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紫萱頓時使勁點着頭,那腳步度旋即加快着。

一路走過,已經沒有了認識的人,或許人還是那些人,只不過,記憶中,已經很難在翻出,與這些人曾經有過的交集。

“紫萱,你看,那就是鎮國王府,我小時候生活的地方。”

而今的王府,早已沒有了往日的氣派與恢弘,周圍落葉蕭瑟,大門之上,更是佈滿了厚厚的灰塵,將他封條,都是給模糊的遮蓋了下來。

“鎮國王府?”大商皇帝猛地想到了什麼,忙道:“你,你是辰夜?”

辰夜微微轉身,看了大商皇帝一眼,便是沒有再理他,對於後者能夠猜出自己的身份,辰夜並未覺得有什麼奇怪,當年大華皇宮之事,大商皇帝必定是聽過。

“嘎嘎嘎!”

沉重的推門聲響起,一股濃濃的蕭瑟味道,便是自逐漸出現的門縫中緩緩的迎面撲來,灰塵刺鼻,卻是擋不住辰夜前進的腳步。

當他,三年之後,再度回到家中的時候,腦海中,塵封了的記憶,猶若潮水般,瘋狂的涌動了出來,自懂事起,所有事情,猶若放電影一般,逐一出現,直到,三年前離開時結束。

“慕曄,我辰夜回來了,你是否已經忘記了還有我這個人呢?這三年中,不知道你,有沒有睡過安心的覺?”

“慕曄,我辰夜回來了!”

辰夜霍然看向皇宮所在方向,目光之中,寒意涌動,眉心處,一點幽芒陡然升空,旋即化成無邊的黑幕。

整個帝都皇城,頓如末日般來臨!

繼續三更,求訂閱!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翌日清晨還顯幾分柔和的陽光自天際上灑落而下寂靜了一夜的恢弘城池再度熱鬧了起來

鎮國王府前的大街當有人路過這座曾經令得無數人仰望的府邸時候突然是驚呆了

已經荒廢了多年的府邸竟是煥然一新再沒有灰塵佈滿更加沒有蕭瑟被遺棄的味道大門敞開有着光亮之感門上封條已不知被甩到了什麼地方去了

“怎麼回事難道是老王爺回來了”

“別瞎說怎麼可能當年陛下可是親自定罪說辰家叛國的”

“叛國”

有人嗤笑了聲並未多說什麼時隔多年辰家仍然是個禁區萬不能大庭廣衆之下亂說的否則被聽見極有可能會被殺頭

對於一些普通人來講或許辰家叛國之事他們有幾分相信畢竟天子高高在上怎會欺騙萬民

然而許多的明白人卻是心中都明白一些所謂叛國有些可笑

鎮國王辰忠隨聖主爺東征西戰歷時數十年成就了大華皇朝這個過程中辰忠勞苦功高當聖主爺過世之後大華上下包括皇帝在內無一人威名能夠越得過老王爺

九五至尊固然高高在上享萬民敬仰但說實話以老王爺赫赫名聲實在不需要另一個頭銜來襯托他自己

或許老王爺也有當皇帝的心思然而叛國若真的叛國當年那慘無人道之事生後怎不見大商皇朝繼續派兵進犯而是置若無聞

如果真要叛國辰家上下怎一點動靜都沒有老王爺更是心甘情願的被皇帝陛下抓走

世間中畢竟聰明的人還是不少許許多多的事情未必能夠詳細知道推測一二卻還是能夠做到的

正是因爲這樣當年事辰家沒落由下而上民間中辱罵辰家者並不多見

這是大華當今皇帝所沒有預料到的

他想借助此事將辰家的影響力連根拔除好將所有的權力真正的掌控在自己手中可事情的展遠遠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民間yúlùn倒是可以強力掌控不至於生什麼民衆譁然之事然而大華各大重城效忠辰家的那些將領皆以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爲由拒絕回京述職

連過數年辰家人早已不知蹤影皇帝更是知道辰忠被關押在天一門可是每有一個效忠於辰家將領和士兵有過半點的動搖

期間無論皇帝怎樣派人許諾好處或是加官進爵或是想盡半分滲透進去所獲得的好處竟然是非常的小根本不足以撼動這些根本

一怒之下皇帝曾派殺手潛入各大軍營想要刺殺那些做主將領卻仍然是剎羽而歸那些人的防備遠遠乎了皇帝想像

這些是辰夜離開大華之前早就做好的準備

辰夜並不想掌控大華皇朝更加沒有想過讓辰家人登上那九五至尊的位置然而有着太多人的性命已經與辰家綁定在一起

辰夜知道只要辰家沒了那麼死的人當中將會有很大一部分是效忠於辰家的那些人

他們將前程與性命全都寄託在了辰家身上辰夜就不能讓他們有半點差池前世之事絕對不能在今生再度生

明亮的府邸乾淨的味道以及自那府邸中傳來的淡淡笑聲都是令的路過之人感覺到這天可能要變了

某些消息靈通的人知道一些當年皇宮中的大戰他們知道帝都俊彥榜第一人辰夜當年是平安的離開了皇城

而今三年過去鎮國王府突然恢復了以往那就意味着有人回來了

“辰夜今天不進皇宮嗎”

院子深處辰夜正在陪着零兒玩耍聽到紫萱的話他笑着搖了搖頭道:“再等一天給他們好好準備一下我也在等父親大伯二伯他們回來”

踏進大華皇朝的時候他已經是傳了信過去

這一次要徹底解決辰家與皇室之間的恩怨不能太草率武力固然可以征服一切人心可就未必了

辰家的根在這裏所以這裏絕對不能亂起來

當年之事勢必要有人來見證自己回來的事沒有隱瞞着所以大華皇帝一定知道了帝都中的其他人也是要全都知道的

見證之人除卻敵我雙方朝廷大臣更需要民衆

這些都是需要一點時間來完成的

“可是老爺子就要多受一天的苦了”紫萱低聲道

辰夜目光黯淡了幾分遙望天際遠處那裏是天一門所在方向片刻後他輕聲道:“爲了辰家爺爺他付出了畢生之力更是不惜自願身陷天一門我若不能做到最好這些年的苦爺爺白受了”

輕輕握上那隻略有些顫抖的手紫萱柔聲道:“放心有我在皇宮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出的去”

皇玄高手固然是無法封鎖整個帝都皇城僅是一個皇宮對紫萱來說輕而易舉

鎮國王府的大門一直敞開着不時的就有聲音從裏面傳來已然是傳出了消息說是辰夜回來瞭然而那巍峨深處卻無半點動靜彷彿根本就不知道那被他親自封了的鎮國王府如今依舊保持着三年前的模樣

靜靜的一天再度過去當另外一天清晨到來的時候突然人們感覺到有着倆道凌厲氣息在半空上徐徐涌動着仔細感應過去原來是皇宮左右

一時間幾乎帝都中所有人都是飛快的向着皇宮所在處奔去

皇室乃只九五至尊的皇帝在他們眼中固然是有着無盡之威辰家威名卻不在皇室之下

三年後辰家歸來顯然是有了足夠的準備

這一場大戰絕對沒有人願意錯過不看

當然如果來犯的不是辰家之人那麼來的人自是不會看熱鬧的大華皇帝在這個皇朝中依舊受萬民擁戴

正是因爲知道辰家在民間的聲威並不比皇室小所以大華皇帝纔要想方設法的要將辰家連根拔除

“你們看你們看果然是辰家小少爺”

“是啊是辰夜”

“小少爺好”

隨着辰夜等人來到皇宮外的廣場時一道道恭敬的問候聲絡繹不絕的響起每一個人眼瞳中並沒有半點因爲辰家如今是叛國之罪而對辰夜有着半點恨或怒

見到這些辰夜心中驀然激動了一下都說蒼天無眼可人心始終是極爲分明的

人羣讓開一條路恭迎着辰夜等人走進廣場或許人們心中都有疑惑畢竟叛國之罪辰家上下並沒有真正的反駁過而且事後辰家的所有人都是失蹤了給人感覺像是畏罪而逃

但此時此刻人們的心仍然是抱有着太大的希望

“辰家在民衆心中的印象很好如此一來事情就好辦多了”

辰夜點點頭道:“爺爺潔身自好也從不讓辰家的任何一個人仗勢欺人加上爺爺的功勞與大伯二伯的苦心經營纔有今天否則的話我若來報仇必不會這樣做”

“所以做人要堂堂正正”

“呼”

廣場盡頭便是皇宮入口辰夜輕吐了口氣旋即眼神微微一緊望着前方突然出現的倆個人久違了的少年情懷直接涌上心頭

“都回來了也不去辰家找我”

“多年沒回知道你想好好的看看王府那我們就只好幫你守着皇宮了只不過我們這是多此一舉了”

紫萱在一旁黛眉稍稍一挑皇宮周圍有她的空間之力束縛着除卻同等級數的高手或者擁有特殊手段的地玄高手方是能夠察覺到

這倆個看起來比辰夜大不了多是的年輕人居然能夠感應的到

“伯父們可都好”

三人走近異口同聲問道話音落下三人楞了楞大笑旋即重重抱在了一起

“看那是葉家少爺葉爍另外那個是鐵家少爺鐵奕天加上辰夜少爺他們三人可是當年帝都俊彥榜的前三人呢”

“還用你說我們都知道”

“帝都俊彥榜前三人他們倒也名副其實那倆個年輕人一身修爲絲毫不在辰夜之下我還以爲小小大華皇朝出現一個辰夜已經是頂了天”虎力在旁嘆道

“辰夜進皇宮吧”

片刻後葉爍與鐵奕天讓到倆旁冷聲道

“不急”辰夜輕笑着:“今天是辰家與皇室一解所有恩怨的日子我的分量稍嫌輕了一些大華朝堂不是我們可以搞定的”

聞言葉爍眼中精光閃爍:“辰夜你當真要君臨大華”

辰夜笑道:“沒那個必要不過皇帝易主總是需要人來主掌大局的”

“到了”

鐵奕天突然出聲說道辰夜與葉爍相繼點了點頭

大約數分鐘過後人羣再度一陣騷動然後讓開一條路一大羣的人逐步走進了廣場

望着這些人辰夜眼眶有些紅了心頭也彷彿是被什麼給堵住看到他們的平安回憶起自己這些年來的生死苦難相伴那些都是值得的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大伯,二伯,我回來了!”

大夢生活 迎着衆多人,辰夜重重跪倒在地!

“夜兒,你這是做什麼,起來,快點起來!”

辰順與辰厲趕緊快走幾步,將辰夜給扶了起來,他們這些人,在那山脈之中,雖然生活枯燥平淡苦了一點點,可都知道,相比起辰夜,這些都算不得什麼。【】

而今辰夜歸來,並讓他們也趕回帝都皇城,那就表明,他不僅是擁有着對抗皇室的力量,天一門,也不在話下。

短短三年時間,辰夜做到了這一步,可想而知,他這些年過的,纔是真正的苦。

偌大的辰家,老爺子與林老在天一門受苦,辰夜在外面受苦,爲的,只是讓他們這些人平安zìyóu的活着。

一想到這裏,辰順辰厲,及辰家的所有人,都爲之內疚!

不想讓家裏人有太多負擔,辰夜順勢站起,換上了笑容,說道:“大家,都好吧!”

“都好,都好!”

目光掃過,每一個人,都在辰夜心頭中被細細的數着過去,他怕漏掉了誰,那方世外,固然是安全,但不絕對!

“大哥二哥他們去那裏了?”

辰順笑道:“那幾個兔崽子,怎麼閒得住,還在外面歷練着,不過算算時間,也是該回來了。”

辰家有難,所有的人都沒有放棄,如此自強不息,天塌下又能如何?

“大伯,我爹呢?”辰夜臉色變了一變。

“這?”辰順與辰厲苦苦一笑。

“你們說啊!”辰夜急聲問道。

辰順看了眼辰厲,後者沉默了一會,說道:“一年多前,你爹突然離開了,他只留下一句話,說是,找你娘去了。他讓我告訴你,此生,他若是找不回你娘,他永不回辰家!”

辰夜不由楞住了,旋即想到了一點,忙問:“二伯,爹說這句話的時候,您是否可以看出,爹他,知道娘在什麼地方?”

略想片刻,辰厲道:“這個不敢保證,不過,你爹他應該是有一點把握的。”

辰夜雙拳,不由緊緊握了起來。

父親多年的頹廢,並不是因爲傷心娘被抓走,而是,父親隱約知道抓走孃的是什麼人,致使他無能爲力之後所出現的頹廢。

這種無能爲力,不是他目前的無能爲力,而是很明白,縱然窮其一生,都是無法做到的無能爲力。

否則,以父親的銳利與不屈,豈可如此頹廢?

之所以還在辰家這麼多年,那完全是因爲自己還小,加上自己根基被廢,若父母同時消失,那種打擊如今,自己已經長大chéngrén,展現出來的天賦與潛力,已經足以讓父親安心,所以他走了,不管能否救出娘,父親都要與娘在一起,哪怕是受苦,哪怕是同赴黃泉。

自己猜測的,果然是真的!

辰夜無聲輕笑“夜兒,不要擔心你爹,他不會有事的。”辰順忙道。

“大伯,不擔心,我只是恨自己。恨自己很多年都無法理解爹的無能爲力,恨自己,在爹最傷心的時候,我什麼都沒做,反而還在怨怪他”

辰夜笑道:“現在好了,爹他終於可以安心的去找娘了,不管找不找的到,找不找的回,爹的心,將從此不在有痛楚,有的,只是渴望!”

“辰夜,不要這樣。”紫萱緊緊握着他的手,憐惜着說道。

“我沒事的,真沒事,我高興,父親這樣,讓我心安。都忘了,大伯二伯,我爲你們介紹一下。”

辰夜旋即將虎力和風翔等人介紹了一遍,最後拉着紫萱的手,說道:“大伯二伯,紫萱和零兒,你們都見過的,這一次,本想好好的帶到爹面前的”

辰順辰厲倆兄弟眼神猛地一亮,他們何等聰明,怎不明白辰夜話中的意思,當下相互一笑,辰順低下身子,說道:“零兒,讓大爺爺抱抱,好不好?”

“大爺爺好!”零兒乖巧之極,撲到了辰順懷中。

“零兒來,讓二爺爺也抱抱,呵呵!”辰厲也是不甘落後,從辰順懷中接過了零兒。

他們的舉動,令得紫萱俏鼻涌上了一股酸意,辰家人,接受了她!

“辰夜,不給我們介紹介紹?”

望着葉爍和鐵奕天,辰夜笑道:“這是紫萱,你們叫嫂子吧,如果你們覺得,我最小叫不出來,那也隨便,不過,見面禮卻是不能少的。”

“紫萱,這是葉爍,鐵奕天,我的兄弟!”

“嫂子好!”

鐵奕天忙的笑了聲,卻旋即一臉的無奈:“都是嫂子,該你們給我見面禮的,怎地要我給,虧不虧啊我?”

“少廢話,等你以後找了媳婦,你最晚找的,到時候,指不定怎麼來剝削我們呢。嫂子,你別理這個傢伙,別看他一臉的憨厚樣,其實最狡猾的就是他。”

葉爍笑罵了聲,然後說道:“如是也來了,等所有事情解決後,大家坐下來好好說說話,都長大了,以後,也不可能和小時候一樣了。”

婚婚欲誰 一臉戲笑着的鐵奕天與辰夜齊齊點了點頭,而後鐵奕天說道:“現在人都到齊了,進皇宮吧!”

辰夜深吸了口氣,緩緩的上前幾步,面對着那巍峨皇宮,一股凌厲氣息,徐徐散出來,隨即蔓延,不大一會,整個皇宮上空,都是被籠罩而進。

“蓬!”

那扇皇宮大門,彷彿不堪負重,竟然從中爆裂了開來。

“辰夜,你大膽!”

皇宮大門碎裂開之際,一道身影,自那裏面暴掠而來,蒼老的身影,卻是帶給無數在廣場後的那些人,一種巍峨青山壓下來的感覺。

“雲山老兒,三年不見,你竟是沒有太多的長進,真叫人失望。”

迎着蒼老身影,辰夜踏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