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蘭嘟著嘴巴,十分的不滿。

「我的好蘭姐啊,你就別生氣了,好戲還沒開場呢,要有點耐心嘛!」

葉風連忙抱住了陳蘭,安慰著說道,「相信我,到時候會無比精彩的,李家不管怎麼強硬,都是無效的,到時候我會帶著你去見識一番的!」

「行,就等你這句話了!」

聽到葉風會帶她一起,頓時就放心了下來。

……

這三天里,整個港島都特別的寧靜,氣氛出乎意料的詭異!

而李氏家族的大門,卻是忙碌個不停,李氏家族家主李振雄的座駕來來回回起碼進出了足足有二十次,每天都是在出門,似乎每天都在拜訪港島的各種大人物。

造勢!

李振雄很清楚,明面上對付葉風的實力不夠,既然如此,那就換個思路,將整個港島上的大人物,包括商界、政界、軍界、警界的大佬們都請過來。

鎮壓!

只有聚齊港島的所有大佬,才能將這個從內地來的年輕人給鎮壓住!

港島人,畢竟要沆瀣一氣、共同對外!

葉風一個外人,還想在港島掀起大風浪嗎?

不可能的!

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第三天的夜晚,李振雄一直忙到了晚上十點鐘,才回到了家裡。

「父親,您回來了!」

李玉婉恭敬的問候道。

「嗯!」

李振雄滿臉的疲憊,但眼睛里卻是多了一股精光。

「那位的態度怎麼樣?」

李玉婉緊張的問道。

「成了,他答應過來!」

李振雄點了點頭,說道,「明天葉風掀不起大的風浪來,放心吧,我李家屹立港島百年,底蘊豈是他一個外地人能比的?」

如釋重負!

李玉婉頓時就放心了下來,這幾天她一直活在自責之中,現在聽到自己父親的話,她也就鬆了口氣,心裡一陣憤恨。

「葉風,你再強大又如何,這裡是港島,不是你能撒野的!」

李玉婉似乎已經看到葉風在李家門前敗退而走的一幕了! 第四天,太陽照常升起,路上依舊車水馬龍,一切和往常似乎都沒有什麼區別!

但今天,很多大名鼎鼎的港島風雲人物,卻是集體出動了。

全都趕到了李氏家族!

「王老,您來了啊,裡面請!」

「張老,您可是稀客,裡面請!」

「宋會長,好久不見,今天一切拜託了!」

……

李氏家族門口,長子李宇成作為李振雄的代表,正在迎接著貴客,每見到一個人,他的心裡就更加放鬆一分。

今天能來李氏家族的這些人,無不是港島上大名鼎鼎的人物,有商界的,有政界的,即便有些人是已經退休的老人,但名頭卻是響亮的很。

「咔擦……」

一輛老舊的奧迪車停在了門口,從裡面走出來一個老者,頭髮花白。

「劉老,您可到了!」

李宇成看見來人,心裡一驚,連忙快步跑了過去,恭敬無比的說道。

眼前這一位,可是大名鼎鼎的港島武道協會會長,年輕的時候也是打遍港島無敵手,現在門下弟子遍布港島,威望甚高。

「李家主盛情邀請,老頭子也只好走一趟了!」

劉清點了點頭,說道,「有人來港島撒野,那就問問老頭子我答不答應了!」

「是,是,您老在港島上那可是一言九鼎,門生眾多,您今天能來,那可真是讓我李家蓬蓽生輝!」

李宇成狠狠的拍了一把馬屁,將劉清給請到了別墅裡面。

「馮先生到!」

李宇成前腳剛把劉清送進去,轉頭便聽到了一聲高亢的唱名。

馮先生!

在整個港島,敢用馮先生這三個字的,還真的沒幾個,而最出名的自然是前任港島特、首馮先生。

難怪自己父親昨天晚上那麼有信心,原來是把這一位大佬給請來了。

這可是能到內地,上達天聽、進京面聖的大人物啊!

有他在,那內地來的葉風能翻起什麼大風浪來?

……

上午八點鐘,葉風帶著陳蘭等人在酒店裡吃了一頓飯,然後便朝著李家的方向溜達了過來,一行四人,悠閑的很!

「殺神到了!」

「快去報告家主,殺神帶著三個幫手來了!」

「報……殺神來了!」

……

昨天葉風雖然僅僅出了幾次手,但也將整個李家的人給鎮住了,一看到葉風出現在別墅門口,不少李家人都是心驚膽戰的,立馬飛奔著回去報告了。

來了嗎!

李振雄等一眾李家人都不自覺的站了起來,昨天的葉風鎮住了李家所有人,而今天,還是個未知數。

「這就是李家別墅嗎?好大的院子啊!」

陳蘭看著周圍的裝飾,忍不住說道:「很復古的感覺,在這裡住著肯定很舒服吧!」

「怎麼,你很喜歡這個院子嗎?」

葉風笑了笑,「那乾脆我們把這個別墅給搶過來吧!」

啥?

搶過來?

陳蘭一呆,看著葉風那認真的樣子,似乎不像是在說謊話,一陣無語!

怎麼這麼霸道!

就因為自己說了一句住的舒服,小風就要把這個別墅搶過來。

天哪……

旁邊的周蓉更是無語了,這葉風可真的是夠寵陳蘭的,動不動就要搶別人別墅。

「別吧,你這也太霸道了!」

陳蘭連忙擺擺手,她都怕自己要是不拒絕,葉風真的去這麼做了。

「這有什麼,霸道怎麼了,我就霸道,誰還能阻止我啊?」

葉風滿不在乎的說道,「只要蘭姐你喜歡,別說是這個別墅了,就是一個港島,我也給你買下來!」

啥?

買下整個港島?

這吹牛逼有點過分了吧!

陳蘭心裡一甜,雖然知道葉風是在吹牛逼,但女孩子聽到這樣的話,那也會很高興啊!

有的時候,就要這麼哄,才能顯得出來在男人心裡的地位高!

旁邊的羅清忍不住想豎起大拇指,自己這師傅,泡妞的境界不是一般的高啊!

他看著周蓉那犯花痴的樣子,就知道這樣吹噓的話對少女有十分大的殺傷力!

得學啊!

羅清一陣感慨,看來這些都是泡妞的精髓,可惜沒紙筆,他都想記下來,當泡妞聖典了。

「李家主,今天好大的陣仗啊,你還個錢,也搞得這麼興師動眾,這讓我怎麼好意思啊?」

葉風看著大廳兩邊,坐的滿滿當當,個個都是頭髮花白,身後更是站著不少年輕人,這是要以勢壓人?

有點意思!

還錢?

還個屁的錢!

李振雄一陣冷笑,開口說道:「葉先生,這三天里,我思慮良久,實在無法忍受你的霸道要求,特地請來了港島的社會各界名流,來評評理!」

「諸位,我欠了葉先生一千萬尾款,拖欠十二天,索要本金加利息一億三千萬,又耽擱了三天,索要兩億三千萬,請給我給我說說,這有道理嗎?」

李振雄一番話說的是聲淚俱下,堂堂一個李氏家族家主,被一個年輕人欺負到了這種程度,實在是可憐至極啊!

「放肆,一個內地來的小年輕,竟然如此蠻橫無理,這裡是港島,不是內地,也不是你能來撒野的地方!」

一個中年人怒氣沖沖的站了起來,指著葉風就罵了起來。

「沒錯,別以為你是一個小小的將軍,仗著有點武力,便能在港島來撒野,今天,馮先生也在這裡,你敢撒野,他就到京城拜訪幾位軍方領導,到時候,這個責任你擔待的起嗎?」

「馮先生,您是港島代表,也是執掌過港島的一方總督,更是見過京城那幾位大佬的,您也該表個態度了吧!」

……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那個坐在上首位置上的老年人,雖然頭髮花白,但精神矍鑠,一雙眼睛絲毫沒有露出半點的衰老。

「如此年輕的軍方將軍,倒是讓老頭我也是很驚訝啊!」

在萬眾矚目之下,馮老慢慢站了起來,「葉將軍,李家也是我們港島的頂樑柱,可否看在老朽我的面子上,拿回你的欠款一千萬,剩下的兩億兩千萬,就此揭過,你看怎麼樣?」

只要一千萬?

葉風微微一笑,開口說道:「老頭,你覺得你的面子,能值兩億兩千萬?」

值嗎?

值個屁!

是個人都知道,值不了!

除非是個傻子才會覺得值差不多!

「放肆,你知道馮老的身份嗎?敢這麼說話?」

「活膩歪了吧,馮老德高望重,有你這麼比較的嗎?」

「年紀輕輕就如此勢利眼,鑽到錢眼裡去了,未來也不會有多大的出息!」

……

葉風的一句無比嘲諷的話,頓時激起了眾怒,被周圍的人群起而攻之!

「既然各位這麼不喜歡錢,那乾脆你們每家每戶給我眾籌一點吧,兩億兩千萬,平攤一下,你們每家只需要出個幾百萬就行了!」

葉風淡淡的說道。

額……

平攤?

開什麼玩笑!

葉風一句話說完,剛剛還鄙視葉風鑽到錢眼裡去的一幫人,瞬間就閉嘴了。

「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我要是你們,一頭撞死算了,自以為自己身份牛逼,就可以來說上幾句了?」

葉風冷笑道,「被人當槍使了還不自知,今天誰摻和我和李家的事情,明天,我挨家挨戶拜訪,我倒要看看,誰要跟我葉風作對!」

這話一出,眾人神情一凜!

特么這人是個瘋子吧!

就因為幫李家說了一句話,明天就要挨家挨戶拜訪?

這麼恐怖?

「葉風,你別太過分了,我李家只能拿的出這一千萬,愛要不要,你要是不滿意,那就殺了我算了!」

李振雄將一個大箱子丟了過來,摔在地上,車子一開,裡面全是紅色的鈔票。

「堂堂李家,只能拿的出來一千萬?傳出去可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啊!」

葉風嘲諷一笑,「你可想清楚了,今天不給我交出兩億三千萬出來,明天,你們李家損失的可就不止這個數了!」

嗯?

什麼意思?

李振雄等李家人一陣不解,還有什麼事情能讓李家的損失大於這個數?

「你想怎麼做?」

李振雄皺著眉頭,直接問道,「港島可是法治社會,你敢做違法亂紀的事情,港島警察也不會放過你,一旦讓我們抓到你違法的證據,我會立即扭送軍方,到時候看看誰倒霉!」

「怎麼做自然不會告訴你,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會後悔的!」

葉風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笑容。

「後悔?我李振雄從執掌李家以來,就從不知道後悔兩個字怎麼寫,你一個毛頭小子拿什麼讓我後悔,未免也太高看你的能力了!」

李振雄不屑的說道。

他的這種自信可不是隨便說著玩玩的,這是長期積累而來的,執掌李氏家族這艘巨輪,李振雄積累了太多的經驗,經歷了太多的風風雨雨,又怎麼會把葉風的一個小威脅放在心上。

「哈哈,記住你今天的話!」

葉風一陣大笑,「我就喜歡你這種自負的人,別到時候哭都不知道怎麼哭!」

「拿著我們的錢,走!」

葉風跟羅清說了一聲,帶著陳蘭等人轉身走了出去。

的確,按照葉風以往的脾氣,他的確會用強硬的手段逼迫李家將剩下的錢交出來,但今天沒有這麼做。

是因為昨晚他接到了秦朗發來的消息,軍方高層示意他在港島要低調一點,不能破壞穩定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