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護國公府二少爺朱理,以及京師裏赫赫有名的徐狀元徐有貞。

說到這個徐有貞,兩個李家小姐心裏頭可就真憋了股勁兒的。記得在今晚之前,在李敏沒有正式公佈徐有貞爲自己母親孃家人之前,徐有貞因爲在京師裏冠了個狀元郎的名頭,有貌有才,對很多女子來講,一樣是具有不小吸引力的青年才俊。

李欣兒和李元珠不例外,想以她們的家世怕是高攀不上皇親國戚,所以,像她們這樣不上不下的水平的,自然把目標都定在同樣不上不下的狀元郎身上了。別說,還真的有很多丈母孃看中徐有貞那份潛力。

原因在除了徐有貞本身有才以外,關於徐有貞可能和李敏有關係的傳聞,其實一直有在底下私傳着。正因爲此,在今晚上李敏突然爆出這個消息以後,全場居然沒有一個感到吃驚的,因爲大家都知道本來事情就是如此。

徐有貞是江淮人,姓徐。李敏的親孃徐晴,一樣是江淮人,姓徐。

有了李敏這層關係以後,兩個李家小姐心裏複雜的程度可想而知。一方面,想着如果李敏願意當這個好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或許會給她們介紹徐有貞。另一方面,卻也想着這事兒八成懸着。 總裁爹地請小心 畢竟,李敏看起來,並不太想讓母親的自己家兄弟牽涉其中的樣子,所以,遲遲不公開徐有貞的身份。

李欣兒遠遠看到徐有貞的影子,嘴裏撤出一絲嘆氣。

在她身旁的李元珠知道她嘆什麼。比起朱理這個比較難以高攀的對象,其實徐有貞更適合她們。只是,她們完全不知道李敏是怎麼想的。

“如今,敏兒姐都公開徐狀元的身份了,或許,可以讓母親過去問問敏兒姐的想法。”李元珠說。

李欣兒看了她一眼,想,你這是想讓我娘當槍頭鳥是不是。要是李敏有這個心思,哪用到現在,早和她們私底下交底了。

“或許,敏兒姐只是之前沒有想到這個,敏兒姐如今是隸王妃了,護國公府的夫人,事兒那麼多,哪裏顧得上所有事都周全呢,總得有人去提個醒,敏兒姐才能記着。”李元珠說這話時還不忘加上一句,“欣兒姐,我這是實話實說。你說你,畢竟之前連親事都沒有定的,妹妹我知道,姐姐你一門心思在徐狀元身上的。不像我這個妹子,本就年紀比姐姐小,該在姐姐後面出嫁的。”

要說的話,李元珠後面這幾句話才叫做真正的毒,全像刺兒一樣刺到李欣兒心頭上了。別看李欣兒外表上文文靜靜的,其實心氣很高。畢竟她長得不算難看,又是李家的大房的孫女,家裏的堂姐,一個個都嫁的好,她這個大房的女兒,怎樣都不能嫁的太次了。因此,柳氏和她,一直都想着二房爲了顧及面子的話,肯定到頭來會在她的婚事上幫上一把的。

和大房相反,馬氏從不把寄望寄託在不靠譜的二房身上,早早給女兒安排了一門婚事。倘若不是半路出了橫禍,也不至於這門婚事告吹了。到時候,比李欣兒先嫁的人是李元珠,李元珠又比李欣兒小,這看起來分明是三房也不願意看大房眼色根本對大房不屑的念頭。

她們這個大房確實做的夠窩囊的,什麼都不及二房和三房。李欣兒偶爾心裏都想,她這個生在大房裏究竟有什麼好處,真不如在二房裏給李敏當個丫鬟,可能都沒有她這般憋屈。

指望二房幫一把的大房,等到了現在,無消無息的。偏偏自己孃親柳氏,臉皮是薄的,薄如紙,要是像馬氏那樣厚臉皮的話,或許還會給她這個女兒爭取一番。

李欣兒想到這兒,簡直是想哭了。她這算是什麼呀。本來是該坐在香閨裏等着如意郎君上門迎娶的大家閨秀,結果變成現今如此狼狽的現狀,和人一塊到男子的私院裏搞偷窺了。說來說去還不是因爲自己孃親不夠鐵手,不夠厲害,懦弱的性子拖累到她這個女兒身上。

見李欣兒低着頭一句話都不說,李元珠知道,自己成功刺激到這個姐姐了,心裏正一片得意時,前頭突然起了動靜。

柏喜惠已經按捺不住,從柱子後面跑到她們中間和她們一塊貓着,說:“那是誰,你們認得嗎?”

只見前面旁邊一扇好像院子的門打開之後,從裏面走出一個女子出來,遠遠觀其容貌打扮,都與她們幾個年紀差不多。女子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主人家精心爲其準備的,美極了的綾羅綢緞。女子的五官,在明月下呈現姣好的清麗,讓人都眼睛爲之一亮。

這人是誰?

化成灰李欣兒和李元珠都認識。因爲這個人,在京師裏一樣是個風雲人物。不同於其他風雲人物的特點是,這個人,是因爲胖的緣故,到哪兒聚會都好,總是被盧家小姐和李瑩等人私底下恥笑,被安了個外號叫做小胖妞。

小胖妞這個名字雖然醜了些,可是,人家朱永樂不管醜不醜,是皇帝的親侄女,是恭親王府的郡主大人,這點是絕對無摻假的。光是這一點,都能甩掉李欣兒她們幾條街遠。

“永樂郡主?”柏喜惠一聽,一樣很吃驚。朱永樂爲胖妞的名聲,不僅關內的人知道,關外的人都略有所聞。可是,現在她們眼前能親眼看到的朱永樂,哪裏胖了。貌似朱永樂比她柏喜惠苗條一些呢。如果朱永樂這算得上胖,她柏喜惠不得當豬了。

“是之前都聽人家說過——”李欣兒悻悻然道,“永樂郡主經由隸王妃開方調養過身體以後,如今大不同以往了。”

“總之呢,我們的敏兒姐的醫術,是比神仙更厲害,能把醜女變成美女。”李元珠說這話的時候,不知道口裏那股酸溜溜的口氣是針對誰。是妒忌朱永樂。對。爲什麼李敏幫朱永樂都不願意幫她們倆人。

太過分了,她們與李敏纔是親姐妹好不好,朱永樂算得上什麼。

越想越氣,只看明顯,朱永樂受到了李敏的厚待,和朱理以及徐有貞都說起話來了。

徐有貞是蠻吃驚的,固然上次好像有看見朱永樂的身影,但是,終究不知道是真是假,有待確定。現在朱永樂忽然出現在他面前,不知怎的,他心裏頭忽然泛起了一片尷尬的情緒。

朱永樂爲什麼會出現在北燕這個念頭,曾經在他腦子裏想過了太多次了,他本意是想給自己表妹李敏爲這個事兒提高警惕,以防意外。但是,即便如此,他還是想不出朱永樂千里迢迢跑到燕都來做什麼。

反而是到了現在這一刻,只見眼前朱永樂望向自己的那雙眼神,他又不是沒有開化的和尚,心裏立馬意識到是怎麼回事了。實話實說,對於高攀郡主這個念頭,他徐有貞真沒有想過,不會想。

徐家的男子,如果考取功名的話,與他一樣,都是不會差的,但是,徐家男人更喜歡與世隔絕淡泊名利的日子,所以,一般都不會想着去攀高枝。不會想攀高枝,心目中理想的女子,同樣不可能是什麼公主郡主之類的女子。娶公主郡主的話,壓力是很大的,責任是很多的,與徐家男兒淡泊的念頭截然相反。

默默地退了半步,徐有貞是快退到朱理身後去了。

朱理像是對他的卻步吃了一驚的樣子,回頭,對着走出院子的朱永樂說:“郡主是不是覺得寂寞了?我大嫂說了,等會兒,可能會讓個客人,來看看郡主,和郡主說會兒話兒,郡主不會覺得寂寞了。”

必然,她這個郡主是沒有經過皇帝同意私自跑到北燕來的,肯定是不能在公衆宴席上露臉的。李敏讓她精心打扮,原因很簡單,等到時候她和皇子見面時,不至於讓皇子認爲他們護國公府虐待了郡主。

聽朱理這句話的意思是,他們有想把她交還給八爺的心思了。

朱永樂的心一下子不知道怎麼說,眼神瞟到那抹有意躲到朱理後面的身影,一瞬間胸口裏的火氣都快涌出來了。

是,他很聰明,一看她眼神,馬上都知道怎麼回事了。可是,他怎麼可以這樣懦弱膽小如鼠?怎麼,認爲她朱永樂是猛虎毒蛇嗎?居然馬上躲起她來了。

不是說她減肥了,變漂亮了嗎?爲什麼他就是不給她另眼相看。

“理兒。”朱永樂鼓了鼓兩個腮幫子,“你說我今晚上,是不是很難看?”

“什麼?”朱理感覺要伸出隻手去摸摸她腦袋是不是發燒了,“你今晚這身衣服很襯你,大嫂給你挑的,最合乎你氣質了。”

朱永樂對此兩聲涼笑:“隸王妃是好人,這個本郡主知道。隸王妃費盡心思讓理兒把某個人帶過來給本郡主看看,並且,幫本郡主精心打扮,結果,那人眼睛從來看不進本郡主這個小胖妞。”

徐有貞聽到這話兒,在朱理後面默默地開了句聲:“郡主是金枝玉葉,向來美若天仙,一般凡人,哪敢與郡主面對面看着,那對郡主是侮辱。”

狡辯!朱永樂氣得全身都要發抖了。

朱理終於在這時候明白這兩人之間是怎麼回事了。原來他真的不太清楚的。畢竟之前沒有人給他說過這個事兒。像今晚,都是因爲李敏交代過他,讓他拿東西給徐有貞,才席中帶徐有貞走到這邊來。

“徐狀元,不如到郡主院子裏坐坐。郡主的院子裏有一株千年的梅樹,是王府裏一開始栽種的幾株老梅樹之一。”

朱理這樣一開口,徐有貞肯定是拒絕不了的。朱永樂更沒有想到朱理竟然會爲了她說話,一時給愣住了。

貓在暗處看着朱理和徐有貞走進郡主院子裏的李欣兒等人,心口裏窩着的火兒都可以像火龍一樣掀翻了屋頂。

柏喜惠揪着帕子,想,難道朱理對朱永樂有意思,否則幹嘛提這個建議。

不管怎樣,人家是郡主,比起那個魏香香,是更可惡了。以朱永樂的條件,想挑什麼樣的老公能沒有嗎,何必和她們搶。太過分了,是仗勢欺人。

“回去吧。”李欣兒說。

主要是繼續留在這裏沒用。李欣兒想好了,不如逼迫自己母親在李敏那兒使點勁兒,絕對好過她們在這裏高偷窺。

柏喜惠和李元珠好像都知道了她的想法,一起往回走了。走了幾步,柏喜惠忽然哎一聲:怪了,朱理都在這裏出現了,朱湘怡呢?

進到院子以後,朱永樂不用吩咐,福子和春梅,都張羅給客人們端茶倒水了。

朱理接過茶盅時看見了福子。

福子衝他拿袖管抹了抹眼角,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朱理嘴角抿緊成一條縫兒,到至今,有關她的消息依然毫無。

徐有貞規規矩矩地坐在椅子裏,其實巴不得想逃之夭夭的。他真的覺得,這事兒太荒唐了,如果他表妹李敏是被迫接受郡主的威脅恫嚇的話,不,按理說,他表妹李敏不可能受到任何人的脅迫,也就是說他表妹李敏都覺得這事兒是有可能的。

蝴蝶谷傳奇 他回頭必須和李敏說清楚了,徐家人對於郡主沒有興趣。

“徐狀元,本郡主有一事想請教徐狀元。”

“郡主請說。”徐有貞挺了挺胸背,口吻淡漠。

朱永樂卻好像對他那副冷淡的臉都視而不見或是習以爲常了一樣,沒有剛纔那樣一激就怒,讓福子拿出一幅字來遞給徐有貞,說:“隸王妃的楷書,號稱天下一絕,甚爲驚豔。但是,本郡主一直認爲,徐狀元的隸書,才真正叫做仙風道骨,自成一格。”

徐有貞像是臉上一怔,接着,在看到福子遞上來的那幅字以後,整個人臉色都不好了。

朱理好奇的時候,湊過去看了一眼,見那幅字上面寫的隸書,確實不同於一般人所見到的隸書,行風更爲自由和瀟灑,比起李敏那種端秀的小字,有種高瞻遠矚的大氣,猶如破曉的明月一般,璀璨的光芒依稀可見,讓人是感受到比驚豔更明亮的豁然。

“這是徐狀元的字?”朱理一樣略顯吃驚,畢竟徐有貞作爲有名的狀元郎,那個字也是在京師裏流傳百巷,他朱理不可能沒有見過。記憶中,徐有貞的字,從來不見得是眼前這種幾乎無拘無束的風格。

徐有貞對此像是難以啓齒,只是用一抹很深意的目光,望到在那兒端着茶杯不動的朱永樂。

這是他寫的字,沒有錯的。但是,這個字,是他很久很久以前,在參加殿試之前曾經來京師裏先打探情況時,盤纏用盡,被迫在街頭擺了兩天攤賣的字。

朱永樂怎麼有他這幅舊作的,而且,知道他以前的事兒?

看了看他們兩個的表情,朱理聳了聳眉頭,藉口起來,不當這個電燈泡了,走去茅廁的時候,到半路上,回頭問跟來的福子:“你隨你主子出來時,八爺怎麼說的?”

“八爺?”福子愣了下,好像不明白他這句話,“八爺讓十一爺一定要事事小心。當然,八爺一直有勸過十一爺,說二少爺是個冷血心腸的,下次再見到十一爺說不定還會對十一爺動手。”

“那就對了。”朱理道,“以後如果你再遇到十一爺,趕緊帶着她,離我遠遠的。所謂刀劍無眼,我以前,你福子不是不知道,曾經想給一隻兔子留條性命,結果,一箭過去,照樣要了那兔子的小命。”

呵呵呵。福子乾巴巴地抖着身子:“奴才都聽二少爺的。見到十一爺的話,一定把二少爺的話如實告訴十一爺。”

在歡歌載舞聲中,雪慢慢地下了起來。冬至宴接近尾聲,賓客們開始依次向主人家告辭。大家說是受邀來吃酒享樂,其實都是帶着目的來的。

馬氏和柳氏,站在等候李敏召見的長龍裏。柳氏的兒子年紀還小,早在宴會半路呼呼大睡了。讓奶孃給抱在懷裏先送到馬車上去了。

兩個李家小姐和柏喜惠偷窺完,回頭和幾個母親一說,幾個夫人心裏一樣揪起個疙瘩。

潘氏要女兒放心,讓女兒先坐車回家,再回來找馬氏和柳氏商量對策。來到這裏一看,見李敏的那隊長龍是越排越長了。每個人都想和護國公府的新女主子打好關係。

相比李敏這邊的熱鬧。尤氏那兒門前,簡直是門可羅雀的地步,都沒有人上訪。

李敏坐在屋裏的熱炕上,把賓客們送到王府裏的禮物清單一份份地耐心地詳看着。這不是說她和他老公貪財,而是,在請帖發出去的時候,請帖裏都註明了,說了上次那場冰雹對於燕都百姓影響之大。

說白了,冬至宴是募捐的慈善宴會。接下來,就看這些人,哪些人會做人,哪些人不會做人了。

看來,會做人的人,不是很多。瞧瞧,這些說是送來給護國公府她這個新女主子的見面禮,卻許多都沒有仔細用心地閱讀她李敏親手寫的請帖。送東西,肯定是送的。送的東西五花八門,她也可以理解。可是,大多數東西華而不實。她拿來做什麼,說句實話,連換成銀子捐給百姓都不成。

見李敏突然歇了手,喝起茶來,尚姑姑都知道她這是心裏頭被氣的不行了,快被磨去耐心了。

“外頭還有很多人嗎?”李敏琢磨了下,問。

“是的,大少奶奶,外面等着大少奶奶召見的,有上百人。”尚姑姑保守估計。

因爲李敏不是什麼人都見的,李敏只見有必要見的,比如說誠心誠意讀了她李敏的請帖,願意跟隨她這個護國公夫人做事的。至於那些根本都不管她李敏怎麼想的人,她見來做什麼,志不同道不合,見了只給心裏頭添堵生麻煩。

虛僞的東西她李敏不喜歡,少做,可以不做就不做。

那些沒有得到李敏召見的人,這不,都在屋外等着,賴着一張厚臉皮,怎麼都想蹭一面再走。

“看來,這羣人是覺得人多勢衆,大夥兒都不做的事兒才叫做真理。”李敏涼薄的嘴角勾了勾。

尚姑姑理解她這個意思,那些人,正是因爲看着幾乎大多數人都和自己一樣,乾脆不怕了。俗話說的老賴,都是這樣來的。

李敏歇過一口氣,手心裏還壓着三份帖子。這三個人,卻都是她想見的。只是這個時辰也晚了。不如一塊兒見了,於是對尚姑姑說:“把柏家的夫人,和呂夫人,邱夫人,一塊叫進來吧。其餘的人,都讓她們回去吧,免得耽誤了休息。”

話傳到屋外,大部分的人當即黑了臉。她們都在這裏颳了多久冷風了,結果,李敏在她們面前露個臉兒都不肯,直接放話讓她們回去了。

潘氏幾乎是趾高氣揚地扭起了腰來,論拍馬屁的功夫,這些人真是差遠了。拍主子的馬屁,可不能亂拍。

之前,有個夫人對着她炫耀說自己給李敏送了一個孔雀毛織成的美冠,全天下只有這一件,李敏保準喜歡。

或許,其他女主子見了會喜歡吧。但是,潘氏知道,李敏肯定不喜歡。因爲李敏的性子就是那樣,別人喜歡的庸俗的東西,李敏通通不喜歡。李敏的注意力都不在這兒轉了。

不過這些人以爲李敏清高給李敏送藥書的話,那絕對又是錯的了。看看,這裏頭誰給李敏送藥書當禮物的,通通都得栽。在潘氏看來,李敏爲一代神醫,這些人給李敏送藥書以爲投其所好,其實是班門弄斧自取其辱。

李敏喜好什麼?用得着說嗎?是主子,最喜歡的是聽話的人了。照李敏說的去做就行了。只是她潘氏沒有想到,和她一樣聰明的人,不止她一個。

百分之九十九妒忌眼紅的目光,全在她潘氏和呂氏、邱氏身上打轉了。

柳氏都不禁把潘氏拉住,問起潘氏究竟給李敏送了什麼。

潘氏安慰起了柳氏說:“你和三夫人,都是王妃的伯母和嬸子,等等吧。王妃總得見了我們這些外人以後,再來見你們這些家人。因爲王妃和王爺一樣,都是以公爲先。”

兩句話,讓柳氏和馬氏吃了定心丸。

潘氏當然是打着不得罪李家人總有利益可圖的主意。

那邊,被人團團圍住的呂氏和邱氏,只得實話實說道:“照王妃帖子裏說的,捐了糧食和布匹到王爺的軍部。王妃這兒,倒是不敢送的,因爲王妃說了,體恤民心,是王妃想我們送的最好的見面禮了。”

這話誰信?沒人信!

尚姑姑再三強調李敏要生氣了,衆人才讓開一條路,給呂氏和邱氏讓開。

三個夫人進了李敏的屋裏,行了禮。

李敏道:“你們三位,深得本妃的心意,本妃決定,今後有些事兒,希望由幾位夫人扶持本妃來完成,輔佐王爺的大業。”

三個夫人一聽,眼睛都亮了。

由於三人不是全都是在燕都內的,需要彼此先熟悉下,李敏讓她們彼此先熟悉了,然後,再找機會和她們定期會面。李敏要做的事情很簡單,打算成立一個類似現代婦女會一樣的組織,讓這幾個牽頭,儘可能把社會裏的女子都組織起來,以後有許多事兒,都需要婦女在後面支撐的。

見完這三個人,尚姑姑報告說馬氏和柳氏都在門口等着。

李家人必定得見的,李敏沒有含糊,讓她們兩個進來。

柳氏和馬氏進來時,和出門的潘氏是擦身而過,潘氏對柳氏擠的那個眼神,柳氏接到。柳氏想到之前潘氏對自己的好,是想爲潘氏的女兒說幾句好話的。

那些小動作,都沒用逃過李敏的眼睛。看來,這個大伯母和三嬸,要她在面前求的是自己女兒的婚事,沒有其它。

李敏清了清嗓子,對柳氏馬氏道:“大伯母和三嬸都坐吧。今兒敏兒是第一次主持宴局,難免有疏忽了大伯母和三嬸的地方。”

柳氏和馬氏連忙答:“敏兒這話言重了,今晚上,幫不上敏兒什麼忙,做嬸子的心裏覺得挺愧疚的。”

李敏眸子裏劃過一道光。那是,算這兩人有些自知之明,在那個假爹出來的時候,這兩個人都一聲不吭的,其實心裏面一樣是害怕被秋後算賬。還有,李老太太突然說不來了,肯定有什麼原因的。

剛好。

“敏兒之前答應過兩個皇子,要去探望老太太。不如大伯母和三嬸一塊同行吧。”

柳氏和馬氏回過神的時候,已經和李敏一塊坐在回李家居所的路上了。

“敏兒這是什麼意思?是打算見了老太太,再讓我們提她妹妹的婚事嗎?”柳氏悄聲問馬氏。

馬氏擰着帕子:“肯定是的。敏兒不是隻省燈的油,你看看她,如今她繼母都還在牢裏呆着。”

柳氏只要想到王氏的下場都心驚,想,這或許纔是老太太今晚告病的真正原因。

到了,李敏下車,徑直穿過大門,到達老太太養病的院子。

李老太太沒有想到她這麼晚都來,在屋子裏本是吃着核桃和喝着茶,突然乍聽說她來了,沒有來得及躺到牀上裝病,李敏已經走到了她屋裏門口。

馬氏和柳氏跟在後面同樣一驚,雖然有想過李老太太是裝病藉故不去,但是,沒有想到李老太太精神好到在她們不在的時候在吃東西了。

“敏兒來了。”李老太太咳了兩聲嗓子,乾果差點因爲受驚哽在喉嚨裏了。

“敏兒聽說老太太身子不適,作爲親孫女怎能不來?”李敏說着,讓尚姑姑把帶給老太太的幾包藥放到了桌上。

李老太太見到那幾包藥,心裏都不禁覺得自己蠢了。李敏那是神醫,誰敢在李大夫面前裝病,等於是自殺。

“小病而已,敏兒費心了。”李老太太努力維持臉上的鎮定,“你大伯母和三嬸沒有仔細和你解釋清楚,是有錯兒。”

馬氏和柳氏當了這個無辜的替罪羊,心裏憋了股氣。

李敏淡淡一笑:“老太太。敏兒今見了老太太身子沒有大礙,自然也就知道大伯母和三嬸爲何帶敏兒回來見老太太了。畢竟,大伯母的女兒,以及三嬸的女兒,都到了出嫁的年紀了。”

馬氏和柳氏聽了這話,難掩激動和高興,眼看李敏終於主動提起這個事了。可老太太的臉色卻突然沉了下來。很快的,老太太把這兩人都打發走了,讓人關上了屋門。

“敏兒,你大伯母和三嬸都不在,你不用找她們兩人做藉口了。”李老太太看起來有些置氣地說。

李敏低頭吃了口茶先,說:“老太太做事幹脆果斷,向來是敏兒的榜樣,再說,兩個堂妹的婚事,在李家裏也算是大事。老太太突然叫敏兒不要管,是不是意思是,老太太和皇上一樣,早已心裏都認爲敏兒不是李家的人了。”

聽完她這話兒,李老太太把袖管裏的佛珠拿出來捻着,像是要以不變應萬變的姿態。

見此,李敏把守在屋門口的尚姑姑叫了進來,當着老太太的話說:“你和本妃說過,你是另有主子的人,好了,現在,當着老太太的面,把這話再說一遍。”

尚姑姑大驚,像是有些想不明白她爲什麼突然提起這個事兒。

李敏道:“你在春梅和紫葉面前都露餡兒了,王德勝知道的事兒,你也知道,所以,你那天在本妃失蹤的時候,一直問王德勝在哪裏。”

尚姑姑鮮少這樣結舌的時候,說:“那是因爲王德勝他一直都是跟着二姑娘的——”

“你在宮裏是跟哪個主子做事的?”

話說到這裏,李老太太儼然是忍不住了,扔開了手裏的那串佛珠,睜開眼看着她說:“好了,別爲難她了。她的主子,像你想的那樣,是那個人。”

那個人是哪個人?皇后?莊妃?淑妃?常嬪?按理來說,與她李敏關係最好,私下爲同盟關係,並且暗自幫助過她李敏好幾次的淑妃,是最有可能的。可是,實際上,淑妃是最不可能的。原因很簡單,因爲接觸的多,是人都懷疑起了她和淑妃之間的關係。在這樣的情況下,再把尚姑姑安排在她身邊,向她李敏隱瞞其主子是淑妃,純粹變成多此一舉了。

既然連淑妃都不可能了,那些與李敏關係也不算很好的娘娘和小主,基本也不可能的了。那麼,李敏是什麼時候開始懷疑起來了的呢?

對了,十一爺。

和十一爺一塊遭綁,後來,十一爺逃脫。十一爺不在她老公手裏。那些綁匪,很顯然,想殺她李敏,但是,對十一爺顯然沒有下手的意思。說是不想殺皇子的嘴皇帝的緣故,也可以把十一爺當作籌碼和萬曆爺談判。可是,偏偏,那些人,是有意試驗她李敏,或許是說藉助她李敏,把十一爺放跑了。

十一爺有腳鐐跑不遠,再有十一爺真的沒有被她老公抓住,但是,那些綁匪都知道廖姑姑出事了,在這種情形下,只有一個可能,十一爺再次落在那羣綁匪手裏。

明白了吧,十一爺的母親王紹儀,是高卑人按插入皇宮裏的間諜。這或許纔是爲什麼王紹儀想盡法子把女兒打扮成皇子的原因。女兒變成皇子的話,能加入皇子之間的爭鬥裏面,可以看得很清楚有關大明王朝皇室之間的內鬥,有利於給高卑人灌輸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