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子在空間嘆了口氣,就宿主這態度,這任務怕是完成不了。

「哎,下個星期考試,你們準備好了沒有?」

「別說了,這幾個月講的是什麼我都不知道。」

「啊?我上次請了一個月的假,學習全落下了,怎麼辦?」

七音支撐著下巴,看著窗外的風景,直到肚子咕咕叫了,午休的時間都過去大半了,這才起身去了食堂。

學校食堂肯定是沒飯了,但是別的小店又不一定。

吃飽喝足,摸出手機再來一局農藥。

隊友有點坑,七音因為沒怎麼睡飽,也不在狀態,看著貂蟬一遍一遍被虐,最後覺得無趣,輸了后直接把手機揣回兜。

「喲!還玩遊戲啊?我讓你玩!讓你玩!你就是個賤人,爸媽都不要的孤兒!」

沐雲側目,看向聲音來源。

男主可憐兮兮的倒在地上,弓著身體,不知道在護著什麼。不過聽他們說的,應該是手機吧。

此時的劇情,女主並不知道男主是她在遊戲里的好友,不過之前因為鬥毆事件認識的劇情早就過去了。

實在想不通建立這個位面劇情的人是誰,腦子是怎麼想的,這都大學了,還校園暴力?而且這男主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嗎?

【宿主,不是沒有反抗能力,而是不能。他一人之力不足以對付那麼多人,後期這些人都會被男主一點一點幹掉,初期的男主,較弱。】

「嘖!比女主還弱。」

沐雲雙手插褲兜,一副痞子樣,來到單方面鬥毆現場。

「需要幫忙嗎?」

林江弓著的腰微微僵硬,他沒看見來人,但聽這聲音,很熟悉。

「你是誰?趕緊滾!」打人的混混不爽了,他還沒打爽呢。

七音笑容更深了,「你叫我滾?」

「廢話!要不然我叫誰?」

「大哥,把她交給我!」

「我,交給我!這娘們兒我一個人就能解決!」

林江趁著這空檔,抬起頭,少女一臉的放蕩不羈,毫不畏懼這些人渣。

恍惚了一會,一切恢復正常,他只不過是一個小可憐,弱小的讓人無奈。

「小可愛們,待會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做地獄!」

她的聲音很輕,輕到風一吹就散,但是聽在混混們的耳朵里,卻清楚的很。

沐雲理了理袖子,確保衣服不會妨礙到自己行動后,還沒等對方回過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幾個人打趴下。

幾個人像是疊疊高一樣疊在一起,被打過的地方,久久不能消痛。

警探長 「如何?」。

林江望著她微微失神,她微微勾起的唇角,讓他以為看到了聖光。但是下一秒恢復正常,他知道,自己不過是個令人同情的小可憐。 尚都教徒開始攻擊的同時,特警們躲在裝甲車和汽車的一側朝着倉庫大門的位置緩慢移動,而突擊車也慢慢前進到可以衝擊的距離,準備一口氣將倉庫大門直接撞開。

頭頂狙擊點的狙擊手們,此時就像是打靶一樣,一槍一個結果着那些站在窗口,不停朝着下面汽車和裝甲車掃射,並且大吼大叫,見到自己同伴倒地還發出亢奮喊叫的教徒們。

遠處屋頂的夏婕竹手持望遠鏡看着,覺得太荒謬了。如果在七年前,她看到有教徒這樣瘋狂,她也許會認爲那是一種忠誠的表現,而在七年後,經歷過現實世界摧殘的夏婕竹能清楚地意識到,眼前的這羣人就是一羣吸過毒的瘋子!

是的,同時,夏婕竹也在心中懷疑了萊因哈特希,即便是這個神祕的老人擁有可怕的智慧和力量,但潛意識依然不斷告訴她,萊因哈特希非常的危險!

一顆流彈擦着夏婕竹的耳邊飛過,夏婕竹下意識摸了下自己的臉頰,看到手上有鮮血,旁邊的助手立即道:“主任,還是下去吧,這裏很危險。”

盛世書香 “不,我想站在這裏,看清楚全程。”夏婕竹並不願意離開,而是抓起對講機道,“我是夏婕竹,所有人聽着,現在可以執行強攻命令,可以使用手上擁有的任何致命武器,我再重複一遍,可以使用任何致命武器。”

夏婕竹的命令傳達下去之後,原本還在緩慢行駛的裝甲車和汽車速度稍微加快,特警的速度也立即加快,跟隨着汽車到達了倉庫的前後門,同時一組特工也堵住了倉庫側面的那扇小門,謹防有人從其中逃脫。

衝擊車到達了預定區域之後。加足了馬力,朝着倉庫大門直接撞了過去,撞上去之後。衝擊車前端的前臂衝入了大門之中,從內部抓牢之後。衝擊車開始朝着後面退去,退開的同時將倉庫兩扇大門直接拽開。

就在大門被拽開幾個稍大縫隙的時候,兩側等待着的特警隊長,拍了拍前面舉着防暴盾牌的手下,又朝着後面做了一個“投擲”的手勢,隨後周圍的特警都將閃光彈和震撼彈拿了出來,在隊長的指揮之下,朝着縫隙之中扔去。

震撼彈和閃光彈在倉庫之中爆開。瞬間慘叫聲一片,大門也同時被衝擊車拉開,但特警們並未立即衝進去,而是緊貼着大門兩側等待着,等待着兩輛裝甲車衝到門口,其中一輛使用榴彈發射器朝其中發射着催淚彈,另外一輛則朝着裏面噴射着加了催眠液體的水柱,橫掃兩圈之後,特警隊長這才下達了突擊的命令。

兩側特警魚貫而入,進去之後分成兩隊快速又準確地解決着那些還在反抗的教徒。同時也沒有放過那些因爲閃光彈還沒有睜開雙眼,依然在地上掙扎的傢伙——夏婕竹的命令其實很明確,那就是不留活口。

不留活口對執行這類任務的特警和特工來說。是再簡單不過了,如果要抓活口,那才叫麻煩,並且隨時可能會搭上自己的性命。

特警的不斷突入,讓那些個教徒開始在倉庫中四下逃竄,但不管怎麼逃竄倉庫都只有那麼點大的空間,不少人開始朝着側門跑去,等他們打開側門的瞬間,看到的卻是幾名特工和他們手中黑洞洞的槍口。

其中一名教徒要舉槍的時候。一名特工大聲喝斥道:“放下槍,舉起手來!”

那名教徒愣住了。其他教徒也沒有舉槍,緊接着他們聽到身後不斷有人倒下慘叫的聲音。他們終於清醒了些,知道沒有什麼神力可以保護自己,自己手中的akm也只是普通武器,沒有接受過訓練的人,連這些特警都無法對付,更不要說屍化後的特警了。

教徒們放下了槍,但在放下槍的那一刻,一顆子彈直接貫穿了其中一人的胸膛,那人倒地,其他人立即抱頭蹲下來渾身發抖,特工們立即轉身,發現夏婕竹帶着助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後面。

夏婕竹持槍上前,抓過其中一名特工手中的衝鋒槍,直接將剩下的人全部掃倒,將槍扔還回去,冷冷問:“我的命令,你們是聽不懂,還是不想執行?”

特工們面面相覷,其中一人壯膽道:“主任,他們都是教徒,是尚都教教徒,也許只是一時糊塗。”

“你爲什麼知道他們是一時糊塗?”夏婕竹再問,指着門道,“如果不是呢?如果他們隔着門用突擊步槍朝着你們掃射呢?你們早躺下了。”

說着,夏婕竹直接朝着側門走去,同時道:“你們幾個,從現在開始脫離情報局,回普通的特警隊執行任務去,現在,馬上!”

助手看着那幾個人皺眉搖頭,那幾人知道自己的特工生涯從此結束,但也在心中對夏婕竹產生了更多的怨恨。

夏婕竹走進側門,在倉庫之中穿梭的時候,助手追上來,剛追上來要制止夏婕竹的時候,夏婕竹轉身就是一槍,將助手身後一名隱藏着的教徒一槍擊斃,隨後又一閃身,左手抓起衝出來一名教徒手中的突擊步槍,右手持槍將其肚子打了個稀爛。

夏婕竹更換着彈夾,頭也不擡地說:“這次不是慈善行動,我手下的特工還不如那些外勤特警,傳出去會被人笑話的,會認爲我不稱職,回去之後調查一下,全局上下如果對這些教徒有不同看法的,特別是覺得太殘忍的特工,全部調離到情報局之外的單位去。”

“是!”助手應道。

夏婕竹走了幾步,停下來,回頭道:“你呢?你覺得殘忍嗎?”

助手冷冷道:“我只知道執行任務,其他的事情不是我該考慮的。”

“很好,保持這種狀態。”夏婕竹點頭,持槍朝着前面走去,冷靜地擊斃着衝出來的狂熱教徒。

十五分鐘後,整個清繳行動結束。被擊中大腿還活着的達赫被兩名特警從角落中拖拽出來,扔到了夏婕竹跟前。

夏婕竹站在那,俯視着達赫。揮了揮手,特警搬來椅子將其按在上面。

“你們都出去吧!”夏婕竹下命令道。

特警隊長點頭。朝着其他人揮手,所有特警立即跟着他魚貫而出,倉庫中很快就剩下夏婕竹、助手和達赫三個活人,還有遍地的屍體,這些屍體中沒有一具是特警的,整個行動中夏婕竹手下死亡人數爲零,輕傷有5個,但都只是擦傷。亦或者只是被子彈擊中了防彈衣造成了腹部或者胸口淤青。

達赫坐在椅子上,看着夏婕竹咬牙道:“背叛者,惡魔,我知道你是誰,你是造物大人最相信的人,但沒有想到你站在背叛者的那邊!”

夏婕竹站在那,一句話不說,只是看着達赫。

達赫朝着地上啐了一口:“你會得到報應的!我們這些人死了,還有其他的教徒,還有其他區域的人們會知道真相。會站起來保衛造物大人!”

夏婕竹依然只是冷冷地看着達赫,終於看得達赫有些頭皮發麻,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夏婕竹此時纔開口:“說完了?”

達赫不做聲。夏婕竹更換了彈夾,同時對助手說:“把他鞋子脫下來。”

助手立即將達赫的鞋子脫了下來,夏婕竹隨後瞄準達赫右腳的大拇指扣動扳機,隨後達赫慘叫着從椅子上跌落,滿地打滾,慘叫着。

“你不是有神力嗎?不是刀槍不入嗎?”夏婕竹冷冷地看着他。

達赫一邊慘叫一邊叫罵,夏婕竹看着助手道:“把他扶起來,綁在椅子上面,然後你站在後面扶住椅子。不要讓他動,晃得我眼睛疼。”

助手立即照做。剛綁好扶住椅子的時候,夏婕竹又開槍打斷了達赫的左腳大拇指。達赫這次要慘叫的時候,被助手從後面死死捂住嘴,變得只能發出嗚嗚聲,眼淚也順着眼眶滑落到助手的手背之上。

助手只是冷冷地看着地面。

“想死得快點嗎?”夏婕竹看着達赫問,用滾燙的槍管杵着他的胸口,此時槍管造成燙傷的疼痛對達赫來說絲毫沒有感覺,所有的疼痛都集中在了雙腳之上。

達赫知道自己活不了了,但這樣的折磨他也無法忍受了,他只得在那點頭,畢竟他是個凡人,沒有半點神力,只是藉着萊因哈特希的名頭當了這麼多年的13區首領,享受着下面教徒給他的各種供奉而已。

助手鬆開了達赫的嘴巴,達赫氣喘吁吁地流淚道:“我說,我是騙子,我沒有神力,什麼都沒有,我承認,求求你給我個痛快!”

“我對你那些事情不感興趣,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夏婕竹伸手指着旁邊一具屍體握這的akm突擊步槍道,“這些武器怎麼來的?”

“走私進來的,我們花了三年的時間,分成零件一批一批走私進來的。”達赫哭得已經不成模樣,邊哭邊喊痛。

夏婕竹搖頭:“我知道,但我想知道你是從誰手裏面買的,還有,是誰幫助你們走私進來的?沒有人幫助,你們是走私不進來的,肯定是政府中的某個高官,沒有這個人的幫助,一隻蒼蠅都別想飛進方舟來,所以,我勸你老實回答!”

達赫皺眉道:“我還有家人,我要是說了,這個人不會放過我家人的!”

“誰?”夏婕竹將槍口對着他的腳背,“再不說,我會慢慢地打斷你的每一根腳趾,讓你活生生痛死!”

達赫終於忍不住了,開口道:“是顧——”

達赫剛說了一個字,腦袋就被打爆了,而開槍的正是夏婕竹的助手,夏婕竹吃驚的時候,助手立即舉槍瞄準了自己的腦袋,對着夏婕竹詭異一笑,絲毫不遲疑就扣動了扳機,打爆腦袋,倒在了一側。

滿臉濺滿了達赫和助手鮮血的夏婕竹愣在那,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先前那一瞬間發生了什麼。 「姑奶奶,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先松腳好嗎?」

混混們捂著發疼的部位,零零散散的站著,一點也不敢直視七音。

「現在還想讓我滾嗎?」七音勾唇,笑。

「不敢不敢! 蜜戰告急:嬌妻不上道 我滾,我滾!」

「好啊,那還不快滾!」

幾個滾滾相互看了一眼,頓時作鳥獸狀散了。

七音無趣的搖了搖頭,來到林江面前,蹲下。

「你為什麼救我?」林江不禁想起了上一回,他被欺負的時候,這個女生居然到校霸面前挑釁!

「救你?你確定我是在救你?」

林江:「……」

確實不像,對方只是言語侮辱了她覺得不爽而已。

「嘖,你都上大學了,還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嗎?那你也太…弱了吧!」

少女那譏諷的表情刺痛了林江的眼,耳根通紅,他甚至不敢對視。

「小夥子,你也該長大了!」

小六子:一瞬間感覺到宿主老母親的心是怎麼回事?

「你在幹什麼?」

尖細的聲音響起,不遠處,一個穿著襯衫短裙的少女出現,她面帶正義,看向七音的表情有些不善。

「同學,校園暴力是非常嚴重的情節,你做這些事情之前,就不會良心過意不去嗎?還有,我看你長得挺萌的,沒想到會這麼危險?我說……」

七音起身,抱胸,看著她說話,就是不給個反應。

林江的臉燒的慌,他站起身,一言不發的轉身離去。

「哎!你別走,你好眼熟啊!原來是你,你怎麼又被欺負了,別怕,有我在!」

「噗!」

沐雲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

若是正常劇情里,男主面對一個跟他說「別怕,有我在」的女主,指不定就已經互相開始產生情愫,然後又是一副曖昧的畫面。

但是現在,一切都被她打亂了。

現在林江只感覺臊的慌。

更是在李可心說出那幾句話后。

「你怎麼又被欺負了?」

這句話好像是在嘲笑他的無能,比之前那個女生說的話還惡劣。

「別怕,有我在!」

這句話若是早些時候說他或許還會有點感動,但是現在他只感覺到深深的恥辱。

「不是她!」林江不想糾纏過多,更不想再被人當笑話看下去了。

李可心不明白全過程啊,只以為他是怕了七音。

於是開始了她伸張正義的道路!

「這位學妹,既然作為一個學生,就應該要有學生的樣子,打架鬥毆都是混混們乾的事。你父母把你送到學校來並不是讓你來混日子的,如果把這些時間……」

「停!」七音伸手擺了個停的手勢,「這位同學,我建議你去看一下腦科。」

逮著人就教育,就跟那瘋狗一樣,逮著人就咬。

「你什麼意思?」李可心面色微沉,她覺得這個女生真是給臉不要臉!

林江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直接解釋,「她沒有欺負我!」

「同學,你不用維護她,仗著自己是個女生就為所欲為嗎?我讓教導主任來評評理,到時候你就算是道歉也沒有用!」李可心落了面子,更不想放過她了。。

「好啊!那就讓教導主任來啊!」七音笑,這女主腦殘! 但是最後還是沒有去請教導主任,因為林江拒絕了。

「同學你誤會了,不是她打我,我是被她救了。」雖然很難為情,但怎麼樣也不能讓自己的救命恩人被人污衊了吧!

李可心頓時臉色就不好看了,她自以為的真相,結果並不是現實。

看到七音譏諷的笑意后,臉色更加難看,「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

不過這件事本來就是她的錯,所以只能道歉,承認錯誤了。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啊!」七音非常感慨的說了一句,然後轉身離開,深藏功與名。

林江低著頭默默離開,今天真是糟糕的一天。

李可心恨恨的跺了跺腳,那女生要不是表現的那麼凶,她怎麼可能會誤會嘛!這怪不了她!

【功德值到賬,五十點!】

「……」

看了一眼原主選修的課程,按著記憶來到教室,上課鈴一響,七音就立馬坐在教室最後排,睡起了大覺。

這節是必修課,很多人都認認真真的在聽,只有少數一些人趴在後面的桌子上睡覺,或者打遊戲。

由於旁邊座位的兄弟打遊戲的動靜太大,導致七音有點睡不太好,看了一眼他的遊戲界面,興緻又上來了。

熟練的進入遊戲,領完登錄獎勵后,迅速的開了一局排位賽。

「請您禁用英雄!」

七音看半天不知道禁用哪一個,因為對她來說,禁哪個都一樣。你會玩的話,誰都打的贏,不會玩的話,你乾脆全部禁掉算了。

最後隊友求禁伽羅后,七音順勢就禁掉了。

北邊向陽:六界大魔王?怎麼看著這麼熟悉?你是不是上次和YF玩的那個?

六界大魔王:不是,你看錯了。

七音迅速的否認了,這別不是葉非的腦殘粉,來坑她段位的吧?

北邊向陽:好吧!

為了以免漏出馬腳,七音點了幫搶諸葛亮,她最近喜歡上的英雄。被動技能有點無敵,貼臉打法也是厲害的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