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堂主本來就是中立派,但現在他的女兒跟秦苒的關係,讓程饒瀚害怕。

與程饒瀚同一反應的,還有其他一些管事級以上不知道情況的人。

之前程饒瀚一直不知道程老爺子口中的「秦小姐」是誰就罷了,眼下知道是誰,查起來再容易不過。

《偶像二十四小時》作為一款綜藝節目本來就爆火。

雖然前兩期熱度早就過了,但反響依舊熱烈。

程饒瀚這類人,手下自然也有自己的關係搜集人脈的網。

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這行人不但把《偶像二十四小時》的來龍去脈查清楚了,順帶還把之前的一行消息放在了一起。

手下拿著一疊文件站在程饒瀚的書房,似乎有些恍惚。

「真的是全國卷的高考狀元?」程饒瀚一邊拆,一邊開口。

「不僅如此。」手下抿唇,他看向程饒瀚,「大少爺,您還記得之前我們查徐家進去M洲之後,查到的魏大師嗎?」

程饒瀚點頭,自然記得。

魏大師跟M協的關係京城家族都不陌生。

京城幾大家族都有收攏魏大師的消息。

只是收攏的消息太多,一般都有專門的情報員負責,在主子需要各項消息的時候能最快規整過來。

「我們查的時候發現這檔節目有提到京協,情報人就調動了魏大師的資料,那秦小姐就是暑假魏大師收的唯一關門弟子……」

京城關係錯綜複雜,除了必要的事情,程饒瀚自然用不著一件件去記在心上。

否則這麼多家族,光是哪個家主的風流韻事他就要記不少。

大部分資料都是有需要的時候才能用到。

徐家從M洲回來后,程饒瀚就關注了魏大師,查過一些消息,只是那時候他本身關注的是魏大師,至於他的弟子……真的沒魏大師重要,他自然也不會去記。

此時一翻出來,程饒瀚翻著資料的手都是一頓。

可手下卻還沒說完,不知道這個秦苒就是老爺子口中的「秦小姐」還好,知道后才發現好多資料能夠對的上,「還有,您……您還記得上次我們上次向您彙報的幾個實驗室的情況嗎?」 【發現工具的使用,是否開啓文明之路任務?是/否。】

“啊咧?!”

剛剛將恐龍皮清洗乾淨,嘎嘎正準備找地方晾曬之時,腦海中意外的響起了文明之路的提示。

停下手中的活動,嘎嘎轉頭望向不遠處歡呼中的嘎嘎猿們。

我家世子妃不簡單 那兩個學着嘎嘎的動作的嘎嘎猿,終於剝下幾小塊破破爛爛皮膚,這時,他們正興奮的在恐龍身旁跳躍歡呼,而圍觀羣衆們也給予了強烈的呼嘯聲。

然後,在圍觀羣衆羨慕的眼神之中,兩個嘎嘎猿小心翼翼的捧着骨刃和恐龍皮走到了嘎嘎身旁,將其交給了呆愣中的嘎嘎。

這時,嘎嘎才反應過來。

“開啓,開啓文明之路!”

仔細收好兩個嘎嘎猿手中的皮膚,然後將兩把骨刃再次交到嘎嘎猿手中,嘎嘎鄭重的說道“這是你們的了。”

【檢查到文明之路關鍵點開啓,文明之路任務準備開啓。】

【時間差消減第四階段啓動,時間對比降至10:1,時間調整緩衝開始。】

在嘎嘎所能感知到的情況之下,外部世界再次波動起來……

【時間調整緩衝結束,時間對比達到10:1,時間差消減第四階段結束。】

【檢測到時間對比降至10:1。文明之路任務開啓】

【文明之路——原始部落

文明是指生物所創造的財富總和,特指精神財富,如文學、藝術、教育、科學等,也指社會發展到較高階段表現出來的狀態。

該任務根據主意識意向,成爲對主意識物種是否進入社會性原始文明的最終評定,將擁有三個主目標與十個副目標需完成,各目標同級進行,互不干擾。當共十三個目標均已完成之時,系統將判定主意識物種進入原始文明階段。

三大主目標:

一:交流。交流是社會性文明發展的基礎,讓自己的物種可以相互交流是發展出文明的前提。當前該目標判定已開啓,交流方式:語言。(未達標)

二:理性:理性是真理的靈魂,真理是文明的胚胎,擁有理性的物種才能區別於動物稱爲人。當前該目標判定未開啓。

三:藝術:藝術是慾望的文明釋放,與理性相互配合,正是一個文明保持穩定與活性的關鍵。當前該目標判定未開啓。

十個副目標:

不同文明有不同的擴展表現,只需找出衆多的關鍵點並完成其中十個的穩定傳承,即可完成該目標。當前該目標判定已開啓有:

點燃火種(已取消)

特權初現(已取消)

運用工具(未達標)】

“真複雜,到是這些未達標是什麼意思的說?”

此時,周圍的嘎嘎猿們已經被嘎嘎吩咐去將可憐的恐龍分屍薰幹,而嘎嘎則坐到了洞口邊的幾塊岩石之……中(以防再次遭遇翼手龍突襲),開始詳細查看任務。

這時,嘎嘎發現未達標的兩個任務似乎還可以擴展查詢。

【交流

方式:語言

目標:使用語言的個體總數(2117/10000)

成員總數高於200,使用語言比例超過70%的羣體數量(0/100)】

【運用工具

目標:會使用工具個體總數(2/10000)

成員總數高於200,使用工具比例超過30%的羣體數量(0/100)】

“……真痛苦。”

這以萬記的目標總數,讓嘎嘎發覺前途依舊昏暗。

穩定和發展,這是任務具體描述中嘎嘎所發現的東西。

也就是說,即便出現了某種文明的行爲,但如果不能穩定的傳承發展,並進一步擴展下去,那麼系統就會認爲這種文明行爲毫無生命力,只不過是後人無聊時的清茶而已,無法作爲進入文明的判定。

換而言之,就算嘎嘎現在將山洞巢穴打造成了一個完善的社會,但如果這個社會無法延續下去,那麼文明也無從說起。

“不管怎麼樣,文明之路總算開啓了,至少文明就在眼前,而不像之前還隔着一個主線任務。”

枕上暖婚:晚安,紀先生 “不過,從現在這種情況看來,尋找更多嘎嘎猿的行動還是得繼續,但這已經不是爲了主線任務,而是爲了將我弄出來的文明行爲擴展出去,那麼,努力吧。”

“首先是……”

“衣服,房子。”

“對,就是啊咧!你什麼時候醒的?靈韻。”

“剛剛啊。”靈韻站在嘎嘎身旁,好奇的看着遠處揮舞着骨刃分割着恐龍肉塊的嘎嘎猿,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嘎嘎的提問。

“對於翔翼嘎嘎猿而言,能量攻擊已經與肉體實力相當了,至於這種普通骨刃,可有可無吧。”思考了一下骨刃給翔翼嘎嘎猿裝備的可行性,嘎嘎最終還是否決了這項提案。

“對了,既然知道現在文明之路任務需要基數,那麼……”

在靈韻不滿的眼神中停下手中的製衣行爲,嘎嘎起身開始招呼洞中的雌性個體。

雖然並不是說雄性不能製衣,但嘎嘎還是認爲現在由雄性複雜狩獵,而雌性負責這些輔助工作似乎更好些。而此時,正好讓這些雌性嘎嘎猿觀摩自己的製衣技術,以便爲以後她們自行製衣做準備了。

※※※

非常簡單的過程,超級簡單的步驟。

在衆雌性嘎嘎猿專注的視線下,嘎嘎將一塊恐龍皮割出長一米多點,寬半米多點的大小,然後向腰間那麼一圍,用劃成條狀的皮子打結束縛,一塊最最原始的獸皮裙,啊不,是恐龍皮裙就這樣完成了。(撒花=0=)

“你們過來,像這樣穿。”

圍觀的雌性嘎嘎猿分享了第一批二十條獸皮裙,而嘎嘎則得意洋洋的看着新開啓的【簡衣着裝】任務,其目標中10000需求數短時間內就從0變到21,這讓嘎嘎很有成就感,至於那剩下的9979,“撒,未來還很漫長啦,慢慢來吧,嘎。”

此時,除了靈韻和嘎嘎穿着無袖上衣和下裙的套裝外,由於皮料的不足,只有另外這20個雌性嘎嘎猿圍上了簡陋的皮裙,此時,她們正好奇的感受着下身被圍起來的異樣感。

至於外圍圍觀的雄性個體,他們暫時還是堅持君子坦蛋蛋的信念吧,正好有幾個傢伙似乎對這個皮裙圍住身體並不適應。

“這些喵的!算了,終於感受到衣服的溫暖了,咱心情好不和你們計較。”

大頭領的命令必須聽從,大頭領的意志必須貫徹,所以,即便有不滿情緒,這些嘎嘎猿還是得意洋洋的穿着皮裙,在沒有衣服的嘎嘎猿面前晃來晃去,從來不知低調是何意。

不平等的產生,開始導致鬥爭的出現,若非這裏是主意識嘎嘎所在的巢穴,大概現在的他們已經開始了一場爭奪戰。

“說起來,看來系統並沒有將我算到任務中去的說。那麼,現在要不要先在電石礦周邊推廣了?”

回頭看了看周圍腦袋簡單嘎嘎猿和喜歡睡覺的靈韻,嘎嘎再轉頭看了看還沒有蛹化完成的楚琴等猿,“還是等她們蛹化完成之後,大家再分散出去各自活動吧,現在……”

終於在現實中見到了衣服,此時,雖然對這件衣服不如夢境的舒服覺得疑惑,卻依舊興奮的靈韻,又因爲身體原因即將睡着,看着對方想睡又不睡的樣子,嘎嘎笑了笑之後走回了自己的小山洞。

……夢境飄飛中……

這裏是夢境,也是空幻開始傳播自己信仰的地方。

因爲,空幻現在是以夢神自居。

高高的懸空大山頂端,電石鋪成的平臺之上,有一座空幻想象出來的巍峨神殿正放射着溫暖的氣息,神殿前方,幾十頭高大強壯的翔翼嘎嘎猿身着鎧甲,手持利刃站崗中。

不過,這些東西其實只是裝飾而已,滿足空幻的虛榮心佔理由的大部分,至於給予唯二能進入這兒的靈韻一種神聖感,只不過是附帶作用而已。

這時,一個柔韌清脆的聲音從神殿中傳出,“大頭領在這裏是夢神,也是空幻;在外面是大頭領,也是嘎嘎。是這樣麼?”

“你終於明白了!”毫無神的威嚴之氣的空幻,此時正癱倒在高高的石椅之上,看着身旁就坐在自己椅子副手上把玩着觸手的靈韻,露出解脫般的神情。

“那麼,現在就告訴你作爲一個祭司需要做的事吧。”

“哦。” 京極家的野望 滿不在乎的點了點頭,靈韻看了看鬱悶的空幻,得意地上下揮動着尾巴,一下一下的砸在空幻的腿上。

作爲一個物種的最高教育工作者(自稱),此時的空幻決定改變傳統的文字、圖片、視頻的教育模式,直接升級到虛擬現實教育。

只見夢境一陣晃動,靈韻突然發現自己身處在山洞巢穴的洞口,幾十個嘎嘎猿在靈韻不由自主的帶領下用恐龍的巨型骨頭配合自身的力量沿山坡用石塊堆出了一條小道,小道蜿蜒向上,最終到達山頂。然後,嘎嘎猿們將山頂的泥土刨開,平整出一塊9×9的方形平臺。

這時,嘎嘎猿們在靈韻的命令之下,於平臺上用石塊堆出一個小臺,在小臺四周點燃了六堆篝火。

石臺堆成之後,靈韻帶嘎嘎猿們獵殺了一頭巨大的恐龍。然後,嘎嘎猿們取下了恐龍腦袋,掏空洗淨之後帶着這個頭骨一步步沿着之前堆砌的小道,走到了山頂的石臺前。

下方的嘎嘎猿們則在靈韻的帶領之下,開始匍匐在石臺前,做着祭拜的動作,至於靈韻則大聲說着對神的祭辭。

最後,那個龐大的恐龍頭骨被放到了石臺之上,靈韻運用強大的電力點燃了火焰,將這個頭骨最終化爲灰燼。 十一月底宋律庭進研究院引起了實驗室的波瀾,程溫如跟程饒瀚都大略也聽手下提過一點。

至於宋律庭這樣的人才……每年京城都會冒出來幾個,但真正能掀起風浪的不多,大部分家族都會選擇在這鳳毛麟角的人身上投資、廣撒網。

畢竟這行人有些真正干出了一番大業,有些因為工作途中得罪了人,半途夭折。

宋律庭在研究院掀起了波瀾,已經有人注意到他。

只是他在研究院的研究狂人中引起了巨大波瀾,但在京城真正掌權人眼裡,分量還不大,畢竟……他也是成長中的天才,手中掌握的實權幾乎沒有,幾個家族都還在觀望他。

除了宋律庭跟研究院的事情,每年幾大實驗室的考核他們也會關注。

今年收錄物理實驗室的考核,鬧出很大波瀾秦苒這個新人自然不少人注意。

連程饒瀚的手下都多提了一句。

那時候程饒瀚的手下是帶著觀望……以及抱著以後投資的心態提起秦苒的。

撇開其他不說,秦苒確實是京大最近幾年除了宋律庭之外十分冒頭的一個新人,當時提及這個新人連程饒瀚都有關注幾句,不過畢竟還是一個冒頭的年輕人,程饒瀚也只吩咐手下盯著。

此時聽手下一提,他捏著資料的手發緊,「你這麼說,莫非那新人就是秦苒?」

他想起來,當初手下跟他提這件事的時候,隱約說過她姓秦。

只是當時他忙著徐家的事情,沒怎麼用心去記。

書房裡的溫度顯然已經低了下來,手下低頭,好半晌后,才緩緩開口:「……是她。」

「好,果然上前途坦蕩。」若秦苒只是一個普通人就罷了,這種資質雖然能引起程饒瀚關注,但也不會引起太大的波瀾,畢竟沒有背景在京城這個圈子裡混不容易。

可現在……

秦苒的這種資質,依照程老爺子對她的態度……不出幾年,必然能在研究院混到管理階層的位置。

一旦混到了管理階層,跟普通研究員差別就太大了。

程饒瀚捂著胸口,他胸口悶到一口氣喘不過來。

手下看他半晌沒有說話,不由抬頭,看他捂著胸口的模樣,大驚失色:「大少爺,大少爺您沒事吧?!」

「沒……事。」程饒瀚搖頭,他雙手撐著桌子,抿唇。

看來他要加快時間了。

**

與此同時。

校場。

程雋手裡拿著個長戩,抬眸看一臉躍躍欲試的幾個年輕人,頓了頓,認真的詢問,「你們確定要跟我打?」

他掂了掂了手裡的戩,挑眉。

「當然,我們今天去特訓的時候,上一任教官說你破了歷史記錄。」一行年輕人瘋狂點頭。

不遠處,圍觀群眾。

「施先生,您沒事吧?」一人看到施厲銘嘴角似乎抽了抽。

施厲銘:「……沒事。」

圈子內,程雋優哉游哉的抬起手中的長戩,看著圍過來的一眾年輕人們:「六個人啊……」

他若有所思的抬頭。

一分鐘后。

程雋手中的長戩轉了轉,又一把握住,走了幾步,隨手扎到校場放兵器的武器欄中。

所路過之處,一眾人「刷」的一聲讓開一條路。

「果然三少爺跟基地傳言的一樣,很厲害。」程芮站在秦苒身側。

身側,秦苒沒個正行的靠在武器樁上,她身上還披著白色的披風,正若有所思的看向程雋的方向……

她沒見過程雋出手……

剛剛……

莫名讓她感覺有一點點熟悉,但具體哪裡熟悉又說不上來……

秦苒微微思索。

「對了,秦苒姐姐。」身側的程芮又詢問秦苒,「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問。」秦苒收回看程雋的目光,她看向程芮,笑得散漫。

程芮睜大眼,「就是偶像二十四小時,有好幾個關卡你怎麼不去,那個射擊關卡,我看過京大的帖子,你當時軍訓十中十,你要是去了那個關卡,早就拿了射擊第一名。」

「還有那個小提琴關卡,你比田瀟瀟還要厲害啊,」程芮越說越激動,「那個秒計繪畫關卡,不好意思,我還扒過你高中論壇,你在板報上畫的也非常好看,怎麼不去,還那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