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步講究的就是一個穩,更何況雲山這標準的內家馬步,那更是穩得不行。

有用?

對於別人來講,有用。但是對於剛才連一成力量都沒有發揮出來的他來講,一點用都沒有。

三成力量,不能再多了,推不倒,他去死。

顧銘運足三成力量,一指點在雲山胸口。

「沒事,肯定沒事,那點力量還奈何不了我。」雲山嘴裡念叨著。

但是,當顧銘一指點在他胸口的時候,他絕望的發現,顧銘這一次的力量比之剛才大了數倍。

「為什麼?」

他不懂,一個人的力量為什麼增加這麼快。

至於說顧銘剛才沒有出全力,他壓根是不信的,不信剛才那麼大的力量,還不是一個人全力的一擊。

霸王囚妻:寵你天荒地老 無疑,顧銘突然暴漲的力量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他自以為穩如泰山的馬步,在這股力量面前顯得那麼脆弱。他自認為強壯的身子,又忍不住的後退起來。

「不能倒!!」

雲山在心裡這樣想著。

可,有些時候,該倒的必須倒,因為他這樣後退,壓根不足以卸去顧銘手指作用在他身上的力量。

啪!!

他的屁股再次跟地面來了一個親密接觸,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服務員忍不住偷笑起來。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田靜鬆了一口氣。

能這樣把雲山打發走,無疑是最好的,否則多浪費這美好的夜晚。

她很珍惜今晚,因為她覺得,公盤結束,顧銘就會和胡敏返回申海市。

下一次見面什麼時候?一年?這倒不至於,緬國還有公盤。

那是世界上最大的公盤,不是雲省,影響力只限於華國,外國人很少參加。

緬國公盤,世界翡翠商和原石商雲集,謝家作為華國原石大王,自然不會缺席那樣的場合。

她可以跟著謝玉龍一起去,幽會顧銘不成問題。

可,緬國公盤還很久,要到過年,掐指一算,還有四個月的時間。

對於一名正處於虎狼之年的女人,四個月是非常漫長的時間。

至於找別人的男人……

還是那句話,她不是誰想上就能上的,想要上她,得先讓她滿意,其次,還得讓謝玉龍滿意。

她老公雖然英年早逝,但膽氣過人,謝玉龍不會允許她跟一個窩囊廢或者貪生怕死的男人在一起,跟她在一起的男人,必須是跟她死去老公一樣膽氣過人的存在。

那晚,顧銘不懼生死,戰勝「強敵」北原翔,博得謝玉龍的讚許,她便知道,謝玉龍不會反對她跟顧銘在一起。

所以,後面她才迫不及待的品嘗了顧銘滋味。

至於前面,都說了,她引誘顧銘是假,逼胡敏承認顧銘是她男人才是真。

田靜小算盤打得啪啪響,胡敏不是,吃飽喝足的她,壓根不在乎這一晚的美妙時光,也沒有想過要這一晚的美妙時光。

她飽漢不知餓漢飢,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不僅如此,她還迫不及的起身,裹著一身浴袍出來,想要欣賞雲山爬著離開的畫面。

白玉無瑕,出水芙蓉,裹著浴巾出現在門口的胡敏,不要太誘人。

看著那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膚,饒是顧銘這兩天親了好多遍,此刻也不由得產生一股子衝動。

顧銘都這樣,雲山呢?

他聽到動靜,回頭一看,看到這幅美景后,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這當真是人間尤~物,造物者的佳作啊!!

可惜,跟他無緣,讓他好生難受。

同時,還羞愧。

他堂堂七尺男兒,居然兩次被人一指戳倒。

想到他等會還要被迫學狗爬出去,丟人丟盡,他就忍不住想扇自己兩巴掌,大罵自己一句,廢物。

他給他師傅丟人了。 胡敏依靠門口,婀娜身姿一覽無遺,越發的誘人,越發的令男人垂涎三尺。

可,雲山已經無心欣賞,垂頭喪氣的坐在地上。

胡敏嘲笑說:「怎麼,打算當賴皮狗,賴在地上不走?」

雲山:「……」

他只是想緩一緩,消化這個他至此都難以接受的事情,希望突然有人給他整一句,雲少,醒醒,天亮了。

結果,他等來的不是有人叫他醒,而是有人催他爬走。

現實何其殘酷。

他內心是一萬個拒絕的,可不能讓人瞧不起。

「等著,等我搞清楚你們的底細,找到你們落腳的地方,非得讓你們也學狗爬不可。」

暗中立下誓言,雲山雙手趴地,快速前行,比之走,快了很多。

「哈哈哈……」

胡敏悅耳嬌笑聲響起。

至於顧銘,看都懶得看,走過去攬住胡敏的柳腰。

真想把胡敏身上的浴巾給解了,可地方不對,只能按下心頭悸動,輕嗅胡敏身上的味道。

「好香!!」

陣陣花香撲鼻而來,顧銘陶醉了,陶醉說:「敏姐,我們進去吧!!」

胡敏白了顧銘一眼,說:「你先進去,我監督他,看他爬完。」

走廊是古代的回字型,還是比較長的,乃怕雲山爬得再快,也需要幾分鐘。

「別嘛!!」

顧銘說:「這有啥好看的,我們還是進去干我們的事。」

胡敏:「……」

她不想,吐槽說:「裡面又不是沒人,非得我啊?找其她人去。」

「這不好吧?」顧銘裝傻說,腳卻不受控制的往裡面邁了一步,想幹什麼一目了然。

胡敏說:「不好那就別進去,跟我回去。」

「別!!我進。」

顧銘找借口說:「難得來一次昆城,總要體驗一下當地的特色,否則跟沒來一樣。」

他進去。

拐角,看到一個巨大屏風。

透過屏風,隱約可見一個曼妙身姿,散發著無與倫比的誘惑。

他快步過去。

浴池中,熱情蒸騰,浴池中,一美人站立著。

誘人的風景一覽無遺,顧銘瞬間眼睛紅了。

田靜嚇了一跳,本能的蹲下,撲通一聲,沒入水中。

誘人的風景消失,顧銘好生失望,田靜回頭一看是顧銘,長舒一口氣道:「你怎麼不聲不響的就進來了?」

她自然聽不到顧銘和胡敏最後那輕聲的談話,以為兩人都在外面欣賞雲山爬著走的畫面。

都是女人,她看熱鬧的心不比胡敏差,只是因為想事情,耽誤了不少時間,速度沒有胡敏快罷了。

結果,剛起身的她,碰到了進來的顧銘,被顧銘看了一個正著。

還是有些羞澀,因為這是顧銘第一次看她,看得一清二楚,不似昨晚,漆黑一片,啥都看不著,只能感受彼此的存在。

「不想我進來嗎?」顧銘壞笑著說。

「想!!」田靜毫不掩飾她內心的渴望說。

顧銘說:「既然想,那躲什麼?快起來,讓我看看。」

田靜嬌嗔道:「你下來不行嘛。」

「也行!!」

顧銘快速脫掉衣服,撲通一下,跳入浴池中。

水花四濺,隔著老遠都能聽到顧銘入水的聲音。

雲山聽到了,腦海中不受控制的浮現出顧銘跟兩位大美女在浴池戲水的畫面。

羨慕、嫉妒、恨。

瞬間,這三種情緒出現在他腦海中。

至於胡敏,則是撇嘴。

嘴上說不好,行動卻是一點都不含糊,顧銘用實際行動闡釋了什麼叫做口是心非。

忍不住,她好奇的在想,田靜此刻和顧銘在幹什麼,是在玩著曖昧,還是已經迫不及待的摟到一起。

答案顯而易見。

下水后的顧銘,直撲田靜,摟上田靜的嬌~軀,趁著胡敏不在,放肆著啃咬著。

「我要……」田靜哼道。

「這不合適吧?」顧銘說。

田靜要,他當然想給,可胡敏馬上進來,這他哪裡能給。

他安撫道:「靜姐,別著急,漫漫長夜,總有機會的,大不了半夜我溜到你的房間去。」

田靜不安份的扭動嬌~軀說:「敏敏剛給我說,你女人很多,不多我這一個,還說,我要是想要,可以試試。」

田靜摟住顧銘的脖子,渴望說:「現在,能給我了嗎?」

「還有這種事?」

顧銘驚了一個呆,卻是沒有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等著他。

贈你一世情深 這能客氣?他是一點都不客氣,馬上成全了田靜。

田靜:「……」

現在她只想唱歌。

可是,外人有人呢,她沒有唱,只能索吻,表達此刻她的悅樂心情。

至於顧銘,當然是再次成全田靜。

幾分鐘后,胡敏進來,瞧見這一幕,腦門上的黑線都冒了出來。

她知道顧銘經不起誘惑,可也不至於這樣不堪啊!幾分鐘就被田靜給拿下了。

不知道該說什麼。

唯一能給她安慰的就是顧銘拒絕了青木櫻子,讓她知道,顧銘找女人,還是有原則的,不是純粹意義上的來者不拒。

默默離開。

她去到隔壁,那裡是泡澡結束按摩的地方。

顯然,此刻叫技師來按摩是不行的,她只能躺在按摩床上休息。

至於觀摩田靜和顧銘,她沒有這種興趣愛好。

這樣的舉動,無疑成全了顧銘和田靜,兩人越加的肆無忌憚,開始嘗試起其它姿勢來。

兩個小時后,田靜如爛泥一般癱倒在顧銘懷裡,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靜姐,滿意嗎?」顧銘得意的問。

「滿意!!」田靜心滿意足的說,她從未如此滿意過,用她的話來說,她快美死了。

當然,還有一件事情她沒有忘記。

田靜反問顧銘:「你滿意嗎?」

顧銘肯定說:「我也滿意。」

田靜期待說:「剛才敏敏告訴我,你要是滿意,會把我的肌膚倒騰得跟她一樣細嫩絲滑,是真的嗎?」

「當然!!」顧銘痛快的答應,拿出一粒極品培元丹遞給田靜說:「吃下它,你會擁有跟敏姐一樣的肌膚,還能變得跟敏姐一樣年輕。」

田靜吃了,不信顧銘會害她。

結果顯而易見,有黑色雜質排出來。

有一些不知所措,當顧銘解釋並清洗掉一些、露出煥然一新的肌膚后,田靜的擔憂蕩然無存。

她開始清洗身上的雜質,滿池子花瓣散發出來的花香都掩蓋不了那難聞的味道。

田靜不好意思說:「顧銘,讓我自己洗吧!你去找敏敏,別讓她閑著,等我清洗完,我們繼續。」 好誘人的提議,顧銘忍不住的咽口水,迫不及待的想要過去找胡敏玩。

可,仔細一想,又覺得不好。

顧銘拒絕說:「靜姐,這不好吧!我還是留下幫你洗。」

「別啊!!」

田靜說:「我不想,你快走吧!!」

她不想顧銘看到她這個樣子,她只想顧銘看到她美的一面。

這是大多數女人的想法,女為悅己者容也是這個道理,顧銘稍微一想,便知道田靜的小心思。

「行,我過去。」

顧銘起身離開,田靜鬆了一口氣,趕緊的清洗身上的黑色雜質。

一池子水都被污染了。

幸好,房間可以把污水排出去,否則她都不知道怎麼給服務員解釋這個事情。

按摩間。

顧銘進來,看到胡敏已經躺在按摩床上甜甜的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