」賀長老心中一震,不由地問。

「找到那個男人,殺了他。」女子冷酷道。

賀長老微微一震,相比很多修鍊者,宮主算是善良的。但是這一次,她卻如此不假思索,如此堅決冷酷。

「那菲菲這邊?」

「先瞞著她,記住,一定要以殺手身份解決這個麻煩。」

「明白!」賀長老點了點頭,天星宮是絕不允許弟子跟任何男人在一起的,更何況是菲菲。

從來到天星宮第一天,宮主就確立了她天星宮接班人位置。

而蘇雨菲顯然什麼都不知情,她不分日夜地苦修,進展神速,一切都是為了能更快飛到林不凡身邊。 幾乎與肖言的命令同時,肖莫迪伸出了雙手,使勁地掰開了別西卜緊閉的牙關。而當他的嘴巴完全被打開的時候,別說路西弗失聲驚叫,就是膽子極大的肖莫迪和肖言也被嚇住了,而肖莫迪更加是鬆開了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因爲剛纔的動作,別西卜的嘴已經鬆動了,之前填滿了他嘴巴的東西也隨之從他口中滑了出來。

那竟然是一隻已經死去的醜陋的黑老鼠,那麼大的個頭,甚至比成年男人的一個手掌都要大,真是讓人不可思議,這樣大的東西到底是怎麼塞到了他的嘴巴里,而且還能夠合得住,若不是他們費力地打開了牙關,估計這東西也不能讓人看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