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謝?錢烈先還是沈逵來着?

見壯漢已經蹭到自己腳下,周圍人的目光也看向自己,張誠臉色頓時有點尷尬,只得乾咳了一聲。

“沈旭是吧……你怎麼找到這來了?”

壯漢一愣,大喊道:“師父,我不是沈旭,我是楊偉啊!”

周圍的吃瓜羣衆嘴巴咧得老大,面色古怪的看着楊偉。

你陽@痿就陽@痿吧,這又不是什麼光榮的事,至於這麼大聲嗎……還生怕別人不知道怎麼的?

三個居委會大媽的眼睛,也不由自主的飄向楊偉的下半部分,心裏暗暗搖頭。

沒想到這麼大的個子,卻是繡花枕頭一包草,年紀輕輕的怎麼就得了這種病,真是造孽啊!

同時幾位大媽也有點疑惑,要說張誠她們也認識,這孩子從小沒了父母,前幾年居委會也沒少照顧過他,聽說還在讀書吧,什麼時候當上男科醫生了?

不過街里街坊的,也不好當面拆臺,幾位大媽一商量,派出一位代表過來,對楊偉語重心長的說道:“小夥子,你這病……是有點傷腦筋,不過大媽建議你還是去正規醫院治……”

說完大媽又轉頭看向張誠,“小張啊,大媽也是有一句說一句,你可別生氣哈!”

什麼治病?什麼正規醫院?

張誠一頭霧水,上下打量了楊偉一眼,發現陽氣旺盛、精力充沛,沒毛病啊……

楊偉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剛想說話,卻被張誠踢了一腳。

“行了行了,有什麼上去說,別在這給我丟人現眼了!”

“是……師父!”楊偉頓時精神一震,滿是橫肉的臉上流露出抑制不住的喜色。

暗歎自己手下出的主意還真不賴,這就是傳說中的精誠所至、金石爲開嗎?

自己跪了一天,師父就肯讓自己進門了,這效果真是立竿見影啊!

“誠哥……”張誠感覺有人在扯自己的袖子,回頭一看,四眼正一臉懵逼的站在後面,“誠哥,他說的那什麼世外高人,該不會就是你吧。”

“上去再說!”

張誠推着四眼就朝樓上走,楊偉一見,連忙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

上到六樓,張誠打開房門,楊偉剛進屋一看,頓時愣住了。

這尼瑪是家嗎?這是狗窩吧!

滿屋都是雜亂擺放的東西,零食包裝袋和可樂瓶子一地都是,還有五六桶吃完的方便麪堆在牆角,蒼蠅亂飛。

最恐怖的還是客廳的電腦桌下面,垃圾桶裏的衛生紙都快滿出來了,隔得老遠都能聞到一股腥臭的味道。

“嘔……”楊偉實在忍不住,捂着嘴跑了出去,在樓道里乾嘔起來。

“臥槽!”張誠一不留神也被薰得翻了個白眼,抓住四眼罵道:“我這才幾天沒回來啊?你就把家裏造成這樣了!看看你那垃圾桶,懂不懂什麼叫小擼怡情、大擼傷身、強擼灰飛煙滅!你想自殺的話,跳樓還來得乾脆點!”

“咳……最近學習太緊張了,我只是想放鬆一下身心……”四眼恬不知恥的說道。

“滾!”張誠一腳將他踢了進去,“給你十分鐘時間收拾乾淨!超時一分鐘,把你從太打成大!”

“臥槽!這麼殘忍!”四眼打了個哆嗦,連忙進屋打掃去了。

眼下是個難得的表現機會,楊偉猶豫再三,最後還是強壓住噁心衝了進去,跟四眼一起收拾起來。

你別說,楊偉長得五大三粗的,幹這些活還挺細心,很快就把屋子收拾整齊。

張誠讓四眼下去扔垃圾,將他支走,然後招呼楊偉進屋坐下。

“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死心眼,我前幾天不是都跟你說清楚了嗎?怎麼還找到我家來了!”剛一坐下,張誠就沒好氣的說道:“你說你這麼大一坨,跪在我樓下算怎麼回事?不知道的還以爲我是什麼邪教組織的頭目呢!”

“師父哎!”楊偉誠懇的說道:“能遇到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一次機遇,你就收下我吧,不管是做牛做馬、端茶倒水我都行。”

“遇到你是我這輩子最倒黴的事!”張誠翻了個白眼,剛想嚴辭拒絕,突然想起一件事。

李經理那邊不是正愁找不到人手嗎?這楊偉開的健身房裏,教練可是一大把啊,而且一個個都是陽氣旺盛,不容易被妖邪所侵,現在不正好可以拉來當壯丁嗎?

想到這,張誠清咳一聲,話鋒一轉,“其實收下你也不是不行……”

“謝師父!師父在上,請受徒弟一拜!”

張誠的話剛一出口,楊偉就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立馬就要磕頭。

“等等……你着什麼急!我話還沒說完呢!”張誠腳尖一挑,就將楊偉龐大的身軀又給挑了起來。

“想要拜我爲師,就要先通過考驗,你可願意?”

“考驗?”楊偉微微一愣,隨即表態道:“師父儘管吩咐,不管是什麼考驗,我都有信心完成!”

“很好!”張誠站起身來,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即說道:“只不過這次的考驗,靠你一個人還不行,至少也得湊上二十個人。”

“這有什麼難的!”楊偉立馬一拍胸脯,“我健身房裏有的是人,我現在馬上打電話,把他們全部叫來。”

“別急。”張誠攔住他,一本正經的說道:“關於這次考驗的事,我不希望事後有人傳出去,這一點你能做到嗎?”

楊偉撓了撓腦袋,隨即點點頭,“師父放心,這些人跟我都是十幾年的交情了,我讓他們不說,他們絕對不會往外傳的。”

“那行,打電話叫人吧。”

張誠心中竊喜,這真是瞌睡遇上枕頭,剛愁沒人,這楊偉就主動送貨上門來了。

楊偉撥通電話之後說了幾句,很快掛斷,對着張誠恭敬的說道:“師父,我都安排好了,現在一共二十七個人,您看夠嗎?”

“夠了夠了!”張誠臉上都笑開了花,感覺那五百五十萬已經快裝進包裏了。

“師父……”楊偉忍了又忍,最後還是好奇的問道:“這考驗到底是什麼?怎麼還需要這麼多人?”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張誠笑着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抓一隻蟲。”

“抓……抓蟲?”楊偉瞬間懵逼了。 張誠也不多解釋,給王大富打了個電話,讓他通知李經理一聲,人已經找到了,讓他趕緊把東西準備好,到工地外集合。

而李經理此時正坐在華龍地產總裁辦公室外,坐立不安的等待着。

“喂,華總,好,我知道了。”

門口的祕書放下電話,對李經理說道:“華總可以見你了,進去吧。”

“好好……謝謝……”李經理道了聲謝,神情緊張的敲了敲門。

華龍地產作爲江城數一數二的龍頭企業,現在在省內還有數家分公司,像李經理這樣的項目經理,就算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本來按李經理這樣的級別,有事應該跟部門經理彙報,但是眼下部門經理直接撂挑子了,他也只得硬着頭皮來找總裁求助。

“進來。”

門內傳出一道清冷的女聲,李經理連忙收斂心神,打開門走了進去。

總裁辦公室很大,在靠窗的地方擺放着一張寬大的辦公桌,一個看上去二十幾歲的少女坐在後面。

這少女,簡直是美到了極致,跟林婉兒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她穿着一身淺灰色的職業套裙,身材火辣到了極點,胸前波瀾壯闊,將襯衣頂起了一個誇張的弧度,尤其是下半身,被裹臀裙緊緊包裹,那挺巧渾圓和幾近完美的曲線,展露無遺。

不僅身材火爆,一張小臉長得更是沉魚落雁,瓜子臉、柳葉眉、櫻桃小嘴,嘴角還點綴着一顆美人痣,簡直是讓人看一眼就想入非非。

她潔白無瑕的玉頸上,戴着一串紅寶石項鍊,鮮豔的紅色很好的淡化了職業裝的沉悶感,與她胸前雪白的皮膚交相輝映,簡直高雅優美得不像話。

不過跟林婉兒比起來,眼前的女子卻又有明顯的不同,林婉兒屬於典型的東方美女,溫文爾雅,知性而又善良。

而她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一根帶刺的玫瑰,眉眼間流露出的孤傲,很冷、很豔,明明就在你眼前,卻又給人一種不敢親近的感覺。

這位少女,便是華龍集團的執行總裁——華凌菲。

李經理自從進門之後,連腦袋都不敢擡,生怕自己把持不住,露出什麼失禮的表情,到時候得罪了華凌菲,自己纔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

作爲華龍的員工,他心裏很清楚,對面這位女總裁,雖然看上去又美又年輕,但絕不是什麼花瓶。

華凌菲不僅容貌氣質絕佳,能力更是出衆,十六歲就拿到了劍橋經濟管理系的博士學位,並精通三門外語。

回國後,從父親的手裏接過了華龍集團,短短五年時間,就讓華龍集團的盈利翻了幾番,從一箇中型企業,一躍成爲江城地產行業的龍頭。

可以說,華凌菲在江城的上流圈子裏,是公認的天之驕女!霸道女總裁!

這樣的容貌身材,再加上華龍幾個億的資產,華凌菲的追求者可以說是數不勝數,但她卻從沒同意過任何人的求愛,一心撲在家族事業上。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在李經理開小差的時候,一份報告“啪!“的扔在了他面前,華凌菲冷着臉呵斥道:“你知不知道開發區的項目,是公司今年最重要的幾個項目之一,公司是相信你纔派你去,你倒好,一停工就停半年!你知道這半年公司蒙受了多大損失嗎!”

華凌菲越說越氣,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到底還能不能幹!不能幹就趕緊把辭職報告交上來!”

“華總,您別生氣……”李經理擦了把汗,“我已經找人在解決了,我這次來……”

“在解決!在解決!”沒等李經理說完,華凌菲就怒氣衝衝的打斷了他,“這話你都說過多少次了,我讓你找警察來查,你偏偏去找些神棍,折騰了這麼久,你折騰出什麼來了!”

“華總……這次真不是什麼神棍!”李經理急忙說道:“這次我請到了兩位大師,一位是王真人,道法高深,另外一位更不得了,是茅山的無極天師張誠子,昨晚他一去工地,就找到工地出事的原因,只是現在人手不夠,解決不了,所以我纔回來跟華總彙報一聲,看能不能給我調幾十個人……”

“我看你還真是迷進去了!”華凌菲一聽這話,卻變得更加生氣,“你大小也是個項目經理,現在什麼年代了,怎麼還信這些神神鬼鬼的事!我看你們這些老員工,都是被我爸給帶壞了!我爸也是老糊塗了!還主動拿出五百萬的花紅,那些神棍收到消息,還不像蒼蠅一樣撲過來!”

李經理唯唯諾諾的點着頭,不敢接話,華凌菲的父親就是華龍,公司的創始人,雖然現在不怎麼管事了,但還是董事會的主席,那五百萬的花紅,就是他不顧女兒強烈反對設立的。

見李經理不說話,華凌菲哼道:“這事你就別想了,我不可能派公司裏的員工,去讓那些神棍來折騰,這件事再給你兩天的時間,如果到時候還不能復工,可別怪我不給你留情面!”

“這……”李經理面色一僵,嘴巴動了動。

但看着華凌菲冷傲的神色,他最後還是沒勇氣開口,只得頹然的嘆息一聲,剛準備離開,兜裏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

“喂!李經理啊?老夫的師兄說已經找到人了,讓你趕緊把東西備齊,到工地門口去集合。”

“什麼!找到人了?”李經理一聽,頓時又驚又喜,聲音不自覺的高了起來,“好好好!我馬上讓人把東西準備好,一會兒工地門口見!”

看到李經理興高采烈的樣子,華凌菲暗暗搖頭,李經理也是公司的老員工了,爲公司立下過汗馬功勞,現場經驗豐富,真要開除了也是公司的一大損失。

可惜這人就是不聽勸,老是喜歡信那些神棍騙子,你看……開始說少人,轉眼又說找到了,這不明顯是沒事找事嗎?

不行!開發區工地的事不能讓他們再這麼耽誤下去了!

馬上就要出半年報告了,到時候虧了錢是小,影響了公司聲譽是大。

華凌菲心中有了決斷,站起身來叫住了正欲出門的李經理。

“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啊?”李經理嚇了一跳,連忙擺手:“華總,這事就不用你親自去了吧?說不定還會有危險……”

“能有什麼危險,以前我還不是經常去工地……”

華凌菲不屑的說道:“那些神棍胡編兩句,你就當成聖旨了?這次我就要當面拆穿那些騙子,你當個見證,到時候去告訴我爸,好讓他以後別再相信這些東西!” 見華凌菲執意要去,李經理哪敢再說半個不字,只得一邊畢恭畢敬的跟着華凌菲下樓,一邊打電話催促手下,趕緊把張誠吩咐的東西準備好。

……

當張誠回到工地的時候,王大富已經在門口等了。

看到一輛中巴車在旁邊停下,二十多個彪形大漢魚貫而出,王大富頓時有點懵逼,不明白張誠從哪找來這麼一幫肌肉男。

其實這幫健身教練也跟他一樣茫然,先前楊偉火燒屁股似的打電話叫人,他們還以爲是出了什麼事,都做好打羣架的準備了,沒成想卻被拉到了一處工地外面。

往裏面一看,發現工地裏一個人都沒有,頓時都有些摸不着頭腦。

“好了!都別吵吵!”楊偉叉腰往前面一站,這幫大漢頓時安靜下來,看得出來,楊偉在他們心中有很高的威信。

“兄弟們,這位你們可能還不認識,但是前幾天咱們會所辦比賽的事,你們應該都知道吧……”楊偉環視衆人,伸手一指身旁的張誠,大聲說道:“沒錯!這位就是一次掰彎了十五根鋼筋的張誠大師!也是我未來的師父!”

“譁……”楊偉的話音一落,人羣裏頓時炸開了鍋,前幾天的事在會所裏早就傳來了,聽說有人一次掰彎了十五根鋼筋,所有人都驚爲神人,現在一看張誠居然這麼年輕,頓時都投去了崇敬的目光。

楊偉滿意的點點頭,又大聲說道:“今天,是張誠大師給我的一次入門考驗,我能不能拜在大師門下,就看今天咱們的表現怎麼樣了!我楊偉平時對大家如何,大家應該都心裏有數,所以別的話也不多說,一會兒所有人都要服從大師的安排!幹得好了,回去發獎金,但誰要是敢搗亂,就別怪我不講兄弟情面!”

“放心吧,楊總!我們都聽大師的!”

“偉哥!你要是學到什麼東西,以後可得教教我們啊!”

“大師在這,誰要是敢搗亂,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脖子有沒有鋼筋硬!”

衆人頓時紛紛表態……

王大富眨了眨眼,湊到張誠身邊,擠眉弄眼的說道:“我說你從哪找來這麼一幫子人呢,原來是收了個便宜徒弟……你都是銅屍之身了,居然好意思跟普通人比賽,你害不害臊?”

“關你屁事!有本事你去找幾十個人來!要不是爲了那五百五十萬,你以爲我想攤上這些事!”

張誠懟了王大富一句,見楊偉訓話完畢,於是走到人羣前面,氣勢十足的說道:“各位,現在請大家把自己的褲腳都繫上,腰帶紮緊,等會兒東西到了咱們就開始,記住,一會兒不管看見什麼都不要緊張,事後也不要亂講,都明白嗎?”

“明白!”衆人異口同聲的答應,彎腰按張誠的吩咐將褲腳繫緊,塞進了襪子裏。

做好準備之後,李經理的越野車也到了,不過讓張誠有點意外的是,在越野車後面還跟了一輛紅色的馬薩拉蒂,一個絕美的女人打開車門走了下來。

王大富一見,連忙把李經理拉到一邊,“這時候你帶個女人過來幹什麼,這該不會是你二奶吧?豔福不淺啊!”

李經理嘴角一抽,急忙捂住王大富的嘴,“王真人,可千萬別亂說話,這是我們總裁……”

“總裁?”王大富一愣,瞬間擠出一臉的笑,伸着手湊到了華凌菲身邊,“原來是總裁親臨視察,有失遠迎,幸會幸會……”

華凌菲輕蔑一笑,看都不看王大富,直接轉頭問李經理,“這就是你所謂的大師?以爲穿身戲袍就能當皇帝了?跟那些街頭算命的有什麼兩樣?”

李經理的臉色有些尷尬,不停賠笑。

“呃?”王大富熱臉貼了冷屁股,只得訕訕的將手收了回來,心中暗道:聽這語氣,這娘們不是來視察的,倒像是來找茬的啊……

“東西準備好了嗎?”這時張誠走過來問道。

李經理連忙跟華凌菲介紹,“華總,這位就是我提到的高人,茅山無極天師張誠子,張天師,這位是我們華龍集團的華總。”

“哦,你好。”張誠只是對着華凌菲點了點頭,就催促李經理趕緊把東西搬下來。

因爲今天要下工地,所以張誠沒有穿他那身愛馬仕,而是換了一身平時的舊衣服,腳上穿了一雙黃膠鞋。

華凌菲瞟了他一眼,發現這個所謂的大師,看上去比自己還要小一兩歲,穿着土裏土氣的,看上去就像是個剛進城的農民工。

剛纔那模樣猥瑣的中年人,至少還知道準備一身道袍,起碼看起來人模狗樣的。

你倒好!還號稱什麼無極天師?你見過穿得這麼窮酸的天師嗎!

作爲騙子都這麼不專業,連道具都捨不得準備!華凌菲頓時感覺心裏有一萬頭羊駝,咆哮奔騰而過。

張誠此時並不知道,自己的這身打扮,已經讓華凌菲完全將他確定成了一個騙子,依舊揮手招呼楊偉過來,幫着李經理將後備箱裏的東西卸了下來。

“這是二十隻大公雞,都是一年以上的,還有五十斤柴,幾大捆稻草……這些都是你要。”李經理指着地上的一大堆東西,擦了把汗說道。

“好!”張誠檢查了一遍,滿意的點點頭。

蚰蜒屬於晝伏夜出的昆蟲,現在沒有了黑狗屍體,白天應該不會出來作祟。

但爲了安全起見,張誠還是讓李經理去門衛室裏拿出幾十頂安全帽,分發給衆人,然後才讓楊偉安排人,將地上的東西都搬到工地裏去。

那些大漢有的提雞,有的背柴,表情都是一臉茫然。

這是幹嘛?要在工地裏燒柴火雞嗎?難道大師的入門考驗是廚藝大比拼?

等地上的東西都搬完之後,張誠剛打算跟着進去,華凌菲實在是忍無可忍,突然上前兩步,攔在了他面前。

“你就是什麼無極天師是吧?”華凌菲高傲的說道:“我看你連騙子的基本素質都沒有,裝神棍之前,麻煩你先搞一身像樣點的行頭行不行!

還抓鬼降妖是吧?別人抓鬼至少還知道準備個羅盤符紙什麼的,你倒好,用雞!你這腦洞也真是突破天際了!就你們這水平,也敢跑到華龍來行騙?你!還有你那穿戲袍的同夥!馬上給我滾!” 張誠看着俏臉含怒的華凌菲,眨巴了下眼睛,轉頭對李經理說道:“這貨是幹什麼的?這麼臭屁?能不能管好你的人!”

李經理差點暈倒,感情我剛纔介紹的時候,您完全沒往心裏去啊!

“張天師,這是我們華龍集團的總裁,華凌菲小姐……”

“哦……原來是總裁啊,怪不得……”張誠看向華凌菲,一本正經的說道:“我這是準備抓妖,不是抓鬼,你是電視看多了吧,誰告訴你抓妖必須要用符紙羅盤的?這些東西我都用不上,你就別添亂了,一邊呆着去,省得我一會兒還要分心照顧你。”

當然用不上了,要是老子拿着符紙羅盤去收妖,先不論會不會用,只怕妖還沒收到,自己就先被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