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笑而不語,等一根靈香燒完,三個孩子的魂魄也凝固了許多,不再像之前那樣虛幻了。

這時候陳浩開口道:“怎麼樣,現在可以說了吧?你們怎麼會死在這裏?你們的家人呢?”

三個孩子相互看看,大孩子這才道:“俺叫汪大寶,這是汪林,這是汪豐,俺們是從家裏偷跑出來的,想出來混社會,賺大錢,過好日子。”

陳浩皺眉:“你們纔多大,正上學的年紀,不好好學習,混什麼社會,再說了,你們這麼大的孩子,誰敢要你們做事,那是違法的。找不到事做,你們不會回家嗎?”

大孩子汪大寶一臉羞愧道:“我們來的那天很冷,晚上沒地方住,躲在這裏,凍死了。”

陳浩:“……” 第二十四節紀律

「稍息」

「立正~」

「首長同志,全員準備完畢,請您指示」

「出發」

「是」負責人向首長敬了一個軍禮。

「登車」

「向右轉,起步走」

領導訓話結束,我們開始迎接新的環境――大學。

記得以軍人的身份,第一次接觸大學生的時候,那個場景記憶猶新,真的是永遠都忘不掉那一句話「軍人也要寫生嗎?」

只是這次又要接觸大學生了。

但是這一次,不僅學員學到了很多,而且我也學到了很多。

坐著大卡車,我們穿過了重重山巒,在地勢上部隊和社會只有一門之隔,但是我卻感覺像是過了一個特殊隧道。

似乎一門之隔就是兩個天地。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儘管都是青山綠水,儘管是同一個事物,但是仍然有不同的感覺。

我們離開了重重大山,步入了繁華的都市。

看著川流不息的車輛,來來往往的行人,形形色色的商店,我感覺這是我們的世界,但是又感覺這不是我們的世界。似乎是離開這個世界太久了,已經對這個世界產生了陌生,產生了距離。

但是我依然是我,沒有變,只是在內心多了很多東西。

在崗哨上執勤,似乎感覺我守護的就是整個世界,但是步入這個都市,我卻又感覺自己如此的渺小,渺小到我自己都感覺,我在這裡的作用微乎其微,甚至改變不了任何事情。但是在部隊,憑藉我們那幾個人的團隊完全可以翻江倒海,乘風破浪,披荊斬棘,遇山開山,遇水搭橋,各顯神通,無所不能。

但是到了這個大都市,總感覺我們的能力一下子被約束住了。

可能是身上的這套軍裝給了我們一種約束的感覺,不管做什麼,我總是會在內心想到我是軍人,我要維護軍人的榮譽。

但是這種東風大卡車一路排開,實在是霸氣。所有的小車,在我們眼裡,都是那麼的小巧。

我也想低調啊,可是實力不容許啊!

這個時候哪一輛大卡車敢到市裡溜達?這個路段,哪一輛集裝箱能通過?

沒有!

在這個時候,這個路段,我們最高大!

只是我們總是被超車。。。

腹黑老公太危險 但是我們也不急在這一時,看著沿途的風景,真美!

遠處的青山,近處的建築,都是別有一番風味。

最終我們在一個山腳下,放慢了速度,好像我們到目的地了。

福州大學!福大!

又是一個讓人驚喜的地方,我見過很多大學,但是這所大學實在是讓我眼前一亮。

進入大學的校門,一座大山在右邊,彷彿這座山是被水沖洗過的一樣,鬱鬱蔥蔥,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在加上水流的沖洗,感覺生機勃勃。

路兩旁樹木林立,若不是有濃郁的文化氛圍,我都感覺這是一條綠化帶。

我們這支車隊在這條路上行駛,我自己都在驚嘆,這個大學真的很大。

以前進入大學的時候,看到的都是房子,教學樓。

但是這所大學,進入之後第一感覺是新生。蓬勃的生命力就象徵著無窮的活力一樣。

車子行駛了很久,憑著這麼大的場地就感覺這所大學實力雄厚,看著兩旁高大的樹木就感覺歷史悠久。

我自己都感覺到了,到了這裡,我也會有很大的收穫。

只是有一點遺憾,遺憾的是,我想福州大學里的藏書肯定非常豐富。

只是我們沒有機會進去,第一他不對我們開放,第二我們也沒有時間進去。

但是周圍的書店彌補了我的遺憾,周圍的書店也有很多,很多書籍。

車隊又進了一個大門。

在這條路上,感覺又不一樣了,這條路非常熱鬧。有很多商店,有餐館,有影院。

真豐富!

穿過這條街,過了一座橋,我們來到了宿舍樓。

一個剎車。我們終於到了。

我們帶著所有的東西,正式的入住了福州大學!

各個單位按照順序安排好了宿舍,都收拾好了之後。

很悠閑的呆在宿舍里。

在這裡感覺就像是放假一樣。

很輕鬆的感覺。沒有條條框框的約束,確實一下子就放鬆了。

嘟嘟嘟嘟嘟嘟嘟

莫名的一個哨音響起。

緊急集合?

開玩笑呢?

迅速戴帽子扎腰帶向樓下跑去。

幾個領導都站在樓下。

我站在那裡。

想著什麼情況?難道誰又犯什麼錯誤了?

這才剛來啊。還沒開始訓練呢。

「這就是你們的標準?這就是現代軍人的標準?這就是我們六團的標準?」

一連三個問句,我懵逼了。

怎麼了?

我們那裡做的不到位嗎?

宿舍收拾的很到位。就連衛生間都徹底的清掃了一遍。物品擺放,柜子整理。檢查了一遍又一遍。沒什麼毛病啊。

而且我們剛剛到,也沒有外出啊。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啊。

「我就走在走廊里,不用進去看,就知道你們的內務不怎麼樣。幹什麼,這麼吵,放假啦,啊。是讓你們來放假了,啊」

領導很神奇。我們很嚴肅。

「你們的標準就是這樣的?宿舍門上帖的名單就是這麼帖的?啊」

「你們要是不能帶大學生,立馬給我回去。隨時換人。別省的在這裡給我丟人現眼。」

。。。

領導說完就走了。

走了?

不知道。

但是負責人出來了。

語氣很沉重。

趕緊改,立馬改!

解散回去之後,把貼好的名單,標籤全部撕了。

重新帖。

貼好之後,大家都很安靜的在房間里,認真的整理內務。一絲不苟,都是輕的。

嚴謹到衣服的紋路都要按照一個方向擺放。

被子那是用夾板一夾在夾,稜角有了。

床單可以沒有稜角嗎?

全部夾出稜角。

這個時候,宿舍是乾淨整潔,一塵不染,連人呆的地方都沒有了。。。

負責人過來巡視了一圈,還是不幸。

帖標籤的膠帶有長有短。

不行!

撕下來重新帖。

這個時候,這個細節已經是重中之重了。

規範統一,除了上面的名字不一樣之外。其他的完全一樣。

帖的高度,帖的手法,膠帶的長度,完全一樣。

至於嗎?

為什麼一定要做到這樣?

如果是第一次帖的樣子確實不像話,完全是貼上就行,也沒有人注意這個細節。

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是我們的門面。

我們的門上是別人進來看到的第一件東西。

帖的歪歪斜斜確實不像話。

但是第二次已經有所改正,至少帖正了。但是對於整體而言又是有高有低,不統一。

第三次,那是絕對的標準,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在改正了!

這是我們的日常,但是到了這裡,一下子我們放鬆了,沒有注意到。實在是不應該啊。

這次被批評,也算是給我們提了一個醒。

嘟「集合」

這次大家都很安靜的到樓下集合。

「大家以後一定要多注意啊,我們出來就代表著我們軍人,代表著我們六團。今天的事情希望以後不要在犯了,今天領導的到來也是給我們敲了一個警鐘,希望每一個人都要謹記。等會我們去吃飯,一路上的人比較多,大家都要做好,拿出我們最高的標準,別再因為這些小事在挨批評」

「向右轉,齊步走」

這是我們再一次在眾目睽睽之下展示我們的作風。

一路番號,口號聲,聲勢滔天。動作整齊劃一。

兩支隊伍完全沒有排練,現場直播,卻能夠完全走到一起去。

一路走到食堂門口。

大家都是老兵了。都知道飯前也是要有儀式的。

唱歌。

似乎是我們的樂趣,也是我們的儀式,告訴自己今天的飯是祖國的人民在為我們辛勤勞作換來的,我們要記住他們!

「誰來組織大家唱一首歌」

「報告」我大聲喊著,但是並沒有立即出列。

「你來」

可能是隊列里站在前面,比較方便。

我上台,抬起雙手。

「團結」

「團結,預備唱」雙手揮下

團結就是力量,團結就是力量,這力量是鐵,這力量是鋼

。。。

司大少的嬌蠻未婚妻 一曲完畢

「報告」

「入列」

「是」敬禮

我走回隊列,沒有多餘的話,沒有多餘的動作。

「吃飯的紀律別要我強調啊,」雖說不強調,但是這一句話已經強調了。

「按順序進」

走到食堂,我們各自站在桌子邊上,沒有誰會做其他的動作,每個桌子人員都是一樣的。

也是奇怪。

「坐」

一聲令下,整齊的全部坐下來了。

「開飯」

完了,這麼寫,感覺我們軍人都像傻了一樣。。。 第二十五節意外的安排

今天的飯菜,非常豐富!是非常的豐富!

滿滿的一桌子。

大學生的生活真好啊。這麼多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