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玩家看到是楊騰,連忙解釋道。

「什麼院長?」

楊騰一愣,誰叫院長?好像出名的玩家裡面,沒有叫院長的吧?

「不知道…」

身邊的玩家們也沒有反應過來

「沒事,管他呢,到時候華雄一死,我們就跑,可不能再死了!到時候全部責任都推到華雄這個傻叉身上,明明能夠據城而守,堅守不出,等待董卓援軍就行了,非要得意的出去送死,唉,昨天讓你們叫弟兄們收拾東西,你們傳令下去了么?」

「兄弟們都準備好了,只要您一聲令下,我們就棄城而跑!」

「好!關羽還沒出來,這個玩家估計還是來送死的,看戲吧!」

…..

「大唐,賀翎!」

賀翎面色一正,袖袍一甩,手中的馬刀冷冽寒光乍現,紅品上將的氣息爆發

「不錯,竟然有玩家能夠達到紅品的等級,看來你的天賦不錯,可惜,今日要命喪吾手了!」

華雄眼光一冷,自己還沒聽說過賀翎的故事,之前一直在軍中混跡,對於京城和天下的事情,了解的還不是很多~

「華雄將軍,快逃啊!你打不過那個開掛玩家!」

「快逃吧,華雄!」

一聽是賀翎,守方所有玩家面色大變,怪不得那些諸侯軍的玩家都這麼開心,原來是那個掛比賀翎出場了!這還了得,華雄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當下不少玩家都遠遠的勸告華雄撤退

「唔~這些狗東西,竟然讓我面對玩家撤退?」

華雄雙眼一冷,看向賀翎的目光中殺機涌動,就這個紅品玩家,至於讓他們這麼心顫?那自己還真要給他們演示一下,什麼是真正的武將!

「殺!」

華雄爆喝一聲,提著大刀就沖了上來,面對賀翎的時候渾身氣息爆發到巔峰狀態

「去!」

賀翎冷笑一聲,瞬間進入戰鬥狀態,勇武翻倍再翻倍,手中的馬刀一揚:

「吾有一技,名為:溫酒斬華雄」

「好大的口氣,受死!!!」

華雄雙眼爆瞪,手中的大刀爆發出最強的力量,力量波紋從大刀的刀刃之上綻放! 中洲大陸是矮星上一塊面積巨大,沒有統治者的自由領地。

所謂的自由只是相對的,在中洲大陸,沒有一個統一的統治者,也就沒有專門維護社會秩序的侍衛隊。

這裡的城市都是一個個的獨立王國,由某一部分實力最為強大的人統領者。

實力強大大人,可以長時間控制一座城市,

而實力不夠強大的人,可能今天打敗對手,明天又被別的人殺死。

女神的貼身侍衛 在中洲大陸生活的人,大多是從別的種族領域中犯罪之後逃跑出來的,在這裡避難。

他們能夠生存下來,一要靠運氣,二要靠能力,

能力比運氣更重要。

也許前一秒還活著,下一秒就被人殺死了。

楊嘯獲得的信息有限,他只是從古博給他的有限信息中了解矮星上的情況,還有部分信息來自於腦海中的巫代的意識。

不過,烏代非常謹慎,大部分的信息都沒有對楊嘯開放,楊嘯只能獲得非常有限的一點信息。

幾百公里的距離對於皇級超凡境界的楊嘯來說,只是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遠遠看到一座城堡的輪廓,楊嘯從半空中飛到地面,沿著一條小路向死亡者城堡走來。

中洲大陸沒有統一的政府機構,也就不會在城市外面修路,

楊嘯現在走的這條路只不過是因為走的人多了,在荒野之中便踏出了一條寸草不生的路。

準備來矮星之前,楊嘯就準備了幾條矮星人的衣服。

矮星人在巫星被殺死了數萬人,要找一套矮星人日常裝扮的衣服是很簡單的。

楊嘯在附近的森林中換好衣服,便徑直向死亡者城堡走去。

城堡外面的人很少。

楊嘯走進城堡的時候,看到城堡大門口站著一隊拿出兵器的侍衛,一個個身材高大,體型健壯,一看就不是平凡之輩。

楊嘯沒有絲毫猶豫,徑直走了過去。

「站住,哪裡來的,幹什麼?」

對方使用的是矮星人的語言,不過,這些語言已經在巫星密探數百年的信息收集中,被完全翻譯過來,並成功植入在了萬界語言系統功法中。

關於這套專門破解各族語言的功法,楊嘯在初次踏入紫源星的時候就已經學習過了,所以巫星人一直都能夠直接和矮星人溝通交流。

對於巫星人來說,語言是不需要學習的。

這讓楊嘯很是感慨,

在地球華夏國,全面學習英語,不知道花費了多少財力物力,浪費了多少學生的青春時光。

楊嘯敢斷言,如果從小學開始就不需要學習者萬惡的英語,華夏國的所有學生都會有更多的時間去玩樂和學習,所有人的智商都會提升一大截。

萬惡的英語啊,害死了多少人?

當然了,這種情況後來有開始改善了,隨著華夏國國力強盛,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學習漢語。

客觀來說,漢語比英語難了十倍不止。

每次看到老外學習漢語被折磨得死去活來的樣子,楊嘯就覺得痛快,似乎有一種討回了幾百年欠債一般的舒爽。

楊嘯看了城堡大門前幾個面容凶神惡煞般的侍衛,淡淡地說道:

「我來自巫恆族,準備進城休息一晚。」

烏恆族是矮星上的十大家族之一,整個矮星無人不曉。

侍衛看了楊嘯一眼,伸出右手,攤開手掌。

「什麼?」

「一點規矩都沒不懂?進城費,一百個晶圓。」

晶圓是從死去的妖獸身體上獲得晶幣提煉而成的,是整個矮星唯一通行的貨幣。

關於精圓貨幣的問題,楊嘯是知道一些信息的。

古博當初委託梁豹到紫源星找楊嘯,順便還給了楊嘯一個大包裹,裡面就是矮星人通用的貨幣,晶圓。

這些晶圓都是古博從戰場上的死人堆中搜集出來的,也是為了防備楊嘯潛入矮星生活而準備的。

古博搜集了大約五六萬的晶圓。

楊嘯一愣,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百個如同水晶般透明,指甲大小的小圓片,放到了守門侍衛的手中。

侍衛嘿嘿一笑,揮手示意楊嘯進入城內。

楊嘯剛剛進入死亡者城堡,迎面就跑過來五六個年輕人,直接將楊嘯的路給堵住了。

楊嘯一驚,問道,

「各位,有什麼事嗎?」

為首的一個胖子冷笑一聲,說道:

「傻了嗎?交保護費啊,否則,你還指望能夠在這死亡者城堡中活下去?」

楊嘯想,妮瑪真黑啊,老子剛才給了門口的侍衛一百晶圓,這才走了幾十米,就又被人喊著叫保護費了,這太黑了吧?

「我剛才已經交了一百晶圓給門口的侍衛大哥啊!」

領頭的胖子笑道,

「你交給守門侍衛的錢,那是城市收容費,我們這兒,那是保護費,懂嗎?」

有個身高兩米多的青年狠狠地瞪了楊嘯一眼,吼道,

「哪裡來的雜毛,一點都不動規矩?」

楊嘯想著,剛來死亡者城堡,不了解情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久一百晶圓嗎?

咱給得起!

楊嘯無奈地笑了笑,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百晶圓遞給對方。

大叔,離婚請放手 對方嘿嘿一笑,讓開了一條路。

楊嘯閃身飄過。

楊嘯發現,死亡者城堡的大街上,行人不多,顯得很冷清。

一邊走,一邊仔細觀察這裡的風土人情。

走了大約五十米左右,一個光頭模樣,臉上帶著三條刀疤的人,肩膀上扛著一把長劍,突然一閃身,站在了楊嘯的前方。

楊嘯猛然一驚,穩住身體,看著對方。

「閣下為什麼攔住我的去路?」

那光頭刀疤男子嘿嘿一笑,

「過路費,一百晶幣,否則,死!」

楊嘯一愣,氣炸了。

卧槽,老子從進入城堡,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走出一百米,居然連續遇到了三波收保護費的,這他娘的,到底誰說了算?誰保護誰?

楊嘯決定不交錢了,再這樣交下去,估計還沒有走到城市中心,身上的錢就被收完了。

卧槽,老子從進入城堡,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走出一百米,居然連續遇到了三波收保護費的,這他娘的,到底誰說了算?誰保護誰?

楊嘯決定不交錢了,再這樣交下去,估計還沒有走到城市中心,身上的錢就被收完了。 當這猛烈的響動在樓中炸裂之時,一道倩影出現在了樓下,她的兩個眼睛被黑色瞳仁遍布,顯得格外滲人,彷彿只要盯上一眼,便能讓人淪陷其中無法自拔

嬌小的面龐上精緻的五官讓人忍不住愛憐,再加上曼妙的身姿,豐滿欲滴的線條,簡直可以說是絕美尤物,她就這麼淡定的站在樓下,抬頭望向三樓,雙眼微眯:

「又是一個異能者?」

周圍不斷的走過無數個喪屍,卻是沒有去攻擊她的,像是沒看到一樣,可又說巧不巧的繞開她走,似乎有一道莫名的氣場讓那些喪屍不敢靠近一樣

若是林霖在這,一定能夠認出這個女人,就是前幾日自己出手相救的王玫

「砰!」

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堅硬難摧的防盜門直接被轟砸而出,直接將撲在門前的幾十個喪屍轟了個粉碎

「吼!」

綠色的血液迸發而出,混雜在這惡臭遍布的樓道里,別有一番風味

「卧槽!」

林霖是實在沒想到,這層樓道裡面的喪屍竟然這麼多,自己剛剛的兩下撞擊防盜門恐怕是將上下樓層裡面的喪屍都吸引過來了,真是夠震撼的,整個樓道裡面都擠得滿滿當當,根本沒有自己衝出去的路徑

看來自己只能殺出一條血路,從他們屍體上踏出去了!

「吼!」、

看到被鐵甲覆蓋的林霖走出來了,那些喪屍瞬間開啟了狂暴模式,雙眼血紅的沖了上來,欲要食人,恐怖銳利的爪子配合那猙獰的面龐,讓林霖都有不少的心理恐懼

勢必人強,自己只能拚死一戰!

當下大手一揮,那巨大的防盜門瞬間被吸附到自己的拳套上,本想著狠狠的扔出去,砸出一條血路,可沒想到這空間狹小,根本沒有自己揮舞防盜門的空間!

眼下也只能將防盜門當做盾牌護在自己身前,猛地發力向前沖,有了防盜門那些喪屍肯定挖不到自己了,只要身後的喪屍跟不上林霖的速度,林霖就能趁機衝出去

「吼!」

一隻喪屍沖的最快,在林霖剛舉起防盜門的時候,猛地一揮爪,狠狠的砸在了防盜門之上

「鐺!嘶~」

好傢夥,力氣超乎常人的大,讓林霖猝不及防之下後退了數步才穩住身形,自己在的雜物間本就是樓道中央,左右都有樓梯,所以自己一衝出來,就是前後被夾擊的狀態,前面的喪屍沒頂住,一下把自己往後推了數步,直接撞在了身後那些喪屍的懷裡

「鐺鐺鐺!」

貪歡小妻慢點跑 一巴掌又一巴掌打在自己的盔甲上面,林霖感覺是震耳欲聾,昏頭漲腦,要不是有著盔甲在,怕是早就被這些喪屍給撕成碎件了,可這些喪屍爪子敲打在自己頭盔上的聲音可真是磨人,竭力站穩身形,迴轉過身,防盜門作為自己的後盾,暫時不管了,先解決這一邊的喪屍吧!

努力的從耳鳴之中清醒,被鐵甲拳套包裹的右手猛地爆發而出!

「砰!」

在自己的異能加持和鐵甲威力之下,這一個拳擊的威力可是不俗,直接將面前的喪屍們打的連連後退,第一個接觸鐵拳的直接頭都打歪了,可以說是稀巴爛

這一次是全力一擊,自己不可能每次都全力一擊,看來需要一個銳利一些的武器才行!

林霖感覺自己好像很有戰鬥天賦,即便是面對這些數量恐怖的噁心玩意,自己還能保持一個相對冷靜和分析的頭腦,當下連忙心念一動,拳套之上突起了一個刺頭,殺傷力立刻飆升了幾個檔次!

「噗!」

又是一拳,直接干穿了三個喪屍的腦袋,綠色的血液濺射到樓道之上

剛剛全力一擊,也才是震碎了一個腦瓜,現在這隨意一擊,都能擊穿三個腦瓜,看來還是利刃好用,這些喪屍必須要摧毀他們腦瓜才行

「啊!卧槽,卧槽,卧槽!」

正在自己走神之間,一個利爪突然浮現在自己的眼前,著實讓自己嚇了一跳,這些喪屍的爆發力還真是厲害,竟然爬在這些喪屍的頭頂就朝著自己抓來了

林霖面色大變,冷汗直流間,立刻調動不知何處而來的一個鐵片射入了它的頭顱,直接將其斃命!

可惜的是,鐵片卡進去了,自己再想把鐵片控制出來,顯然是不可能了

「吼!」

一波接一波,樓道中的喪屍像是無窮無盡了一樣,朝著林霖瘋狂用來,身後的防盜門已經有些咯吱作響了,那些喪屍沒看到自己還好,可是看到了自己后就瘋狂暴漲戰鬥力,一爪接著一爪的撲擊,就算是被鐵片撞斷了指甲,流著血都要繼續撲擊

場面十分血腥暴力的同時,又有著幾分絕境的意思

自己小看了這些喪屍的攻擊力,數量,更高看了自己的能力

「噗!」

一拳擊穿一個腦瓜后,不知何時竟然又從地下爬來了一個喪屍,對著自己的腳裸直接就抓了上去

鋒銳的利爪輕而易舉的穿透了林霖的皮膚,狠狠的刺在了骨頭之上

「啊!~」

劇烈的疼痛從腳下傳來,林霖感覺自己差點疼暈過去,腳下竟然有些麻木了

連忙趁機低頭一看,發現偷襲自己的喪屍竟然要上嘴撕咬,這還了得,當下一拳送它上西天,只是這劇烈的疼痛讓林霖臉色都抽搐了,連忙雙臂一展開,身後有些破殘的防盜門瞬間將自己完全包裹而入,像是圍成了一個鐵桶

「今天就是爬,老子也要爬出去!」

林霖面色泛白,腳下的疼痛似乎是牽連到了神經一樣,一使勁自己就疼的要命,當下只能「滾」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