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大同腦海之中,無數念頭在閃爍著,最後決定,繼續扛著。

果然,在硬扛幾分鐘之後,他發現,對方的魔氣直線下降,速度比他想像之中還要快。

「是時候反擊了。」

先前鍾大同一直都在被動挨打,一直都沒有反抗之力,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

如果這次機會他不抓住,等對方恢復過來,就沒有機會了。

想到這裡,鍾大同突然從身上掏出一把黑劍,趁對方氣虛,第一次主動出擊。

「好,時間挑得太好了。」場下,傳來一聲大吼。

「這一下就能將劣勢完全扭轉了,這下鹿死誰手都說不定呢!」

「這死胖子,還真有點手段。」

一些自以為聰明的修士,全都喝彩起來,四長老門下的弟子,甚至拍起手掌來。

反觀三長老門外的弟子,開始擔心起來,她們也明顯看出葉雄後繼乏力。

見鍾大同主動出手,葉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裝了這麼久,他終於還是上當了。

這世界上就沒有不吃腥的貓;越是委瑣的人,**就越強。

他就不相信,鍾大同心裡沒有一點想贏自己的**。

人啊,都是死於**,往往他們覺得快到天堂的時候,地獄就出現了。

專職妖孽保鏢 轉眼之間,鍾大同就人劍合一,攻到了葉雄面前,快如閃電。

不得不說,這個傢伙時機把握的還真是好,快,准,狠,沒有一絲猶豫!

是個狠人。

可惜,他遇到的是葉雄。

一鼓比起先前還要強大幾倍的魔氣突然出現。

鍾大同瞬間就感覺自己彷彿陷入泥潭之中,動作瞬間慢了很多。

混沌魔氣起作用了。

幾乎一瞬間,鍾大同就知道上當了。

「我認……」

輸字還沒說出口,一道閃電般的烏光,從他的身體洞穿過去。

他手中的劍斷了。

他身上穿著的護甲,破了。

胸口一個巨大的血洞,正在涔涔向外流著鮮血,彷彿諷刺著什麼。

「我認……輸……」

鍾大同口中的輸字,這才吐了出來。

可惜,已經遲了。

「不好意思,你說得太遲了,我收不住手。」

葉雄將五行神劍收起來,站在他面前,淡淡地說道。

如果不是五行神劍,他還真沒有把握在對方說出輸字之前,斷對方的劍,斷對方的護甲,將對方一劍穿心。

這都是神器的威力!

全場呆若木雞,周圍的人幾乎全都沒反應過來。

僅僅一招,鍾大同就死了,死得那麼容易。

現在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葉雄前面一直在裝,為的就是在鍾大同沒說出認輸之前,將他殺了。

周圍的人,感覺到一鼓寒氣由心底湧起。

這傢伙不但實力強,心計也太深了吧! 一個光團從鍾大同的身體裡面出來,正是鍾大同的元嬰。

失去肉身之後,鍾大同的元嬰飄浮在半空之中,瑟瑟發抖,彷彿害怕葉雄再出手,連他的元嬰都要毀滅。

「葉雄,你敢膽殺我的弟子。」陸彪霍地站了起來,臉色十分難看。

鍾大同是他門下實力排行第二的弟子,被葉雄輾殺,他就等於少了一名最得力的弟子,他如何能不憤怒。

雖然鍾大同的元嬰還活著,但是肉身已死了,元嬰活著還有什麼作用,前途算是徹底毀了。

「四長老,我並沒有殺他之心,只是收不住手,沒想到他這麼弱。」葉雄回道。

「胡說八道,你一直隱藏自己的實力,就是趁機殺鍾大同。」陸彪崩著臉,面向當裁判的七長老楚無德,大怕聲說道:「楚無德,你準備怎麼處理?」

對於四長老的咄咄逼人,楚無德翻了翻白眼,道:「戰前我已經說得明明白白,一方認輸,另一方不得再動手,葉雄動手之前,鍾大同並沒有說出認輸兩個字,所以不算違規。」

一番話,說得陸彪無話可說。

場下,三長老的女弟子,全都瘋狂起來,不斷地吶喊著。

特別是趙蕊蕊跟王儀琳,心裡說不出的解氣。

「鍾大同,你沒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趙蕊蕊望著半空鐘大同的元嬰,冷笑道。

鍾大同想反駁,但是心想自己現在這模樣,人不人鬼不鬼的,肯定被逐出師門,以後都不知道去何處,如果得罪她們,說不定連元嬰都要被殺掉,那就真的魂飛魄散了。

「姓葉的,我詛咒你不得好死。」鍾大同放了句狠話,化成一道光點離開了。

不趁葉雄沒時間離開,以後想再離開,都不一定行。

同門弟子不得相殘,但是,他現在只是一個元嬰,就算有同門弟子殺了他,宗門也不會追宗的。

元嬰跟死人沒什麼區別,宗門不會為了他一個元嬰,處罰弟子。

葉雄從擂中下來,一眾女弟子已經將他緊緊圍在中間,吱吱喳喳地說個不停。

「葉雄,好樣的,你果然沒讓為師失望。」何應蓮十分滿意。

「多謝三長老誇獎,我會繼續努力的。」葉雄謙虛道。

「師弟,沒想到你實力這麼強,騙得我們好苦啊!」

葉雄的肩膀被狠狠地拍了一下,趙蕊蕊在他背後出現。

葉雄嚇了一跳,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傻傻地看著三長老。

周圍的女弟子,看看葉雄,再看看何應蓮,一時措手無策。

葉雄進三長老門下的時候可是簽過字,不得跟女弟子有任何的身體接觸,那怕被動也不行,否則格殺勿論。

趙蕊蕊在三長老眼皮底下干這事,不是把他往火坑裡推嗎?

周圍那些打量著這邊的男弟子,全都幸災樂禍地看著葉雄,等待著何應蓮處罰他。

就在這時候,讓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何應蓮突然伸手,在葉雄肩膀上拍了一拍,說道:「繼續努力,為師看好你。」

說完,揚長而去,留下一片嫉妒的目光。

何應蓮這樣做,不異於告訴大家,葉雄以後隨便碰門下弟子都沒事。

羨慕嫉妒恨啊!

周圍的男弟子,又是羨慕又是失望。

「師弟,是不是很得意。」趙蕊蕊嘿嘿地笑了起來,突然湊耳在他耳邊細聲道:「我可是花了不少力氣幫你說服師傅的,看中那個姑娘你直接說,絕對沒問題。」

被她如此近距離接觸,兩人幾乎是嘴巴貼著耳朵說話,葉雄心裡感覺到一股異樣。

他心血上涌,不由得脫口而出:「我看中你了。」

趙蕊蕊愣了一下,臉色有些尷尬,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嘻嘻笑道:「師姐太老,不適應你,儀琳師妹這種,才適合你。」

兩人說的話雖然很小聲,但是周圍圍著不少人,大家都幾乎聽到了。

王儀琳的臉瞬間就紅了,急道:「趙師姐,你怎麼又拿我開涮,我不理你了。」

「真的不要,不要我可是要了。」趙蕊蕊戲笑。

「你要便要,關我甚事。」王儀琳急忙解釋。

她嬌艷的模樣,就如少女懷春一樣,讓周圍的女弟子都不由得笑了起來。

遠處那些男修士看著這邊,目光之中,帶著嫉妒。

能被眾女包圍,哪個男人不希望有這種福利。

「咱們走吧,休息一下,準備下午的戰鬥。」葉雄說道。

「師弟下午還有一場惡戰,大家就別打擾他了。」趙蕊蕊連忙說道。

下午,葉雄的對手是宗門排名第二的於海,那可是實力僅僅次於趙晨的年輕高手,可不是鍾大同能相比的。

周圍的女弟子紛紛散去,王儀琳本來想留下來,不知道是不是被趙蕊蕊點破心事,害怕面對葉雄似的,紅著臉離開了。

「師弟,你覺得儀琳怎麼樣?」趙蕊蕊看穿了王儀琳的心思,忍不住問。

「儀琳師姐挺不錯人,漂亮,人品也好。」

「那你喜不喜歡她?」趙蕊蕊繼續問。

趙蕊蕊蕊為什麼總喜歡搓合自己跟王儀琳呢!

雖然王儀琳長得不錯,但是在他心裡,只是把她當成妹妹一樣看待,就像在下界遇到的曾素素。

他不喜歡這種性格的女人。

反而趙蕊蕊還讓他有點興趣。

「師姐,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葉雄笑著問。

「當然是真話了。」

「我喜歡你更多一些。」葉雄脫口而出。

趙蕊蕊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生氣道:「我跟你談正事呢,你倒是消遣起我來了。」

「我沒開玩笑,是認真的。」

葉雄目光火熱地看著她,眼神肆無忌憚地在她身上掃來掃去。

細看之下,趙蕊蕊挺耐看的,該突的地方突,該翹的地方翹。

她身上那鼓野性,特別容易引起男人的征服欲,鍾大同估計就是喜歡她這點。

趙蕊蕊本來挺豁達的,說話也一直佔主動,氣勢上壓倒葉雄。

但是她怎麼也想不到,葉雄居然會反將她一軍,赤果果向她顯愛。

一時之間,她愣住了。

「師姐就是一個男人婆,有什麼好的,比儀琳師妹差遠了。好好考慮一下儀琳師妹,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廟了,我先回洞府了。」她裝成豁達,轉身離開了。

「趙師姐……」

「還有事嗎?」趙蕊蕊轉身問。

「你走錯方向了。」

「啊……」

趙蕊蕊連忙朝背後走去,但是走出幾步,這才發現剛才根本沒有走錯方向,現在才是走錯了方向。

哈哈哈!

葉雄不由得大笑起來,得意地說道:「趙師姐,什麼東西都可以分享,愛是不可以分享的。」

趙蕊蕊這才發現自己被耍了,當時就怒了:「誰喜歡你,滾蛋,我喜歡的是黑午,你比他差遠了。」

話剛說完,趙蕊蕊頓時傻眼了。

只見面前一道熟悉的人影走過來,不是黑午是誰?

(本章完)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趙蕊蕊,此刻也頓時尷尬無比。

還有什麼事情,比現在更加尷尬。

「黑午師兄,我剛才只是隨便說說,你別當真,我不是喜歡你不對,我是不我」

趙蕊蕊吱吱唔唔,半天都解釋不清楚,臉上憋得通紅,突然心裡生起一鼓無名之火,忍不住一巴掌拍在葉雄的身上,怒道:「都怪你,害我出醜,我慢慢再跟你算賬。」

說完,她落荒而逃,一刻都不敢多呆。

黑午看著她離開的背影一眼,這才看著葉雄,說道:「她喜歡你。」

「她喜歡的是你,她剛才都親口說出來了。」

黑午搖了搖頭:「她對我是偶像般的仰望,對你才是真的喜歡,如果我們兩個讓她選擇,她必然會選擇你。」

「你就這麼肯定?」

「我的直覺從來都不會錯。」

「好,咱們去找她,讓她選擇,證明一下。」

「你認真的?」黑午不可思議地望著他,他只是說說而已。

「算了,平時她都趾高氣揚,如果咱們兩人再讓她選擇,她鼻子都要翹到天上了。」葉雄笑道。

黑午奇怪地看著他,突然有一種看不透他的感覺。

剛才在場上對戰,他老謀深算,冰冷懾人,就像毒蛇一樣,黑午原本以為他是個冷酷高傲的人,但是現在接觸來看,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你這個人挺有意思的,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需要知道,當我的朋友會活得很好,當我的敵人,遲早會付出代價。」

「又狂妄起來了。」

「我沒狂妄的資本嗎?」葉雄反問。

「期待我們之間一戰。」黑午說完,轉身走了。

來得無聲無息,走得也無聲無息,離開連個招呼都沒打,顯然是個習慣以自己喜好做事的人。

「我也期待咱們之間一戰,希望你也別讓我失望。」葉雄望著他的背影,喃喃道。

趙晨走進幽暗的地下室,在等候著。

片刻之後,趙通海從外面走進來,進來的過程之中,臉色始終崩著。

「父親大人。」趙晨恭敬地喊了一聲。

「葉雄跟鍾大同一戰,你看清楚了吧?」趙通海直接就問。

「看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