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個黑衣執事,你是要以一單挑三百人嗎?」

馬彪的語氣里都是囂張,都是猖狂,挑釁的看著葉風。

「馬老二,你似乎忽略了一件事!」

葉風看著馬彪那樣子,感到一陣悲哀,這人整天活在自己的夢裡,也真夠可憐的。

「什麼事?」

馬彪忍著內心要暴走的衝動,這是葉風第二次喊他馬老二了,他發誓,等會要葉風死!

「如果我沒有數錯的話,外頭有兩百四十八個你的人對吧?」

葉風問道。

「你怎麼知道?」

馬彪一陣皺眉,剛剛有兩個人押著寧馨走了進來,加上之前的五十個人,那外面也就是有兩百四十八!

「因為他們全都倒下了,我才能進來!」

葉風似乎是說了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全倒下了!

兩百四十八個黑衣執事!

全部倒下?

這話一出,大廳里的氣氛頓時也變得凝固了起來。

立即便有一人快速的跑了出去,不到一分鐘又跑了進來,跟馬彪小聲彙報了一下。

「說說吧,你打算怎麼辦!」

葉風大大咧咧的從旁邊拉過一把椅子,坐了下來,看著馬彪,開口問道。

自信!

這就是擁有強大實力的自信!

葉風擁有睥睨全場的實力,所以他才能在這麼多黑衣執事的包圍之下還能從容淡定,處變不驚。

「你想讓我放了他們?」

總裁爹地好狂野 馬彪直接說道。

「不,現在不光是要放了他們,我還要你束手就擒,聽候發落。」

葉風目光灼灼的看著馬彪,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殺心。

「哈哈哈……」

馬彪忍不住仰天長笑,緩緩停了下來,看著葉風,「你做夢!」

「我倒是不想做夢,但我可以送你做一個永遠都不會醒過來的夢!」

葉風語氣一變,一隻手已經緩緩出拳,隨時準備動手,徹底拿下他!

「不用了,我送你去吧!」

馬彪忽然伸手從腰間一抓,一個黑洞洞的槍口便對準了葉風,讓剛想動手的葉風,也停住了身子,他渾身也像是被鎖定了一樣,不得動彈!

「馬彪……」

寧德光失聲喊了出來,他沒想到,自己這個二弟,居然做足了充分準備,連槍都帶過來了。

這在華夏可是違禁武器! 我是替身,你非良人 第470章

熱武器的發明,在某種程度上也導致了古老武學的沒落!

俗話說,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手槍更是比菜刀厲害多少倍的熱武器,對於習武之人,更是毀滅性的打擊,這也是為什麼現在華夏嚴禁熱武器流傳在民間的原因。

只要政府掌握住熱武器,社會就能穩定,誰也掀不起太大的風浪。

即便是強如葉風,在被黑洞洞的槍口指著的時候,也是一陣頭皮發麻!

這種被鎖定的感覺實在太難受了。

「哈哈……沒想到吧!」

馬彪一陣得意的大笑,「你厲害又能怎麼樣,我倒要想看看,到底是你的人快,還是我手裡的子彈更快!」

從明面上看,形勢急轉直下,似乎……葉風也逃不了子彈的鎖定。

「馬彪,你竟然有手槍,你知不知道你的行為代表著什麼!」

寧德光怒聲說道:「一旦被發現,你會有滅頂之災的,不光是你,即便是青龍幫,下場也是一樣,你有想過後果嗎?」

青龍幫這些幫派之所以能存活這麼長時間,很大的原因,就是青龍幫不涉及du品,不擁有熱武器,也從不參與大型的打架鬥毆,一旦擁有了熱武器,絕對會遭到打擊!

極大的影響社會穩定。

「後果?」

馬彪滿不在乎,咧嘴一笑:「我人都要死了,還管什麼後果,今天只要你們都死,誰也跑不掉!」

「我死後,管他洪水滔天!」

梟雄本色!

葉風微微一笑,看著馬彪,說道:「不錯,不愧是青龍幫的二當家,是個人物,可惜你非要走歪門邪道,要不然,倒是一個可造之材啊!」

「怎麼,你覺得你今天還有活路嗎?」

馬彪看著葉風,眼中都是笑意,在他看來,自己對葉風是必殺的!

今天他也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才來的,但他一直覺得,幸運女神是眷顧他的,臨走之前特地帶上了這一把朋友送給他的手槍,沒想到,最後還真的用到了。

對付葉風,這一把手槍也足夠了。

「天無絕人之路!」

葉風開口說道:「只有無知的人才會覺得自己穩操勝券,真正的聰明人,才會時刻保持警醒,你覺得你現在穩定吃住我了?我不知道該說你天真還是無知!」

無知!

天真!

馬彪氣的差點就直接開槍了,這傢伙的嘴巴可真毒啊!

「沒用的,不管你怎麼說,都無法改變即將身死的結果!」

馬彪沉住心神,握緊了手槍,時刻準備解決了葉風。

「不,你有這種想法,只能說,你低估了什麼叫做力量,絕對的力量,能粉碎所有的計謀和武器!」

葉風眼神一轉,身形一動,瞬間便消失在了馬彪的眼睛里。

重生復仇之孕事 糟糕!

馬彪的眼神看似很隨意,但其實是一直盯著葉風的,當葉風消失在視野里的時候,他立馬便注意到了。

但大腦有意識,然後傳遞到手上,是需要一個過程的!

「嘭……」

一聲槍響,整個屋子裡的人都聽到了,寧德光和寧馨兩個人小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啊,這一槍,如果殺了葉風,那他們父女倆也要徹底的玩完了。

槍聲過後,葉風原本坐著的地方空空如也,一粒子彈穿過椅子,打在地下的地板里消失不見,而剛剛拿著手槍的馬彪,已經倒在一旁,手槍也已經消失不見,在他的旁邊,是拿著手槍把玩的葉風!

在馬彪開槍過後的瞬間,奪下手槍,這種速度,誰人能比?

「嘩啦啦……」

葉風雙手拿著手槍,一發力,瞬間便成了一堆零件掉在了地上。

「你還有話說嗎?」

葉風眼中都是狂妄之色,看著摔倒在地的馬彪,冷然一笑。

「上!」

旁邊的福叔又怎麼可能甘心就這麼失敗呢,一揮手,站在屋子裡的五十個黑衣執事瞬間出動,猶如一股黑色旋風,卷向了葉風,福叔等人早已退到一邊,任由那五十個人朝著葉風襲擊了過去。

幾乎是一秒鐘的時間,葉風的身影便已經消失不見,他站立的位置,已經被一片黑色的海洋給包裹住了。

五十個人,如果能密不透風的壓住葉風三十秒,就是實力通天,沒辦法呼吸,也得身死!

馬彪看著被黑衣執事團團壓住的葉風,兩眼死死的盯著,一刻也不敢移開,他就想知道,這人,到底能不能死?

「轟……」

期盼的眼神維持了不到半分鐘,剛剛堆積成一座小山模樣的黑衣執事,像是受到了巨大的衝擊一樣,五十個黑衣執事瞬間被轟飛了。

葉風如同戰神一般從地上站了起來,頂著最裡面的十來個黑衣執事,,沒有絲毫的困難,輕輕一揮手,這些人全都掉了下去。

「區區黑衣執事,也不過如此!」

葉風傲然說道,看著這一地的黑衣執事,滿眼都是不屑。

從普通人的角度看,這些黑衣執事的確是很強悍的一批人了,可以說將紀律性發揮到了極致,但這些,也僅僅是普通人裡面的強者,和葉風這樣的修武人一比,又是不堪一擊!

不過如此!

馬彪看著自己一手打造的鐵軍,引以為傲的強手,在葉風的眼裡,也就成了不過如此,二十秒都沒有撐住!

恥辱!

「你……到底是什麼人?」

馬彪忍不住問道,「就是死,也讓我死個明白!」

「二弟,我早就跟你說過,這個世界遠遠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也不是靠點人手就能稱霸天海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從見到了葉先生,我便明白了,從前的我是有多無知!」

寧德光忍不住站了起來,眼神狂熱的看著葉風,無比的崇拜。

鄙視馬彪的同時,又不經意的吹了一波葉風!

「我呸……堂堂青龍幫幫主,如此跪舔一個年輕人,也不嫌丟人!」

馬彪忍不住嘲諷了一波寧德光。

「二弟啊二弟,你到現在還不明白你失敗的原因嗎?」

寧德光嘆息一聲。

超神采集 「什麼原因?還不就是你有個漂亮女兒,找了個有能力的女婿,否則憑你,也想成功?」

馬彪不屑的說道。

「錯了,你這是大錯特錯!」

寧德光無奈的搖搖頭,「因為你對力量缺乏敬畏之心!」

敬畏之心?

聽到這個詞,馬彪微微一愣,似乎有些不大理解。

「你總以為手底下的幫眾越來越多,就能稱霸天海,就能讓青龍幫永世長存,你不覺得這是一件完不成的事情嗎?」

寧德光耐心的說道:「當我見識到葉先生的手段之後我便明白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神通廣大的人,他們對世俗的權力不屑一顧,一心追求力量的極限,擁有了極限的力量,也就等於擁有了稱霸世俗界的能力,而我們所追求的霸權,在他們的眼中,不過一片浮雲,不值一提。」

一番話說完,馬彪沉默了,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一直以來,他的確是這麼認為的,致力於發展青龍幫的勢力,擴大版圖,擴充黑衣執事堂的規模,潛心經營、卧薪嘗膽五年之久,今天一舉爆發,想取而代之,誰又能想到,寧德光找的一個女婿,只用了幾分鐘便毀掉了他五年的心血。

這份打擊,對馬彪的打擊之大,常人無法想象。

「我輸了!」

強如馬彪,青龍幫二當家,青龍幫的實際控制人,也不得不說一句:敗了!

這三個字從他的口中說出來,馬彪的頭髮,幾乎是瞬間,便全白了。

一下子便從那個精明強幹、渾身散發著威嚴的上位者,變成了一個風燭殘年、日薄西山的孤寡老人!

「蹬蹬蹬……」

正說話間,王夢楠帶著一大隊警察便從外面快速趕了過來,看著屋子裡的一幕,整個人也有點愣神。

她是接到了葉風的信息之後便帶隊過來的,現在卻有點不知所措。

「王局長,你來了正好,這裡有人涉嫌槍~支案件,你給審查一下吧!」

葉風指著地下成了一堆零件的手槍,直接說道。

手槍!

看到地上的槍,王夢楠不敢怠慢,立馬走了過去,戴著手套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這可是華夏軍方的軍用手槍,居然在這裡有一把!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葉風又將剛剛的事情給仔細的說了一下,王夢楠沒有怠慢,將馬彪和福叔都帶走了,至於這些黑衣執事,自然交由寧德光來管理了。

作為明面上的青龍幫幫主,寧德光也是有自己信得過的下屬的,一個電話打過去,便喊來了他的老部下,將這些黑衣執事都統統給帶走了,寧氏莊園,又恢復了之前的安靜。

「葉先生,今天晚上多謝您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您的話,我和小女今天晚上怕是……要沒了!」

寧德光誠懇的一拱手,道謝著說道。

「無妨,就沖馨兒我也會過來的!」

葉風擺擺手,又說道:「再者,你之前可是答應過我的,這青龍幫,這天海,以我為尊,我只是不想我的東西被人搶走而已。」

「您說的沒錯,天海,以您為尊!」

寧德光不敢有任何別的念頭,立即又重申了一句。

「知道就好,你現在就是大管家,這一份大基業,我希望你能管理好,否則,我也不介意換人來做的。」

葉風的語氣裡帶著一絲不滿,他從來不喜歡被人利用的感覺!

今天雖然是寧馨打電話給他的,但他也知道,寧德光這麼安排,無非就是知道寧馨跟自己的關係,想借用這個關係來綁架自己!

這是可笑而又天真的!

葉風從不喜歡這種被動的感覺,也不喜歡被人牽著鼻子走,說到底,寧德光也沒有擺正自己的位子,以為有寧馨便能束縛住自己,和自己捆綁在一起了嗎?

絕無可能!

「葉先生,您今晚……」

「我現在就要走了,改天有時間再來吧!」

寧德光小心翼翼的準備問一下葉風晚上要不要在莊園里睡一晚再走,但葉風卻是沒有任何猶豫的拒絕了。

「是,是!」

寧德光壓下心裡的那一抹擔憂,連忙安排了一輛車子來送葉風。

看著車子消失在視野里,寧德光一陣嘆息。

「爸,葉大哥這是怎麼了?我怎麼感覺他好像是生氣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