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果從來沒問過他這些,很多女人都這樣問他,可雨果從來沒有問過。他突然意識到,雨果對他連最基本的好奇心都沒有,那讓他莫名的覺得很難受。李瑩記得清清楚楚,她也想過今天來無非就是這種結果。她並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但她知道,想得到就要付出代價,而在牀上,似乎更容易靠近一個男人,似乎更容易獲得他的依賴。顧梓翰也不知道怎麼了,那天晚上特別急,就好像第一次看到女人似的。他也覺得自己有些變了,從**回來後,從雨果住到衣櫃裏後,他對這種事總是有些心不在焉,力不從心,總往衣櫃的方向看。可今天他也不知道怎麼了,越想往哪看,他就越不去看,就越慌張,越矛盾。

“你願意嗎?”他突然離開李瑩的嘴脣,輕聲問着。

“你希望我說什麼。”李瑩覺得他這話很有趣,不覺得笑了。

“轉過身來。”他起身,命令着,看着李瑩從牀上翻身樣子,着急的撩起了她的裙子。

人有時候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李瑩意識到了顧梓翰很不正常,但她沒有多想。雨果說這個男人總體來說是個好人,她就真的相信了。這可能只是習慣,雨果的話她總是會堅定不移的相信。所以李瑩想,對於一個好人來說,他肯定不會不負責任的。可顧梓翰莫名的就停下來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總覺得什麼事沒做讓他的心裏亂糟糟的,他越想投入,就越投入不了。他意識到自己錯了,他不應該當着雨果的面這樣的,這是他犯的最大的錯誤,最大的錯誤。

那年暮雪 “怎麼了?”沒動靜了,李瑩轉身坐到牀上,看着不停眨眼思考的顧梓翰。

“你出去,出去。”顧梓翰突然喊着,往衣櫃的方向跑去。

雨果睡的很熟,酒基本上就是她的剋星,只要她喝醉了,真是把她拉出去賣了她都不知道。所以顧梓翰很粗魯的把她抱出來,放在牀上使勁地搖着她還是沒反應。

“笨笨,笨笨。”他不知道怎麼了,他總覺得她明天就要離開了,他一定要今晚給她解釋,給她說說自己的事情。他突然怕了,怕真的以後就見不到她了。

“夏雨果。”李瑩坐在旁邊悠悠的說着,然後莫名的笑了。雖然她不知道雨果和顧梓翰發生了什麼,但看顧梓翰緊張擔心的樣子就知道,他在乎雨果,很在乎。夏雨果還是和以前一樣受歡迎呀,當不成公主,當了灰姑娘,真是。那一刻李瑩的心情很複雜,她甚至嚐到了恨意。

“你認識她?”顧梓翰不相信的擡頭,看着李瑩。

“我們是發小。就是她告訴我了你的信息,不然你以爲我真的聊聊天,就跑過來和你**嗎?”

“什麼意思?”顧梓翰覺得有人在他的身後用錐子刺了他一下,他的後背嘩的就挺了起來。

“我不是隨便的女人,我就是希望你喜歡我。我還和雨果打賭,你要是和我交往,我就給她買個名牌包包。你不知道,她聽到時候有多激動。”那終究是魚死網破的招數,爲了傷到雨果,她也不在乎自己處心積慮的目的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顧梓翰不相信,一丁點都不相信。她是愛財,可她就是單純的愛財,她怎麼可能拿這種事打賭,怎麼可能把自己的事情告訴別的女人。不可能,不可能。但他心裏知道,眼前的這個女人沒必要騙自己,一丁點必要都沒有。“那你爲什麼要告訴我?”顧梓翰紅着眼問着。

“你不覺得她把我們兩個都耍了嗎?我不喜歡被人耍。”李瑩看着那張睡臉冷冷的說着。

雨果睡的很熟,她還做夢了,夢到自己領了工資,她回家後把1萬塊給了媽媽,媽媽終於笑了,說着:雨果終於長大了,掙多少沒什麼,想着家就好。然後她就笑了,輕輕地睜開眼睛,就看到了眼前的那張臉,冷漠憤怒的臉。

“我,你,在幹什麼?”雨果不知道怎麼了,不解的問着。她低頭才發現自己躺在牀上,外面的天還沒有亮開,灰濛濛的,但她還是能看清他的表情,以及感受到他的這個身子都覆在她的身上。她看他沒說話,不安的想要坐起來,她試着用手撐着牀,她的手卻迅速的被他握在了手裏,拉直她的胳膊,把它們固定在了牀上。

“怎麼了你?”雨果不知道這一切都怎麼了,就好像只是個噩夢似的,不由得急哭了。

他最後理智終於在她的哭聲中消亡了,他不能自控的吻住她,試着把她的哭聲堵回去。

“牽手500,擁抱1000,接吻5000,**多少錢?”他紅着眼問她,不住的喘着粗氣,他用一隻手把她的兩隻手按到一起,另一隻手去解她牛仔褲的扣子。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不是那個意思。”雨果辯解着,拼命地掙扎着,身體不斷髮出的熱氣很快就染紅了她的身體。

“多少錢?你說,我給你,多少錢?”他不知道她爲什麼反抗,她這樣無非就是做戲想讓自己多給她點錢,他多少都願意給的,都願意給的。可他怎麼辦?他受的恥辱怎麼辦?他的感情怎麼辦?夏雨果是騙子,是騙子。那句話不停地在他的腦子裏迴響着。

“我不是那個意思。”她很快就筋疲力竭了,恥辱和慌張快要把她的身體撐破了。他的大手帶着陌生的燥熱往她的內褲裏伸。

“怎麼?你不要錢?想要名牌包包?”他像是猜中她心思的笑了,手指越發的肆無忌憚起來。雨果緊緊地夾着雙腿,他着急,身體慢慢的離開了雨果的身體,就把手往裏伸。

“禽獸!”雨果喊着,儘量的收攏腿亂踹着。雨果不知道自己踹到顧梓翰的什麼地方了,他痛苦的喊了一聲放開了雨果,睡到了旁邊,雨果連忙從地上爬起來,往外跑去。

其實顧梓翰早就累了,那一晚他就傻傻的看着雨果,一晚上沒睡。他知道自己被李瑩的話刺激到了,可他不知道是怎麼被刺激到的,可能確定了自己感情的他本來就是不理智的,而他看着雨果甜甜的笑就更不理智了,也可能他只是想找個理由得到雨果。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個女人把他心裏唯一的美好壞掉了。

而雨果也這樣覺得,那個她原本以爲的好人,實際上卻只是個不折不扣的壞人。她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想,她就是覺得委屈,覺得憤怒,覺得無助,她一直拿着揹包跑到大廳,腳步卻不由得緩住了。

“錢,他沒給我工資,沒給我工資。”她試着擦了擦淚,緩了緩情緒。她擡頭看着外面,下雪了,雪很大,大的模糊了視線。雨果想走的,卻不知道爲什麼的沒有邁開步子,她建議自己冷靜,建議自己理智,建議自己先休息一下。雨果坐到酒店大堂的沙發上,試着想清楚,這一切都是怎麼回事。

雨果想了很多,她明白,這原本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這件事從始至終都是不正常的,都是錯的。可是錯了又怎樣,她需要那錢,真的很需要。比什麼都需要。

她在下面等了三個小時,纔看到顧梓翰從電梯的方向走了出來,他挽着一個女人,表情很正常,雨果沒看那個女的,直接起身就走到了顧梓翰的身邊。顧梓翰可能沒想到還能看到的雨果,她揹着包,低着頭,兩隻手使勁地揪着褲子,極度不情願再見到自己的樣子。她的樣子不知道爲什麼讓他想笑,可他卻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想笑,這並不時間好笑的事情。

“你工資還沒給我。”雨果試着擡頭看了看他,卻又拼命地低下了。她說服不了自己做這種事情,可她沒辦法,真的沒辦法,她拼命地忍住淚,讓自己不哭,拼命地忍着。

“工資?”顧梓翰輕輕地念叨着這兩個字,想着最後的最後在她的心裏惦記的還是錢。

“你簽了字的。”雨果連忙從揹包裏掏出筆記本,遞給他看。

前夫太兇猛 “無聊。”他推開她,往外面走去。

雨果頓時就懵了,她傻傻的待在那,擡頭看着他走出轉門的聲影連忙追了出去。

“你說你會給我。”雨果跑上去握住顧梓翰要關的車門。

“我現在不想給了。”他冷冷的說着,用力的關上門。

“就給10000好不好?5000也行。”雨果看他不理自己的樣子着急的說着。

“你不能這樣對我,不能這樣對我!”雨果崩潰的吼着,使勁地敲着車門。

她越大聲,越崩潰,只會讓顧梓翰覺得她越愛錢,他就越傷心,越心痛。 李瑩雖說是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她們小學就在同一班,甚至高中在同一個宿舍,所以,感情自然很好。

但李瑩從小就是得失心特強的女孩子,也很好強,這可能和她的家庭有關,她的父母都是工人,父親很老實正直,所以不得已母親就很強勢,掌握着家裏的一切。

李瑩就是在母親的教導下成長着的,可能不是不好,做事認真,求上進,努力都是李瑩的優點,上學的時候學習也特別好,每次考試都有進步,幾乎每次老師都會誇獎她攖。

雨果認識她的時候她就那樣,所以也就習慣了,很多的時候都遷就着她。

可李瑩不這樣覺得,作爲女孩子李瑩很羨慕雨果,當然,她們全班的女孩可能都羨慕雨果,雨果學習好,長的好,家境好,對人還很好。從不計較,也很大方,那個時候他們見的新奇玩具,吃的沒吃過的零食都是雨果拿到學校的。

雨果也是第一個穿蓬蓬裙,坐着小轎車,揹着維尼書包的女孩子。李瑩那個時候也只是羨慕雨果,可因爲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李瑩和雨果是前後桌,兩個人慢慢的也就從同學變成朋友,接着變成了知己,最後變成了閨蜜。

所以初中的時候李瑩和沈夏經常去雨果家的,很多的時候還會住在雨果的家裏,穿雨果的衣服,三個人好的就和一個人似的。

可那個時候李瑩才發現她對這個什麼都好雨果有的不僅僅是羨慕,特別是自己初中暗戀的男同學對雨果表白後,她就覺得自己對雨果的感情慢慢的變了。特別是那次男同學寫給雨果的情書被班主任發現後,班主任當着全班的面訓了雨果一頓,她看着好些天都悶悶不樂的雨果竟覺得有些竊喜。

當然,她不是恩將仇報的小人,她知道雨果對她真的很好很好,剛開始她也恨竊喜的自己,也很看不起自己,可慢慢的那種感覺似乎就淡了償。

李瑩對雨果態度變化是在上高中後,那個時候雨果的父親生病了,很快,雨果就再也不是原先的那個雨果了。很長的時間她都悶悶不樂的,李瑩和沈夏也是很貼心的安慰她,陪着她。甚至在雨果被男孩子欺負的時候,李瑩也會挺身而出幫雨果出氣。

可李瑩還是意識到她對雨果的態度變了,以前她和沈夏都是圍着雨果轉,都是受雨果的恩惠,一起出去吃飯吃零食也是雨果掏錢,但高中後,李瑩漸漸地充當了雨果原先的位置。那樣李瑩有着說不出來的優越感,那段時間她很快樂,雖然她真的很心疼雨果,但她真的很快樂。當然,除了沈夏似乎還是以雨果爲主這件事讓她不爽外,其他的都很好。

特別是雨果高考前生病這件事,雨果的學習成績很好的,那個時候所有人都覺得雨果會實現她的夢想考上覆旦的,但她卻生病了。直到雨果沒參加高考後李瑩第一時間和沈夏去醫院看她,也真的很心疼也很惋惜,但心疼惋惜後,她又覺得那個所有人眼中的公主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上蒼終究是公平的。

也因爲這個原因,李瑩決定好好的對待雨果,沒有羨慕,更談不上嫉妒,她就是想好好的和雨果做朋友。直到沈邱的出現,又讓李瑩心裏平衡的天平失衡了。李瑩先見到沈邱的,第一次見那個帥氣陽光的男子,李瑩就動了心。

李瑩覺得自己和沈邱很般配,她外形條件很好,上的電影大學,人聰明,有很有能力,來這個城市就做了兼職模特,前途一片光明。可無論自己怎麼暗示,怎麼明示,她都快倒追沈邱了,可沈邱對她一直都很疏遠,只當她是自己妹妹的朋友。

直到雨果的出現,那次學校餐廳聚會她也在,那是沈邱第一次見雨果。高考後李瑩就不太把雨果放在眼裏了,總覺得雨果什麼都比不上自己,以後肯定也是自己救濟的對象,不可能過的比自己好了。

可沈邱看雨果的目光卻還是讓李瑩的心一緊,再加上沈夏開玩笑說雨果和他們是一家人,叫雨果嫂嫂。沈邱雖沒說話,但李瑩還是能看出來,沈邱對安靜的坐在那含羞的雨果動了心思。果然不出所料,沈邱很快就把雨果追到手了。

李瑩還記得那次晚上,她去學校找雨果,在小花園裏看到了他們,雨果坐在沈邱的腿上,他們在那接吻,甜蜜的把黑暗都照亮了。

她又嚐到了嫉妒的滋味,她很確定那就是嫉妒。要是以前的雨果,李瑩可能也就認輸了,可現在的雨果有什麼呢?家道中落,父親死了,母親又變成了酒鬼,只是個在小超市打工的小員工,她有什麼呢?她哪點比的上自己呢?所以之後,李瑩雖然對雨果表面上沒什麼,但只有李瑩自己知道,有些東西變了。

影帝之彎掰彎 但她還是喜歡雨果,那是一種很複雜的心情,雨果過的比她好她會嫉妒,可雨果難過她也是真的擔心,很多時候她自己都迷糊,自己到底是怎樣想的。

“又不高興了?”顧梓翰看着悶悶不樂的雨果問:“又不高興了?”

“沒有。”雨果搖了搖頭,想起了李瑩。其實雨果自己也感覺到了,李瑩對她似乎和以前不一樣了,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做得不好,但也可能是長大了吧,大家長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肯定就不能像住在同一個宿舍那時候親密了。

“我帶你去看夜景吧。”顧梓翰看了看車外的霓虹燈笑了。

“好呀。”雨果點了點頭。

於是接下來的四天顧梓翰就帶着雨果吃遍了全城,玩遍了全城,當然,他們的關係還那樣,雨果一直都在吃他剩下的,住在他房間的衣櫃裏,而他也是夜夜換着女人。

不過那一點都不影響雨果的好心情,他帶她在高速路上狂奔的時候她就從車上站起來,感受着冷風撲向自己時的那種力量,冷的她感覺就像是從冰窖從她的身上快速的穿過

。顧梓翰帶着他的女伴逛街的時候,她就在他們身後觀察他們的動作。顧梓翰帶她去滑雪的時候,她摔得鼻青臉腫的時候還在那傻笑。顧梓翰買工藝品的時候,她就在他身後幫他拿東西。然後雨果就發現了,每次吃飯逛街泡溫泉這種好事,他帶的都是別的女人。每次受風吹提重物的時候他身邊只有她。這男人,就喜歡差別待遇。

房間裏,顧梓翰看着總是有意無意看他的雨果,“幹嘛那麼看我?”

“沒事。”不過雨果纔不在意,她現在的心思全都是明天過了就結束了,後天早上她就有錢拿了。算了算,她這一個月竟然掙了15000,高興地她都要跳起來了。看看自己的收入,自己的付出就頓時沒什麼大不了的了。

“你看這個女人怎麼樣?”顧梓翰把手機扔給雨果,雨果就看到了手機上的那張照片,是李瑩,那照片上的是李瑩。

“漂亮吧?”顧梓翰看着雨果微愣的模樣笑了。

雨果一愣,心咯噔一聲,卻還是假裝鎮定的把手機遞給顧梓翰問:“這照片,哪來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前兩天突然收到了一條短信,好像是求職的簡歷,照片,身高,年齡,qq號,微信號,連三圍都有。”顧梓翰端起水杯說着。“好像是發錯了,還發了一條經理請查收。”

“哦。”雨果知道李瑩是故意的,她終究沒攔住李瑩。雨果想,算了,反正這事她也管不了,後天她就和這個男人分開了,他和李瑩的事和自己也沒關係了。沒準他們成了,眼前這個玩世不恭的男人就愛上李瑩了呢?哎,她也發現她似乎偶像劇是看多了。

“然後我就發短信告訴她她發錯了。”

“你肯定是看人家漂亮。不過人家是正經女大學生,你可別和你找到那些女人混爲一談。”

最近的距離 “你怎麼知道她是正經人?”顧梓翰瞪了她一眼,想着她就是天真。

雨果坐到他身邊,連忙說:“一看就是呀。”

“那就當女朋友交唄。”顧梓翰想了想。

“這還差不多。”雨果總算是放心了。

“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顧梓翰看出來,她今天一天都很高興,可能是因爲要拿工資了,要結束了吧,現在也只有錢能讓她這麼開心了。

“嗯,也挺好的,沒準你和我分開後,她就會成爲你的女朋友,這樣就有人陪你了。”

“我缺人陪嗎?”顧梓翰不服的瞪了一眼雨果。

“陪和陪不一樣的,有人能陪你的身,有人能陪你的心。有了女朋友後,她就既可以陪你的身,也能陪你的心呀。以後沒準你們結婚了,她還能給你生孩子,你孩子也就能陪着你了。這樣不好嗎?”

“你呀。”顧梓翰揉了揉雨果的頭髮。其實他想告訴雨果,這個女人要真的是正經人,怎麼可能就和陌生人發發短信就能答應來酒店見面呢。

可他這樣說的話,會不會讓雨果覺得,她在自己的心裏也不是正經人?畢竟,他們認識的方式更奇葩。

“明早我們就去取錢,等後天一早,我就把錢給你。到時候留給我一個聯繫方式,旅遊的時候我再叫你。”

“只怕到時候你早就把我這個小人物給忘了,早在美人堆裏樂不思蜀了。”雨果鄙夷的瞪了一眼顧梓翰。

“說到底你就是對我有偏見。” 熊孩子之穿越萬界搞事情 顧梓翰就知道雨果對他有意見,他本來想解釋的,雨果卻站了起來。

“又到了睡覺的時間嘍。”雨果伸了個懶腰往臥室走去。

“懶笨笨。”顧梓翰抿了抿嘴,不悅的躺到沙發上。

終於最後一天了,天氣很好,彷彿天都因爲她的高興而高興了。雨果因爲興奮起得很早,那個時候顧梓翰還在睡覺。

那是雨果走出失戀陰影后第一次很認真的打量牀上的那個男人,想着這可能就是名副其實的高富帥吧,想着這個原本不應該出現在她生命當中的傳說的男人,今天過後她就再也見不到了,想想還有點小失落。

掙得是工資,是工資。雨果在心裏唸叨着,把目光從顧梓翰的臉上收回來,轉身往客廳走去。其實雨果從來沒有想過要怎麼看待顧梓翰,她真的從來沒關心過顧梓翰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男人,他有怎樣的過去,怎樣的性格,爲什麼會在這裏,爲什麼會僱她,她從來都沒有想過。對於雨果來說,這個她到現在都不太清楚他名字叫什麼的男人就是她的工作,她獲取報酬的對象。

--

“今天想去哪?”顧梓翰看着吃早點的雨果問着。

“你想去哪?”雨果拿起紙巾擦了擦嘴。這段日子她總算明白了,看別人吃東西而自己不能吃的那種滋味,實在是太難受太難受了。

“沒什麼地方。”

“乾脆我帶你去我的世界轉轉吧。”雨果也發現這些日子他去的不是高級會所,就是高級酒店,反正就是各種高級地方。

“你的世界?”顧梓翰不感興趣的哼哼着,想着說的好像他們的世界差很多事的。

“這個說法可能不準確。”雨果看他不高興連忙解釋着。“我的意思是我經常去的地方,什麼地方有特色小吃,什麼地方可以淘到寶貝,什麼地方好玩呀。”

“好吧,反正閒着也是閒着。”顧梓翰說着,叫了服務員結賬。

然後那一天雨果就帶着顧梓翰走街串巷,去小吃街吃小吃,逛遍了所有的小店,竟然還去了動物園。顧梓翰這才明白,這哪是帶他出來玩,明明就是她自己想來玩。所以那一天,顧梓翰都臭着臉。

“你不高興嗎?”雨果把糖葫蘆遞給顧梓翰,看着他沒表情的臉。

“你覺得哪個大男人喜歡逛小吃街,賣衣服的小店。”顧梓翰忍無可忍的問着。

“可,不就這些嗎?我們以前都是這樣的呀。”雨果不懂,想着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算了。”顧梓翰無語的接過糖葫蘆自己吃着。

於是接下來雨果都很不安,想着萬一顧梓翰又生氣,又不給她錢,那她就徹底鬱悶了。

“你不喜歡可以早說呀。”雨果自責的追上顧梓翰。

“還好吧,反正就是走多了頭疼。”

“那找個地方我給你按按。”這個雨果可以解決,她開心的握住顧梓翰的胳膊,四處看着,終於看到了街角的那家咖啡館。

接下來的時間裏雨果很認真的給顧梓翰按摩,服務周到的讓人意想不到。

三個月前,他父親要結婚了,要娶一個和他父親同歲的胖女人,而那個女人是他們家的保姆,他當然不滿意了。去質問父親,喊着你還不如找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然後他父親給了他一巴掌,然後這些年所有的不滿和誤解全都爆發了。

他不瞭解這個城市,說實話,一丁點都不瞭解。雖然他的很多同學都是從這個城市過去的,可他覺得這個城市對他還是很陌生。爲了瞭解這個城市,這個國家,他一個人去了趟西藏,這也是他和雨果去,導航上有西藏這兩個字的原因。之後他又回到了這個城市,想着可能把這個城市的女人瞭解完了,他也就瞭解完找個城市了。

所以他開始在網上找,然後因爲方便他就一直沿用了這個方式。雨果出現在他最無聊的時候,那個時候他覺得這個城市對他已經沒有什麼吸引力了,他應該離開了,可他碰到了雨果。顧梓翰對雨果的印象就是沒印象,不討厭,也不喜歡,但不可否認,除了個子低點,也算是個美女吧。他對美女一向都比較感興趣,所以就請了雨果,試着解救他無聊的生活。

可是漸漸的,他突然對雨果有了別樣的感覺,說不上來好壞,可看着她睡在自己車上,整天吃泡麪,高興地時候笑的像個傻子,難過的時候哭的像個傻子,還有她那幼稚又可笑的名字,笨寶寶,他一直覺得那是一隻狗的名字。可自從那次在ktv裏,她睡在自己身上以後,每次看她他都想伸出手抱她,有時候還會想拉過她吻他。

他總是能想起她穿的綠裙子,她在草原上奔跑的樣子,她哭的時候歇斯底里的樣子,笑的時候沒心沒肺的樣子。其實回來後他想對她好一點的,可是那次在郊區會館吃飯他才發現,她對他並無感情,她就是想拿錢,然後走人。他才意識到,她心裏還有她前男友,一直念念不忘的前男友。其實給她錢很簡單,讓她走也很簡單,可自己不知道怎麼的就不想給她了,留住了她。還告訴她,姐姐是他的前女友。他忘記自己那樣做的理由到底是什麼了,直到那天她踩在他的腳上,握着他的胳膊,擡頭對他笑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心跳莫名的快了,一股暖流從頭頂竄到全身,很愉悅,很舒服。

然後第二天他吻了她,那個時候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緊張兮兮的樣子,讓他情不自禁的想吻她。可他一直都知道,她所有的行爲都在告訴他,她對他並沒有這方面的意思。也是,她對他似乎真的一點都不感興趣,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想知道,對他所有的行爲都很諒解。可他還是忍不住,讓她看李瑩的照片,讓她知道李瑩的事情,可看着她的反應,他也只有失落,無法抑制的失落。

不過好像這一切的情緒都要消失了,好的壞的,給了她錢,一拍兩散,時間長了,什麼都消失了。他釋懷了,反正他也在這個城市待不了多久了,這莫名的情愫就這樣留在這個城市,對他們兩個都好。

顧梓翰說要請雨果吃最後一頓飯,雨果當然高興呀,免費的晚餐不吃白不吃。他們叫的客房服務,顧梓翰還特意許可她洗了個澡。之前她都是趁顧梓翰睡覺的時候,隨便沖沖就出來了,就怕他不高興。這次能光明正大的洗了,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過來吃吧。”顧梓翰看她從浴室出來了,叫她。

“我們能一起吃了?”雨果似乎還是不相信顧梓翰對她的優待。

“嗯。”

“確定不要錢?”雨果高興的拿起筷子,卻還是小心翼翼的問了一遍。

“吃吧,財迷。”他笑,看着她迫不及待拿起筷子的樣子。她挽起的長頭髮還在滴水,水滴在她白色的襯衫上,襯衫就溼了。她趴在桌子上,牛仔褲在地毯上不停的來回蹭着。

“你也吃呀。”雨果擡頭看着沒動筷子的他說着。

“喝酒嗎?”顧梓翰想起了那晚她喝醉的樣子,不由得問着。

“好呀。”雨果覺得這樣更好呀,起身去櫃子上拿了酒。

“話說有錢人的生活就是好,整天吃好喝好的,什麼都不用想。”雨果感慨着給顧梓翰倒了一杯。

“那就找個有錢嫁了,不就好了。”顧梓翰笑她。

“是呀,真應該這樣。我決定了,下次就找個有錢的。”雨果開始想象,想着那樣也挺好的。

“那你就努力把你的前男友忘了。”他喝着酒,看着她看着天花板傻樂的樣子,笑了。

“前男友是誰?人家還沒談過戀愛。”雨果無辜的顧梓翰問着。然後她就笑,依舊沒心沒肺。

她很快就喝多了,把杯子放到桌子上,爬到顧梓翰的身邊,手指就像狗爪子似的,爬上了他的腿,放到了他的膝蓋上。

“哎,你下輩子想做什麼?”她很認真的問着。她的臉紅彤彤的,一臉認真的看着他。

“什麼?”他伸出手,握住她放在他膝蓋上的手,不安的握到自己的手心裏。

“我要當皇上,給誰順眼就給他加官進爵,看誰不順眼就砍了他。”她惡狠狠的說着,然後又笑了。“我還想當大熊貓,做國寶,想想都覺得很爽。”她把頭放到他的腿上,輕輕地摩擦着。

“下輩子你就當笨笨好了。”他無可奈何的說着,伸出手,握住她的胳膊,起身,把她從地上拉了起來。

“你纔是笨笨,笨笨是我家養的狗,跑出家就丟了,我哭了好長好長的時間。”她靠到他的懷裏嘟囔着。

“是,你就當那隻叫笨笨的狗就好了。”

“寶寶也是一隻狗,死了。我本來想當作家的,以後筆名就叫笨寶寶。”

“一看作者的名字就不想看你寫的書。”顧梓翰儘量扶着老是往下滑的雨果,轉身把她扔到沙發着。想着自己幹嘛讓她喝酒呀,明知道她喝醉了就開始找他事。

“明天一定要把工資給我,工資。”過了好一會兒,她突然說了一嘴。

“錢錢錢,你乾脆叫下錢雨得了。”顧梓翰嘟囔着,附身,想把她抱到臥室去的,看着她熟睡的樣子卻突然一愣。他身不由己的把腿放到沙發上,身體慢慢的靠近她,他的胳膊肘放在她的頭頂,看着她那張不時的嘟着嘴的臉。可能是酒精的原因,他想着。也可能是燈光的原因,他儘量剋制着。四周很靜,靜的讓人心慌。他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撫摸着她溫暖光滑的臉頰,嘴脣慢慢的靠近她。突然門響了,敲門聲在這樣的夜裏響極了。他蹭的離開了她的身體,坐到地上,試着想清楚剛纔的自己怎麼了。好像什麼都在那瞬間變了,他渴求那個女人,從來都沒有那麼渴求過一個女人。可那樣是不對的,她即將和自己沒關係了,她對自己並沒有這方面的意思。所以這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他心虛,不安,聽到敲門聲,更心虛,更不安。他連忙起身,把她從沙發上抱起來,打開了衣櫃門,放到了衣櫃裏。

李瑩不解,最後看了一遍房間號,又敲了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