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那注射器越來越近,一旦被射入,雲天只能任其擺佈。

看着對面魔術師的微笑,這其中一定會有,可靠人的祕密。

有心了新的人生新的身份,讓雲天知道,他絕對不能被抓住。

眼看注射器的針頭距離雲天的脖頸越來越近,而被捆住雙手的雲天卻依舊無法動彈。

電光火石間,雲天突然猛的一低頭,同時,原本被束縛的雙手,突然間得到了自由。

原來,就在那女子倒地的瞬間,她把手中的鑰匙,塞到了雲天的手裏。

就在剛纔跟魔術師交談的時候,雲天用鑰匙偷偷打開了手中的手銬。

避開針頭,雲天雙手向後一探,直接擒住了那壯漢的右手。

出籠猛虎,尤其是他所能阻擋,僅僅只是一瞬間,他就被雲天帶着,向着右側摔去。

“抓住他!”

對面的魔術師看着雲天站起身來,頓時感覺要壞。

總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急忙跳起身來的他,對着周圍的人喊道。

原本準備去抓住對面的魔術師做人質,但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尤其是這傢伙若只是替身,恐怕根本就沒有挾持的價值。

右腳一擡,將原本坐着的椅子踢向左側。

就是對方擡槍,將椅子擋開的瞬間,雲天快速的向門口撲了過去。

速度之快,快似流星,門口的士兵還沒有反應過來,剛剛擡起的槍就被雲天雙手扣住。

右膝頂對方小腹,腰部用力一擰,將他向自己的身後甩去。

同時,轉身向着在門口衝了過去。

一切和計算的一樣,在雲天衝出大門的時候,對方的槍聲這才響起。

“噠噠噠”

子彈呼嘯着打在雲天的身後,不過此時的他,卻猶如豹子般的向外掠去。

“廢物,給我追。”

真沒想到,被十多個人包圍的雲天還能衝出包圍圈,魔術師氣急敗壞地吼道。

“是。”

那些身穿迷彩服,套得戰術馬甲的士兵,立刻追了出去。

“噠噠噠”

子彈不斷都在雲天的身後響起,一個急轉彎的雲天。堪堪避過射來的子彈。

原本一個站在走廊拐角處的士兵,根本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情況。

剛剛轉身,就被衝出來的雲天一拳打翻,同時轉到他身後,勒住了他的脖子。

挾持了這個士兵,雲天不斷的向後退去。

走廊狹窄且悠長,若是一味的逃跑,根本來不及衝出去。。

隨後而來的幾個士兵,立刻端着槍口對雲天,不過因爲他手上有自己人,所以纔沒有開槍。

“兵王果然是兵王,這都可以被你逃掉。”

跟出來的魔術師,看着二十米開外的雲天一臉冷笑的說道。。

“老朋友,我不覺得這裏是敘舊的好場合,我們還是改天再聊吧!”

因爲進來的時候人云天是昏迷的,所以對於整棟建築他根本不怎麼了解。

挾持着士兵一路後退,他看着走廊的窗戶。

這裏最少是十多層的建築,若是他打碎玻璃跳下去的話,恐怕也必死無疑。

所以他必須要儘快找到離開的通道,好在有手中的肉盾作爲掩護。

“恐怕你走不了!”

說話間,魔術師已經舉起手中搶,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子彈呼嘯,鑽入了雲天手中那士兵的心臟,這一幕和之前的皮特簡直就是如出一轍。

“你真狠!”

毫不猶豫的幹掉自己的手下,雲天頓時失去了肉盾。

現在恐怕對方不僅僅只是要抓住自己那麼簡單了。

“幹掉他!”

果不其然,就在擊斃了人質之後,魔術師毫不猶豫的說道。

既然不能抓活的,那就不能讓他活着離開。

“噠噠噠”

隨着魔術師的話語,幾個人立刻扣動扳機,子彈呼嘯着向着雲天打了過來。

來不及多想,雲天一蹬左側的牆壁,整個人則向着右側的木門撞了過去。

悠長的通道,這房間是他唯一活命的機會。

好在這木門並不怎麼結實,雲天一撞之後,立刻破門而入。

“快點追!”

得到自由的雲天,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呢。

魔術師急忙下令,手下的士兵立刻衝了上去。

翻身而起鬥得雲天,看着眼前的房間,這房間不小,裏面堆滿了書架。

看起來,這是一個檔案室,聽着外邊的腳步聲,雲天不敢遲疑的快速向着裏面跑去。

整個檔案室有五六個窗戶,但卻只有一個入口。

雲天率先跑到窗戶前向外望去,這果然是十多層的建築。

下面就是大街,結實的水泥地面絕對不是一個好的落腳點。

不能上也不能下,雲天現在被困死在這檔案室中。

而門外,在魔術師的驅趕下,那些士兵堵在了門口的位置。

“看什麼,快點進去!”

魔術師憤怒的吼叫着,不過這羣士兵卻一個個都不敢前往。

對方剛纔的身手,已經證明絕對是高手了,這樣進去不是找死嗎。

“你們的把柄可是在我手中,後果你們知道的!”

看着他們猶豫不決,魔術師立刻開口說道。

這番話,頓時讓幾個人不敢遲疑,一個傢伙首先壯着膽子,端着手中搶,向着檔案室走去。

“啊!”

突然,一聲慘叫傳來,剛剛進門的傢伙,連槍都來不及開。

伴隨着他的慘叫聲,身後的幾個人頓時向後退去。

他們沒有一個人想到去救人。

“開火,殺了他!”

狹窄的檔案室入口,一次只能一個人進入。

很明顯這個傢伙已經中了雲天的陷阱。

魔術師咬着牙,對着幾個傢伙說道。

“是!”

幾個人交換了一個眼色之後,同時扣動了扳機。

4自動步槍的槍管都有些發紅,每個人兩個彈夾的極速設計下,子彈咆哮着打穿了牆壁衝入室內。

十多個人,每人六十發子彈,這可是就近千的彈藥在檔案室炸開。

雖然這檔案室並不算是非常的小,但也絕對不是很大。

十幾個木架上的紙屑漫天飛舞,一時間猶如地獄一般。

直到所有子彈全部打光,牆壁上滿是彈孔,那猶如蜂巢一般的牆壁,可以透過彈孔看到室內的情況。

此時房間內依舊是那麼的安靜,沒有一絲聲音,十幾個人又相互看了看。

一個傢伙首當其衝地闖了進去,端着自動步槍的他,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那麼密集的射擊,恐怕沒人能活。

滿地的紙屑中剛纔闖進來的那個人,此時就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緩緩地蹲下身子,一邊警戒着周圍的情況,一邊將他的是身體翻了過來。

“啪嗒”

突然一個細微的聲音,讓所有人心中都是一緊,就在將地上的人翻身過來的時候,他的身下竟然壓着一顆手雷。

早已沒有氣息的他,變成了一具屍體,而那被拔掉了安全栓的手雷,此時已經彈了過來。

“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徹整個房間,來不及逃跑的倆傢伙,頓時被手雷炸飛。

硝煙瀰漫下,剛剛逃脫的幾個人,又一次被驅趕的走了進來。

但是他們不敢再去翻動屍體了,跨過那血肉磨糊的屍體,向着裏邊一步步的走來。

倒塌的木架讓室內一片的狼藉,沒有絲毫聲音的房間內,空氣中都帶着幾分壓抑。。

醫道花途 火要見人死要見屍,這是魔術師給他們的命令。

雖然很不情願,但他們依舊端着槍,一步步的在房間內搜索起來。

剛纔的詭雷讓他們的行動變得異常的警覺,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否還活着。

亂槍掃射後的房間,一派死氣沉沉的模樣。

幾個人分頭行事,開始在不大的房間內搜索起來。

每一步他們走時都非常小心,上面還有什麼詭雷等待着他們。

一個士兵端着槍,目視前方,剛剛搜索了一個過道無果的他,準備去在一個貨架。

可剛剛轉過身的瞬間,一隻手臂突然從下方扣住了他的槍械。

蹲在地上的雲天,左手控制住對方的槍械無法射擊,右拳則快速的向着他的咽喉擊去。

近戰之王的搏擊技術,讓他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倒在了地上。

一把扶住屍體,防止他倒地的聲音引起對方的注意。

輕輕把他放在地上後,雲天一個前滾翻,就來到了另一個貨架後面。

悄無聲息的蜷縮身體後,雲天靠在那貨架上,雖然不能探頭察看,但他早已準備好了另一個陷阱。

腳步聲響起,雲天可以聽到兩側都傳來了皮靴的聲響。

兩個士兵同時端着槍,順着兩邊一步步的向着雲天逼近。

彪悍寶寶無良媽 雲天急忙站起身來,雙手一扣那貨架的邊緣,猶如夜貓一般,爬到了兩米多高的貨架上。

無聲無息的行動,讓對方根本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槍托頂在肩頭的他們,速度不快。

卻不知,就在那貨架之上,雲天躡手躡腳的爬了過來。

隨着身體一滾,他已經落在地上,但全部精神力都在前方的士兵,並沒有察覺到雲天的出現。

快步上前,右手反扣對方的左耳,左手則扣住對方的下巴右側。

雙手一擰,他頓時被擰斷了脖子,雙目圓睜的倒在了地上。

這本書如果順利,會在今年完結吧,我努力,新書也在籌備中了

推薦一個朋友的軍旅新書:超級兵王之血色龍魂。 除掉了一個傢伙之後,雲天一腳踢向貨架上。

貨架上的一個箱子,立刻被踹飛。

隔壁過道的士兵,完全不會想到自己人佔領的位置會有襲擊。

猝不及防下,那紙箱剛好擋住了他的腿。

一個趔趄,他向着前方撲倒,而此時的雲天則高高躍起,雙手推向貨架高處的一個保險箱。

別看這個保險箱並不大,但可是純鋼鐵打造,重量也絕對一百多斤了。

轟然掉下的保險箱,直接砸在這個傢伙的腦袋上。

一切都在雲天的計算之中,這一擊足以致命。

但保險箱掉落的聲音,立刻引起其他士兵的覺察。

一個士兵立刻趕了過來,看着同伴的屍體,毫不猶豫扣動扳機。

子彈貼着雲天的身體劃過,好在他及時一個虎躍,就地翻滾了兩圈之後,這才站起身。

在一次消失在那東倒西歪的貨架之中,如鬼魅一般的他來無影去無蹤。

“他在這邊!”

看到了目標,那個士兵立刻大聲的喊道。

不過等到他們的同伴涌過來的時候,雲天早就不在這裏了。

不大的房間裏殺氣凝重,每個人都全神貫注的看着前方,生怕雲天從哪裏鑽出來。

在這種狹窄的環境裏,應對十幾個手持自動步槍的對手,雲天可是相當吃虧的。

能夠連續擊斃幾人,足以證明他的強悍,但要想應對那麼多的對手,即便是搶到武器,也不可能做到。

畢竟他們手裏的可都是自動步槍,那強悍的穿透力是無法阻擋。

要想獲勝,只能悄悄地將他們一個個的擊殺,而這一次雲天又出現在了木架子上。

“你們這羣廢物,給我殺了他!”

房間之外,魔術師就站在那裏,他當然沒有任何想要衝進來的慾望。

作爲一個老對手,他深知雲天的實力,貿然衝進來只會成爲他屠殺的對象。

猶如一個魔鬼一般,每天蹲在那裏,狹窄的房間,雖然讓他無法發揮出更強悍的戰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