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就在這個時候,天空說變天就變天了,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子變得烏雲密佈了。

我被嚇壞了,但是,還沒喲來得及問出口這天爲什麼會突然變天的事情,就聽見葉盛忽然大喊了一聲,“他來了,快走,跟着我走。”

看來葉盛也是不食言之人,在這種情況,他竟然還真的想着我們,來不及收拾,我將地上的東西,一股腦的兜起來,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就感覺道一陣強大的推理推着我往前走。

緊接着我整個人到底身子都被捲起來了。

我聽到有人喊了一句,“都跟緊了”

緊接着我自己就失去意識了。

等我在醒來的時候,發現瑞奇正躺在我的旁邊呢,我記得在我離開果樹林之前,下意識的將瑞奇帶着兜子全都抱了起來。 這個時候瑞奇正睜着眼睛看着我,看到我睜開眼睛的時候。他歡快的對着身後喊了一句。“媽媽醒了。”

這個時候我的腦袋還是暈沉沉的,我感覺道自己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瑞奇說話的聲音,也是漂浮模糊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只記得在先前的時候,我還在果樹林裏面,忽然就起了一陣狂風。再然後我就到了這裏來了。

“我們現在已經到了嗎?”我說出話來,才覺得整個人口乾舌燥的。啞的厲害。

這個時候雬月走上前來,在我的嘴裏面塞了一顆黑的藥丸。藥丸入口即化有種清香沁鼻的感覺。

吃了藥丸之後,我才覺得整個人似乎是好了一些。

雬月扶着我,慢慢的起身,然後我就老覺的自己的腦袋像是空了一樣裏面嗚嗚哇哇的響着各種各樣的聲音。

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逐漸的我看清了大家的面孔。還有葉盛跟他帶着的人,現在看來我們已經成功的經過了果樹林,但是爲什麼大大家都沒有事情。就連蘇溫柔臉上都沒有什麼變化,就只有我自己一個人是這樣嗎。

我坐在地上。穩了穩自己的心神,過了大約有十幾分鍾,已經漸漸的好多了。

但是我的腦子中的那道聲音卻始終不見消退。反而是愈發的清晰了。他一直在說一句話,“他來了,他來了……”

一直到都在重複這句話,也不知道重複了多少遍,總算是停下來了。

這才整個人回過神來。

“你沒事兒了吧?”雬月問道。

我揉了揉腦袋道,“沒事兒了。”

然後我就開始納悶到底是誰來了。我把我腦海中剛纔一直在響着的拿道聲音告訴了雬月,雬月低頭沉思爲了一番說道,是不是有可能是老祖要來了。

不知道經歷這麼多事情,還有做了這麼多的準備的老祖現在到底是變成了什麼樣子。

是魔鬼還是什麼?

我站起身來打量着周圍的情形,這裏是一片荒地,而且在我們的周圍不僅有葉盛他們,還有其他的很多人。

那些人也都面色嚴肅好像在等着什麼人的出現或者是什麼事情的發生。

而且在這裏面還看到了一個樹下的面孔,就是那個手下被瑞奇給殺死的那個人。

他顯然也看到了我,臉上微微露出驚訝的神情,但是轉瞬即逝,他隨機已經把腦袋轉到另一個方向去了。

想必這裏面的人都是一些不俗的高手,就連個無名氏也是隻剩下他自己了,他原先對的那些個手下都已經不見了。

想必都是在來的過程中死傷無數了。

可是,當時他們是義山頂上走的額,爲什麼現在會出現子啊這個地方,我們可是從山頂上面下來之後,然後又從村莊裏面走進來的。

不過,我現在想想倒是覺得那個義山既然那麼重要,哪裏很可能就有來到這邊的通道,使我們先前的時候,把方向誒弄錯了。

約莫着看了一下,統共應該有三四百號人,雖然現場這些人,但是周圍卻都是靜悄悄,除非偶爾的時候,傳來一句兩句必須要說的話。

我心中暗暗的說道,高手果然境界都是不一樣啊,一個比一個高冷範。

雖然我也很想拿出高冷範來,但是,顯然顯示並不允許,因爲我的身邊還跟着瑞奇。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就聽見“轟轟轟”的聲音,那聲音然後地面也開始跟着顫抖起來,那聲音就好像是馬上要發生地震了一樣。

“來了,來了”

……

這個時候人羣中才發出一陣騷動的聲音。

隨後,我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什麼東西嘶叫的聲音。

從我們聽到腳步聲還有嘶叫聲,到我們看到那東西的本尊中間足足隔了有半個小時。

也就是說在半個小時之前,拿東西離我們很遠的時候,我門就已經清楚的聽到他走路的聲音,還有感受到了地面的震顫了。

想想看,這種東西得有多麼的龐大。

沒錯,這個東西就是非常的龐大。

當我看到他的時候,我整個人都驚呆了。

雬月和軒轅上祁則忙着將我門往後面推去。

其他的人好像並不是這麼認爲的,彷彿他們來這裏就是爲了等着這個怪獸。

一見到那怪獸前來,就爭先恐後的往前面涌去。

這個時候,等我站的稍微遠點了,我纔看道原來在這頭巨大的怪獸的上面竟然還坐着一個人。

因爲怪獸太過龐大了,所以現在那個坐在上面的人就顯得十分的渺小。

這個怪獸我想起來了,這就是在義山頂上面的時候,我們在山洞裏面看到的那個怪獸。

沒想到這龐然大物竟然是個坐騎,而且最關鍵的額是,他要吃人啊。

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慄。

而坐在怪獸上面的那個人,白髮飄飄的,竟然隱隱的有種仙氣,但是我知道那並不是仙氣,只是一種假想罷了。

我不相信一個惡毒成這樣的人身上會有仙氣。

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身邊的東方青冥竟然不見了。

而在我的周圍只有雬月和軒轅上祁還有蘇溫柔帶着的兩個孩子。

“你們有沒有看到東方青冥?”我問道。

雬月和軒轅上祁私下打量了一下道,“剛纔還在這兒,這會兒好像是不見了。”

雖然大家都不知道東方青冥去哪了,但是,因爲現下的局面太過緊張,所以也都沒有在意東方青冥的事情。

我看了一下我看了一下週圍的人,發現大家對老祖的到來,顯然都是提足了精神頭。

而月圓之日的時間正是今天的晚上。

對於其他的人,我相信肯定是各懷目的而來的,但是跟老祖的事情到底是不是衝突就不知道了。

我仰頭看了一眼巨獸背上的老祖,他非常的悠然,看起來對這些人根本就完全的沒有放在心裏面。

巨獸走過來的時候,人羣中發出一陣輕微的騷動生,但是隨後,那些人羣已經跟着老祖往前走了。

我們幾人跟在衆人的身後也開始往前走,看來這個地方還不是最終的終點。

知道老祖走到一個地方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到一陣十分陰冷的感覺,心裏也像是有什麼東西一樣,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是陰人陣,你們要小心。”雬月這個時候說道。

莫非是我們所看不到的東西?

我抱着瑞奇小心的躲在雬月的身後,隨着雬月的身子亦步亦趨,其他的人應該也有一些人已經意識到了,我看到不少人也進入了極度小心的戰備狀態。

忽然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一陣慘叫的聲音,我看過去的時候,發現是一個血肉模糊的人,整站在原地呼叫着,從那聲音的慘烈狀態就可以看出,這個人肯定是守着非常大的痛苦,那聲音像是從骨頭裏面發出來的似的。

雬月大驚道,“陰人開始進攻了。”

他說完就快速的念起來咒語,雬月這是在下結界。

他念完咒語之後,我就覺得在我們的周圍像是起了一個諾的網子一樣,而原本什麼都看不到的外面,這會兒在結界的外面竟然能夠看到一片片的黑霧。

雬月告訴我們,那些黑霧就是陰人的形態,因爲是他們的身體碰到了結界之後,有一部分的功法失效,纔會顯出黑霧來。

就在這個時候,在四周又響起來一陣陣的慘烈的叫聲。

我發現,在外面已經形成了兩種類別,一種就是像我們這樣的,可以自己做結界,另外一種就是法力不夠,不足以做出能夠阻擋陰人的結界的,就開始被那些東西給殺死了。

這一下子就死了大半了,而之前我見過的,那幾個面熟的,都已經活了下來。

雖然在這裏我們是活了下來,但是其實我知道這對於我們來說仍舊是非常的難。

這才一開始,老祖那邊根本一個人都沒有出手,我們但是被他佈下的一個陣法,就給殺死了那麼多的人了,等會兒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事情呢。

我們繼續往前走。

這個時候,老祖騎的那隻巨獸,忽然就停了下來,那東西抖動着巨大的身子,頭高高的昂起來,緊接着一陣地動山搖的吼叫聲,就傳了過來。

那聲音直衝擊耳膜,我趕緊的將瑞奇的耳朵給捂了起來。

瑞奇卻掙開我的雙手大,“我纔不怕呢,媽媽。”

那巨獸吼叫了一聲之後,我感覺地面開始震動。

緊接着就看到在平坦的地面上面,憑空的就出現了一道門,不過也只是看到了門而已,裏面的情形完全沒有看到。

因爲我們現在的都是跟在老祖比較遠的地方,畢竟誰也不想去當那個首當其衝的。

這個時候,就看到老祖從巨獸的身上走了下來,然後頭也沒回的就走進了那個密道里面。

緊接着就聽到一陣轟隆的聲音,密道的門就被關上了,那個巨獸就站在密道的外面守着那個密道的門口。

我們看了一眼其他的人,發現其他的人也都在面面相覷,應該是誰也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畢竟是都以爲歷經千辛萬苦的找到這個三界中心就可以了,但是現在看來顯然沒有這麼容易。 這裏面風雨交加,雖然我極力的保護着小狐狸。但是小狐狸仍舊全身都被淋溼了。我看到他原本嬌嫩晶瑩剔透的小臉,現在竟然開始燒的通紅的。我看到之後嚇得不行,連聲的呼喊着我的小狐狸。

他的狐狸耳朵被燒的通紅,這一定是因爲身體受冷,已經開始發燒了。

這個時候我聽到小狐狸虛弱的聲音“媽媽,要快點翻過那座山。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成功,我才能夠恢復。”

小狐狸說完這句話他就閉上眼睛了。我再怎麼叫都叫不起來,只能夠感覺到微弱的呼吸的聲音。

我心中大驚。看了一眼前面的大山,好像隔着我們還有十萬八千里的樣子,但是爲了小狐狸我必須要盡塊趕到那裏去。

整個曠野裏面,空無一人。瓢潑的大雨腳底是無盡的泥濘,我忽然感到自己特別的無助,但是看到懷中的小狐狸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撐過去才行,否則的話根本就沒有辦法救好小狐狸。

深呼吸了一口氣。我給你自己打氣,不管什麼樣的困難,只要我們一家人都在一起一定可以闖過去的。

我開始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山腳底下走去。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我只覺得天空經歷了種種的變化。陰天,下雨,下雪,豔陽天,好像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經歷了多少個春曉秋冬一樣,我的小狐狸在我的懷中慢慢的長大,但是我仍舊不知疲倦的抱着他。

沒有人的聲音,沒有活着的跡象,在這天地之間唯一的活物就是我和我的下狐狸,我不吃不喝,歷經千年,只爲找到前方的高山,只因爲那裏有救贖。

想到救贖這個詞,我忽然有種感慨,難道說我現在所經歷的這個歷程就是一個救贖的歷程嗎?

然而這救贖到底是因誰而起,是因爲我嗎?

這個時候我,我忽然聽到一個聲音。

那個聲音找不到聲音的來源,就像是從整個天際發出來得的,每一個角落裏面都是這道聲音,他的回答是,是的,沒錯就是爲了我自己的救贖。

我擡頭看去,原本以爲會有人在這裏呢,但是仰頭一看,仍舊是一望無際的藍白的天空,沒有任何的身影,沒有任何的額東西。

看了一眼前方的高山,那距離好像沒有任何的拉近。

看到這中景象,自己幾乎都要絕望了。

這真的是我們要走的方向嗎。

、“媽媽,我渴!”這個時候我聽到小狐狸的聲音。

聽到他說自己渴了,我一下子緊張了。我是一個大人,想來是沒關係的,但是他一個鎮麼小的孩子,當然會渴,雖然現在的小狐狸已經比先前的時候,打了好幾倍。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這麼抱着,仍舊不覺得累,只覺得心裏面十分的疲倦。

小狐狸一直叫渴,我沒有辦法,找遍所有的地方都沒有找到任何可以飲用的水源,卻找到了一個尖銳的小石塊,這個小十塊頭上那一塊尖尖的地方讓我有種想要割破自己的手腕給小狐狸喝水的衝動。

而事實是,我也的確這麼做的,我割破了自己的手腕,給小狐狸喝了下去。

小狐狸抓着我的手腕像是嚐到了什麼時間的最好的美味一樣,直到他喝的我都要頭暈的站不住腳了額,他才心滿意足的停止,閉上眼睛繼續睡覺。

看到小狐狸安穩的睡過去,我也就放心了,從自己的身上隨便撕下一塊布條來簡單的包紮了一下,繼續往前趕路。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擡起頭來的是後,我竟然發現前面的那座山好像一下子近了一樣。

心中一陣狂喜,我加快了腳步往前走。

最困難的是,在路上大的時候,下起了拳頭大小的冰雹。

在這空曠的原野上面,我連一個藏身的地方都沒喲,知得完全承受着從天上掉下里的,拳頭大小的冰雹一下子一下子的砸到自己的腦袋上面。

我拼命的護着小狐狸,看到自己得到獻血從頭上一縷一縷的留下來,但是身體卻沒有感到不適,只是覺得被砸的地方疼的厲害,我一度懷疑自己要被砸死在這裏了,但是事實確實根本就沒有。

我沒有被砸死,沒有被砸暈,因爲我仍舊站在地上,仍舊在護着小狐狸拼命的往前跑。

也許真的是皇天不負有心人,我歷盡千辛萬苦終於到了山腳下面。

這個時候小狐狸也長大了許多,他睜開眼睛,從我的懷中站起身來。

我看到站在我的眼前是一個十分英俊的美麗少年,他單膝跪地,張開漂亮的如紫色星辰一樣的眸子,含着笑意看着我道,“媽媽,你辛苦了。”

我看到在他的手中遞給我的是一個藍色的小瓶子,連我都不知道他是從哪裏得到這個藍色的小瓶子的。

他讓我把小瓶子裏面的東西喝掉,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在我的心底裏面有一種強烈的渴望,那就是意識道這個小瓶子裏面的東西十分的珍貴,我必須要讓眼前的小狐狸喝掉才行。

當我說出這個要求的時候,他沒有推辭,張開手將小藍瓶中的液體到到了自己的口中。

將藍瓶液體倒到口中的時候,他好像一下子變得更加的神采飛揚了一般,他張開雙手在我的面前蹲了下來。

“媽媽,剩下的路該我由我來揹着你了。”他一邊蹲下身子,一邊不由分說的就把我背在了背上。

這個時候我感覺前所有的勞累,就整個人昏睡過去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外面的天都黑了,而且小狐狸也不在我的身旁。

伸出手來朝着前面摸了摸,發現自己的周圍好像是一個封閉的很小的空間,我有些發冷,雙手抱着自己,輕聲的喊道,“寶寶,你在嗎?”喊了幾聲之後,我就放棄了,因爲幾乎已經可以確定了,下狐狸根本就不在這裏。

這裏好像完全沒有人一樣。

但是,我記得在我熟睡之前自己明明就是在小狐狸的背上,怎麼會這會兒不在了呢。

我戰戰兢兢的在這個封閉的很小的空間裏面等着,知道看到天邊出現了一片的魚肚白,心中暗喜,至少我知道了這個地方是一個正常的地方,有白天有黑夜。

難道說我自己已經回到現實中了。

天色一亮,我就看到自己所在果然是一個狹小的空間,但是這個空間並不是一個完全封閉大的,在一人多高的地方,有一個打開開的窗戶,可以允許一人通過。

看到這個出口之後,我毫不猶豫就直接從窗戶裏面鑽了出來,從窗戶裏面出來,我竟然發現自己是子啊一個大院子裏面。

這是哪裏?

我有些摸不着頭腦。

摸了一下自己的身上還有頭髮發現自己身上真是邋遢的可以,這個樣子恐怕是不能夠見人的吧。正說着自己不能夠見人,就聽見前面有人在笑着聊天,聽那聊天的人,都是一些文雅之人吧,笑聲不大,說話也非常的好聽,應該都是一些年輕的女孩子。

正想着這是什麼人呢,就看到有幾個女人穿着古裝的衣服,朝着我的這邊跑了過來了。

看看他們的樣子,再看看我自己的樣子,便想要趕緊的躲開。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們一斤該到了我的跟前了。

其中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已經發現了我,我低下頭來不敢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