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那個黑袍人!

“連佛都敢殺,厲害,厲害!”黑袍人哈哈大笑,“看起來這次是選對人了,難怪你那麼拼命的去維護他。”

“呼!”一道疾風從身後襲來!

黑袍人輕輕的一挪右腳,一支黑乎乎的筆從他的身邊飛過。

鍾馗也是一身黑衣的現身了,握住了判官筆指着黑袍人:“你是什麼人?”

“我?我就是你們一直在找的人啊。”

“黑袍人?!”鍾馗怒瞪雙目,“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你最好束手就擒,跟我去地府!”

“哈哈哈哈,”黑袍人就像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就憑你也想抓我去地府?呵呵,別說你了那十個廢物我都沒放在眼裏!”

“什麼?”鍾馗一愣,十個廢物?難道他說的是十殿閻羅?

“沒錯,就是十殿閻羅。”黑袍人就像看穿了他內心的想法一樣,不屑的笑道:“別說他們是廢物,就連酆都大帝和地藏王這兩個在我眼裏也是廢物!”

“你!”鍾馗怒道,“你竟敢對酆都帝君和地藏王菩薩不敬!受死!”

說完他揮起判官筆迅速的在半空中寫下了一行墨字,這些字帶着呼嘯的音爆飛射向黑袍人,黑袍人冷笑一聲,站在原地不躲不閃。

墨字全部砸在了黑袍人的身上!

‘砰砰砰!’

‘轟轟轟!’

然而讓鍾馗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這些字雖然全都實打實的砸在了黑袍人身上,但是卻沒有給黑袍人造成一丁點的傷害!

甚至黑袍人身上的那件寬大的黑色長袍都是如死水一樣沉寂,連動都沒動一下!

“廢物。” 重生之千金來襲 黑袍人輕輕的說出兩個字,鍾馗眼睛一瞪,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掐住了他的脖子!

然後他就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蘿莉一樣被這股龐大而又神奇的力量抓了起來,惡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幾聲沉悶的聲音響起,他感覺自己的肚子上好像被人猛烈的打了好幾拳一樣,五臟六腑都快移位了!

隨後,那股神祕的力量抓着他飛上高空,然後猛地往下一扔,他的身體就不受控制的開始急速墜落,可是還沒等摔在地上,又一股無形的力量憑空出現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這一拳又把他高高砸飛,緊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憑空砸在了他的後背!

然後他的雙臂也受到了猛烈的攻擊,這劇烈的疼痛感讓他連判官筆都握不住了!

……

最後,所有的力量都消失了,鍾馗像個軟柿子一樣癱在了地上,連撐着胳膊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萬族之劫 而從始至終,黑袍人都保持着雙手環抱胸前這個姿勢站在半空,連動都沒動一下!

“你…你到底是…誰…”鍾馗艱難的問。

黑袍人沉默了一下說:“你真想知道?”

“想…”

“如果我不說,那今天就到這,如果我說了,那你今天就得死,而且還要魂飛魄散,你還想知道嗎?”

“……”

“哼哼,留你一條狗命,回去跟那十個廢物轉達一下我的話。”黑袍人靜默無聲的飄到鍾馗面前,小聲的說了一句話。

鍾馗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記住了。”黑袍人輕輕一笑,整個人化作一團黑氣憑空消失了。

許久之後,鍾馗這才凝聚了一些力量,忍着疼痛艱難的撐着胳膊爬了起來。

“這個傢伙…和張謙到底是什麼關係?”鍾馗低聲自言自語了一句,隨後也化作黑氣消失了。

天空之上,陰雲密佈。

第二天,張謙回到了組織大燕山內。

古旗軍已經得到了消息,第一時間把張謙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喂老大,有什麼事這麼急啊?不能先讓我和我老婆聊幾句啊!”

“你可別叫我老大,我受不起。”古旗軍撇着大嘴,“你都敢當着菩薩的面殺佛了,哎喲!”

“幹嘛啊老大,你這是咋了?”

古旗軍突然湊近了張謙,小聲問:“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渡劫飛昇了?”

張謙沉默了一下,搖了搖頭說:“沒有啊。”

“真沒有?”古旗軍大聲問。

“我騙你幹嘛。”

古旗軍左臉寫着不相信,右臉寫着你撒謊。

“真沒有!”張謙說,“飛昇之後會立刻飛到天界去,你看我這不還是很自由的停留在人間嘛!”

“算了,不跟你說這個了。”古旗軍的表情變得沉重了,“你知不知道咱們組織裏有落霞寺的人。”

“誰?釋厄禪師?”

“對,”古旗軍一點頭,“釋厄禪師是釋能方丈的師兄,你現在殺了釋能和慧靈,這可不好說啊!”

“真是他啊?”張謙有點發懵,皺起了眉毛。

他倒不是害怕釋厄,而是現在蘇麗麗已經到了最後關頭,萬一釋厄知道了再甩手不幹了,那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我現在還沒跟釋厄說這件事,你自己考慮一下吧,要不要跟他說說。”

張謙皺起眉毛:“好吧。”

“你要是決定跟他說的話就跟我說一聲,我陪你一塊去。”

“我先考慮考慮吧。”

回到了家屬區,老媽和許雯她們迎了出來。

張謙進了屋,好好的感受了一下久違的家的溫馨氣氛。

但是心裏還是糾結要不要跟釋厄說這件事。

Wωω ▪ttКan ▪Сo

吃完午飯,老媽和許雯她們午睡去了。

張謙問系統:“我這樣不去天界真的沒事嗎?”

“沒事,你還有閻羅御令在身,必須得在人間搜尋那個黑袍人的下落,這事閻羅就替你說了別擔心。”

“那你說,釋能這件事我要不要跟釋厄說?”

“說就是了,紙是包不住火的。”系統說,“如果這個釋厄真的是得道高僧,他會理解的。如果他要報復你,那你也就別顧忌什麼了,你現在已經是仙了,也有能力幫蘇麗麗驅逐心魔了。” 張謙跟江雪知會了一聲,然後給古旗軍發了個消息。

稍後,他和古旗軍匯合,來到了釋厄禪師的禪房外。

擡手剛要敲門,裏面就傳出了釋厄禪師的聲音:“張施主,古首長,請進吧。”

張謙和古旗軍對視了一眼,推開門進去了。

嬌寵小甜妻:壞壞老公是匹狼 蘇麗麗站在門口,衝着張謙笑了笑,然後悄悄的走了出去,輕輕的帶上了門。

張謙組織了一下措辭,對釋厄說:“釋厄大師,這個…我去了一趟落霞寺,剛回來。”

釋厄雙手合十,微微一笑:“張施主不必多說了,事情老衲已經都知道了。”

“什麼?你都知道了?”

“先前,老衲聽聞飛雲觀被屠一事,就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釋厄輕輕的搖了搖頭,嘆息一聲:“這都是他們命中的劫數。”

張謙和古旗軍又對視了一眼。

釋厄擡起頭,一臉平靜:“幾十年前,釋能修煉除了差錯,心生魔障,後來,對一位來寺裏上香祈願的女香客起了歹心,老衲對他嚴加規勸,他表面接受,其實心裏卻依然魔障不減。”

“後來,他竟然囚禁了那個女香客,而且還…等我們發現的時候,爲時已晚!當時釋能見事情敗露竟然還想殺死那個女香客,卻被我們攔了下來。”

“再之後釋能除掉心魔,每每回想這件事總是心生愧疚,我們沒有想到的是,那個女香客居然懷上了釋能的孩子,也就是後來的慧靈。”

“由於心生愧疚,釋能在接收慧靈之後,對他溺愛有加,甚至連震寺重寶空明鉢盂都傳給了他,這孩子被慣壞了,每每外出遊歷,不斬妖除魔爲民除害,卻和妖魔爲伍爲非作歹!”

“老衲苦苦規勸,這父子倆卻是我行我素。最後老衲逼不得已,離開了落霞寺,來到了這裏。”

“當老衲聽說張施主也去到落霞寺之後,老衲深知,這父子二人的命數已盡了。所以張施主您不必自責,也不必向我說什麼。造成這個後果全是老衲的過錯,如果當初老衲能及時出手而不只是嘴上規勸,也許他們倆就不會……”

“大師……”

釋厄的眼角流下了淚水:“張施主,老衲沒事。蘇施主心魔已去,張施主可以帶她離開了。”

“真的嗎?謝謝大師!”

“無須言謝,要謝也該老衲謝謝你。”釋厄雙手合十,“阿彌陀佛。”

張謙和古旗軍也行了一禮,轉身離開了這間禪房。

“釋厄大師說我心魔已經驅除了。”蘇麗麗說。

“嗯,我知道了,收拾一下,正好下午我要去學校,待會過來找我。”

“好!”蘇麗麗有些激動的說,轉身走了。

張謙回頭看了一眼安靜的禪房,小聲問古旗軍:“老大,釋厄大師會不會想不開啊?”

古旗軍白了他一眼:“烏鴉嘴!不過也罷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釋厄也一把年紀了,很多事情都能看得開了。”

張謙點了點頭:“那我走了。”

“哎等等。”古旗軍拉住他,“有個事我提醒你一下。”

“什麼事?”

“最近社會上出現了一個喪心病狂的殺人犯,已經殺了幾十個人了,到處流竄作案。”古旗軍嚴肅的說,“那個殺人犯,不是人。”

“和我有毛關係,是妖是鬼的你派人去收拾就是了。”

“當然和你有關係了,因爲你有兩個老婆啊。”古旗軍說。

“啊?”張謙一愣。

“那個殺人犯專門找那些用情不專一的人下手,被殺的有男有女,男的都被割掉了小丁丁,女的都被割掉胸-部,而且殺人現場都會留下一行‘天下負心人都該去死’這樣的血字,你有兩個老婆啊,所以你得小心了。”

張謙翻了個白眼,“讓他來!讓他來殺我,我不弄死他我跟他姓!”

“神經病啊,這年頭還有因爲這種理由殺人的,哪個神經病院的門沒關緊吧!”

“而且我之前也派人追查過,但是…這個殺人犯非常厲害,一個照面就把組織裏的二等組員給打傷了。”古旗軍說,“我已經派出了兩個一等組員和一個地級供奉,到時候看看吧,如果他們也解決不了,那你就真得小心了。”

“要是他們也解決不了,我就親自出馬!”張謙說,其實還有一句他沒說出來,要是兩個一等組員和一個地級供奉都解決不了,那就說明這傢伙值很多的能量點。

“哈哈,就等你這句話了!”古旗軍說。

……

下午三點,張謙和蘇麗麗回到了學校。

得到消息的王子濤早早的就來到西門這裏翹首以待,蘇麗麗剛下車,他就帶着一股疾風衝了過來給了蘇麗麗一個熊抱。

蘇麗麗也不客氣,抱着他的臉就啃。

“臥槽!”張謙不悅的說,“你們能不能有點數?這是學校門口啊喂!”

倆人沒理他。

張謙跟江雪道了個別,趕緊繞開了這倆人進了學校,權當不認識他們。

太他媽丟人了!學校門口那麼多人看着呢!

晚上,張謙照例請了輔導員王婧吃了一頓飯。

吃完飯回到宿舍和舍友們打遊戲打到十二點睡覺,第二天一大早醒來,張謙就聽到了一個爆炸性的消息。

王婧死了!

死在了學校女寢樓後面的小樹林裏!

而且死的非常慘,現場全是鮮血,王婧也是衣衫不整,胸前的兩個**都被割掉了!

現場的地面上還寫着一行血字:“殺盡天下負心人!”

張謙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表示整個人都震驚了。

世事真的是無常啊!

昨天白天才聽古旗軍說有這麼個流竄作案的殺人犯,昨晚才請王婧吃了一頓飯,今天殺人犯就來了,王婧就死了!

不帶這麼玩的吧!

系統嘿嘿笑了:“看過《名偵探柯南》吧?”

張謙頓時警覺了:“你想說什麼?”

“你跟那個被死神附身的小孩差不多,走到哪哪出事。以後我看這個人口暴漲的問題完全可以交給你來解決了。”系統笑的賊開心。

“吔屎了你。”張謙說。 警方立刻封鎖了消息。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網上都已經出來相關新聞了——

《首都大學校花慘遭殺害,疑似前男友情殺》

張謙真是恨死這幫媒體人了。

王婧雖然長得還可以,但是能算得上是校花?笑死人了!

而且什麼前男友情殺,明明是鬼乾的好嗎!

“這樣也好。”系統說,“最起碼不會讓公衆認爲是鬼乾的。”

冷王追妻:庶女本輕狂 張謙立刻給古旗軍打了電話。

古旗軍沉吟了一下,這才說:“你這一說我想起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什麼問題。”

“這個殺人犯犯下很多命案了,而且雖然他是四處流竄的,但是我總覺得,他是奔着你來的。”

“啥意思?”張謙一愣。

“你從東瀛回來之後,一直待在學校裏吧?那時候首都這裏發生了四起,後來你去參加你那個朋友的婚禮,你朋友所在的城市又發生了好多起,再後來你跟我說你去了長白山那一塊,那附近的城市又發生了很多起,再之後你回到了學校,你們學校裏緊接着又發生了一起命案。”

“你說,這個殺人犯是不是奔着你來的。”

張謙頓時瞪大了眼睛:“還有這種事?真是奔着我來的?”

“保不齊是。”古旗軍說。

“巧合吧,肯定是巧合!”張謙說。

古旗軍沒說話。

一個人的江湖 “那他是誰啊?爲什麼跟着我?難不成真的是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