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憤怒的大吼了一聲,因爲他的獅吼功太厲害了,所以村民們都被震得摔倒在了地上,而只有一爲大叔只是後腿了兩步,看來我們要找的人就是這位大叔了,一切得來都不費工夫。

“老匹夫,我就村民們怎麼會這麼衝動,原來都是你搞的鬼。”

“哼!今天你們死定了,大家都起來給我上,打死一個,我們的神靈就獎勵誰長生不老。”

大叔的話一落下,那些被獅吼功震倒的人再次從地上爬了起來朝我們涌過來,看着這些村民被長生不老迷惑了雙眼,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個老東西。

“老不死的東西,我給你面子,那是因爲你已經是死人了,念在你是阿諾的父親,我也懶得跟你計較,沒想到你這麼不識好歹,既然你執意找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阿諾的父親,他的魂體出現在這裏,我真的很震驚,而且他竟然還找了一個人附身了上去,要不是我有鬼眼,恐怕還真要被他給矇騙過去。

“大哥,你他是阿諾的父親?這怎麼可能,他不像啊!而且阿諾的父親已經死了,他可是活人。”

b看不到陰魂附體,所以直接就疑惑了起來,幸好神龍心情不錯給了他解釋,要不然他還真要一直問下去了。

就在那些村民們即將到達我們跟前時,我直接用靈術把自己和村民們拉開了距離,而阿諾的父親也已經進入了我們幾個的包圍圈。

“該死的,沒想到你們這麼難纏。”

阿諾的父親見自己突然出現在我們中間了,立刻就想捨身離去,只是我怎麼可能會給他機會,我直接丟過去一道天雷符,當天雷轟擊到阿諾父親的魂魄時,阿諾父親的魂魄變成了一陣青煙隨風飄去了。

“主人,你的天雷符又增長了威力,不錯嘛!”

被白虎一誇獎,我心裏也稍許的得意,不過就在我得意沒多久的時候,那些村民們又朝我們攻擊而來,似乎樂此不疲一樣,這阿諾的父親都已經死了,他們怎麼還不停歇?難道長生不老真的那麼重要嗎?

“村民們,你們都被矇騙了,這個世界上,哪裏來的什麼長生不老,如果真的有的話,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鬼魂一了,因爲人人都長生了,哪裏還來的死亡,哪裏還來的魂魄?而且就連秦始皇都沒有長生不老,我們尋常百姓又怎麼可能,這一切都是阿諾父親搞出來的鬼。”

“就是啊鄉親們,這個世界要是真有什麼長生不老,那剛纔那個被阿諾父親附身的人早長生不老了,又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和神龍的話並沒有讓村民們冷靜下來,反而更加激發他們的暴力行爲,見他們依舊攻擊過來,我也只能嘆息一聲帶着衆人再次逃離。

一逃離出村子,我終於可以冷靜一下了,只是不知道那些人現在找不到我們會怎麼樣,如果他們散去各自回家了,那還好,要是被祠堂裏的厲鬼吸取了精元,那真的是悲催到家了。

“主人,不要擔心了,他們是在找死路,那就不能怪我們不給提醒了,我們已經給他們太多的機會了,是他們不聽的,現在就算是死了,也不能怨我們。”

“可是我就害怕怨氣多了,那個厲鬼會更加強大,到時候我們也不可能鬥得過它,而且眼下我們也不是最佳狀態。”

“這不還有閻王嘛!大不了就讓他來收服那個厲鬼,作爲閻王,他多少有點本事吧!要不然怎麼可能管理那麼大的一個地府。”

“可是閻王你也清楚,他倒是希望永遠都不要見到我,還有上次他的意思,阿諾父母的冤魂他不管,連那兩個的冤魂都不管,那怎麼可能會管那個厲害的大傢伙。”

就在我們商討着怎麼對付厲鬼的時候,天空突然打來了一道雷,我們此時在村子外面,但是祠堂那個方向我們還是能看的清楚的,此時祠堂那裏的上空聚集了很多怨靈,應該是那些村民們的沒錯,這一下這個村子恐怕真的變成死村了。 看着天空聚集的陰靈,我的心也被提了起來,如今不找閻王都不行了,這麼多陰靈,我們幾個總不能全部都斬殺了吧!

“主人,現在怎麼辦?”

“趕緊找閻王來收服吧!這麼多陰靈,我們總不能全部讓飛灰煙滅吧!”

看着那麼多陰靈,我吞嚥了一下口水,而且它們竟然還在不斷壯大着,該死的厲鬼,剛纔我們要是沒有衝出來,那厲鬼也不會害死那麼多人,只是我就納悶了,那厲鬼到底是躲藏在什麼地方呢?

“白虎,你說那個厲鬼到底躲在什麼地方啊?”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它一定躲在神鬼塑像裏,因爲有了塑像主體的護身,所以我們感應不到它的存在。”

“原來如此,該死的厲鬼,竟然那麼聰明,早知道就剛纔就應該先迷暈那些村民。”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還是想想辦法怎麼招閻王上來吧!那小子估計此時早躲着我們了,就怕我們很難讓他來人間。”

白虎的話我也明白,可是我也不想讓那些陰靈就此消散,看來這次真的要拉下臉來了,哪怕被閻王那混蛋諷刺一頓,也好過讓那些陰靈白白犧牲。

“行了,別多說廢話了,趕緊施法讓閻王上來吧!它再不來,那些陰靈就要集體變成惡鬼了。”

白虎也不再囉嗦什麼了,直接開始念起了術法,沒多久閻王就從陣法中走了出來,只是他一看到那些陰靈,立馬就想回冥府,好在我及時擋在了他的面前。

“閻王,你不能眼睜睜的看着那些陰靈變成惡鬼吧!你可是地府的老大,難道你想放任那些陰靈不管嗎?”

“他們的死活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如果不是你們自作主張,他們能慘死嗎?要怪也要怪你們,所以這責任你們應該承擔。”

“閻王,你別給臉不要臉,這些陰靈你收也要收,不收也得收。”

白虎來了脾氣,直接就站在閻王面前,雖然說白虎現在只是一個小孩子的模樣,可是他的威力勢不可擋,就連閻王站在他面前都忍不住顫抖着。

“你們太放肆了,看來今天不給你們一點厲害,你們就不知道辣椒是辣的。”

閻王突然大手一揮,那些原本在祠堂的陰靈突然集體朝我們這邊涌動而來,而那個紅髮厲鬼也跟了過來,看到他們都站在閻王背後氣勢洶洶的瞪着我們,我突然感覺閻王其實跟它們就是一夥的。

“閻王,你不會跟它們是一夥的吧?”

“是又能怎樣,它們本來就是我的屬下,要不是你們多管閒事,它也不會殘害那麼多人類,我之前就已經警告過你了,我們地府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多管,是你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的,這次也不要怪我心狠,都給我上,殺一個本閻王就多給一個轉世的機會。”

閻王的話讓我徹底震驚了一下,沒想到這混蛋竟然勾結厲鬼爲非作歹,可是閻王在地府是老大,他讓厲鬼來人間做什麼?難道人間有什麼東西是他勢在必得的嗎?我忽然想起了鬼珠來。

“閻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是爲了鬼珠吧!”

“臭小子,你不傻嘛!”

閻王冷笑了一下,那些厲鬼也已經衝到我們的面前來,現在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見一個殺一個,看着那些陰靈像風一樣來了又去了,我體內的鬼珠也蠢蠢欲動了起來。

就在閻王瞪大雙眼看着我的時候,我體內的鬼珠也飛了出來,而厲鬼剛朝我咬來的時候,剛好被鬼珠的戾氣打成了碎片,它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

鬼珠問世,天地都變了顏色,原本還明亮的天空,此時已經變成了黑夜,而閻王體內的陰氣也不斷被鬼珠吸收着,閻王的眼裏全部都是恐懼,可是又擺不脫鬼珠的吸力,因此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體內的鬼氣和靈力都被吸收而去。

“陳庚,快點住手,快點停下啊……”

閻王最終還是叫出了聲音來,只是他體內如今也沒有多少力量了,如果再讓鬼珠吸收一分鐘的話,他也要跟着厲鬼一樣變成飛灰了,而他也明白了什麼是恐懼,什麼是力量。

“鬼珠,回來。”

我對鬼珠喊了一聲,鬼珠不滿的在空中轉悠了一圈又飛回到我體內了,鬼珠一回到我身體內,我立刻就感覺自己渾身都輕盈了很多,而且周身的靈氣也不斷的進入了我體內。

“真是太舒服了,沒想到鬼珠這麼給力,我說閻王,你現在還有什麼話想要說?”

“你……你無恥……”

閻王氣的不斷喘着粗氣,他原本臉色就黑,如今一生氣,臉色更加難看了,而白虎和小B他們一直都站在原地未動,剛纔要不是鬼珠,恐怕他們也要激戰一番了,再加上閻王,恐怕我們真的很難取勝。

好在有鬼珠的幫助,所以大家也都未動手,而且還輕鬆的解決了後顧之憂,只是看着滿地殘片和飛灰,我心裏還是有些難受。

“閻王,你好自爲之吧!如果你還敢亂在人間作祟的話,那我也不再對你心慈手軟,滾吧!下次如果再找你出來,你千萬不要亂跟別人勾結,否則,我一定不會開心。”

看着閻王走後,我這才帶着白虎他們回到了祠堂,因爲厲鬼它們都散去了,所以祠堂也恢復了平靜,只是裏面陰氣還是很重。

“主人,這些鬼神塑像我們還是打碎的好,免得再有厲鬼附身上去。”

“你說的沒錯,大家動手砸了它們。”

號令剛發完畢,衆人就胡亂的砸了起來,很快神鬼塑像就被砸成了碎片,而在這個時候,一顆鬼珠突顯出來,當體內的鬼珠跟那顆鬼珠結合後,我立刻感覺自己的身體也變得強硬了不少。

“太棒了,沒想到這顆鬼珠竟然能增加我身體的防禦系統,簡直就像是一個護身軟甲一樣。”

“恭喜主人,主人,那我們現在做什麼?”

“這裏已經沒我們什麼事情了,我們還是回家吧!反正留在這裏也沒用了。”

“是啊!這裏已經成爲真正的無人村了,留在這裏也只是虛耗時光。”

小B感慨了一番,原本我們是來救人的,卻沒有想到反而害死了大家,而且還把這個村子變成了死人村,想想曾經來這裏的最初目的,再看看現在的情況,我真的感覺有些想要哭了。

“陳庚,你沒事吧?”神龍走到我跟前關切的問了一聲。

“我沒事,走吧!”

這次我們沒有走路回去,我施展術法就回到了巫門,只是師傅和師妹她們依舊沒有回來,這下我有些生氣了,師傅也真是的,去哪裏也不說一聲,說走就走,這算是什麼師傅啊!一點責任心都沒有。

越想越氣憤,就在我哼哧着想要砸東西的時候,忽然小B急匆匆的跑了過來,而他臉上還有鮮血。

“小B,你這是怎麼了?跟白虎他們打架了?”

“大哥,你就別開玩笑了,是朱雀被人帶走了,白虎和叉叉已經追蹤過去了,他們讓我趕緊找你商量辦法。”

“怎麼會這樣,朱雀那麼厲害,怎麼會被人抓走呢?”

懷疑歸懷疑,我還是用心神跟神龍做了一下交流,結果神龍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只是說抓走朱雀的那個人是獵妖人,而今天正是朱雀法力最弱的時候,就算是小B也能將其打到。

神龍的話讓我心裏也着急了起來,問清楚神龍和白虎如今的位置後,我帶着小B臉上追擊了過去,只是當我們到達白虎和神龍跟前的時候,已經到了獵妖人的門派外面。

“怎麼樣了?裏面有什麼動靜沒有?”

“沒有,朱雀被帶進去後,一直都沒有什麼人出來,我們也不敢隨意進去,所以就等你來了。”

“等我?朱雀今天是虛弱的一天,可你們兩個不是啊!你們想救朱雀出來,應該很容易吧!”

看着神龍和白虎,我總感覺他們像是隱藏了什麼。

“其實吧!我們想救她出來也容易,但這不正是爲了給你提供試煉的機會嘛!獵妖人你遲早是要與其對抗的,現在也是時候了,主人,你去吧!我們在這裏等你消息,小B,你就別去圍觀了,你現在太弱了,去了也只能給主人當累贅。”

白虎說完就坐在了地上,而小B愣了一下,接着就被神龍強硬的壓着坐在了地上,看到他們那個樣子,我真恨不得拍死他們,都什麼人啊!每次出了事情都不打算管,難道我就這麼好欺負嗎?

生氣歸生氣,我還是悄悄的飛了進去,一進到獵妖人的地盤,我立刻就聞到了一股騷臭味,是從後院裏傳來了,不過這不是什麼廢物的氣味,而是一些妖類身上傳來的味道。

朝着氣味散發的地方飛了過去,我看到後院有很多大籠子,裏面關了很多妖物,還有一些只是普通的動物,只是我並沒有看到朱雀,就在我打算離開的時候,忽然被人一巴掌就拍落在了地上。

“媽的,竟然敢私闖我們烈家,說,你跑我們這裏來是不是又想偷東西?”

“呸,你們抓了我朋友,現在還好意思說我偷你們的東西,你們這裏有什麼好東西值得我去偷嗎?真是沒見過像你們這樣不要臉的東西,跑我們巫門偷了東西,如今卻還無賴我來偷你們的東西。”

“巫門?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巫門的人,哼!你們門派不是自持高風亮節嗎?那爲什麼還要跟妖獸混在一起?”

“什麼妖獸,去你媽的,老子的朋友是上古神獸朱雀,要不是她今天法力失靈了,你們真以爲能抓走她嗎?不過老子也不要了,我就看你們能不能留她一輩子在這裏。”

一想到朱雀的怒火,我也清楚自己其實根本就不用白跑這一趟,等明天一到,朱雀的能力恢復了,別說一個烈家,就算是十個烈家,也經受不了朱雀的一擊。

“臭小子,大話人人都會說,就看你還能不能等到明天的太陽了,既然你那麼想要送死,那就別怪我烈焰不給你活命的機會。” 那個叫烈焰的說着就朝我大掌揮來,好在我及時躲了一下,要不然那一掌打在我身上,不死也半死了,只是我就納悶了,自己的身體不是都變強了嗎?怎麼連人家一掌都抵不過?難道烈焰學的是鐵砂掌不成?

一想到只有在小說裏才見過的掌法,我忽然來了興趣,也不管身上的疼痛,直接就朝烈焰的胯部踢去,烈焰的速度也不弱,他後退了兩步,就躲過了我那一腳。

“你也太卑鄙了吧!竟然朝我那個地方踢。”

烈焰生氣了,其實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會生氣,畢竟那個地方是男人最寶貴的地方。

“真是不好意思,一着急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對了,你是練鐵砂掌的嗎?”

“臭小子,管你什麼事兒,看打。”

烈焰越是不說,我越是懷疑,就在我們打的不可開交的時候,白虎他們也闖了進來,只是他們並沒有想要幫忙的意思,都站在院子裏看着熱鬧。

“我說你們幾個趕緊去救朱雀啊!還愣在這裏做什麼。”

“放心吧!朱雀沒事,她馬上就過來了。”

白虎的話剛說完,朱雀就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她一臉陰寒,想必這個烈焰對她做過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一想到這裏,我心裏的憤怒也增加了不少。

“該死的東西,朱雀怎麼變成這樣了,是不是你害得?”

看到朱雀渾身都是傷,我一陣心疼,雖然說我如今對她沒有愛情,可是她也是我曾經愛過的女人,而且如今也一直都是我的朋友,看到她被眼前的男人所傷,我怎能不爲所動。

“是又怎樣,她是妖,我本是獵妖人,自然是要將一切妖物斬殺,道不同罷了,你是道士,那你降服那些鬼怪的時候怎麼沒有想到對方也是有朋友的呢?”

獵妖人的口才很好,我差點都要被他說的無話了,只是他真的看錯了,朱雀不是妖,她是上古神獸,跟妖根本就不是同一個類別,只是我就納悶了,這烈焰既然是獵妖人,那爲什麼會看走眼呢?他的道行也不低啊!

“我說烈焰,你道行也不低啊!爲什麼就看走眼了呢?朱雀是上古神獸,跟妖怎麼可能是一個類別的,我看你簡直就是有眼無珠。”

“廢話少說,要打就打,不打就滾蛋,那麼多廢話做什麼。”

烈焰冷哼了一聲就又朝我攻擊過來,見他不講道理,我也懶得跟他繼續解釋下去,既然他不相信朱雀,那就等明天給他看看朱雀的威武,到時候看他還怎麼狡辯。

我掏出一張天雷符就朝烈焰丟去,烈焰轉身想躲避,但是他沒有看到天雷符下面的那道黑色靈符,其實我也是沒看到就給丟了出去,原本還晴朗的天空,頓時烏雲密佈,接着就是電閃雷鳴。

就在烈焰和我震驚的時候,一道天雷就打在了烈焰的頭頂,頓時烈焰渾身就漆黑了起來,看到他吐出一口白煙後,我也收回了思緒。

“你……你這是什麼符?”

獵愛遊戲:野性小妻難馴服 烈焰好不容易喘了口氣,最終還是帶着疑惑問了一句。

“天雷符,怎麼,你沒見過嗎?”

其實那道黑色的靈符我根本就沒有看清楚是什麼符,所以只能說上面那道符的名字了,而烈焰竟然也相信了,看來他連天雷符都是沒有見識過的。

“我曾經聽說過,說天雷符可以釋放出強大的雷電,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廢話少說吧!你到底還要不要打了?”

“不打了,打也打不過你,那個妖精你帶走吧!不過最好不要做什麼壞事,要不然,就算是我拼上性命,也一定會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見烈焰也不是那種小人,我心裏對他也有了別的看法,可是一想到他偷偷摸摸的跑我那裏抓走朱雀,我心裏還是一陣怒火。

“我說烈焰,我朋友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壞事,而且我也說過很多次了,她不是妖,是上古神獸朱雀,你怎麼就是聽不明白呢?還是說,你根本就是跟我在裝糊塗。”

“主人,你不用跟他廢話那麼多,我在他身上聞到了熟人的氣味,他跟閻王是一夥的。”

白虎的話讓我愣了一下,沒有想到烈焰竟然是閻王的人,而烈焰此時也一陣緊張,被人當面拆穿,他怎麼可能不慌亂。

“哼!閻王對我說那個女人就是妖物,怎麼可能有假。”

“我說烈焰,你也不是笨蛋,閻王的話怎麼可能相信呢,我是道士,是抓鬼的,而鬼魂又是閻王他們管理的,我跟他搶飯碗,他自然是對我不懷好意,可是你也沒必要夾雜在我們兩個的之間,你做你的獵妖人,怎麼突然就多管閒事起來了呢?”

“人都是要死的,而我也是一樣,如果我死後能得到閻王的關照,那我自然是站在閻王那邊的,還有你,你難道真的要跟閻王對立嗎?那你有沒有想過等你死後怎麼辦?”

烈焰的話也讓我一陣沉默,是啊!如果以後我死了,依舊是要回到地府的,到時候那裏可是閻王的天下,我又怎麼可能和他抗衡,可是我突然又想起了神龍之前對我說的話。

“哼!死亡的事情還早着呢,何必想那麼多,如果連死以後的事情都解決好了,那人生還有什麼意義?烈焰,你難道爲了你自己死亡以後的事情,真的要做大逆不道的事情嗎?不知道你的祖宗要是知道了你的所作所爲,會是何感想呢?”

我的諷刺讓烈焰的臉色白了一下,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原樣,見他依舊怒視着我,我也懶得再跟他講道理了,有些人就是那樣,你越跟他講道理,他就越不講道理,而你不理他了,他自然也會想明白。

“你們走吧!不過以後要是再見面了,我依舊不會對你們客氣。”

“這次的事情你還沒有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怎麼說走就走?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那這裏的東西我們可就都帶走了,就當做是你對我們朱雀的補償。”

我對白虎和神龍使了一個眼色,白虎和神龍也明白了過來,他們立刻就走到院子那些關押妖物的籠子跟前,然後一起打開了籠子協助那些妖物逃離了烈焰的掌控中。

“你……”

不等烈焰發怒,我立馬就搶在烈焰前面說到:“好了,事情既然已經過去了,我們也走吧!這個院子怪臭的,我一分鐘都不想呆了。”

“主人,我一秒鐘都不想留在這裏,要不是礙於你的安危,我們纔不會來這種臭烘烘的地方。”

跟神龍和白虎有一搭沒一搭說着話就走出了烈焰的院子,而烈焰只能在一邊乾生氣,因爲白虎走的時候點了他的麻穴,所以沒有半個小時,他根本就無法動彈,這也是我後來才知道的。

“主人,這些藥物就這樣逃離了,難道你就不擔心它們下山後對人類進行報復嗎?畢竟烈焰曾經抓捕它們也是因爲它們禍害人類。”

“剛纔只想報復烈焰,把這個倒是給忘了,算了,抓妖不是我們的特長,還是留給烈焰自己慢慢抓吧!反正他也閒的沒事做。”

嘆息了一聲,我帶着白虎他們反回了巫門,第二天的時候,朱雀也恢復了靈力,只是她一恢復,就跑的無蹤無影,最後經不住我的詢問,白虎才告訴我朱雀去找烈焰報仇去了。

“這丫頭怎麼那麼強的報復心理,昨天我不是都替她報復完了嗎?”

“主人,朱雀本身就是火爆脾氣,昨天被那麼整,她怎麼可能不生氣,不報復回去,她就不是朱雀。”

“可是放任她一個人不管,會不會出什麼事兒?”

“能出什麼事兒,要出事也是別人出事,主人,你就別擔心了,喏,她不回來了嘛!”

正在我和白虎說話的時候,朱雀一臉輕鬆的走了回來,見她臉上都是笑意,我也清楚她已經報復完烈焰了,只是我不知道烈焰被打擊成什麼樣子了。

“朱雀,烈焰還好吧?”

“他?還沒死,不過也半死不活了,不躺上十幾年,是不可能下牀的。”

朱雀霸氣的話語讓我一陣冷汗,什麼叫不躺上十幾年,是不可能下牀?難道她把人家打殘廢了嗎?一想到烈焰要在牀上躺十幾年,我這冷汗就忍不住流了下來。

“朱雀,這有仇必報是好的,可是也不能把人打成那樣吧!”

“哼!誰讓他昨天那麼對我的,竟然還敢捏我的胸,姑奶奶的胸豈是被人隨便亂捏的嗎?也不看看姑奶奶是誰。”

朱雀的臉色又變得難看了,爲了避免她再次跑去把人給打死,我連忙轉移了話題:“好了好了,不說烈焰了,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現在說說接下來的事情吧!剛纔我利用千里追蹤術看到了一件意外的事情。”

“什麼意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