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會兒回來的時候,你們也和清水一樣,進入到空間裡面,我帶著你們一起出來。」秦毅同樣是不容商量的對紅塵和浦雷提出了這個要求。

紅塵張嘴想要反抗,畢竟她多想和秦毅多一些經歷。可是,她卻清楚的知道,這紫氣林並沒有任何共同的經歷可言,所以只好默默的點了點頭。

只是浦雷卻在心中小小的驚訝了一陣,原來秦毅竟然是真的打算要放過他的。而且,就連回來的路都給他想好了。 「究竟還有多久才能夠到上古秘境?」秦毅抬頭看了看天色,來這兒之後,這已經耽擱了一天了,要是再這樣下去耽擱下去的話,他只怕啞巴會出事。

「哎,你看看前面那裡是不是有一座廢棄的城?」浦雷嘆氣搖頭的指著前方讓秦毅觀看。

從剛剛到現在,秦毅的注意力似乎一直都在這兩個女人的身上。完全沒來得及去考慮一下周圍的情況。

這上古秘境的入口,不就在前方嗎?

「清水你現在能堅持住嗎?」對於清水如今的情況,秦毅還是不能放心的讓她去經歷太多危險。

「放心吧!我可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大帝,怎麼可能這麼脆弱?」清水微微一笑。

秦毅扶著清水,幾個人朝著上古秘境走去。

「要如何才能打開這上古秘境?」現在秘境之前,秦毅看著眼前這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城,心中不免驚訝。

這裡果然是個不錯的地方,如果在這裡建立一個勢力的話,肯定很少有人來干擾,而且這前面的紫氣林就會對這裡形成一個天然的保護。

所有外來人員想要進入這裡,只怕實力不是很強的都會折在紫氣林之中吧!

「這裡有個手印,需要將元氣和精神力都注入到這裡面。 重生之無敵呂布 如果達到打開秘境的條件的話,秘境自然會開啟。可是如果沒有達到的話……」浦雷猶猶豫豫的看著秦毅,他不知道接下來的話該不該說。

「不管是什麼後果,我都必須試一試!」秦毅快速的回答了浦雷。

不管是什麼樣的後果,他都不可能放棄救回啞巴的機會。

「等等!你說究竟回怎樣?」只是紅塵和清水卻是異口同聲的詢問著浦雷,與此同時兩個人的動作也都是高度的統一,急忙抓住了衝動的秦毅。

「如果成功的話,這個手印會如同被填滿一樣和周圍一樣平。至於沒有開啟的話就會反被秘境裡面的力量給吸干,直到只剩下一副皮囊和骨架。」至於成功的結果,他只是聽人說的。可是,不成功的結果,他卻是見證過無數次的。

因為傳說這上古秘境之中有許許多多的東西,可以讓強者真正的變得更強。所以一直以來,這裡雖然蘊含著眾多危險,但是也有無數的生靈願意朝著這個地方來尋找資源。

「我來吧!不管是什麼結果都無所謂!」清水沒有任何猶豫的沖在秦毅的前面。

對於她來說,萬年的等待是真的太過寂寞無聊了。她真的不想再在這樣的等待中過日子了,所以一定不會允許秦毅出現一絲一毫的危險。

「我來吧!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並不是很好,可能會有危險。」只是紅塵卻沒那麼磨磨唧唧,她直接走上前去運起所有的力量就要印上那個手印上去。

只是她有些不舍的看向秦毅,她得感情一直沒來得及說出口。只是不知道秦毅會不會在她出現什麼意外的時候,也會為她傷心難過,為她不顧一切的去奔波呢!

秦毅忽然覺得心情大好,有兩個女人為了他願意這樣付出。證明他秦毅這個人算是成功了,加快自己的速度,秦毅快速就來到了紅塵身邊,在她還來不及動手之前,就已經將自己的手掌覆蓋了上去。

反應過來的清水和紅塵都驚恐的看著這樣的結果。

「秦毅!」只是兩人撕心裂肺的聲音去都在不斷的訴說著她們如今有的不僅僅是恐懼,更多的是絕望。

「沒事!」而秦毅回應給她們的卻是淡然的一笑,之後就是認認真真的注入自己的力量。同時,他還利用一些自己的青光一同注入到這手印之中去。

「我說過這樣的危險我來面對的!」紅塵忽然收起眼底所有的恐懼,似乎一瞬間全都變成了堅定。

她伸出手來,緊緊的握著秦毅的手將力量通過秦毅也一同注入到那個碩大的手印之中。

她不知道要打開這上古秘境究竟需要怎樣的實力,但是如果浦雷那樣的人都不敢靠近的話,只怕秦毅注入力量,也會有一定的危險。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秦毅一個人面對這種情況的。

秦毅對於這樣突如其來的變化有些適應不過來,不是吧?

紅塵大帝怎麼用能夠給他一種別樣的感覺?似乎,紅塵對他的感情並不簡單一樣。

秦毅急忙搖了搖頭,或許一切只是他想多了。他這麼平凡的一個人,要實力沒有紅塵厲害,要長相也只是一個路人甲的模樣而已。

何德何能能夠讓紅塵這樣優秀的大帝來為了他動心呢?

收起自己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之後,秦毅也急忙調整一下自己的氣息。剛剛的那一瞬間,他腦海中想著別的,就能夠感受到自己的氣息非常的紊亂。

看來,實力是一個要求。在注入力量的時候,不能夠打岔也是另一個要求吧!

而清水此時也跟著紅塵的舉動,默默的將自己的力量通過秦毅的身體注入到那個大手印中去。

忽然,剛剛還死氣沉沉的城堡忽然在牆壁上出現了一扇大大的城門。

「清水快收回你的力量去看看那扇大門能不能直接打開!」秦毅激動的看著前方,終於距離實現復活啞巴的路又近了一步。

「可以打開,我們進去吧!」清水試了一下,竟然就真的將那個門給打開了。沒有任何猶豫,清水就提前走了進去。

而秦毅也急忙收回手上的力量,一同進入那扇大門。

只是卻沒有人注意到在這一刻,天色忽然變得明朗起來,遠處的天空之中更是出現了一朵朵祥雲,就連剛剛還一片陰暗的紫氣林中,都變得明朗了許多。

而此刻森林之中的所有生物也都感受到了這微妙的變化,紛紛躁動起來。

「是不是有人開啟了上古秘境?」

如此嬌妻:嫡女傾城 「傳說只有上古秘境被開啟,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啊!」

冷麪總裁溫柔妻 森林中所有的物種都紛紛活躍起來,朝著上古秘境的方向跑了過來。

而秦毅和清水幾人在進入上古秘境的那一瞬間,身後的大門立刻就關閉了。

「怎麼回事?」紅塵不解的看著身後已經消失了的大門,希爾要讓他們有來無回嗎?

「你們別擔心啊,這上古秘境之中流傳著一個傳說。能夠打開上古秘境大門的人,就會得到上古秘境的傳承,所以你自然會得到一塊令牌,待會兒我們出來的時候,只需要拿出令牌大門就會自己打開了。」浦雷一雙眼睛裡面滿滿的都是光亮。

沒想到關於上古秘境的傳說既然都是真的。

只是秦毅的眉頭卻是緊緊的皺在一起,這打開上古秘境的力量不是他一個人的。所以,令牌難道是分成三塊了?

想到這裡,秦毅急忙要去尋找令牌,卻發現這時候空中忽然出現一個透明的盒子。盒子裡面赫然就躺著一塊令牌。

「所以打開這上古秘境的力量是三股,是不是誰都能夠拿走這個令牌呢?」既然令牌是完整的,那麼就只有這種可能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因為來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帶著私心的。希望自己一個人掌管著上古秘境,所以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你們這種情況。」浦雷則確實是沒有見到過這樣的場景。

「我來試試!」浦雷的話才剛剛說完,紅塵就迫不及待的伸手去試探了一下看看能不能直接拿走那塊令牌。

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個透明的盒子紅塵卻是無論如何都打不開,手也不能就這樣川過去。

見到這樣的情況后,清水急忙走上前去也試著去拿了一下那塊令牌,可是卻也是和紅塵一樣的結果。

「要不我來試試?」秦毅現在兩人身後,他不明白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可是不管怎樣這個令牌他們都一定要得到,否則的話一會兒拿到連刺以後可怎麼出去啊?

秦毅抱著試一試,實在不行就在想其他的辦法的心態,伸手去觸碰那個透明的盒子。可是,他卻在應該感受到阻礙的地方沒有感受到任何的阻礙,而是暢行無阻的拿到了那塊令牌。

「你、你居然能夠拿到它?」紅塵和清水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場景,這簡直就是區別對待啊!

沒想到就連一塊令牌都像是長了眼睛一樣,非得看上秦毅!

「你知不知道這上古秘境之中的連刺長在什麼地方?」秦毅忽然嚴肅的看向浦雷。

可是浦雷卻是一臉懵逼的看著秦毅,這關於上古秘境的傳說他是知道。因為他也關心著這裡的一切,可是關於上古秘境裡面的東西,他卻是一點兒都不知道的。畢竟,這裡面可從來都沒有人進去過啊!

「連刺長在什麼地方?」秦毅忽然伸手從空間中抓出了獸王。

秦毅此刻的心情如同他的表情一樣非常的陰暗,尤其是在他看到獸王的那一刻。真想把獸王給抓出去暴打一頓,沒事弄那麼麻煩的毒藥幹什麼?

讓他找個解藥,都只能來這上古秘境之中尋找!

「我只是上一任的獸王提起過,說連刺是一種水生的東西,並且只長在上古秘境的水中!」獸王怏怏的低下頭去,完全不敢正視秦毅的眸子。 「那麼,連刺究竟長什麼樣?」這要是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的話,秦毅一定會劈死這個獸王的。

一知道什麼東西可以救啞巴十,他就激動得7什麼都不管不顧的就跑了出來,可是來到這兒了之後卻才發現,他連連刺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那東西通體血紅,而且都是刺!」接觸到秦毅那駭人的眼神,獸王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

還好!還好當初他多了一句嘴,問了下上一任獸王這連刺究竟長什麼樣兒!否則的話,今天怕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獸、獸王!」所有人的反應都是在正常不過的了,只是浦雷此刻的心卻差點兒就跳到嗓子眼處了。

「我的媽呀,你就是傳說中的那個消失了數十萬年之久的獸王啊?」浦雷顫抖著聲音,如同見到了患難與共的好兄弟一樣,只差眼中掉下淚來了。

獸王完全被浦雷的動作給弄得找不著北了。

這都什麼鬼?這個人類是誰?有事沒事看著他這麼激動幹嘛?他可是個異獸,對人類是不會有感覺的,尤其是對於一個男性!

「我我我……」浦雷此刻才終於留意到獸王額頭上那個血紅色的月亮,此刻更是一手指著獸王的額頭,而口中卻是結結巴巴完全說不出話來。

獸王忍不住扔給浦雷一個白眼,這人怕是個傻子吧!

「滾去空間裡面激動,我們繼續走吧!」秦毅一揮手,就將獸王和浦雷扔進了空間裡面,隨後帶著紅塵和清水去尋找有水源的地方。

很快,秦毅就發現前面有一條小溪正在流淌。秦毅不假思索的奔跑過去,正好看見小溪的底部都是密密麻麻的連刺。

那通體的血紅和渾身的刺,秦毅絲毫不停留的就要去拿下他。

可是就在這時候卻忽然聽見空間中一個聲音正在提醒他:「這上古秘境之中的藥材是一定不能利用元氣去採摘的,否則的話會導致這東西直接枯萎。」

「所以我就只能親自下去採摘嗎?」秦毅急忙收回手來,這都是什麼鬼規定?

「是的!這裡所有的藥材,都是講究的心誠則靈這個原則。」獸王的聲音再次從空間中傳來,只是如果能不說話的話,他一定會選擇閉嘴的。因為,他總覺得自己要是再多說點兒什麼的話,秦毅可能真的會忍不住爆發然後揍他一頓。

「你們等我,我一會兒就上來!」秦毅輕輕的拍打了下清水的手背,安撫了一下她的情緒之後轉身就要進入到小溪之中取連刺。

可是卻被紅塵搶先一道紅塵之力將水中的一根連刺給撈了起來。

看著手上通體血紅的東西,紅塵傲嬌的看著秦毅。她還就從來不相信會有這麼奇怪的規定,藥材怎麼就不能用元氣採摘了?她這弄下來的結果不是也挺好的嗎?

秦毅臉上陰晴不定的表情讓空間裡面的獸王急忙躲了起來。他完全不知道這傳說的真假性,早知道就懶得說了。 通天神途 這樣的話,或許就不會惹上秦毅了。

「怎麼回事?」可是下一刻,紅塵手中的連刺卻在眾人的眼前變成了一抹灰燼,完全看不出來任何連刺的形態。

秦毅來不及多加考慮,直接轉身就進入到那條小溪之中。只是當他走進這小溪的時候,完全不敢應用元氣去保護自己。因為他害怕,一不小心這裡的連刺都會變成灰燼。

「滋滋……」忽然,旁邊傳來一陣陣刺耳的聲音。

秦毅回過頭就正好看見旁邊出現一條條渾身都是刺的小魚,正在朝著他的方向遊動而來。秦毅下意識的就要運用元氣去攻擊那些魚,可是他的元氣才剛剛提起,那些離他最近的連刺就都慢慢的變成了一些灰燼。

秦毅無奈的收回自己的元氣,利用自己當初在軍營裡面學到的靈活身法,快速的避開那些攻擊。很快就成功的採摘到了一根連刺,只是此刻他卻因為沒有元氣的保護,就這樣走在小溪之中的雙腳卻已經染上了連刺的鮮血。

而那些染上鮮血的連刺卻也在這一刻變得充滿元氣,秦毅的直覺告訴他,那些充滿元氣的連刺才應該是啞巴最好的藥材。急忙採摘下幾根連刺之後,秦毅就立刻走出了小溪。

「我們現在就去找個地方,我要立刻復活啞巴。」只要能夠復活啞巴,那麼他這一路上所遇上的這麼多事情,也都是值得的了。

上古秘境之中這一夜的月亮特別的明亮,秦毅坐在一片空曠的地面上。笑看著手中的連刺和月光下啞巴絕美的容顏秦毅忽然覺得一陣心滿意足。

急忙利用自己身上的大帝之力再次注入到啞巴的身體裡面去,同時也利用連刺一邊煉製丹藥。

很快丹藥形成,秦毅快速給啞巴服下,隨後便目不轉睛的盯著啞巴。

而紅塵和清水自始至終都只是默默的坐在一旁看著秦毅的忙碌,各自心中都有著各自的想法。

尤其是此刻的紅塵,她獃獃的看著秦毅痴情的模樣。她還記得當年在地球上的時候,秦毅對待他身邊的女人也是非常好的。

這不僅僅是一個有感情的紅塵身,更重要的是秦毅的負責人打動了她。她多麼希望此刻那個面如死灰的女孩子就是自己,這樣的話或許秦毅也會為她四處奔波吧?只是如今的這種情況,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如何向秦毅去袒露自己的心聲了。

「秦毅?」悠悠的月色中,幾個人都是各懷心事的坐在地上。這一片空間裡面的似乎除了多了幾道呼吸聲之外,就再也沒有任何的變化一樣。

「啞巴?」聽到這叫喚聲之後,秦毅第一個非常激動的跑上前去擁抱著啞巴。

終於在這一刻,他能夠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啞巴的體溫和呼吸了。

「啞巴你以後再也不要這麼傻了,你這樣離開是對我最大的懲罰。」作為一個男人,他怎麼能忍受自己的女人因為保護自己而出事?

所有一切為他付出了自己的女人,都是他心中永遠的刺。清水是這樣,月靈也是而啞巴也毫不例外,當然,其他那些女人也為他付出過許多。

所以,秦毅一直以來的夢想裡面,都是有她們的。

「我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你啊!我一直都在你的身體裡面,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啞巴甜甜的笑容在她蒼白的臉上顯得特別的凄美。

「你這傻丫頭,以後再也不準為了我做這種傻事了。你知不知道我身體裡面有一種力量能夠為我緩解那個毒,如果你沒有吸收那個毒的話,我早就能將你復活了。」哪兒還會耽擱到現在啊!

可是,啞巴並不在意這些,她就只是靜靜的看著秦毅。似乎只要是這樣,她就已經覺得非常滿足了。

「既然已經來到上古秘境了,要不我們在這裡四處轉轉,看看這幾年究竟有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才會惹出來這麼多的嚮往。」秦毅已經復活了啞巴,心中的一塊大石也終於落了下來。

而如今,他也終於有心思去關心一下其他的事情了。

「我也覺得這上古秘境之中肯定隱藏著不少的秘密!」紅塵一臉的嚮往,很久以前就聽說過上古秘境的存在。

但是同時她也聽說過上古秘境的危險,一般人或者說實力一般點兒的大帝都是不敢輕易的來到這個地方的。卻沒想到如今他們竟然有機會進入這上古秘境,那自然是得好好遊盪一下的了。

決定好接下來的路程了之後,所有人都選擇了就地休息,準備第二天去好好查看一下這傳說中的上古秘境。

「什麼東西?」只是到了半夜,秦毅卻忽然聽見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秦毅急忙翻身,警惕的看向周圍的環境。卻發現這個地方和他們之前待的地方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剛剛選擇在這裡停留是因為這裡周圍的是樹木,能夠對他們形成很好的隱蔽。可是如今這裡卻是任何一根樹木都不見了。

「秦毅這是怎麼回事啊?不會又是什麼陣法吧?」紅塵和清水也已經感受到了這周圍的變化,這時候紛紛來到秦毅的身邊。

她們去不懂陣法的,而這段時間她們所接觸到的東西卻是大部分都和陣法有關係,這簡直是硬傷啊!

「整個上古秘境都是處於一個龐大的陣法系統之中的。」秦毅眉頭深鎖。

這一點再進來這裡之前,他就已經知道了。但是,因為這個陣法的穩定性非常的強。而且他的精神力在這附近也沒有感受到什麼危險,所以就沒有太在意這周圍的情況。

卻沒想到,如今竟然在這裡發生了意外。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處於別人的陣法之中,這種感覺還真是不怎麼好受。

紅塵和清水滿臉希望的看著秦毅,畢竟這裡就只有秦毅一個人懂得陣法。

「這個地方應該不簡單,我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秦毅緩緩閉上雙眼,放出自己強大的精神力查看周圍的情況。 忽然發現,在以他們為中心的四周,有八根特別大的石柱。而且,這些石柱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變換著位置。

而每根石柱上面都對應著一個小小的小動物,秦毅仔細查看了一下這些小動物,卻發現他完全看不出來這些動物是什麼東西!

就連修真手札中都沒有記載過這些動物。

「我們去那邊看看!」秦毅忽然睜開眼睛,帶著一行人朝著其中一根柱子運動的方向而去。

冷豔校花:少爺,別這樣 「這些都是什麼?」紅塵和清水驚訝的看著周圍的環境。

就在正前方的位置,赫然出現一座城樓。秦毅試著往外走去,可是卻在接近石柱一米左右的時候,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彈了回來。

「或許我們需要破了這個陣法,才能夠走出去了。」秦毅靜靜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

這裡一切看起來都很簡單,但是就是這種簡單之中卻帶著一股強大到讓他無法抗拒的力量。

或許在這裡布下陣法的人的實力,是目前的他無法想象的。所以,如果他想要破了這個陣法的話,幾乎是沒有可能的。

秦毅難免一陣頭痛,既然陣法不能直接破了。那麼或許可以試著走一下別的路徑,秦毅忽然拿出剛剛在上古秘境入口地方得到的令牌來。

一瞬間周圍那股強大的力量減少了許多,但是卻並沒有完全消失。秦毅再試了一次,依然沒能走出去。

「破!」試探一陣毫無效果之後,秦毅終於停下了所有的試探。他靜心凝神的去觀察周圍的情況,隨後運起身上力量在周圍布下自己的陣法,利用自己的力量使得兩個陣法衝擊在一起,對困住他們的陣法形成攻擊。

而此刻,那八根快速運動的石柱正在不斷的減慢自己的速度,周圍的力量也跟著速度的減慢而不斷的減弱。

此刻前方那棟樓房上忽然散發著一陣陣的紅光,秦毅快速收回自己的力量,帶著眾人快速來到房子前面查看情況。

卻發現這座房子周圍一切正常,只是這房子本身一塵不染的卻讓秦毅心中忽然一陣突突。

這裡的陣法究竟是誰布下的,竟然能夠細膩到打掃衛生這上面來。

「我們先進去看看情況吧!」秦毅一抬手就直接推開了房門,幾個人走進去的瞬間,都被這裡面的環境給嚇了一跳。

打開門就是一個大廳,大廳之中四處都擺放著裝飾物。而這裝飾物之中,全都是以粉色為主色調的。可以看得出來,這裡曾經居住的主人肯定是個女子。

「唔……」就在這時候,樓梯的角落處傳來一陣聲音。

秦毅快速過去查看,就發現那裡竟然有一隻黑色的貓正躲在那裡舔自己的爪子。

「這地方竟然還有活物!」紅塵不可置信的看著那隻黑貓。

此刻黑貓憤怒的回頭看著眾人,一雙眼睛竟然是藍色的。這更是讓秦毅好奇不已了,這裡的動物還真是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