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聲巨響,那個生物直接被顧銘斬殺,同樣出現一顆紅火的晶石。

「收穫不錯!」

顧銘微微一笑,隨即看向腳下的岩漿,「它們不會生活在岩漿之中吧?」

他的話剛說完,目光一凝,神色無比驚訝。

抬頭看去,只見岩漿之中一個個氣泡浮了上來。

就好像是水開了一樣,不停的向外翻滾著。

接著,從岩漿之中,上百頭剛才的那種生物浮現出來,顯得十分的激動,似乎隨時準備衝上來一般。

顧銘看去,臉上不由的露出笑容,「難道我捅了它們的老窩了? 金牌小助理 竟然會這麼多!」

不過,顧銘並沒有當一回事,相反內心之中卻是無比的激動。

這些可都是未知的東西,既然這種生物存在,那麼就有它們存在的意義。

對他來說或許又是一場造化。

「既然你們送上門來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顧銘直接舉起拳頭沖了過去。

對於顧銘來說,以他現的實力,任何招式都沒有用,反而他更喜歡像現在這樣一拳一腳。

轟轟轟……

一拳一個,顧銘揮起拳頭來,感覺無比的興奮,特別是他還施展了一招上勾拳。

浮生爲息 每消滅一個生物,他便會收集到一塊紅色晶石。

幹掉這些生物之後,這裡更再也沒有了。

顧銘抬頭向前方看去,沒有任何遲疑,直接飛了過去。

行進間,顧銘發現,這片空間之中,數量最多的便是這種生物。

一路走來,顧銘都忘記自己斬殺了多少,只知道仙戒中的紅色晶石越來越多。 然而令顧銘失望的是,這些只是普通的生物,根本沒有高級的。

顧銘一路斬殺,一路行走,就跟一個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哪裡有這種生物,他便向著哪裡衝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顧銘竟然從岩漿中飛出來,此時出現他面前的則是一座高山。

顧銘一怔,眼中閃過驚訝之色,同時心中一驚,他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為什麼那處岩漿會和這座大山共處在一片空間之下,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景色。

「既然出來了,那就看看那座大山裡有什麼吧!」顧銘呵呵一笑,看著仙戒中如小山一般的紅色晶石時,眼中閃過無比的震驚。

隨即顧銘向著那座大山飛了過去。

那座大山山體很是高大,巨大的山體之上,也有著不少岩漿如同瀑布一般的向下方流淌著。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難道仙界也有地下世界嗎?」

文明鑄造者 顧銘再次疑惑,按照他的理解,岩漿這種東西是活動在地下的東西。怎麼可能出現在地面上呢。

但是現在他的眼前是一片的明光,天空之中,太陽高高的掛在上面,與剛在山洞內的情景是正好相反。

忽然,顧銘停了下來,臉上浮現出一抹驚恐之色,因為前方的山體,竟然在動。

原本的山體上,不斷的有巨石滑落,岩漿噴漆,就好像發生了地震一樣。

「靠,這不是山,原來是一頭巨大的仙獸!」

顧銘目光一凝,咽著驚恐的口水,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那個看起來像是山體的東西。

那根本不是山峰,而是一頭體型巨大的仙獸,散發著恐怖的火焰仙力。

在顧銘的震驚目光中,一個巨大的頭顱突然間伸了出來,一雙碩大的眼睛向著顧銘看了過來。

竟然是個仙龜。

「奶奶的,千年的王八萬年的龜,你是王八還是龜?」

顧銘小聲嘀咕著。

就在這時,一道嗜血的殺意向著顧銘湧來。

顧銘目光一凝,揮手拍出去,直接將那道殺意拍了過去。

轟……

兩道仙力直接碰撞在一起,瞬間產生一道恐怖的風景,向著四周擴散,周圍的空間也是開始震動起來。

仙龜看到自己的攻擊竟然被顧銘給擊破,兩個碩大的眸子中,竟然閃過憤怒之色。

重生之錦繡春 瞬間中四大腳掌從它的龜殼內伸了出來。

那巨大的腳掌撐在地上,接著整個山體劇烈晃動,可謂是地動山搖。

隨著它的身體拔高,那個巨大的王八。

呸,是仙龜,竟然散發出一道恐怖的仙力,強大的威壓向著顧銘籠罩過來。

顧銘目光一凝,神色無比驚訝,眉頭不由的緊鎖。

「神境?」

顧銘能夠感覺到,這隻巨大的仙龜所散發出來的恐怖仙力,已經達到了神境,實在是恐怖無比。

顧銘快速後退,躲過仙龜的威壓。

這時,一道火焰從仙龜的鼻子中噴出,朝著顧銘飛了過來。

顧銘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臉色憤怒,取出仙劍,化成一道流光飛上了虛空中,怒視著那隻仙龜。

「莫非這隻王八想要吞了我不成?」

想到這裡,顧銘無比憤怒,在仙界沒被殺死,如果被這隻王八給吞掉,那自己可死的就太冤枉了。

這個想法冒出之後,顧銘目光冷厲,混沌之力快速的在體內運轉,周圍空間開始震動起來。

「老子今天要喝王八湯,所以你還是乖乖的等死吧!」

顧銘說著,手中的仙劍斬了出去,無數劍氣湧現。

瞬間,無數的劍氣鋪天蓋地,將這片天地,盡數籠罩了起來。

看到那滿天的劍氣,那仙龜的雙眸之中,竟然閃過一道嘲諷之色。

此時他的四條龜足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把脖子伸了出來。

仙龜突然張開大嘴,對著虛空猛的吸了一口氣,頓時那些劍氣被吸進了它的肚子內。

顧銘頓時有些傻眼了,這還怎麼打,現在只有逃的份了。

突然,顧銘腦袋一抬,向著天空之上看了過去,神色有些凝重。

「沒想到這裡竟然有著機緣!」

就在顧銘準備逃走,仙龜要攻擊顧銘時,一個聲音從天邊響了起來。

頓時,一人一龜眼中都閃過驚駭之色。

「是誰?」

顧銘直接一聲大喝,整個人向著虛空飛起,緊緊的盯著聲音的方向。

「呵呵,真是沒想到,就在這種破地方,竟然有著一頭天賦極佳的仙獸。」

那個聲音再次出現,在天空之中迴響著,然而顧銘發現不了他的所在。

「你是不敢出來見人嗎?」

顧銘再次口,緊握著仙劍,做好了戰鬥的準備,警惕的環視著四周。

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敵人,感覺到有一絲絲的恐懼。

「對方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會出現在這個地方,而且對方的實力一定在我之上!」

顧銘心中暗道,目光中閃過一道冰冷之色。

「哼,你真的以為老夫不敢出來嗎?老夫是還沒有趕到罷了。不過,現在老夫來了!」

隨著聲音落下,天邊傳來一道恐怖的威壓,彷彿要將整個天空給覆蓋了一樣。

顧銘看去,眼中閃過驚駭之色,眉頭緊緊的鎖在了一起。

「九品半神?!」

感應到了那股氣息之後,顧銘不由一怔。

九品半神能釋放出這麼強的威壓嗎?

顧銘有些不通,抬頭向著來人看了過去,只見一個仙力威壓恐怖的中年人從中走了出來。

這個人身材高大穿著一個黑色袍子,在那個袍子上,有著一個火焰的標誌。

「小傢伙,你想跟老夫動手嗎?」那個強者緩緩開口,說話的同時,那恐怖的威壓向著顧銘籠罩了過去。

面對對方的威壓,顧銘神情一怔,臉上不由的露出一抹笑容。

「奶奶的,這個老王八,竟然利用秘法在這裡裝逼,看老子不打殘你的!」

顧銘心中暗道,眼中閃過一絲憤怒。

對方是九品半神不假,而他卻用秘法將自己的威壓擴大數倍,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神境強者一樣。

當他的威壓籠罩在顧銘身上時,便露出了破綻。

顧銘沒有占破,他想看看這個人如何打敗那隻仙龜的。 那個中年強者看到神情非常輕鬆的顧銘時,目光之中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

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能夠抵抗住自己的仙力威壓,臉上神色稍微的變化了一下。

「小傢伙,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擋住老夫的仙力威壓,說起來也夠你驕傲的了,老夫看你天資不錯,打算給你一個機會!」

中年強者說到這裡,目光之中閃過一道高傲神色。

似乎他在給顧銘機會,送顧銘一場造化似的。

「老夫是烈火殿的長老炎火,如果你願意臣服老夫,並且將這種仙龜拿下,那麼老就給你一個機會,可以讓你加入到烈火殿之中!」

炎火的話說完之後,一道超然的目光,身著顧銘看了過去,似乎在等待他的行動。

顧銘聽后,差點沒被雷倒。

感情對方把他當成免費的奴隸了,還要拿下仙龜,真不知道這個炎火腦袋有問題,還是顧銘腦袋有問題。

「烈火殿是什麼東西?我沒聽過!」

顧銘淡淡的開口,九品半神境,顧銘根本不放在眼中,他有努力一站。

雖然想要將對方斬殺非常困難,但是對方想殺他,那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一件事。

「你說什麼?你竟然沒聽過?」炎火併沒有動怒,反而顯得很驚訝一樣。

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麼,一拍腦袋,「你看我這記性,忘記你們這裡是個破地方了,東域最邊陲,緊臨仙海,真是小地方呀!」

「小子,你聽好了,我來自中域的烈火殿……算了,跟你說再多也沒有用,你根本也聽不懂!」

「不過,老夫不管你是故意如此,還是孤陋寡聞,我很高興的告訴你,你已經成功的激怒了老夫!」

炎火說著,手掌一翻,一朵火焰從他的手掌中浮現出來。

農門典妻 火焰看起來十分的微弱,甚至還有些搖協,不知道風一吹能不能熄滅。

當顧銘看到炎火的火焰時,雙目一凝,目光中閃過驚訝之色,頓時被徹底雷住了。

就好像是被雷給劈了一樣,傻傻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這火焰還真是不凡呀!」

顧銘緩緩開口,臉上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不屑的瞥了一眼黑袍上的火焰標誌,苦笑的搖了搖頭。

突然,顧銘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他終於想起來,自己好像從哪裡聽說過烈火殿。

「烈火殿是仙界三大勢力之一,烈焰傭兵團的總部嗎?」

顧銘緩緩開口,眼中遲疑不定,向著炎火看了過去。

那邊正準備進攻的炎火聽到顧銘的話后,停了下來,同時一臉高傲的說道:「你說的沒錯,烈火殿就是烈焰傭兵團的總部,我們殿主可是五品神境強者!」

炎火的話一出口,顧銘不由的全吸了一口涼氣。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神境以上的境界情況,讓這他如何不震驚呢。

不過,面前這個九品半神境的炎火,顧銘可是絲豪不在乎的。

此時,顧銘跟炎火對神一眼,同時仙力一盪,目光之中閃過一絲不屑之色:「烈火殿又如何,有本事你就來殺我,或者殺它,沒本事就把嘴閉上。」

顧銘的話一出口,那邊的炎火湧出一股憤怒,身子微微顫抖,肺都要氣炸了。

「小子,像老夫這麼多年以來,所見過膽子最大的人。老夫要讓你知道膽子大的後果。」

炎火說著,手掌一動,那恐怖的火焰瞬間燃燒,無數的火光湧起,將周圍的天地,盡數籠罩起來。

見到炎火動手,顧銘沒有遲疑,同樣手掌一翻,一團火焰出現在手中。

火焰無色,卻能感受到它那濃濃的烈焰。

顧銘的火焰一出,瞬間天地變色,炎火的火焰瞬間失去了控制,彷彿是臣民們拜見帝王一般,全部匍匐。

「什麼?」

炎火頓時大驚失色,體內的濃濃的火焰仙力劇烈的顫抖著,根本不受他控制。

「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怎麼會控制火焰?」炎火震驚無比的問道。

顧銘搖了搖頭,「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花!你可以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了!」

說著,顧銘手掌一推,手中的那團火焰瞬間向著炎火沖了過去。

「小子,這麼多年,還有沒人敢在我面前如此猖狂,你……」

話還沒說完,火焰已經將炎火吞噬。

炎火到死都沒明白,那道火焰是如何來到他身邊的。

一個九品半神境,竟然死在他最為以為傲的火焰之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猖狂是需要本錢的!不過,這火焰好像又進階了!」

顧銘微微一笑。

剛才那團火焰已經不是普通之火,而是混沌之火,世間火源的鼻祖。

顧銘之所以能夠使用出來,也是臨時想到的。

沒想到竟然成功了。

炎火死了,顧銘扭頭看向仙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