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兵懶洋洋的坐在外面,抱着槍昏昏入睡。

“起來起來,警戒警戒!都到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睡懶覺?”

駱駝踢了旁邊僱傭兵一腳。

那個兵像彈簧一樣站起,拿着槍走遠了。到外面去放哨。

駱駝的吼聲驚動了老爺子。

老爺子躺在板房的牀上,發出微弱的聲音喊:“你進來,進來!”

“是叫我嗎?老爺子!”

駱駝跑進屋子,畢恭畢敬地說道。

老爺子看着駱駝的臉,說道:“笨驢!你真的叫笨驢嗎?”

駱駝怔住了。

老爺子見他愣住了,改變說話的方式,他像個家長,用輕柔的語氣說道:“別責罰那些孩子,他們吃了很多苦,我們來這裏不容易。要用合理的方式對待他們!”

“合理的方式?”

“對,合理的方式。人在金錢與生存之間選擇,往往會選擇後者。所以,他們能跟着我們來到巴波爾島,已經很不錯了。”

“那我該怎麼做呢?”

“讓他們歇歇!”

“可是可是外面太亂了。昨晚打了一夜的仗,我們不做防禦,這合適嗎?”駱駝指着外面的青煙說道。

老爺子的眼睛突然亮了,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聽我的,沒錯的。沒有危險,我們都是安全的,孩子。笨驢,你不該叫什麼笨驢,你應該有個更動聽的名字。你是個合格的軍人!我很欣賞你!”

“我覺得笨驢的名字挺好的,我很笨的,腦子總是轉不過彎。”駱駝摸摸後腦勺,不好意思地笑了。

老爺子一直在觀察他。

老爺子說:“你要相信我,孩子,我們是安全的,在這巴波爾島,我們纔是真正的王者!”

“行,老爺子,我出去看看。就一個人去。”

“去吧,去看看。不用緊張,整個巴波爾島是安全的。”

駱駝朝臥在牀上的老爺子敬了個不倫不類的軍禮,轉身朝外面走去。

走到門口,他突然回過頭問:“老爺子,您爲什麼這麼信任我?”

老爺子想了想,認真地告訴他:“你是一個值得託付的人!”

“託付?哦,明白了,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駱駝一個人去了海德拉。

海德拉是巴波爾島的市中心。是這個偏僻落後海島最繁華的地方。有一家酒吧,一家醫院,一家商店。

通常情況下,海島的原住民會在太陽落山之後來到這裏,然後聽着酒吧傳出來的音樂翩翩起舞。

這裏的居民天生會跳舞。只要音樂響起,他們就會扭着腰肢,跟着激烈澎湃的鼓點放鬆自己。

即使是最危難的時刻,也是這樣。

對於非洲黑人來說,只要命還在,他們就要頑強的活着。

駱駝去海德拉的時候,被那裏的慘狀給驚呆了。整個街區,包括十字路口沿街的木板房,都被夷爲平地。

街道的中間,出現十幾個大坑,那都是炮彈留下的痕跡。

鈺樓明玥長相憶 幾十具屍體躺在血泊中,不是缺胳膊就是斷腿。有的屍體連頭顱都沒有,甚至有的軀幹被炸得粉碎。

鋪着石子路的街道,到處都是屍體,彈殼,彈坑,駱駝的腳走在街道中心位置,小心翼翼的,從屍體彈坑中繞着走。有幾次都無意踢上了人的屍體散發的碎肉。

血淋淋的。

駱駝的腳沾滿了血。

順着硝煙瀰漫的廢墟往四周看,醫院被炸得蕩然無存。

那家醫院只是兩間低矮的房子,結構爲木板,一顆炮彈飛過來,就能輕易地摧毀它。

駱駝望着醫院位置發呆。前一個星期,他還在這裏取過藥。一個黑人醫生還在解釋。“我們的物資很緊張,沒有多餘的消炎藥。只有這麼點抗生素,或許對你有所幫助。”

駱駝感動的不說話。暗自發誓,一定要幫他們弄點藥品,緩解小島上的藥品緊張。

十字街口的酒吧和商店,也沒有了。看着被炮火燻黑的房子,駱駝當時就想,這裏發生過激烈的戰鬥。雙方打的很兇猛,各不相讓。

駱駝從臥在街道上的屍體就可以分析出,島上的居民對神祕的入侵者很仇恨。他們就算死,也不許讓敵人踏進巴波爾島半步。

疑問接踵而至,神祕的敵人到底是誰?島上的居民跟他們有什麼過節?神祕的敵人爲什麼要發動如此迅猛的攻勢?一個小島值得這樣做嗎?

更讓駱駝驚奇的是,一路走過去,一個敵人都沒看見。

說實話,駱駝很緊張。

一個人就算拿着槍,走在陌生的街道,走在陌生的戰場,也是微不足道的。旁邊只要有一個狙擊手,就能一槍把他幹掉。還有,一顆炮彈無意飛來,也會把他炸成碎片。

所幸的是,駱駝還活着。而他緊張的事情也沒發生。

這裏沒有一個敵人。

四周空蕩蕩的,一片靜寂。

敵人如此攻擊小島,卻不佔領小島,這太讓人費解。

爲了尋找答案,駱駝在小島的居民區來回穿梭,從一堵牆翻到另外一堵牆,從一個坑越過另外一個坑。

島上到處是屍體。都是那些黑人的屍體。有婦女,兒童,老人,還有持槍的民兵。

駱駝仔細地清點屍體的人數,足足有兩百多人,可以這麼說,島上的原住民幾乎被敵人全部殺光。

這是怎樣的一種罪行?連平民也不放過。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

在當今高度文明的現代化社會,居然還有這種大屠殺的事件發生。駱駝親眼目睹海島上的慘狀,心臟就不停的跳動着。

心底有個聲音在告訴他:一定要查明真相,要查清楚敵人是誰?一定要把這種屠殺的事情透露給外界,讓國際社會關注這裏。

駱駝還有一個期盼,那就是想救幾個人。他這樣幻想,即使在高強度的戰爭中,也能找出幾個倖存者。

如果有幸存者,就能查清敵人是誰?甚至還能查明真相,敵人爲什麼這樣做?

駱駝在廢墟搜索了兩個多小時。這個海島的面積不大,只用40分鐘可以走完,爲了找到一個倖存者,他整整花了兩個多小時,結果很失望,一無所獲,什麼也沒發現。 865 最後的倖存者

865:最後的倖存者

現在基本可以斷定,敵人登上了小島,跟島上的民兵爆發激烈的衝突。.p.

敵人殺光島上的居民之後,又迅速撤離了小島。

駱駝走到海邊,還特別留意了沙灘上的腳印。

腳印很凌亂,縱橫交錯,看上去有一支部隊的樣子。起碼有一百多人。

要從海上衝到島上,起碼具備兩個條件。一是有船,這種船有一定的防禦能力,動力很足,船上裝有機關炮。第二個,人數衆多,能成集團衝鋒的形勢搶灘登陸,然後攻佔小島的市中心。

要維持一百多人的部隊搶灘登陸,必須有三艘200噸以上的鐵船。船上架設着機關炮,大口徑的榴彈炮不合適裝在上面,只能安裝小口徑的機關炮。這種機關炮火力猛,射擊精準,能形成壓倒性的攻擊。

這一百多人的部隊是恐怖武裝。不然又怎麼會屠殺那些無辜的居民?駱駝的腦海裏想象着恐怖分子的樣子:他們一定拿着自動步槍,朝那些手無寸鐵的民衆開槍掃射。

只是,他們這樣殺人的目的是爲了什麼呢?

駱駝在小島上轉悠了幾個小時,筋疲力盡。累一點沒有關係,最要緊的是務必找到一個活口。

因爲只有活着的人,才能破解這裏的祕密。

駱駝屬於那種沉穩的人,即使看見哀鴻遍野的屍體,也不動聲色。他表現的很冷漠,彷彿這件事情與他無關,僅僅是有點好奇罷了。

天擦黑的時候,駱駝有了收穫。

往回撤,他發現了一個人。

一個蠕動的小人,躺在血泊中。 空降萌寶:總裁爹地,超強勢 不用說,駱駝救了他。

被救的小人是個孩子,他躺在血泊中,兩側是五六具屍體。這些屍體像磚塊一樣重疊,宛如砌牆一樣無規則地碼着。這個孩子躺在人牆的最下面。兩個成年的男子成彎曲的拱門護着孩子。

可以想象,當恐怖分子衝上來的時候,幾個黑人民兵一邊開槍還擊,一邊護着孩子。

最終寡不敵衆,子彈耗盡。沒有辦法,他們只能犧牲自己,保護孩子不受傷害。

可以這麼說,這個孩子是這個小島唯一的倖存者。

孩子是黑色的皮膚,大大的眼睛,身材修長,特別是一雙長長的大腿,令人印象深刻。

駱駝救這個孩子純粹偶然。如果不是爲了找點吃的,恐怕駱駝也不會靠近那座房子。

那座殘缺不全的房子是這個小島最建全的建築。駱駝去那邊,是爲了找點食物。

因爲來巴波爾島匆匆忙忙,他們也沒準備足夠的食物。這一個星期以來,幾個僱傭兵省吃儉用,總是把有營養的東西留給老爺子吃。

時間長了,終歸不是辦法。

所以,駱駝想找點吃的,補給一下僱傭兵小隊。

朝那半邊坍塌的房子走的時候,駱駝還在想,找點吃的,不是什麼罪行。如果島上有活着的居民,他也不會這樣做。

在死去主人的家裏找東西,駱駝有種罪惡感。昨天晚上不救人也就罷了,居然還跑到人家的家裏尋東西。這跟趁火打劫又有什麼兩樣。

也幸虧去了那破敗的房子。

駱駝老遠看見有個小人躺在血泊裏蠕動。

可能是因爲孩子受傷的緣故,那個小小的身影掙扎了一會兒,最終不動了。

駱駝衝了過去,把壓在上面的屍體推開,一把抱起孩子。

孩子的眼睛閉得緊緊的,渾身軟綿綿。駱駝試試他的鼻孔,有氣息。

有救了!

駱駝一陣狂喜,暗暗下定決心要救活孩子。

孩子對於駱駝很重要。不僅僅是出於人道主義精神,最重要的是,能夠查清楚攻島的敵人是誰?

作爲一個僱傭兵,有着天生的好奇感。作爲曾經的中人,同時又有種正義的東西在胸前涌動。

駱駝給孩子灌上幾口水。悄悄打量這個孩子的相貌。

是個黑人中典型的外形,栗色的皮膚,牙齒很白,身材瘦弱的像只貓。留着短短的頭髮,好像是剃了光頭長起來的。

頭髮是金黃色的,粗粗的,寸頭,紮在駱駝**的胳膊上生疼生疼。

這是大約十五六歲的男孩。只可惜生錯了地方。如果在中國,恐怕還在學校裏調皮搗蛋。

給孩子餵了幾口水,仍沒有反應。駱駝急了,把他抱到平緩的地方,讓他躺舒服一些。

駱駝跪在地上,開始爲孩子檢查身體。

看看腳,沒有受傷。又看看腦袋,也沒受傷,於是想解開他的衣服,看看胸口有沒有傷口。

正準備撕衣服的時候,孩子動了。

孩子一骨碌爬起來,坐在地上。

寶寶帶我混豪門 “別碰我,別碰我”

孩子說着法語,喊出撕心裂肺的聲音。

聲音很淒厲,讓人覺得渾身撕裂一般疼痛。

“我不是壞人!我不是壞人!”

駱駝看着驚悚不安的孩子解釋道。

駱駝的法語說的很流利,他說:“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我是好人,好人!你明白嗎?是我救的你!”

“你們就是一夥的,你們都是壞人!”

男孩扯着尖銳的嗓子喊道。一邊喊,一邊蹬腿往後退。想盡量離駱駝遠一些。

孩子是在做保護自己的動作。

看着這一切。駱駝的眼睛溼潤了。

多麼可憐的孩子啊!親人全部死光了,整個小島只剩下了他。剛剛經歷了炮火,在敵人的利爪裏死裏逃生,不害怕不恐懼那是不可能的。

駱駝急中生智,卸下戰術背囊,從背囊裏掏出兩塊壓縮餅乾,遞給孩子。

孩子閃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死死盯着駱駝,又盯着他手中的壓縮餅乾。一動不動,無動於衷。

“這是吃的,可以吃的。”駱駝笑着說道。

“吃的?可以吃?”

“是的,可以吃!”

駱駝撕開壓縮餅乾的包裝袋,放在嘴裏咬了一口。誰知一陣風吹來,手裏的餅乾就被男孩奪走了。

這個黑色皮膚的小男孩就像一頭小獸,一頭紮在駱駝的懷中,又是咬,又是抓。

駱駝本能的丟開壓縮餅乾,看着孩子,才發現手中的餅乾全部落在孩子的手中。

呼哧呼哧!

駱駝看的眼花繚亂。才十幾秒功夫。兩塊壓縮餅乾就沒了。 866:隱隱約約的真相

孩子吃東西的姿勢很生猛。..好像很長時間沒吃過東西。他的確餓壞了,見到吃的自然不肯放過。

呼哧呼哧!孩子喘着粗氣,風捲殘雲狼吞虎嚥,幾口幾口就吃完了。吃完之後,抹抹嘴角的粉末。望着駱駝發呆。

“還有嗎?”

“有!”

駱駝又掏出幾塊。

孩子搶在手中,匆匆忙忙去撕綠色的包裝袋。

駱駝奪回兩塊,生怕孩子全部吃下去了。

壓縮餅乾不是一般的乾糧,如果吃多了,對胃有極大的傷害。如果喝水,恐怕會撐破小小的胃。

www Tтkan ¢ ○

所以駱駝不敢讓他多吃。

誰知孩子咀嚼完後,又癡癡的看着駱駝手中的餅乾

駱駝剩下的兩塊塞進背囊着,把孩子推到一邊,焦急地說:“不能再吃了,不能再吃了,再吃,你會撐死的。”

“我餓………”

“這東西吃多了,對你不好,等會我幫你找其它的吃的好嗎?”

“我餓…..”

這大概是孩子說的最多的兩個字。他不停地叫餓。嘴巴還在不停地咀嚼着。這壓縮餅乾在他的心裏,簡直是天下最好的美食。

看見孩子可憐巴巴的樣子,駱駝於心不忍,於是拿起水壺,給他餵了兩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