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我聽仙女說,你的身體似乎出了問題,好像有受過很重的傷。而且這個月銀行給我寄過來的賬單,我也看了。你一個人生活怎麼能花費那麼多的錢在吃的上面,而且還都是牛肉,按照賬單上你買下的牛肉的那些牛肉,即便是頓頓吃,那也是足夠一個正常人吃上一個月的時間了。大雄啊…你告訴姑姑,你是不是得了貪吃症一類的病,所以纔會這麼能吃的?”雖然她有些小小的心疼那些刷掉的錢,但是她更加擔心自己侄子的身體問題,可別真是出了什麼毛病。

大雄聽着這話拿着手機的手抖了抖,自從他和尾狐打成了協議之後,這一個多星期下來,他們幾乎是頓頓都吃韓牛,而且數量十分的多,他現在都擔心把姑姑的卡給刷爆掉。但是目前這種情況,尾狐說要吃牛肉,他也沒有辦法拒絕,倒不是說尾狐開口說什麼?只是他擔心如果自己不能夠答應下來的話,尾狐是不是就會把仙丹給取走,要知道他現在極需要尾狐的仙丹,所以這一個多星期以來,爲了討好尾狐,他才每頓都給她買韓牛的。

“大雄……”良久得不到任何回答的車姑姑開口說道。

“吶,姑姑!你不要擔心,我的身體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只是現在身邊多了一個人,所以消費上面可能會多一些。”車大雄想了想,決定把部分實情告訴姑姑。

“多了一個人?是什麼意思?男的女的?”

“是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

“是你的女朋友嗎?”車姑姑的聲音不自覺的大了三分。

車大雄急忙的否認,說道:“沒有的事情,不過是一個幫過我的女生,她父母都已經去世了。其他的親戚也都在國外,趕不及回來,所以需要在我這裏住上三個月的時間,我保證,三個月一過,她一定會離開的。”

是的,只要過了這三個月的時間,他的電影拍完,尾狐變成人後,他們就沒有任何的關係了。

車姑姑鬆了一口氣:“嗯,這樣就好。大雄,如果以後有了女朋友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姑姑,好讓姑姑給你把把關,看看這個女孩子是不是能夠配得上我們大雄。”

不是她不同意侄子交女朋友,也不是說侄子交女朋友要經過她的允許,只是她實在是不放心大雄的性格,她家裏也算是頗有家產的人家,很多跟在大雄身邊的同學,都是衝着大雄的錢而去的,他擔心侄子年紀輕,一旦被什麼不懷好意的女孩纏上,那可就是一大麻煩了。

車大雄聽到車姑姑的話,腦子裏面恩學姐和尾狐的身影都一閃而過,隨後他的心中一驚,對於車姑姑的話含糊的應答了幾句後,很快的就掛了電話。

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想起尾狐的身影來,難不成他有點喜歡上尾狐了?不對不對……他喜歡的應該是恩學姐纔對,雖然恩學姐曾經拒絕了他的告白,也曾經說過自己的心中可能另有他人。但是這些日子他仔細的想了又想,發覺自己喜歡的還是恩學姐,從大學報到那天開始,在見到恩學姐後,他的腦海裏面一直有着恩學姐的身影,雖然一度學校裏面曾經說姜新禹是恩學姐的男朋友,但是終歸只是傳言而已!

更何況尾狐是一隻修行五百多年的狐狸精,雖然再過不到三個月她就會變成人了,雖然她長的很漂亮,但是在他的心中她還是一隻狐狸啊!現在即便是知道她最終可以變成人,但是自己在面對她的時候,他還是會恐懼,所以纔會每天每頓都買韓牛來討好她。所以自己是不會也不可能喜歡她的。

拳頭緊了又握,車大雄的神色頓時變得莫測起來。

“對不起,剛剛因爲一時情急,所以纔會忘記Jeremy和泰京xI也是一起回來的,實在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把……”恩慧仁對着面色發黑的黃泰京和麪帶些幽怨之色的Jeremy,三十度鞠躬,道歉說道。

Jeremy對於自己沒能發現姜新禹生病了而感到愧疚,所以恩慧仁道歉的話都還沒有說完,他立刻大方的揮了揮手,說:“沒關係的,說起來我們還要和慧仁道歉纔是,我們是一個團隊的人,一整天都在一起,居然都沒有發現新禹哥有些低燒……不過新禹哥有慧仁這樣的女朋友真是讓人羨慕啊!”說到最後Jeremy的語氣裏不自覺的帶了些酸溜溜和羨慕的語氣。

得到了Jeremy的應答,恩慧仁的提着的心算是放下一小半來了,不自覺的把目光放到了黃泰京的身上,再一次道歉:“泰京xI,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

“哼~”沒等恩慧仁說完,黃泰京立刻冷哼一聲來表示自己的不悅之色。

恩慧仁有些尷尬的擡頭看了看姜新禹,眼睛裏不自覺的帶了不知所措和求救之意。

接受到自家女友的求救,姜新禹雖然表情還有些呆萌,但是很顯然腦子還沒有完全的失去理智,所以說話的語氣一點都不呆萌,說:“慧仁,不要擔心!泰京哥雖然脾氣自戀又有些傲嬌,但是爲人其實還是很好的,所以他不會生氣的,而且慧仁也已經道過歉,所以泰京哥會原諒慧仁的無心之失的,對不對泰京哥?”說着帶了些不明神色看了黃泰京一眼,不過大約因爲生病,所以沒什麼殺傷力,反倒是有一種霧氣濛濛我見猶憐的神態。

真是有異性沒人性,見色忘友的最佳典型!黃泰京在心裏腹誹的想到,不高興的再一次撅了撅嘴巴,說:“嗯,也沒什麼,不過是在自己家人被人關到門外而已!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語氣裏若有若無的加重了‘關到門外’這四個字。

“真是對不起!”雖然心中不斷的腹誹着黃泰京果然是記仇又小氣之人,但是面上恩慧仁還是保持着自己的笑容,再一次對着黃泰京道歉說。

黃泰京其實和Jeremy一樣,覺得自己身爲的隊長,居然沒能發現新禹今天有些不舒服,心中也有些愧疚,只是他的性格早就已經決定了他不能像Jeremy一樣爽快的說出來。其實他也不是真的生恩慧仁的氣,只是面子上有些抹不開而已!現在恩慧仁一而再再而三的對自己道歉,黃泰京清了清喉嚨決定原諒她的無心之失。

不過還不等他開口說話,立刻就有Jeremy用略帶責備的目光看着黃泰京,說道:“泰京哥,慧仁都已經這樣誠心的道歉了,你就原諒慧仁吧?慧仁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看你都把家裏的好好的氣氛給弄僵了。”

雖然他知道泰京哥的性格有些小氣又記仇,但是也不能這麼對女孩子,更何況慧仁不但是新禹哥的女朋友,平日裏來看望新禹哥的時候也都不忘記給他們帶好吃的,泰京哥真是太小氣了,Jeremy有些詭異的看了黃泰京一眼後,心中如是的腹誹想到。

黃泰京被Jeremy的話給氣個倒仰,這破孩子,怎麼什麼話都胡說,他什麼時候把家裏的氣氛給弄僵了?他不是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說話就被你給接上了嗎?而且你這一番話下來纔是真的把氣氛給弄的僵硬了呢~~~

穿着一身緋色的長風衣,一頂同色的線帽,約莫五六公分高的長筒靴趁着uhey的身材越發的高挑,一副大大的白色眼鏡框架在鼻樑上,倒是爲其添了幾分知性的淑女氣息。有些粗魯的推開的推開樸東洙辦公室的門,扯掉自己頭上的線帽和眼鏡框,丟到一旁的桌子上面,滿臉都寫滿‘我不高興’的神色坐到樸東洙對面的椅子上面。

把戴着的眼鏡摘下來,揉了揉鼻翼兩邊,彷彿看不見uhey的怒氣一般,淡淡的開口問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今天應該是你電影開拍的第一天才對?身爲女主角的你不應該很忙碌纔對,怎麼還會有時間過來我這裏?”

大概是uhey從美國回來的當天,參加了電視臺的訪談節目錄制後,他和uhey的交往逐漸的開始多了起來,一直髮展到現在,uhey只要是遇到不順心或是不高興的事情,就會跑到這裏對自己大吐心中的不滿,而且自己從最開始的不適應不自在到現在的適應良好。

uhey挑了挑自己大大的鳳眼,不悅的說道:“怎麼?不歡迎?”

生氣中的女人是無可理喻的,所以樸東洙倒也不在意uhey的態度,回答說:“當然不是,有你這個當紅明星做招牌,醫院裏的業務科室增長了不少呢?怎麼敢不歡迎你。”他活了幾千年的時間,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好東西,醫院從來都不是他生活的經濟來源,這個醫院對於他而言,只是用來打發無聊時間的產業而已!

“知道就好!”uhey驕傲的擡了擡頭,說道。

過了一會後,感到uhey的心情約莫平靜下來後,樸東洙這纔再一次的開口問道:“你今天是因爲電影拍攝的不順心,聽到了不利的話,還是經紀人接到了你特別討厭的節目通告?”因爲是長在一個衣食無憂,父母兄長寵愛的富裕之家,所以uhey的性格有些小刁蠻有些傲嬌,偶爾也會有幾分小聰明,不過那些手段心計在樸東洙的面前只是無傷大雅的如同三歲稚童的水平。每逢有什麼開心或是討厭某個人的時候,她都會明明白白的寫在臉上,比起那隻單純的九尾狐強不了多少的。

“今天雖然是電影開拍的第一天,但是我的戲份卻不是很多,所以早早的離開了劇組,沒想到離開的時候,居然聽到有一個白癡的跑龍套,說我是個空有哦美貌而沒有演技的花瓶。敢死的臭男人,我的演技可是得到業界各大導演的認可的,他居然敢說我是個花瓶,最好以後不要讓我再遇見他,不然一定不會放過他的。”uhey咬牙切齒的狠聲說道。

樸東洙聽着uhey有些孩子氣的狠話,問:“嗯?你就什麼都沒有做?然後離開了?”他雖然認識uhey沒多長的時間,但是對於她的性格把握還是很瞭解的,就算無法光明正大的做些什麼?但是依照她的家世和在圈裏的影響力,私下裏想要做些小動作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

驕傲的揚了揚自己精緻的下巴,說:“怎麼可能?不過是個剛進入圈子沒多久的什麼都不懂的後輩,居然敢對着出道多年的當紅前輩說這樣的話,這麼沒有禮節的人,想來他以後肯定不會有什麼大成就的,所幸我就做個好人,幫他一把。讓他早日的找到合適自己的工作,莫要在這圈子裏浪費自己大好的青春年華纔是。”

輕輕的搖了搖頭,樸東洙沒有說話。

不過他搖頭的動作可是惹得uhey瞬間炸了毛,急聲說道:“你搖頭是什麼意思?是覺得我做錯了還是過分了?”一雙眼睛睜的圓溜溜的看着樸東洙,放佛只要他點一下頭,就會撲上去一樣狠狠的咬上一口一樣。

“我對這種事情是向來不發表任何意見的。”強者爲尊這一法則不管是在動物的世界還是人類的世界,都一樣通用的,而且人類的生存方式要遠遠比東西來的殘酷,爾虞我詐,人心算計是最常見不過了。

uhey不知道爲什麼在聽到樸東洙這樣的時候,心中鬆了一口氣,奇怪?在自己的心中,樸醫生他不過是一個不會碎嘴的很好的聆聽着而已!她爲什麼心底會隱約的在乎他的意見呢?嗯……她一定是被早上那個白癡男的給氣瘋了,所以纔會出現這種錯覺,一定是這樣的。 37037

恩慧仁有些不解的對着姜新禹眨了眨眼睛,重複着姜新禹的話說道:“你是說安社長有意讓我們在適當的時候公開我們的關係?”她一定是聽錯了吧?這年頭居然還有社長鼓勵自家藝人公開戀情的,她以爲安社長肯定他們之間的戀情已經是很奇葩的事情了,沒想到安社長的腦子裏居然還有更加奇葩的想法。

姜新禹看着恩慧仁一臉不相信的表情,想到自家那個奇葩的不能再奇葩的社長,眼角沁出了一絲的笑意:“恩,其實在我向社長說我們交往的時候,社長就已經透露出這樣的想法了,只是當時社長覺得我們剛剛交往,戀情還有待加強穩定,所以就暫且擱下沒有提。現在社長覺得時間上差不多了,要我適當的在上綜藝節目的時候要模糊不清的說一下,爲公開做些鋪墊。”對於社長的這一提議他可是舉雙手贊成的,他在和慧仁交往之初的時候就希望能夠像普通情侶一樣光明正大的牽着慧仁的手和攬着她的腰,

走在大街上面了,現在有機會要實現他怎麼能不高興。

恩慧仁的眼睛裏面微不可見的閃過了一絲的心動的笑容,不過她的語氣並沒有要答應下來的意思,只是淡淡的開口問道:“會不會太早了一些?”如果說她的心中沒有一絲的期望是不可能的,儘管每次約會的時候都要避開人多的地方,要去一些人煙稀少的地方,再不然就是宅在家中,雖然心中免不了有些遺憾,但是每一次和新禹進行兩個人的約會的時候,她的內心裏是充滿實在的幸福和開心的,她很安於和享受自己目前的現狀,最起碼到現在爲止她並沒有想要公開戀情的打算。

“不會,我們都已經交往了四個月的時間了,難道慧仁都沒有想過公開我們的關係嗎?”說到最後的時候姜新禹的語氣裏帶了些淡淡的委屈之意。

恩慧仁搖了搖頭,說:“當然不是了,只是一來我覺得我們現在交往的時間有些短,二來你們就要發行新專輯,我也要進入班導演的《月下劍客》劇組裏面,我並不希望到時候媒體會拿兩件不相干的事情報道出一些不切實際的消息。”特別是現在大有緊盯着不放的金記者,此人胡說八道的杜撰能力可是讓人望塵莫及的。

姜新禹瞭然的點了點頭。而且加上公佈了發行新專輯的時間,所以有大量的媒體盯着他們一舉一動,特別是業界出了名難纏的金記者簡直是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跟着他們,他這一次過來慧仁這裏,要不是有泰京和jeremy幫忙轉移金記者的視線,他是絕對沒有辦法出來的。

恩慧仁看着姜新禹良久都沒有說話,以爲他因爲自己這一番話有些不高興了,所以上前摟住姜新禹的脖子,四目相對,白皙的臉上浮現一絲的紅暈,語氣裏也不自覺的帶了些討好和撒嬌之意,說:“新禹~你不會生氣了吧?我發誓我絕對不是不想要公開我們的關係,只是現在真的不是合適的時間,而且你總要讓我做些心裏準備吧?最起碼等到我拍完電影的時候再說這件事情好不好?而且我最怕的就是我們的戀情一旦曝光了,會直接影響你的人氣,所以多給我一些時間好不好?”

對於恩慧仁的主動親近,姜新禹的心裏很是高興,要知道大約是性格使然的緣故,慧仁是極少主動親近的。所以難得一次慧仁主動的親近,姜新禹自然是要好好的享受一下的,低垂下閃過一絲精明的眼眸,帶了些淡淡的憂傷語氣,說:“恩,我明白慧仁的意思,也知道慧仁擔憂,只是我心裏還是有些難受。”說着把腦袋擱到恩慧仁的肩膀上面,使勁的蹭了蹭。

察覺到自家男友有些低沉下來的語氣,恩慧仁果斷的轉化了話題,說:“新禹,你們有幾天的假期?”

安社長之所以會給新禹他們放假是因爲即將發行新專輯,所以在未來的兩個月內他們都沒有任何休息的時間,而且到了過年的時候,他們只有三天的休息時間,等過完年後就要開始他們爲期半年的亞洲巡迴演唱會,自然也不會有什麼休息的時間,所以這一次安社長才大手一揮,給了他們將一段不短時間的假期。不過即便是這個理由算是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但是在娛樂圈裏面哪個社長不是拼命的壓榨藝人,讓他們儘自己最大的可能去爲公司創造利益,所以安社長腦袋裏面能夠產生這樣的做法,就說明他這個人絕對是怪物中的怪咖,奇蹟中的奇葩。

“大概有十天的時間吧?怎麼了?”雖然知道這是自家女友在轉移話題,但是他還是很配合的回答說道。

恩慧仁興致勃勃的開口說:“我們去旅遊吧?”

“嗯,是去濟州島嗎?”姜新禹心中一動,他記得早先的時候慧仁就說過想要去兩個人一起去旅遊,所以倒也把早先的話題和念頭給拋在腦後。

“既然你們難得有這麼長時間的假期,不如我們出國旅遊吧?”要知道自從大紅起來以後,新禹他們的年假也就是十天左右的時間,這一次安社長居然這麼大方的給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的假期,既然要去旅遊,自然是要走遠一點了。

姜新禹對於恩慧仁這樣的提議很是心動,兩個人的旅行神馬的,實在是美好的很,而且說不定這一次的旅行可以讓他和慧仁的關係更加親密一些,腦袋裏面忽然飄忽起一些不大健康的畫面,耳尖紅了紅,說:“那慧仁有特別想去的國家嗎?華夏?”他記得從一開始認識慧仁的時候,她就說有一口流利的漢語,對於華夏這個古老的國家也格外的關注。

“華夏?”恩慧仁有一瞬間的反應不過來,不過很快的就反應過來,在這個時空裏面多數人都稱中國爲華夏。腦袋裏面一瞬間的想起一些自己以前的事情,神色間也帶了一絲的恍惚:“嗯,可以啊!華夏確實是一個古老又神奇的國家,我在三年前的時候就去過一趟,雖然一個人稍嫌無聊了一些,但是也還不錯!”

姜新禹也沒有覺察出恩慧仁的異樣,點了點頭,說:“好,今天我們就計劃一下要去什麼地方?如果有可能的話,明天我們就可以出發去華夏了。”說着姜新禹還真是起了不一般的興致,興致沖沖的把恩慧仁的筆記本電腦打開,打開瀏覽器,開始查看到底去什麼地方比較好?他們雖然因爲行程也曾經去過華夏幾次,但是都是工作一結束立刻就立刻飛回來了。

兩個人商量了半天后,最終敲定,去有華夏十大古城之一的麗江古城,在那裏進行爲期一個星期的二人之旅。

確定了去的地點之後,恩慧仁和姜新禹兩個人就在網上搜索了一下具體的線路,最終決定去玉龍雪山一天,甘海子一天,白水河一天,至於其餘的時間則是到時候再說。很快的定下了行程的兩個人,然後在定了飛機票,酒店等相關的事宜,等到他們計劃好了之後他們兩個才發現,天已經黑了下來。

伸了伸懶腰,發覺天已經黑下來後,恩慧仁走進廚房裏面,然後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一樣,從廚房裏面探出頭,如是的說道:“新禹,你現在要回去收拾一些行李和拿證件嗎?順便的問一下jeremy和泰京xi要不要一起去?放假了整天的呆在宿舍裏面也不大好。”雖然她更加期待兩個人的旅行,但是jeremy和泰京xi那裏怎麼也要問一下的,不然多不禮貌。

“吶,我知道了。”姜新禹雖然答應的很是爽快,但是心裏卻一點都沒有要告訴jeremy和黃泰京的打算,要知道他期盼兩個人的約會很長時間了,現在好不容易有了機會,怎麼會允許他們兩個人的身邊跟着兩個三百瓦都不止的電燈泡呢?

“新禹哥,你拉着這麼大的行李箱是要準備去旅遊嗎?”jeremy看着姜新禹拉着行李箱從房間裏下來立刻開口問道。

一旁正抱着mp4聽歌的黃泰京也把音樂暫且關掉,然後若有所思的看着姜新禹。

姜新禹點了點頭:“嗯,我和慧仁明天要去華夏麗江去旅遊。”絕口不提恩慧仁讓他邀請jeremy和黃泰京的事情。

jeremy睜大了自己的眼睛,羨慕的說道:“啊……真好!我也好想去。”說着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姜新禹,裏面散發着‘帶我一起吧!帶我一起吧!’這樣的信息。

可惜的是姜新禹怎麼會允許他和慧仁兩個人的旅行,身後跟着jeremy這樣三百瓦的電燈泡呢?所以對於jeremy的目光視若無睹,並且淡淡的建議說道:“嗯!我們這一次的假期比較長jeremy你也很長時間沒有回家了,不如趁這段時間回家去看看,也算是一場不錯的旅行。”

jeremy想到自己要是回去後的待遇,使勁的搖了搖自己的小腦袋,每一次回去,媽咪就會給自己介紹一些她所認爲的名門閨秀,而且絕對是一天一個,真是不知道媽咪哪裏來的那麼多人選。每一次見到那些羞羞答答的女孩,他就覺得胃疼,偏偏從小他的教育告訴他,不能夠順便的撇下女孩子,所以這個假期他寧願留在宿舍裏面和泰京哥,大眼瞪小眼的過完整個假期,也不要回去。

“我回來的時候會記得給你們帶手信的,我先走了。”姜新禹又一次檢查了行李箱,沒有發覺漏掉什麼,爽快的對着jeremy和黃泰京揮了揮手,笑着說道。

jeremy看着姜新禹,有些弱弱的舉手說道:“新禹哥,你們的旅行能不能算我一份?”雖然知道不大可能,但是總要試上一試,萬一新禹哥答應下來了呢?

挑了挑好看的眉,姜新禹反問說道:“jeremy,你覺得呢?”說着眼睛一動不動的盯着jeremy。

被姜新禹的眼神給盯的毛毛的jeremy,也不敢再說什麼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姜新禹一臉喜悅和邁着輕鬆的步伐,毫不猶豫的踏出家門。立刻有些淚奔到黃泰京的身邊,羨慕嫉妒恨的抱怨說道:“嗚嗚……泰京哥,人家也好像一起去……”

黃泰京對於jeremy的耍寶和抱怨沒有任何的反應,他自己還在心裏羨慕嫉妒恨着,這個姜新禹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都不知道邀請一下他們嗎?就這麼把他和jeremy留在家裏,難道說戀愛的人都是這個樣子嗎?心中不斷的吐槽着,黃泰京覺得如果有見色忘友這項獎項的話,那麼新禹定然是不二的最佳人選,瞧瞧這走得一點留戀都沒有…… 38038

華夏麗江市玉龍納西族自治某酒店

經過了將近一天的飛機旅程,恩慧仁和姜新禹終於達到了自己所預定的酒店裏,雖然兩個人是匆忙而來的,但是恩慧仁骨子裏好歹是標標準準的中國人,雖然以前因爲金錢、工作等原因她沒有到過麗江旅遊過,不過因爲眼饞麗江的風景,所以以前在網上也沒少蒐集關於麗江的資料。加上他們下飛機的時候,恩慧仁果斷的在飛機場的一家店面裏面買了一份旅遊指導手冊。

拖着行李的兩個人終於到達了酒店裏面,雖然經過長時間坐飛機,兩個人的身心都有些疲累了,但是玉龍納西族自治縣優美的風景倒是掩蓋了疲累,讓兩個人都有些興奮起來。

從機場到酒店的路上,兩個人是坐着那種可供觀光的敞車來的,而且雖然堪稱紅透亞洲的天團,但是在華夏麗江這裏,民風比之大城市的淳樸很多,追星的雖然有,但是卻沒有那麼瘋狂,所以姜新禹並不擔心自己被認出來,不過姜新禹並沒有特意的去喬裝打扮,但是他現在身上穿的衣服是和恩慧仁一起買的情侶檔的運動服,加上白色的球鞋,看上去就如同剛剛走進大學校門的大學生一般。

恩慧仁本身就是在校的大學生,面相上本就比較偏嫩一些,加上她極會保養,一身的運動服更是變成成爲陽光的運動少女。

雖然不擔心新禹的身份被認出來,但是兩個人俊男美女的搭配,還是比較顯眼的,一路上倒也引起了不少的回頭率。

很快的兩個人就到達了酒店裏面,到達服務檯,多次出國的兩個人,不等前臺服務員說話,立刻就拿出了護照和相關的證件,當然了兩個人自然是由恩慧仁開口,道:“麻煩,昨天我們預定了八天12o3情侶套房。”

服務員露出標準的八顆牙齒的笑容,說:“好的,麻煩稍等。”說着拿着恩慧仁遞過來的護照,在電腦上敲敲打打了一陣後,從櫃檯裏面拿出一張卡,連帶着護照等證件一道還給恩慧仁,還是八顆牙齒的笑容,說:“歡迎兩位入住我們的酒店裏,這是您的房卡,您的房間在席竹閣,希望您在未來的幾天裏面入住愉快!”

“謝謝!”接過前臺服務員,禮貌的道了謝,就由接待服務員引着去了後面。

姜新禹目光帶了些好奇,帶了些興奮,說道:“慧仁,這裏真的很不錯!即便現在還不是風景旅遊景點都已經是風景如畫了,我很期待這幾天的旅遊。以後我們結婚旅行也可以考慮來這裏?”

面色一紅,恩慧仁嗔道:“你想的還真是多,我們才戀愛沒有多長時間,距離結婚應該還很遠吧?”這人現在的臉皮爲什麼越來越厚了,就連結婚這種沒邊沒影話都可以面不改色的說出口來。

姜新禹本來帶着暖暖的溫潤如玉的臉龐,立刻變得有些哀怨起來,聲音甚至帶着些指控,說:“難道說慧仁你在和我交往的時候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恩慧仁:……這廝的演技如今怎麼比自己這個科班出身的人還要好?

“我們的房間到了。”面對姜新禹如此的神色,恩慧仁心中徹底的膜拜下來,良久只得有些乾巴巴的如是說道。

姜新禹自然而然的接過恩慧仁手中的行李箱,表情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一派君子之色,道:“嗯,我拿着行李,慧仁開門吧!”對於恩慧仁如此僵硬的轉換話題也不做任何的計較,雖然他對於自家女友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感到不大滿意,但是他的慧仁可是不能逼迫的太緊了,不然就該炸毛了,到時候吃苦受累的還是自己。

這廝不去做演員簡直有負於老天爺賜給他的這麼好的天賦,瞧瞧人家無師自通的演技都比自己的高上一層,怎麼就沒有人找他去拍戲呢?

姜新禹淡定的回答:“嗯,謝謝慧仁的誇獎呢!這個自從大紅之後,倒是有邀請我們的,現在在馬室長的手裏就有不少的劇本,只是做爲的電吉他手我就已經很忙了,而且我手裏還有一些副業要經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所以就擱置下來了。”

恩慧仁剛剛把房門卡插|到門鎖裏面,聽到姜新禹這話,手立刻僵住:……難道說她一不小心把心底的話給說了出來。

“好了,還站在這裏做什麼?門都已經開了,我們進去吧!”姜新禹伸出手拍了拍恩慧仁,拉起兩個行李箱,如是的說道。

恩慧仁心神還沒有恢復過來,下意識的回答:“嗯!”

酒他們入住的酒店是庭院式的,古色古香,清新典雅。前後共有三個不小的院落,都保留了納西建築的風格,還有可以放鬆心情的休閒場所,各處的院落裏還種植了不少的高達的樹木,華夏古典的只有曲調卻沒有歌詞的音樂,佈置的極爲清雅的地方,品茶小酌,是放鬆心情的絕佳場所。

“這裏真是休閒養性的好地方!”推開略有古風古韻的的窗櫺,恩慧仁深深吸了口氣,有些興奮的說道。

姜新禹點了點頭:“很漂亮,雖然來過幾次華夏,但是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有古韻風格的建築,簡直和你看的電影裏面的場景是一模一樣。”

恩慧仁有些貪婪的深吸一口氣,張開雙臂,語氣帶些驕傲和自豪的說道:“那可是,你也不看卡你是誰定下來的,昨天我們查看的時候,我可是一眼就看中這個酒店了,不但是因爲它距離玉龍山近,其住處的環境也是一大特色。”語氣頓了頓接着說:“新禹,趕快把相機拿出來,我們在這裏拍照留念。”

姜新禹點了點頭,把來之前‘打劫’Jeremy所買的最新的數碼相機拿出來,走到恩慧仁的身邊一把攬住恩慧仁的肩膀,恩慧仁也倚在姜新禹的肩膀上面,兩個人舉止親密,姜新禹把相機舉到一個他所認爲的最佳角度,兩個人同時露出燦爛的笑容,隨着相機的‘咔吧’一聲,兩個人正式的在玉龍納西族自治留下的第一張照片。

照完之後姜新禹和恩慧仁查看了一下相片,兩個人一身青藍相間的情侶運動裝,臉上帶着燦爛而甜蜜的笑容,身後的背景是葉子已經開始有些泛黃的樹木和開的正盛金黃色的桂花,雖然是用的‘傻瓜式’的照相機,也沒有什麼技術可言,但是兩個人儼然就是一副海報的美景。

姜新禹和恩慧仁滿意的點了點頭,姜新禹面色上略帶些得意之色,眼眸閃了閃,不知道想起什麼一樣,說:“等一下我一定要把這張照片發給Jeremy和泰京,讓他們也爲我們高興高興,也欣賞一下這裏的美景。”

你確定你這是讓他們欣賞而不是顯擺?特別是黃泰京還是一個極度小心眼的人,太過得意,小心遭到嫉妒哦!

不過看着相機上面的照片,恩慧仁卻也沒有說出反對的話來,這兩個人自己邀請他們過來他們都拒絕了,雖然說拒絕的理由是怕打擾到他們兩個人的約會,但是恩慧仁還是心中有些不自在,真是不懂的欣賞美景的兩個人。讓新禹把相片發給他們,讓他們看看眼界也好!

少女,你完全誤會鳥~這完全是他們想來,但是你家那位不讓啊~

抱着完全不同的心態,這張照片在半個小時之後順利的被姜新禹發到了Jeremy的私人郵箱裏面。

可是這個時候的兩個人都不知道這張照片將來在韓國的娛樂圈投下了一顆多大的炸彈,又碎了多少少年少女的帶着夢幻情懷的水晶心。

Jeremy正坐在餐桌上面和黃泰京大眼瞪小眼,沉默無聲的吃着外賣的炸醬麪,手中正在把玩的平板電腦忽然發出一聲‘叮’的一聲,Jeremy自然是知道這是自己私人郵箱有新郵件傳來的聲音,歪着腦袋想了想,知道自己這個郵箱地址的人不多,順手把正在看着的視頻關掉,打開郵箱界面。

“mo?新禹哥實在是太不像話,丟下我們去旅遊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發這種照片過來……”Jeremy在點開了姜新禹發過來的郵件之後,立刻不滿的撅起紅潤的嘴脣,抱怨的說道。不過很快的咬着筷子,呢喃說:“吖…照的真的很漂亮啊!慧仁很漂亮,新禹哥也很帥,兩個人站在一起簡直就像海報一樣漂亮,背景也很美…我也想要去啊!!!”

新禹哥實在太壞了,丟下自己和泰京哥在宿舍裏不說,現在還發這種刺激他的照片。

似乎是感受到了Jeremy怨念的目光,所以黃泰京嘴角抽了抽,放下手中的叉子,道:“你用這麼怨念的眼神看着我做什麼?又不是我不讓你去旅遊的?”伸手把Jeremy拿着的平板電腦抽到自己的手裏,看着笑得燦爛的兩個人,不滿的撅了撅嘴,口不對心的說:“什麼嘛?聽你誇獎的這麼厲害,我還以爲拍的有多好看?也不過如此嘛!比起我們拍的海報簡直是差遠了。”不過是旅遊而已,笑的那麼開心做什麼?他最討厭的就是旅遊了,每一次都累的要命,浪費時間浪費金錢。也再一次的確定,姜新禹他就是個重色輕友的人。

不得不說黃泰京你又傲嬌了~~ 39039

福星寵物醫院

對於uhey來說這裏就是她放鬆巨大壓力心情的地方,而樸東洙就是她可以傾訴鬱悶心情的人形垃圾桶,每每感到神經崩的過於緊的時候,uhey就會來這裏對着樸東洙一番抱怨,即便是整個過程他什麼話都不說,不過等到她說完之後她的心情就會立即好很多。所以漸漸的她養成了幾乎每週都要來這裏一次的習慣,等到她自己發覺的時候,這個習慣已經改不掉了,對於這個習慣uhey的心有些竊喜也有些不安。

不安的是,她對於樸東洙也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做爲一個漂亮又聰慧的當紅演員,她從來都不是智商高情商低的人,怎麼會不知道自己的這種變化是屬於什麼?察覺到自己的這種改變的時候,uhey的第一反應就是,偶媽,你所說的話馬上就要變成真的了。

儘管uhey是在美國長大的,性格比起韓國其他的女生要熱情開朗的多,但是到底還是一個女孩子,內心裏還是有着屬於女孩子的矜持羞澀的。自從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之後,uhey觀察了樸東洙幾個星期的時間,確定了樸東洙對於自己還是保持在朋友的界線上面,心中有些氣餒,像她這樣優秀又出色的女孩樸東洙都看不上,難不成他想要找一個天仙嗎?

聯想到自己在找樸東洙幫忙的時候,在他的房間裏見到的青春漂亮的女孩子,uhey一下子臉就黑了下來,樸東洙不會那麼沒有眼色的喜歡那種柔柔弱弱看上去就像是小白兔一樣的女孩子吧。

uhey的這種想法,讓她在日後見到高美女的時候,那可是不假顏色,不耐煩三個字就差沒有直接的寫在了臉上,雖然那個時候樸東洙已經第n+1次的向她解釋過,那不是他所喜歡的類型,而她也已經和樸東洙已經交往了不短的一段時間。

糾結了幾天的時間,uhey心一橫,把自己心裏的想法告訴了劉媽媽,對於女兒終於開竅了,劉媽媽表示萬分的欣喜,立刻當場拍板的興奮無比的告訴uhey,讓她直接對樸東洙告白。而uhey細細的想了一遍後,果斷的接受了劉媽媽的意見,既然山不就我,那我就去就山好了。

“我說你都盯着我看了很長時間了?難道我臉上長了花還是生了草,值得你這麼盯着來研究?”樸東洙放下自己手中的病歷卡,摘下掛在鼻樑上的平光鏡,一向都是如同潭水一般清冷幽深的眼睛裏浮現了一絲淡淡的無奈,如是的問道。

和uhey相處的這幾個月的時間裏,做爲一個已經活了幾千年的老妖怪,樸東洙怎麼可能察覺不到uhey對於他的的情感變化呢?只是uhey沒有正面的說出口,他也不能自作多情的去問。

uhey看着樸東洙好看的眼睛,不知道爲什麼,立刻脫口而出回答說道:“我喜歡你,所以纔會一直盯着你看。”話一出口,uhey立刻有些懊惱的鼓起了包子臉,咬了咬下脣,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樸東洙也愣了愣,腦袋裏面迅速的掠過諸多的想法。首先他不能否認的是,在自己的心底uhey確實有着和他人不一樣的位置。不過現在樸東洙自己也有些淡淡的疑惑存在心底,自從吉月的事件過後,他對人類向來都是沒有什麼好感,但是對於uhey這個和吉月相似頗多但是又不同的女孩子,他每一次見到都有一份的異樣,他說不上來是一種什麼感覺?那是一種在面對其他女生的時候完全沒有的感覺。

uhey的心中經過短暫的羞澀,但是很快的她就想通了,如此說出來雖然不是她的計劃,但是既然話已出口,乾脆將錯就錯下去,略略的擡了擡頭,說道:“怎麼對於我喜歡你感到很奇怪嗎?我就不相信,你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所以做我男朋友吧?另外,我是不接受拒絕的。”雖然她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小小的高傲,但是貓眼似的大眼睛裏面閃過的緊張是怎麼也無法掩飾的。

樸東洙看了看uhey,說:“我是對你有些不一樣的感覺,但是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喜歡,所以……”

怕自己聽到不好的話,uhey立刻開口打斷樸東洙的話,說:“這是要拒絕嗎?我說過,我劉仁愛是不接受拒絕的,不管你願不願意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劉仁愛的男朋友了。”

看着有些死鴨子嘴硬的uhey,失笑的說:“這算是強迫中獎嗎?”不否認對於這種感覺他並不討厭,所以不去想其他的,就按照自己的感覺走一次吧。

uhey的腦袋有些當機,不知道樸東洙所表達的意思和自己所想的是不是一樣。

“我不大喜歡出門,喜歡安靜一點的環境,是食素主義者,不吃任何形式的任何肉類,另外最喜歡的就是巧克力瓜子和薄荷糖。你呢?”看着眼睛有些迷濛的uhey,一個控制不住,樸東洙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淡淡一笑說道。

uhey明顯的不在狀態:“什麼?”

樸東洙看着自己新上任的女朋友,不知道爲什麼心情忽然覺得,其實有一個女朋友還是不錯的,回答說道:“我的一些生活習慣,這不是身爲女朋友所必要知道的事情嗎?當然了做爲你的男朋友,你也可以把你的一些生活習慣告訴我。”雖然對於uhey的性格摸了透徹,但是她的一些生活習慣他還真是沒有關注過。

枕邊的男人 “雖然不大出門,但是因爲工作性質比較特殊,所以常常飛來飛去的,喜歡海鮮,最喜歡和最常吃的是蝦仁,不喜歡甜食,零食喜歡各種各樣的果凍。”過了心裏準備這個階段,uhey很快的就變成那個有些驕傲有些精明的‘國民妖精’,如是的回答說道。

點了點頭,笑的有些妖孽的,說道:“那麼新上任的女朋友,以後的日子請多多指教了。”

“新上任的男朋友,也請多多指教。”

想他班鬥洪在娛樂圈混跡二十多年的時間,從一個不是名校出來的無名小卒一步步走到如今圈子裏數一數二的名導演,這期間形形□的人不知見了多少,練就了一雙幾乎可以看懂人心的銳利的眼睛,對方是個怎樣的人?

他幾乎在看到的第一眼就能夠了解的七七八八的,現在自己中意許久的完美女主角,終於願意參演電影了,她有着如同自己所想的純真無暇的容貌,也有着自己十分中意的強悍的武打功底。不過美中不足的是,眼前這個女孩子她非科班出身,也沒有參與過任何表演的經驗,幾乎什麼都要從頭開始學習。不過聽大雄說她的學習能力十分的快,不過看着她不因世事的眸子,班鬥洪也只能暗自祈禱,車大雄所說的話是真的,因爲現在距離電影開拍沒有多長的時間了。

如果她的學習能力沒能達到自己的標準的話,那麼女主角只能夠另選人了,雖然他中意這個女孩子,但是也不能爲了這個女孩子而砸了自己的招牌。

班鬥洪拿出手機給撥了恩慧仁的電話,發現是一段告訴她有事外出手機並未帶在身邊的留言,如果真的有什麼重要事情,請發郵件通知。班鬥洪立刻擡頭對着車大雄問道:“大雄,我記得恩慧仁是你同校的學姐吧?”

“吶,班導演,恩學姐是我同校的直隸學姐!”他們不是正在說尾狐的事情嗎?爲什麼班鬥洪導演會忽然問到恩學姐?難道說班導演並不滿意尾狐,想要恩學姐代替尾狐女主角的位子?不管心中是怎麼想的,但是車大雄面上還是乖乖的回答說道。

班鬥洪哪能看不出車大雄的所想,擺擺手,笑說:“你不要緊張,因爲尾狐小姐她不是科班出身,也沒有任何表演經驗,雖然我們的電影是一部武俠電影,不過對於演技的要求還是十分的高的,所以從現在開始尾狐小姐需要專業表演課程和全面的瞭解一下電影的故事背景。恩慧仁小姐雖然還是一個在校的學生,但是她是科班出身,拍過幾個相當不錯的廣告,我也曾經讓她試過鏡,發現她的演技一點都不像是新人。她和尾狐小姐又是同齡人,在戲裏也有不少的對手戲,由她來擔任尾狐小姐的老師來給尾狐小姐講解劇本,是最佳的人選。只是現在恩慧仁小姐的電話打不通,我這裏又沒有她的郵箱地址,所以就想問你看看。”

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原來是這樣!我這裏是恩學姐郵箱的地址,不如讓我聯繫恩學姐吧?我們平日裏的關係也算是不錯的,想來恩學姐如果不是有重要事情要做,應該是不會拒絕的。”車大雄對於班鬥洪的意見很是贊同,他看過恩學姐拍攝的廣告,雖然拍攝廣告並不需要太多演技,但是就他看來也是完全大發。

“嗯,那就交給你了,等一會回去記得給恩慧仁發郵件,一有回覆立刻通知我。” 鑒寶直播間 班鬥洪點了點頭答應下來,看向車大雄的目光又是柔和了不少。

班鬥洪很滿意車大雄的如此的上道,畢竟他現在也不能確定恩慧仁會不會答應下來?恩慧仁這個女孩子和尾狐小姐是完全相反的人,那絕對是一個十足的小狐狸,而且自己看得出來她對於娛樂圈沒有什麼野心,自然不會爲了討好自己而去做自己不願意的事情,所以這萬一要是拒絕了,他豈不是會很尷尬和沒面子。所以既然車大雄主動的提出來,也省的他再明裏暗裏的去暗示車大雄答應下來。他喜歡聰明的孩子,自然在拍攝電影的時候格外的照顧一下車大雄這個孩子的,也算是不枉費他如此知情識趣吧! 41041

姜新禹面色上帶了些許歉意的看了一眼恩慧仁,說:“對不起,因爲事情太意外的一些,把我們的假期都給打擾了。剛剛他們兩個正在計劃下一步要在這裏附近的城鎮轉轉的時候,社長一封緊急的郵件讓他們所有的計劃都流產,只得連夜的訂了今天早上五點鐘的飛機,飛往上海,再由上海飛往首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