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天機可是在林場看到楊柏,楊柏說的話,夏侯天機還記憶猶新。

「是!」這些高級會計師,只能夠按照D市和省城的勢力還預估楊柏的資金,可此時的楊柏也終於等到要見的人。

「靈兒,你來了?」生態園會議室中,楊柏起身看向石靈兒等人,石靈兒身後都是石家財務總監。

「楊柏,不好意思,我們剛剛得到消息,李雄主已經開始針對我們石家和常家。所以,我們只能夠拿出10億!」石靈兒有點尷尬,明明答應楊柏兩家出資20億,可是這兩家沒有破釜沉舟的勇氣。

「爺爺說了,時間太緊了,這幾天就算石家壓出資產,也沒有人敢出價。」石靈兒低著頭,就怕楊柏失望。

楊柏卻搖了搖頭,並沒有多說什麼。掃了一眼萬雪和葛寶彤,畢竟金鯉旅遊公司,未來是靠著兩人。

「已經很多了,十個億,我們公司這麼快就有十多億,太好了。」葛寶彤可是興奮起來,而石靈兒也坐在周芷燕旁邊,好像也驚訝楊柏原來這麼有錢,早就成為億萬富豪。

「楊柏,這離著標底價格也太多了,你真的確定?」周芷燕也在統計,不過很快,郎清風和郎青義也出現在會議室。

「小師叔祖,你瘋了?」兩人風塵僕僕,看來是抓緊時間敢來。兩人的到來,眾女也都紛紛看向楊柏,也點頭知道楊柏跟郎家的關係。

「40億,加上玉石的分紅,小師叔祖,我們郎家只能夠出這麼多了。」郎清風正色的看著楊柏,郎青義畢竟跟楊柏關係不錯,還是輕聲解釋道。

「這已經是郎家變為兩處葯田換來的,要不是那些人突然解出靈米合同,我們這一次,或許能夠擁有更多資金。」

郎家真是傾力而為,楊柏需要錢,直接就把所有人的現金都給拿了出來。

「我已經很感謝了,現在我們的標底就夠了。」楊柏也明白,郎家能夠這樣,的確跟楊柏的關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楊柏,五十億這也太快了。」萬雪終於驚呼起來,原來楊柏背後這麼強大,這麼快就湊夠標底價錢。

「還不夠,要超出標底,畢竟我們要跟夏侯天機競價。」楊柏一動不動,目光相當的凝重。

「楊柏,你還有人借錢?」周芷燕也好奇的看向楊柏,結果楊柏也看向郎青義,郎青義暗中搖了搖頭。

「楊柏,別等了,夏侯天機已經出手了,而且這一次很詭異,那些需要靈米的世家和宗門,突然一夜之間全部都取消合同。」

「那些跟我們郎家關係好的,也不借錢給我們郎家,彷彿暗中有一隻手,操控著一切。」郎清風也是沉聲說著。

「是玄道!」楊柏知道,這個時候,楊柏也有點著急,畢竟這次地王會太過重要了。

「叮鈴鈴!」楊柏手中的電話,終於響起來了,楊柏只是掃了一眼,就目光火熱起來。

「風老!」楊柏拿起電話,電話那頭傳來風火長大咧咧的聲音。

「楊兄弟,叫什麼風老。聽說你需要資金,我老風,還有黃三泰在一起。我們兩家只能夠偷偷給你提供10億,你也知道…」

「夠了,風兄,多謝你跟黃老,楊柏萬分感謝。如果楊柏這次能夠中標,以後楊柏一定會重謝你們。」

楊柏心中很感動,而且在風火長說話的時候,楊柏隱約聽到風火長的旁邊,好像傳來嬌滴滴的聲音,那是風飛煙的聲音。

風飛煙好像要跟楊柏說話,可是風火長和黃三泰都在面前。

「把賬號給我,很快就到賬!」風火長掛斷電話,楊柏趕緊命楊芹把賬戶發給風火長。而此時眾女又一次驚訝起來,郎青義也沒有想到,風火長和黃三泰跟楊柏的關係居然這麼親密。

「楊柏,這就夠了,60億。」眾人激動的看著楊柏,畢竟這樣的地王會,都按照標底一點點加,川洋國際和夏侯天機,或許也就這麼多錢。

眾人看著楊柏,楊柏掃了一眼手機,微信當中風飛煙的頭像亮了一下。這麼多天風飛煙都沒有等到楊柏的消息,有點生氣。

「多謝!」楊柏暗中搖了頭,這時候可不是跟風飛煙聊天的時候。而此時楊柏得到風家的幫助,底氣也終於有了。

「好了,那就從今天開始,成立金鯉旅遊公司。跑手續的事情,就交給我們的萬鄉長,不過萬雪你還是趕緊辭職吧,省的麻煩。」

「這就辭職,你還沒有中標呢,我要辭職沒有工作,你養我?」萬雪嬌笑一聲,當著所有人女人的面,居然說出這樣的話。

「養你,他要不養,我養你。」周芷燕好笑的看著萬雪,兩人可是閨蜜關係,當然能夠開啟玩笑。

「養那麼多幹嘛?」林嬌小聲嘀咕一聲,吃醋的看向楊柏。不過看到旁邊石靈兒那幽怨的目光,林嬌卻傲氣抬了抬脖子,不過馬上好像看到旁邊的楊芹目光也遊離起來。

楊芹越來越自卑了,楊柏認識這麼多人,一句話,遠在天邊的風家都能夠提供這麼多錢,楊柏再也不是那個簡單的農場主。

楊芹在低頭,趙艷紅也獃獃的看著楊柏。這麼短的時間,楊柏就湊夠這麼多錢,趙艷紅也相當的震驚。

「楊柏,你是不是還忘記什麼?」林嬌好像想到一個人,提醒的看著楊柏。而楊柏卻淡淡一笑,望著眾人說道。

「的確,芸姐也在幫助我們。不過她需要時間,為了不讓夏侯天機等人發現凌然集團,我們就暗中進行就好。」

「太好了,有了芸姐,我們此次中標一定十拿九穩。」林嬌開心笑了起來,不過周芷燕卻在搖頭,臉上依舊擔心無比。

「別忘記夏侯天機背後的勢力,楊柏,你要小心,這些錢,其實並不多。」周芷燕深深的看著楊柏。

「我知道了,可惜不管如何,我這次也要拼一次。龍首山絕對不能夠落在他們的手中。」楊柏用力握了握拳頭,而這時候,手機又一次響了起來。

楊柏還以為是風飛煙的,頓時露出一絲尷尬。不過這樣的表情,林嬌很快就反應過來,眾女也都看向楊柏。

「那什麼,一個朋友!」楊柏趕緊解釋幾下,而眾女也逐漸笑眯眯看向楊柏。

「是女的吧?」眾女異口同聲,房間內的眾女臉上表情都不一樣,郎清風和郎青義兄弟倆已經抬頭望天了,這個時候可不能管小師叔祖的死活。

「不是,絕對不是。」楊柏鬢角已經流汗了,女人多了就是麻煩。可惜手機持續的響了起來,這明顯就是微信的動靜。

「誰給你發這麼多消息,你還不回?」林嬌身手朝著手機就拿了過去,不過半路卻停了下來,畢竟拿著楊柏手機翻看,這也太不好。

「其實也沒什麼,剛才風家的賬號信息。」楊柏趕緊拿了起來,就怕風飛煙的事情被眾女發現,這要在出現一個女人,真就沒法解釋了。

妝歡 「不是風飛煙?」楊柏看著手機的信息,頓時就愣住了,不過立馬主動的拿了出來,讓周芷燕等人看見。

「芷燕,溫霞來到省城,讓我們接機!」 許醉凝突然現身,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在座的有很多是許家的親戚,當然認識許醉凝,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交頭接耳的討論著–

「這個傻子怎麼回來了,她不是走丟了嗎?」

「傻子就是傻子,你看她身上的衣服,凌亂不已,我看啊,如果湊上前去,保不準還能聞到一股子臭味呢。」眾人嬉笑著說道。

鄙夷的眼神一個又一個的投了過來,許醉凝絲毫不在乎。

她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一男一女。

因為人群的躁動,台上的許醉怡很快也注意到了她。

「姐……姐?」許醉怡臉色煞白,對突然出現的許醉凝充滿了驚愕。

「你……你怎麼回來的?」

那幾個混混竟然沒有把事情辦妥,此時的許醉凝不應該被玩個半死嗎,怎麼回來了,她怎麼敢回來。

看到許醉怡表現出來的慌亂而又緊張的樣子,許醉凝心下瞭然,自己雖然不被重視,但至少也是許家的大小姐,怪不得那兩個男子如此膽大,原來是背後有人指使。

很明顯,許醉怡就是那個幕後主使人,想必就是她讓混混給原主下藥,想讓原主身敗名裂。

她的目的,是什麼呢……

許醉凝仔細看了看許醉怡的舉動,此時的她萬分緊張,可還是緊緊地拉著李炯文的衣袖。

目的很明確了,許醉凝嘆了口氣,為的無非就是她身旁的男人罷了。

當初定下娃娃親的是許家的長女,許醉凝當然是當仁不讓。

可若是許醉凝失蹤,與李家的聯姻肯定是要落在許醉怡的頭上了。

許醉凝知道許醉怡同樣是從小就喜歡李炯文,在很小的時候,她便會用各種理由接近他。可許醉凝沒想到的是,她會為了嫁給李炯文,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

想明白后,許醉凝環抱著手臂,對許醉怡冷冷地笑了一聲,「我來了,妹妹怎麼就這麼驚訝,難道是你做了些什麼,料定我回不來嗎?」

許醉怡聽到許醉凝的話,臉色煞白。

不好。

一時大意說過頭了。

「妹妹哪有這個意思。」許醉怡強裝鎮定,「我只是看姐姐昨天突然失蹤,以為你是逃避這個訂婚典禮呢。」

「是這樣嗎?」聽到許醉怡的解釋,許醉凝冷笑的幅度更大了些,「我以為,妹妹會知道我昨晚去了哪裡,經歷了什麼呢。」

說著,許醉凝緩步逼近許醉怡,壓迫的氣場撲涌而來,讓許醉怡有些喘不過來氣。

許醉怡往後退了幾步。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眼前的傻子怎麼思路會這麼清晰。

許醉怡的心裡有些慌亂,她拽住李炯文的衣袖,眼中含淚,帶著哭腔喊了句,「炯文哥哥。」

站在許醉怡身旁的李炯文,在看到許醉凝出現的一霎那臉也是黑了又黑。

許家不是向他承諾過,許醉凝不會在訂婚儀式上出現的嗎,因為這句話他才會過來的,誰願意娶個傻子。

但李炯文還沒來得及生許家的氣,就看到許醉凝一步一步地逼近許醉怡,面色冷冽。

看到身邊猶如受驚小兔般的許醉怡,李炯文一把將她樓入懷中,心疼的不得了。

而面對許醉凝時,就猶如換了一張臉,滿臉的厭惡之色讓人躲閃不及。

「許醉凝,你連訂婚典禮這麼重要的場合都敢遲到,這麼多親朋好友在場,醉怡怕你們許家丟了面子才頂替你上來,現在才來還想搶醉怡的位置,我告訴你,想都別想!」

李炯文兇狠的喊出了這番話語,聲音之大,像是在為懷中的女人抱不平。

他眼睛里對許醉凝的厭惡,幾乎快要溢了出來。

是啊,他怎麼會對許醉凝有好感呢。

李炯文作為李家公子,可是F城內有頭有臉的人物,平常誰見了他都要給幾分薄面。

可像他這樣的天之驕子,卻要娶一個傻子!

最要命的是,這個傻子還偏就喜歡他,從小就緊跟著他,他去哪裡,她就傻呵呵跟在後面,一口一個「迥文哥哥」,連自己討厭她都看不出來。

李炯文一回憶起以前的事情,就覺得很倒胃口。

所以,他才會在許家告知許醉凝回不來的時候激動萬分,以為終於要擺脫這個十幾年來被人恥笑的把柄,他名義上的「未婚妻」。

可萬萬沒想到,他和許醉怡訂婚儀式還沒有完成,這個讓人討厭的許醉凝不知道從哪裡又冒了出來。

這讓他怎麼淡定的了。

許醉凝聽著李炯文口中說出的絕情話語,只是挑了挑眉。

她觀察著面前的男人,劍眉星目,確實儀錶堂堂。

可昨天,許醉凝才「細細品嘗」過一位絕色美男,這個時候再看李炯文,只覺得長著一副大眾臉,沒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

嘖。

就這個模樣,還有資本厭惡她?

不與狗置氣,想到這裡,許醉凝的笑容又重新展露在了臉上,環抱著手臂,面帶鄙夷地說道。

「李少爺,您是不是誤會了?」明明用著敬語卻暗藏諷刺,「我許醉凝,從始至終,什麼時候答應要和你訂婚了?」

李炯文愣了愣,沒想到她今天竟會說出這種話,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

「許醉凝?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他難以想象的說道,「你沒答應和我訂婚?」

記憶中的許醉凝總是在他屁股后,偶爾還拿著白色紗巾放在頭上,天天吵著要嫁給他。

此時此刻,她卻說沒答應和自己訂婚?

「當然沒有啊。」許醉凝聳聳肩,「李少爺也太天真了吧,兒時說的玩笑話也當真,我看不上你,才不會答應跟你訂婚。」

許醉凝話剛落,整個大廳的人都深吸了一口氣。

他們沒聽錯吧!

許家的傻女兒說看不上李炯文李少爺?

她那麼愚笨,居然敢看不上李少爺?

別說其他人,就連李炯文這個當事人,也再次被許醉凝的驚人話語給驚呆了。

「許醉凝!」李炯文回過神來,氣的上下牙齒直打顫,「誰給你的膽子說這話?你個傻子看不上誰?」 晚上十點,楊柏坐在郎家的車隊中,要趕到省城機場。而溫霞的到來,也給這次地王會帶來希望。

「你居然連溫家都認識?」郎青義坐在加長林肯上,拿出香檳遞給楊柏,反正郎清風沒在身邊,也用裝著面見小師叔祖樣子。

「瑞麗公盤認識的,咦?」就在這時候,高速路上居然出現另一個車隊。統一的勞斯萊斯幻影,直接就別向郎家的車隊。

「幹什麼?瘋了?」郎青義正在倒著香檳,顯然看到車身晃動,怒氣沖沖的看向司機。不過很快郎青義也看到了,旁邊的車隊極其的囂張,都好貼在郎家的車身之上。

「他們是什麼人?沒看到郎家的標誌嗎?」郎青義頓時不幹了,郎家每輛車都有朝鳳谷的標誌,省城當中所有人都知道。

「他怎麼來了?」破妄金瞳之下,楊柏當然看到旁邊車隊最中間的車輛當中,慕容尋正在閉目養神。

慕容尋好像在修鍊什麼,楊柏的破妄金瞳之下,突然讓慕容尋有了一絲感應,剎那間,慕容尋的手腕之上,黃玉閃現。

「不好,躲開!」楊柏頓時狂吼一聲,神魂之力破體而出,郎家的車隊彷彿突然都剎閘一樣,地面摩擦的全是黑煙。

「轟!」從慕容尋的車上突然釋放出一道神光,神光所過的地方,化為一道巨大的光刃,光刃把兩旁的車道都斬成兩半。

要不是楊柏出手,郎家車隊攔腰就被斬成兩斷。在高速行駛當中,這絕對是相當的危險。

楊柏的神魂之力太強了,而此時勞斯萊斯車隊已經遠去。不過楊柏的破妄金瞳之下,依舊看到慕容尋看向這邊,只是慕容尋臉上冷酷無比,彷彿剛才的反擊只是很小的事情。

「太可怕了,到底是什麼人?」郎清風已經從另一輛車下來,看著前方兩半的道路,也是心有餘悸。

「那個人就是夏侯天機背後的人!」楊柏並沒有說玄道的事情,畢竟修真者的事情無法告訴郎清風等人。

「繞過去,留下幾輛車警示後面!」楊柏慢慢坐進車中,剛才要不是楊柏反應迅速,眾人都有危險。

「慕容尋怎麼發現我的?」楊柏有點不明白,那麼短的時間內,慕容尋就能夠反應過來,而且慕容尋根本沒有任何的顧忌。

要知道修真者一直隱藏,在俗世當中很難見到修真者出手。無論是當初的蟲門,還是白子山,都遵循修真世界的一些規矩。

可這個慕容尋說出手就出手,全然不管其他。這樣的人,要麼就是狂妄無比,要麼就是本事就是漠視一切。

楊柏說的沒錯,慕容尋就是目空一切,作為玄道天驕。慕容尋是人上人,視凡人為螻蟻,修真者是高高在上,世上神仙之流。

楊柏在車上一言不發,郎青義也臉色凝重起來。手中的香檳已經都灑了,不過郎青義卻拿出白酒,用力喝了一口,穩定下心神。

晚上十點半,郎家的車隊還是準時來到飛機場。憑藉郎家的勢力,當然能夠把車開到停機坪。

不過此時3號停機坪當中,一架小型蘇克商務機穩穩停在。銀色的機身之下,溫霞嬌艷的站在勞斯萊斯幻影車前。

溫霞當然也看到郎家的車,趕緊沖著正走下車來的楊柏招了招手。而此時楊柏也同樣看到勞斯萊斯車旁的慕容尋。

「慕容尋?」未等楊柏上前,郎青義已經怒目而視,路上就是這些勞斯萊斯車隊弄出來麻煩。

「紅衣衛,給我上!」郎青義怒吼一聲,紅衣衛朝著慕容尋的方向就去。

「原來是你,我說誰探查我。」慕容尋好像也是一愣,不過看到這些紅衣衛過來,只是冷哼一聲。

剎那間,那些紅衣衛的人如遭雷擊一樣,郎青義都慘叫一聲,心頭狂跳,好像馬上就要跳出喉嚨。

「慕容尋,你要幹什麼?」楊柏一揮手,靈力激發,保護郎青義等人。而此時的溫霞面對楊柏,也同樣一愣。

「慕容尋,楊柏是我的朋友,你不許這樣。」溫霞的話,慕容尋臉上終於有了變化,甚至極度的兇狠起來。

「朋友?溫霞,你的朋友多時候有了這個傢伙。溫霞,你要知道我們的身份。」慕容尋跟溫霞曾經是高中同學,江南慕容家跟瑞麗溫家早年也有很深的關係,尤其慕容尋進入玄道,溫霞進入武當山內門,兩家的關係更是不錯。

慕容尋一向看不上凡俗女子,用這些凡俗女子就是為了發泄和練功。而溫霞可是未來的修真者,而且憑藉溫霞的天賦,只要踏入築基期,就會成為強大的修真者。

在慕容尋的心中,溫霞就是最好的伴侶,只有溫霞這樣的修真女子,才能夠配上慕容尋。當然,其他修真者女人也有不錯的,慕容尋也會看上。修真者世界中的人,財侶法地,那都是相當重要的,而陪伴的女人,更是不用世俗的法律制約,只要能夠看上就可以。

「慕容尋,你幹什麼?」溫霞一瞪眼,冷酷的看向慕容尋。而溫霞已經來到楊柏身旁,冷酷的臉上逐漸化為柔情。

「想我沒?」一句話,楊柏臉上一紅,對面的慕容尋都要氣死了。這根本不是朋友吧,這是男朋友吧?

慕容尋本來就看不上楊柏,如今加上溫霞,慕容尋必弄死楊柏。

「溫霞,這是你的朋友,好大的脾氣。」楊柏終於看向慕容尋,而此時的慕容尋臉上卻是寒霜。

「當然,玄道慕容尋。這一次我敢過來,就是幫助你的。慕容尋,楊柏是我的朋友,這一次你不能夠出手幫助夏侯天機。」

溫霞居然知道夏侯天機的事情,雙眸散發神芒,這一次敢過來,就是為了幫助楊柏。溫霞覺得憑藉慕容家的關係,只要溫霞出現在這裡,慕容尋一定會放棄幫助夏侯天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