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一片死寂,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望著楊嘯。 楊嘯一邊揉著屁股,一邊嘻嘻一笑,

「阿狼呢?」

「咳!」

野人王輕咳一聲,大聲說道:

「我知道部落裡面有很多小夥子喜歡阿蕊,我今天把阿蕊嫁給楊嘯,不知道你們還有誰想表達一下自己對阿蕊的深情?」

楊嘯看著野人王,心想,這真的是阿蕊的爺爺?

不過,此刻阿蕊已經完全不在意爺爺如何搗蛋搞笑了,反而是面帶微笑看著楊嘯,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欣賞和崇拜。◢隨◢夢◢小◢.lā

廣場周圍其他的野人還沉浸在楊嘯恐怖的獸魂震驚之中,無論哪個毛頭小夥子以前曾經暗戀過阿蕊,現在都不可能愚蠢到跑上來挑戰楊嘯了,

那不是作死嗎?

阿狼原本就是野人王這個部落年輕一代中最優秀的青年,阿狼都不行,別的野人怎麼可能呢?

野人王很得意,很驕傲,他覺得自己眼光不錯,給孫女挑選了一個好女婿,得意地望了一眼阿蕊,那眼神就是在說:

瞧,還是爺爺眼光毒辣吧?

給你挑選的好丈夫,你去哪兒找?

現在不埋怨我了吧?

當然,野人王的興奮不僅僅在於給孫女找了個好丈夫,更重要的是,他為野人部落的未來找到了希望。..

周圍的野人也都從震驚之中醒悟過來,崇拜地看著楊嘯,彼此議論著。

「我擦,這楊公子真是神人啊!」

「他的獸魂是什麼?如此恐怖?」

「我以前覺得只有阿狼才配得上阿蕊,現在才發覺,阿狼給楊公子提鞋都不夠啊。」

「咳,按照我們野人的規矩,一個男人可以找幾個女人,我女兒也很漂亮,等下去找阿蕊說說,讓她過去暖床也是可以的。」

「切,就你女兒那樣,也好意思去給楊公子暖床,要去也起碼是我女兒那樣的人吧?」

「你信不信我現在抽你?」

「我擦,來啊,我還怕你不成?」

……

野人王哈哈一笑,拉著阿蕊的手重新走到了楊嘯身邊,強行將阿蕊的手放到了楊嘯的手中。

楊嘯:「…….」

這件事估計是沒得推脫了,唉,我是一個現代文明人,這好比是穿越到古代原始社會,娶了個野人做老婆,情何以堪?

野人王哈哈一笑,大聲說道:

「好,我宣布,阿蕊嫁給楊嘯,婚禮現在正式舉行!」

「耶!」

廣場上一千多野人興奮得大叫起來。

各種自制的能夠發出聲音的樂器響成一片,

一隊少女走過來,每人提著一個籃子,裡面裝滿了五顏六色的花瓣,

大家將大把的花瓣紛紛撒向楊嘯和阿蕊,半空中頓時飄落一陣花雨。

阿蕊很激動,眼睛裡面有著晶瑩的淚水,

對於女人來說,哪怕是一個野人,她們對於自己的婚姻同樣充滿著夢想和期待。

楊嘯的手被阿蕊牽著,不知道該不該抽出來,乾脆把心一橫,反手抓著阿蕊。

既然木已成舟,那就讓自己爽一點吧,總是這樣彆扭著也不行。

楊嘯這一主動抓著阿蕊的手,阿蕊內心一甜,低頭含笑,一滴眼淚滑落下來。

簡單的撒花儀式之後,大家開始跳圈圈舞。

這個楊嘯以前看非洲記錄片的時候,還是有些印象,平時去華夏國少數民族地方旅遊,也會遇到晚上的篝火晚會,一大堆人手牽手在一起跳舞。

楊嘯牽著阿蕊的手,被一群青年男女牽著,組成了一個大圈子,圈子之外,還有跟多的人圍成新的圈子。

整個廣場一千多人組成了五個大圈,一圈套一圈。

野人王也在裡面,興奮的像個孩子,兩個肥肥的中年婦女牽著野人王的手,扭動著肥碩的身軀,彼此**,神情曖昧。

楊嘯跟著大家的動作手舞足蹈。

阿蕊牽著楊嘯的手,感受著楊嘯手心的溫暖,興奮,微笑,害羞,不敢正眼看楊嘯,卻又忍不住時不時偷偷瞥一眼。

跳過舞之後,大家開始分開去不同的篝火堆吃燒烤。

夜幕降臨,幾十座篝火熊熊燃燒,給山谷增添了濃烈的生機。

野人王並沒有強行讓楊嘯和一切部落首領在一起燒烤,而是任由他和阿蕊和那些年輕人在一起,這樣彼此可以放鬆一些。

野人王自己則和從各地趕來的部落首領一起燒烤,大家都對野人王表達了恭賀,送來了各種奇怪的禮物。

「今天放開吃,放開喝,今天是我們野人部落的大日子,是我們野人的重生!」

野人王所說的重生,只有阿豹一人能夠明白。

楊嘯已經和野人王商議過來,推行野人部落的改革,但是不能太急,要潛移默化,具體由他來慢慢實行。

要想將這些各自獨立的小部落融合在一起,牽扯的利益太多,強行合併肯定不行。

儘管野人王也想通過自己的權威強行大家合併,還是被楊嘯勸阻住了。

所以,現在野人王內心憋得慌,就像自己發現了一座金礦,卻又不能大聲告訴被人,只能一個人悶在心裡,雖然很興奮,卻沒有人分享自己的興奮。

楊嘯發現,野人的燒烤很有特色,他們沒有鹽,卻使用一種天然的辣醬,有的還沾這甜味醬來吃。

這些都是野人採摘森林裡面的野果做的果醬。

阿蕊親手烤好了一塊肉,遞給楊嘯。

楊嘯接過來,說了聲,

「謝謝!」

阿蕊低頭一笑,內心很甜。

這就是她喜歡的男人,細膩溫情。

她不喜歡周圍的野人,阿狼他們太粗魯了,她喜歡楊嘯這種溫情儒雅風度翩翩的男子。

她從來沒有想過真的有一天能夠遇到這樣的男子,並能夠嫁給他。

作為野人的一員,這對她來說簡直和夢一般。

紫源星球上的野人部落在巫行人統治的數百年時間裡面,被動或者主動地接觸了巫星文明,也開始學習了一些巫星人好的生活習慣。

比如穿衣,以前的野人是不怎麼穿衣的,男男女女都是坦胸露著,2歲以下的孩子,即便是下身也是不穿獸皮的。

巫星人來了之後,他們看到巫星人都穿著衣服,也就慢慢跟著學,反正各種獸皮大把。

夜深之後,一隊少男少男簇擁著楊嘯和阿蕊,來到了阿蕊的房屋,這就是他們的洞房了。

在野人的聲神祝福中,將兩人送入了洞房。

其他的野人繼續去燒烤,吃肉,喝果酒,有情人的可以相互找個隱蔽的地方嗨起來。

野人部落在男女關係方面比較隨意。

楊嘯跟著阿蕊進入房間,阿蕊關上房門。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尷尬。

房間裡面點著一種天然的樹脂蠟燭,是野人日常用來照明的,散發著淡淡的松脂香味。

阿蕊低著頭,低聲說道:

「房間裡面準備了熱水,你可以去洗個澡。」

楊嘯一愣,沒有想到野人部落還有這個好的衛生習慣,當即笑道,

「好啊,那,你要洗嗎?」

阿蕊低頭,臉色羞紅,

「嗯。」

狼性總裁不可以 「我們,一起洗?」

楊嘯脫口而出,也不知道是邀請,還是詢問。

阿蕊的頭更低了,臉色更紅了,但還是低聲「嗯」了一下。

楊嘯也是當過幾次新郎的人了,老司機,這個時候不是害羞的時候,人家女孩子害羞,你也跟著害羞,事情就搞不好了。

楊嘯拉著阿蕊的手,

「去洗澡吧。」

兩人進了房屋裡面的一間大卧室,有一張簡易的床,上面鋪著厚厚的獸皮,牆壁上掛著各種花紋的獸皮,獸角裝飾品,還有很多鮮花。

地板自然是天然木地板了,房屋中央有一個直徑一米五左右的大木盆,一看就是用整個樹榦挖出來的。

森林裡面的到處都是大樹,野人將大樹砍斷之後,直接將樹榦挖空,就可以做成一個大洗澡盆。

盆里裝著熱水,冒著裊裊熱氣。

應該是部落野人事前準備好的。

房間裡面點著兩根一尺高的樹脂蠟燭,閃耀著淡淡的橘色光芒。

阿蕊走到大澡盆前,輕輕解落了身上的獸皮衣服,露出了光潔挺拔的身體,在那一刻,曖昧的燈光照耀下,楊嘯看著阿蕊的身體,立即產生了一種原始的衝動。

阿蕊低著頭,率先進入了大澡盆,揚起淺淺的水花。

楊嘯三下五除二脫了衣服,跨入大澡盆,直接從身後摟著了阿蕊的結實柔然的身體,一雙手上下求索。

阿蕊初經人事,嬌羞微喘,任由楊嘯索取。

……(此處省略三千字)

(感謝星雲飄雪打賞500起點幣,影絕s打賞000起點幣,兔子還是狐狸打賞00,子牙農打賞00起點幣,多謝大家支持。) 男女之間的感情很微妙,無論多麼陌生的兩人,一旦上了床,立馬變得熟悉親熱起來。

楊嘯趟在寬大的獸皮床上,阿蕊依偎在他身旁。

「你,喜歡我嗎?」

女孩子總是喜歡問這句話,即便是外星人,也和地球上的女人一樣。

「剛開始不喜歡。」

楊嘯實話實說。

重生之打造娛樂帝國 阿蕊雖然相貌清秀,畢竟是沒有經過現代文明熏陶的人,帶著一股野性。

無論是藍欣,秦雨,黃文,鄧曉,還是伽馬星的利亞,明月,她們都是經過文明熏陶的人,帶有一種知性美,這是楊嘯喜歡的。

「那現在呢?」

阿蕊追問著。

穿書之女配才是真大佬 「現在,開始喜歡了,呵呵。」

寶妻當道:老婆你來管家 楊嘯輕笑著,伸手摸著阿蕊的身體。

阿蕊充滿野性,有著一股原始的魅力,尤其是在床上,這一點,與藍欣,秦雨等人有些不同。

如果拿食物來比如的話,藍欣,秦雨等人是五星飯店的精美菜品,而阿蕊更像是蒙古的烤羊肉,東北的醬骨架,透露著一種原始粗狂的美味。

阿蕊一笑,翻身騎在了楊嘯身上。

……

楊嘯在山谷住了十來天,

白天帶著阿豹,青木等人四處奔跑,查看地形,親自手繪了一張整個原始森林的大概草圖。

楊嘯的身上有一個地圖,那是秦陸給他的。

不過秦陸給的地圖是整個紫源星的大概地理圖,而楊嘯現在自己畫的則是根據需要繪製的更詳細的地圖。

楊嘯白天查看地形,畫地圖,思考未來礦井基地和野人城的布局,晚上則有阿蕊陪伴在身旁。

短短几天,兩人的感情進展非常快,有些如膠似漆的感覺。

楊嘯決定要回去基地找戴維和老秦協商開礦場的事情。

離別的前一天晚上,阿蕊抱著楊嘯依依不捨。

「你會回來的,對嗎?」

楊嘯一笑,用手捏了一下阿蕊的臉蛋。

「放心吧,我還要在這裡開礦井,建立基地,自然是要回來的。」

「你不要騙我,否則,我,」

「你要怎麼?」

阿蕊本想說「如果你騙了我,我會殺了你的」,轉念一想,自己似乎不是楊嘯的對手,於是幽幽地說道:

「如果你不回來了,我,我會死的。」

阿蕊這話說得直接,絲毫不拖泥帶水,真情流露,一雙大眼睛深情地看著楊嘯。

楊嘯心頭一熱,將阿蕊緊緊摟在懷裡。

兩人又是一番翻雲覆雨激戰。

情到濃處,恨不得兩個人永遠連成一體,彼此進入對方的身體裡面,永世不要分開。

第二天一早,野人王,青木和阿蕊給楊嘯送別,阿豹帶著十個手下,和楊嘯一起離去。

阿蕊看著楊嘯離去的背影漸行漸遠,眼淚嘩啦啦就流了下來。

野人王憐愛地看了一眼孫女,拍拍她的肩膀,沉聲說道:

「丫頭,放心吧,楊嘯會回來的。」

「嗯!」

阿蕊哽咽著,伸手擦了一下眼淚。

……

基地里,戴維這十幾天是坐卧不安。

楊嘯獨自一人跟著阿豹等人走了,他很不放心。

一來不放心楊嘯的安全,擔心他被野人給擊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