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現在他卻發現,自己似乎在躺進棺材前,見過這些恐怖煞氣。 遺世人終於確定,自己真的是一個被世界遺忘的人。不過雖說感慨萬分,但這並不影響他的現場發揮。畢竟這些恐怖煞氣,他並不放在眼裏。

他的目光凝重,只是發現自己可能來自第二層聊齋世界。

他會得到這夢魘鬼神之位,多半是聊齋世界在暗示他,他可以滾蛋了。

只不過當時他沒能領會而已。

將恐怖煞氣磨滅後,遺世人看向了在黑山中那道人不人鬼不鬼的身影,對於遺世人的出現,黑山老妖驚恐萬分。

他其實並不是這個聊齋世界的。

他來自被聊齋世界稱之爲第二層的人神世界。

在人神世界,鬼神還是天地的寵兒,但卻不是唯一。有另類成道之法,儘管沒有鬼神之位,但實力卻不在鬼神之下。這樣的鬼怪,如果是鬼物,那麼被稱之爲天鬼。而另類成道的是妖物,那麼被稱之爲妖魔。

黑山老妖,便是妖魔。

幾千年前,他意外跌落聊齋世界的第一層,纔剛展露實力,就成了聊齋世界的第一層裏最倒黴的鬼神。

這一封,就是數千年,讓黑山老妖對修成十八道年輪印記者,真的是恨之入骨。出世後,他這大半年一直沒什麼動靜,便是爲了引下來恐怖煞氣,好展開一場報復。

能修成十八道年輪印記的,都是人族中的至聖至賢,這些人無一不是以人族之人爲重。

大肆殺戮人族,再把人族變成鬼怪,無疑很有報復的快感。

不過,沒想到他纔剛釋放恐怖煞氣,就遇到了夢魘。

鬼神之中最恐怖的,莫過於夢魘。人神世界有着聊齋世界的人道意識,鬼怪們仍能夠壓制住人神世界的人族,這夢魘鬼神功不可沒。

而夢魘鬼神,在人神世界,只有兩位!

“原來你是從第二層過來的,那麼這次的舉動,也算情有可原。不過妖孽之災,不能出現在這個世界。所以,給我個不殺你的理由。”

遺世人負手而立,只聽他淡淡的說道:“你雖然另類成道,但你沒有鬼神之位,應該清楚,我殺你並不費力。”

“況且,這真正的鬼神,我也設計殺過一位。”

遺世人的話語,給黑山老妖很大的壓力。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撞上夢魘鬼神,而且這位夢魘鬼神還站在自己的對立面。

“給不出理由,那麼死吧。”遺世人的目光逐漸變得陰冷,雷霆從他手中醞釀。鬼神害人,他不會管,因爲鬼怪害人是天性,更是這個世界的規則,但如黑山老妖這般,就太過惡劣了,妖孽之災一旦形成,整個宋國都會淪陷,然後波及到其他地方,最終很有可能整個世界都再無活人。

其他鬼神會可能不在意這一點,但他在意!

轟隆。

血色驚雷炸響天空。

這一道晴天霹靂很是驚人,甚至就連地面都跟着震動了下,其中包括不遠處的郭北縣,整座縣城都在一瞬間輕輕晃動了下。

……

黑山老妖的殘魂逃走了。

他的身體被殺,但他總算是撿了一命。不過另類成道講究完整性,他此時此刻,已經算不上是鬼神級別了。

除非黑山老妖他能夠取回他的屍體,但他根本辦不到。

他的屍體被遺世人壓制在了黑山中,受到夢魘鬼神之力的影響,只怕是已經變成了獨立的一頭屍鬼。

是他,但也不是他。

黑山老妖逃出老遠,他只是一道殘魂,在這烈日之下非常難受,這時他看到了一個書生出現在山道上。

一般情況下,黑山老妖是不會對一個路過的凡人在意的。

哪怕是他借屍還魂,也需要好好挑選一下,更何況他是妖,想要借屍還魂的,需要好好謀劃一下。

然而只是看了這書生一眼,黑山老妖就異常難受。

“這是……”

“微弱的人道意識……”

黑山老妖從聊齋世界的第二層過來,自然不會認錯人道意識。要不是有着人道意識,他們鬼怪也不會哪怕佔據了優勢,還是無法將徹底將人族壓制下去。

“這個難道是第一層聊齋世界的人道意識,怎麼看起來虛浮不定,還有些虛假?況且,這人道意識怎麼會依附在一個凡人身上?”

黑山老妖詫異着,就往這個書生身上一撲。

陰風掠過,只是血肉凡胎的書生瞬間斃命,微弱的人道意識沒什麼反應,只不過在瞬間暗淡下去,然後連黑山老妖也找不到。

書生的屍體摔在地上,一身錦衣之下,原本年少的書生此時化作了一具乾屍。

如同死後被暴曬了幾個月,直至曬乾。

黑山老妖見殺了這個書生沒什麼異常,便立即離開,那個夢魘鬼神饒他一命,他只想逃得遠遠的,然後形成詭像,有了自保之力後,好好探尋下這個世界,免費再惹到不該招惹的。

書生的乾屍從山道上一路滾落,摔在了附近的雜草山石間。

一份秀才憑證從書生身上掉出來。

剛好一陣風吹過,上面由縣衙用金墨書寫的三個大字分外醒目——寧採臣。

……

郭北縣震了一下,卓景寧也被嚇了一跳,他以爲是地龍翻身了,隨後聽到下人稟報府內沒有什麼損失,這才鬆了口氣。

於是派人去打探一番。

很快的,就有了結果,是之前的那一道晴天霹靂引起的,而最後那道晴天霹靂,是落在了黑山方向。

“黑山?”涉及到黑山,卓景寧就猶豫起來。

不過這次的事情詭異,他準備去查探一下。

當然不是他去,也不是小狐狸去。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卓景寧放出了千萬兩銀子的重賞,便有鬼怪領命,前去查探。

卓景寧開出如此重賞,是認爲黑山有巨大危險,第一頭去查探的鬼怪有很大可能一去不回,反正他不給定金,這等於找了一個免費送死的。

但他沒想到的是,這個鬼怪很快查探清楚,並且還給卓景寧帶回來幾個“證人”。

這幾個“證人”,有三個是當初蘭若寺的鬼和尚,一個是佝僂着如老嫗,渾身由樹根構成的“槐和尚”,此時已經神志不清,認不住卓景寧,還有一個,則是聶小倩。 相較於其他人,這羣鬼怪裏面,卓景寧更願意相信聶小倩一點。

這是顏值優勢。

“黑山發生什麼事情?”卓景寧問道。

聶小倩整理了會兒頭緒,纔開口回答道:“黑山老妖佔據了黑山,將我們收入麾下後,也不管我們,直到不久前黑山老妖突然施法,讓天裂開,然後傾瀉出一種詭異的黑色氣息,所過之處,但凡是活着的都死了。然後,就出現了一個人,他把黑色氣息收走後,殺死了黑山老妖,並且把黑山老妖的屍體封在了黑山之中。”

她說的很詳細,前因後果都描述得很清楚。

卓景寧聽得一臉懵,他瞪着眼,有點難以置信,忍不住問:“這麼說,黑山老妖死了?”

這倩女幽魂的劇情還沒開始,相關的角色都在逐漸登場,可這一轉眼,作爲劇情中最爲關鍵,也最爲重要的反派黑山老妖,居然就這麼死了?

黑山老妖死了,那麼這倩女幽魂的聊齋劇情該怎麼往下演?

就此結束嗎?

那他期待已久的幾個難纏鬼怪,豈不是都沒戲了?

“黑山老妖死後,他的屍體死後通靈,變成了屍鬼,因爲黑山老妖生前的實力太過強大,哪怕留下的屍體也是兇戾無比,我沒辦法靠近,只好將這幾個黑山上倖存下來的鬼怪給帶來了。”說這話的,是從卓景寧手中領了賞令的鬼怪,他原本是一尋常的富商打扮,可在說話間,這鬼怪渾身氣勢大變,一股戾氣涌現。

富商打扮的鬼怪隨之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名面色蒼白,一身白色打扮的男子。

小狐狸一下子出現在卓景寧身側,目光警惕的看着這現出原形的鬼怪。

這一身蒼白的男子見到小狐狸,他笑了笑,然後說道:“王女果然也感受到了,不過這一次的位置不止一個,所以你我並非見面就要分個生死,我和老謝的關係,沒你們想象中那麼好。”

說完了這話,這一身蒼白的男子環視屋內,接着大有深意的說道:“況且王女似乎在謀劃什麼事情,不方便出手,所以王女還是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着我。我是剛好路過這地方,聽到蘭若寺住持開出了天價懸賞,我便來賺個外快。”

最後,他看着卓景寧道:“不知道住持認爲我這事兒辦的怎麼樣?有沒有資格拿賞金?”

“這當然可以。”卓景寧趕緊回答道。

“那麼還請住持把銀子給我,我多留在此地,對郭北縣的人可不是什麼好事。”這男子笑着說道。

卓景寧立馬叫人領着他過去,這男子抱拳一禮,便走了,片刻後他聽手下回稟說那男子施展手段,將一座山峯那麼多的銀子,給收入袖子裏,然後飛天離去了。

卓景寧這才鬆了口氣,他已經猜到這男子的身份了,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這麼一位通天鬼王,居然會爲了一千萬兩銀子的賞金,來給他辦事。難怪連槐和尚都能被帶來,儘管神志不清,實力大損,但已經變成樹妖姥姥的槐和尚,可還有着詭像級的實力。

“是謝必安。”小狐狸出聲道。

卓景寧點了點頭,他也是這麼想,不過這個時候方便說這個,於是他看向那三個鬼和尚,道:“你們是留下來,還是自己找個去處?”

“聽聞住持在此地賜封鬼怪,還望住持念在當初相識一場的份上,給我們一份好差事。”一名鬼和尚連忙回答道。

另外兩名鬼和尚見狀跟着點頭。

“可。”卓景寧隨即就給這三個鬼和尚安排去了去處,當初他滅殺幾個來投靠他的鬼和尚,是忌憚黑山老妖,現在黑山老妖都半死不活了,這自然無所謂了,況且殺了這三個鬼和尚,也得不到半點好處。

然後卓景寧看着聶小倩,問道:“黑山老妖的屍體在黑山,那麼黑山老妖的妖魂呢?”

鬼怪難纏,況且是鬼神級的黑山老妖。身體被殺,化作屍體被封在了黑山,因此成了屍鬼。既然一具屍體都能有如此變化,還能叫堂堂一代通天鬼王忌憚,不敢靠近,那麼這黑山老妖的妖魂,一定能逃走。

還有,殺死黑山老妖的,到底是什麼人?

鬼神可都是不死不滅的!

“應該是逃走了。”聶小倩難掩驚駭之色,她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當時我只看到一道血色閃電落下,黑山老妖的屍體就已經倒地,然後那個人說道——你不是真正的鬼神,但也不好殺了你,還是饒你一命。”

聶小倩想要表達的意思很明顯,告訴卓景寧她沒看到黑山老妖的妖魂,這一結果是她猜測出來的。

“那個人,是什麼樣的?”卓景寧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問。

“沒能看清楚。”

卓景寧點了點頭,這也正常,聶小倩的實力太低了。

他沉吟着,不知爲何,忽然間想到了一個人,給他製作劍鞘的那個人。當時這個人刻意給小狐狸透露信息,表明自己夢魘鬼神的身份,而當他問懲戒時,懲戒第一次回答不出來。

能殺死黑山老妖的,多半是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夢魘鬼神了。

還有,這黑山老妖還有什麼隱藏身份?

能叫天裂開,引出來一種能驚動夢魘鬼神的黑色氣息。夢魘鬼神對黑山老妖的形容,則是——不是真正的鬼神,但也不好殺了他。

不是鬼神,卻有鬼神的實力,不然也不能只憑屍體就叫鬼王忌憚,那麼這黑山老妖到底是什麼鬼怪?

卓景寧正要開口,卻忽然有一個下人進來說他麾下的李孔求見。

若是無大事,作爲熟知他性子的老人,李孔是不會過來的。想了想,卓景寧留下小狐狸看着槐和尚和聶小倩,他則走了出去。

李孔一見到卓景寧,就連忙行大禮參拜,等到卓景寧允許後,他才起身,然後恭敬的說道:“老爺,你要讓我們找的書生找到了。” “我讓你們找的書生?”卓景寧兩眼微微睜大,他連忙問道:“寧採臣?”

“正是寧採臣。”李孔回答道。

“他人在何處?”

“死了。”

卓景寧微微皺眉,寧採臣居然死了?他在這郭北縣能安心等上這麼長時間,就是因爲這郭北縣,是倩女幽魂這一個聊齋故事必然涉及的地方。可現在,黑山老妖半死不活不說,這寧採臣都死了。

五個重要的角色去其二,燕赤霞還至今不知去向,那麼這聊齋故事還能繼續嗎?

若不繼續,他的懲戒加成怎麼來?

卓景寧不由尋思着,他要不要直接把槐和尚弄死算了,試試看能不能收穫一層懲戒加成,如果能的話,那麼這大半年的光景,在這郭北縣也不算浪費。

“老爺,我們一直都沒能找到這個叫寧採臣的書生,最後還是這寧採臣的妻弟來此打聽,我們才知道寧採臣不久前失蹤了,說是外出看雪,然而再也沒回來。這寧採臣一家人着急,便四處打聽,寧採臣的妻弟來此找他姐夫,因爲和縣衙內的一個衙役是表親,這寧採臣的妻弟就找了衙門內的衙役,想託他幫忙。”

李孔看到卓景寧的表情不太對勁,於是趕緊把前因後果都說清楚,免得卓景寧懷疑是他們害死了這個叫寧採臣的書生,從而被遷怒。

“然後呢?”卓景寧示意李孔繼續往下說。

“那衙役本不想答應,畢竟這大雪天找人麻煩,沒準還有意外,但又是表親關係,不好拒絕,於是便來問我。屬下一聽找的人是寧採臣,便立馬帶人去搜尋,最終在縣外十多裏外的山道邊,找到了一具乾屍,在這乾屍附近有一本憑證,上面寫着寧採臣三個字。我讓寧採臣的妻弟認了認乾屍,確定那乾屍就是寧採臣。”

卓景寧摩挲着下巴,寧採臣外出看雪,結果變成了乾屍,這多半是遇到了鬼怪。

他想了想,問道:“這寧採臣是哪裏人?”

“原爲浙江金華府人士,因鬼禍搬遷到了附近較遠地方的寧家莊,已有半年。”李孔回答着,不由擦了擦額頭不存在的汗珠,寧採臣明明搬到了郭北縣附近半年,但他們一直沒找到,這件事無疑是他們辦事不利。

“這大過年的,我也不想做點不討喜的事情,不過你們辦事不利,這事兒該罰。過了這個冬天,去黑山一帶駐守吧。”卓景寧看了李孔一眼,面無表情的吩咐道。

李孔叫苦不迭,這黑山什麼地方,是人能去的嗎?不過卓景寧這麼吩咐,他是不敢違背。

“放心,不會讓你們去黑山上的,只是讓你們在黑山附近,修建一個小寨子,給來往客商弄一個歇腳的地方,你們駐守在那,若是經營得好,也算是一份美差。”

“是,老爺。”李孔這纔好受點,雖然是去受罰受苦,但多少有點好處,這也不算叫人沒法接受。

卓景寧還真不是叫李孔等人去黑山那個鬼地方去送死,他打發他們去黑山腳下,是打算下一步棋。

芙蓉主當初找上小狐狸,勸說小狐狸和他聯手,恐怕倩女幽魂這個聊齋故事,就是芙蓉主所設下的一個劇本。

且不提爲何芙蓉主失去了鬼神之位,但看芙蓉主哪怕失去了鬼神之位,也要弄出倩女幽魂這一個劇本來,多半是想從中謀取什麼好處,甚至這好處之大,能讓芙蓉主找回失去的鬼神之位。

這一點,卓景寧很容易就想到了。

不過,具體該如何佈局,或者到底要不要佈局,卓景寧還需要再推敲一下。

於是卓景寧去找聶小倩,又問了她一些事情,才知道當初她要去投靠的妖王便是槐和尚,難怪他當初聽着有個妖王在招人做買賣的時候,感到有些怪異的熟悉感。除了槐和尚這些二道販子,其他鬼怪還真不會招人來做買賣。

最後,卓景寧看着已經失去神智,彷彿野獸一般的槐和尚,準確來說是樹妖姥姥。

槐樹無性別。

此時的槐和尚,被黑山老妖改造的有些不男不女,但還是女性特徵比較明顯。

這時,聶小倩看着卓景寧在打量樹妖姥姥,似乎想起了什麼,她連忙說道:“黑山老妖的屍體變成屍鬼後,便一直在黑山之中,不見蹤影。不過當時那位鬼王帶走他的時候,在黑山之中沒什麼動靜的黑山老妖,突然鑽出來了。只不過黑山老妖有沒有追出來,小倩不清楚,因爲那位鬼王的速度太快了,一眨眼的功夫,我們就來了先生的府邸。”

聶小倩說的鬼王,無疑是那位通天鬼王謝必安。

這他,則指的是樹妖姥姥。

聽聞此言,卓景寧腦海中念頭飛轉,只不過每每想到小狐狸現在不能出手,便擱置了這一個念頭。

他想殺了黑山老妖,準確來說是黑山老妖的屍體。早在聽到黑山老妖被殺,屍體化作屍鬼的時候,卓景寧就有這主意了。

能殺得了黑山老妖,那麼此時這黑山老妖的屍體定然是重傷狀態。

只要是重傷狀態,那麼對卓景寧來說,別管這黑山老妖的屍體死後還能保持多少實力,都只是一發懲戒的事情罷了。

畢竟懲戒的傷害可大可小,重傷狀態不僅傷害加深,還會觸發必死的效果。

但因爲謝必安說小狐狸不能動手,他才放棄了。

此時聽到樹妖姥姥能引出黑山老妖的屍體,這一個念頭便再次跑了出來。

小狐狸忽然出聲道:“我去去就來。”

然後,小狐狸就一下子消失在屋內,是用地遁鬼術離開了。

這小狐狸一離開,眼瞅着樹妖姥姥,卓景寧就有點不安,不過好在樹妖姥姥神志不清,又先後被謝必安和小狐狸施加了鬼術,此時還無法動彈。

沒一會兒,小狐狸回來了。

一出現,小狐狸就對卓景寧說道:“我們去黑山。”

“你能出手了?”卓景寧問。

小狐狸點了點頭。

她放出詭像是去找地方演化陰司之地,不過這爭奪天地權柄不易,至今沒什麼結果。

沒有用讀心鬼術,但小狐狸也猜到了卓景寧的想法,重傷狀態的鬼怪,對於卓景寧的吸引力,格外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