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佔據了地形優勢,但人數較少,手中破舊的ak47更是難以和下面的m16a4自動步槍抗衡,雖然憑藉天塹堅守陣地,可終究輸在火力上。

槍聲一響,下面的人員立刻紛紛潛伏,既然滲透失敗,他們立刻改爲強攻,從戰場上下來的外籍傭兵們,知道在這種槍林彈雨中如何存活,相互之間打了幾個手勢後,立刻以五人小組分頭行動。

有的小組專門在山下以榴彈炮作爲攻擊方式,這樣一來不僅可以給對方打擊,同時也會吸引他們的注意力,而其他的小隊這左右分散,藉助着各個掩體向上攀爬着,儘量以同水平線的位置發動襲擊。

“現在怎麼辦?”唐曦看着這打響的戰鬥,對方已經來到了半山腰,距離不斷的縮短,眼看這頭頂的自由戰士就快要堅持不住了。

“打,儘量找對方的狙擊手和火力手!”

雲天一咬牙,將身後的美製m39增強型精確射手步槍端在手中。

這一次行動,臨走前每個人都挑了兩把槍,雲天一長一短,長的m39的精準步槍,連發射擊,雖然彈速比自動步槍慢,但射程更遠,同時精準度更高,而短的則是m4a1卡賓槍,配備內紅瞄在牆上,保證了近距離戰鬥的實用性。

唐曦也是一樣,長槍是貝爾塔95m型步槍,12.7口徑,1800米有效射程,這對於戈壁作戰可是非常的不錯,而短的則是柯特爾5.56毫米ar-15自動步槍,自己就可以作爲一個戰鬥小組來行動。

“明白!”唐曦早就躍躍欲試了,奪命十字星立刻對準了一個剛剛就位的狙擊手,直接扣動扳機,子彈疾射,轉瞬即逝。

“砰!”

伴隨着唐曦的子彈,千米之外的狙擊手怎麼也想不到後背會有人攻擊,只小心眼前的他,頓時倒在血泊之中,半個脖子都被打穿的他,瞬間失去了戰鬥能力。

“砰!砰!”

另一邊,雲天的精準步槍也開啓射擊模式,連續擊發功能讓他的射擊距離比不上狙擊槍,但精準度和連擊都在狙擊槍之上,所以連續兩槍,他就幹掉了兩個人。

這邊的槍聲響起的時候,很快就被對方發現,沒想到對面的山峯還有人,原本散開的小隊立刻隱藏起來,一邊要防止頭頂的子彈,又要小心身後的冷槍,雲天和唐曦的出現,立刻讓戰局發生了改變。

對面的自由騎士明顯也發現了不對勁,雖然不知道對面山峯上的是誰,但現在他們也來不及觀察,陣亡了七八個人的他們,火力銳減,所以他們也只能咬牙堅持。

七彩村的道路陡峭無比,這也成爲了一處天塹,抵擋着納西武裝分子的侵襲,同時在崖壁上,還有很多障礙和陷阱,更是致命的,四面環山的七彩村也正是因爲這樣,纔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的圍剿,但這一次,內鬼的出賣讓那些陷阱和障礙立刻失去了防禦型,他們沿着一處村民進出的道路摸了上來,等到他們發現爲時已晚,只能儘快着急所有的戰鬥力出來迎敵。

自由戰士的人數大概在兩千人左右,但他們從不聚集在一起,爲的也是對方無法圍剿,所以智慧翁的身邊,也就三百多人,而今天,他派出了大部分人去往一個油田做偷襲行動,村子裏的人數不多,所以這內鬼立刻引兵來圍,若是再慢一點,後果不堪設想。

子彈呼嘯,對方的火力反擊也非常的猛烈,同時在一陣慌亂後,他們再一次組成小組,利用地形優勢,不斷的壓制着遠處的雲天和唐曦,同時大部分人員,則快步向着對面的自由戰士衝了過來,看樣子是準備一口氣拿下那處制高點的位置。

“對方的掩體太多,這樣恐怕上面頂不住了。”快速移動的唐曦換了一個位置後,再想射擊卻發現已是很難,這亂石山上的石頭太多,隨便躲在那裏,就算是她的射擊能力再強,也根本無法應對。

“牛博宇,是不是應該用一下你的寶貝了?”

雲天這邊也是一樣,對方的子彈不斷的打在他們的身邊,雖然這裏已經超出了自動步槍的殺傷距離,但一千米外可不代表安全,一旦被擊中,還是致命的,只不過準頭偏離非常大而已。

“好吧,原本還想留着呢,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牛博宇一直拉着小女孩躲在一塊巨石下,他手中拿着的只是美製m4a1卡賓步槍。

這並不是因爲他偷懶,更不是因爲那倉庫裏沒有,而是他還揹負着一個更大的傢伙。

對他來說更是寶貝,所以即便是很重,他還是咬牙揹着,這並不是因爲它的外形好看,而是真的殺傷力巨大。

114毫米口徑的反坦克火箭筒標槍,可是威力巨大的寶貝,主要攻擊武裝直升機、坦克的它,可是擁有着兩千米的殺傷距離,當日也是它,差一點將雲天和牛博宇轟上天去,而這一次出來,牛博宇特意背上了這個二十多公斤的大傢伙,爲了它,就連機槍都不再揹負了。

一路爬上來,揹着這個大的傢伙走路可是極爲的勞累,但現在終於有用武之地了,他一臉笑容的從地上將這恐怖的大傢伙搬了起來,而臉上的笑容更加詭異了。

迅速填裝,他這一次可只帶了三個彈頭,雖然不捨,但對面的攻勢越來越猛,既然如此,牛博宇也只有忍痛割愛了。

“嗖!”迅速瞄準,標槍呼嘯而出,拖着白色的尾巴,直衝對面的山頭,而圓弧形的攻擊,讓它可以以四十五度角擊中目標,芯片控制下的彈頭,殺傷力更是可以覆蓋五十米內。

“啊!”對方怎麼也想不到,這種單兵武器會出現在這裏,等到他們看到那恐怖的彈頭,再想跑是不可能了,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希望他不是瞄準自己。

“轟!”

巨大的爆炸聲傳來,整個石山上一時間飛沙走石,衝擊力和爆炸力將那結實的石山硬是炸出半米深的大坑,碎石和彈片,更是四濺飛射,而處在爆炸中心的武裝分子,早已經化爲碎肉,而臨近的那些傢伙,也一個個的都倒在血泊之中,不管是彈片還是碎石,在那一刻都是致命的攻擊。

“幹得漂亮!”

看着對面的情況,雲天不由的嘆息,這傢伙當初揹着這個大傢伙的時候,自己還嘲笑過他,但是現在,他用事實證明了,這絕對是最正確的選擇,這一炮就幹掉了對方二十餘人,對方頓時嚇呆了。

“還有呢,別想跑!”

這些外籍軍團的傢伙,可是作惡多端,既然遇到了,又怎麼可能讓他們逃走呢,牛博宇再一次填裝彈藥,一臉冷笑的說道。

“唐曦,咱們幫他打援。”

看着牛博宇幹勁十足,雲天也再一次從掩體後站起身來,牛博宇這一炮,直接將兩個用火力封鎖他們的小隊炸飛,現在沒有人在用火力壓制他們了。

“好!,沒問題!”

唐曦也站起身來,手中狙擊槍迅速對準對方,隨着扳機的扣動,子彈再一次呼嘯而出,向着對面的高地射去,而另一邊的雲天也不怠慢,子彈不要錢的打在對方的四周。

他們現在並不是爲了斃敵,而是要將四散的傢伙往一起驅趕,這樣一來,牛博宇的威力可就更高了。

石頭山上地勢極其艱險,錯走一步滾下山去,也是必死無疑,所以即便知道對方有重型武器,他們想逃跑也是困難,而云天和唐曦的左右擊射,讓他們一時也逃不了,只能躲在那掩體後,進退兩難下,他們只能祈禱命運之神的眷顧了。

“牛博宇,一點方向的那個石頭,炸了它”

隨着時間推移,很多人在有意無意下,開始慢慢靠攏,雲天一邊扣動扳機,一邊幫牛博宇尋找更有利的攻擊位置。

“好嘞!”

牛博宇聞言,直接站起身來,連想都沒想,直接瞄準了那裏,扳機按下,標槍再一次擊發,拖着長長的尾巴,帶去了死神的問候。

=本月爆發的太多了,接下來的日子每天四更,爭取堅持到月底,微信:20808245,希望和喜歡本書的書友交流,前提是你必須是付費的讀者 ?那塊岩石足有十多米高,凸起的它猶如一個巨蛋一般,屹立萬年經歷了太多太多的風吹雨淋,巋然不動傲立於半山腰。

但這一次,它的劫難已經到來,無往不利的標槍呼嘯而至間,那可是專打武裝坦克的傢伙,強大的威力讓大自然都沒有撼動的巨石瞬間化爲烏有。

“轟!”

巨大的爆炸,讓整個大山都一陣搖晃,那巨石更是在四分五裂的滾落下來,每一塊都有數噸重的石塊,瞬間就將擋在它面前的東西撞爛,這也包括隱藏在掩體之中的武裝分子。

“啊!啊!啊!”

雲天的計劃奏效,對方這一次被直接轟死的很少,但是那好似洪流一般滾落的巨石,卻瞬間將剩下的人都埋葬了,最小的石塊也足有拳頭大小,幾十米高落下來,那威力絕對不次於子彈了。

“幹得漂亮!”

雲天笑着伸出大拇指,牛博宇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兩個標槍可就幹掉了一大半。

“開玩笑,我可是最強火力手!”

牛博宇立刻拍了拍胸口,一副洋洋得意的說道,如果是平日裏,雲天絕對要反脣相譏,但這一次他確實立下大功,就讓他得瑟一會吧。

待山谷之中再一次恢復平靜,通過狙擊鏡檢查再無敵寇之後,雲天這才站起身來,對着對面高地上的人揮了揮了,同時向着巨石後走去。

對面山頂的人到現在都不知道這莫名其妙的友軍到底是誰,可當那小女孩出現的時候,躲在掩體後小心翼翼張望的人們,立刻站起身來。

“爺爺!”

稚嫩的聲音瞬間讓對面山頂的智慧翁眼淚流了下來,一個多月沒有消息的孫女竟然神奇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且帶她回來的人還救了他們一命,智慧翁立刻打發了五六個人,向着山下迎去,其餘的人則要開始清理戰場了。

這一邊,三個人再一次將裝備和飲用的食物背上,一步步小心翼翼的下了山坡,而對面趕來的自由戰士,見到小女孩立刻跪倒就拜,這是他們朝見聖女的禮節,而小姑娘也一一在他們的頭頂摸了一下,算是對他們的還禮。

“這邊請!”

看着身後的陌生面孔,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但不僅救回了聖女,更是解了圍,所以對於三人更是極爲尊敬,而有了他們放下的繩索,讓他們的行進速度快了很多,拉着繩索一路上行,大概一個小時,他們就爬上了這立陡立陡的石山。

“爺爺!”

再一次見到爺爺,小女孩立刻開心的撲了上去,而智慧翁也是蹲下身子,抱着孫女不住的哭泣着。

在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中,他失去了四個兒子、三個孫子,現在整個世界上,他也只剩下孫女這一個親人了。

這種團圓的場景讓人感覺到心中泛酸,尤其是智慧翁的老淚縱橫,讓三個人都是心中一緊,牛博宇想起了自己的爺爺,唐曦也已經開始思念自己的外公,只不過他們現在身在異國他鄉,拼死的爭鬥着。

“智慧翁您好,我們這一次是特意來找您的。”

唐曦看着兩人哭完,這才走了過來,一臉微笑的用本地話對着智慧翁說道。

“中國人?”

九陽絕脈續 卻沒有想到,智慧翁擦了擦眼淚之後,竟然用中文反問道。

“您老會講中文!”

雲天和牛博宇也都一愣,這看起來足有七十歲的智慧翁竟然還會說中文,這可是讓三個人都鬆了一口氣,只會講一些基本的唐曦,也終於不用發愁,如何和老人溝通的。

“當然了,我年輕的時候可是在中國留學的第一批外國學生,我還到過你們很多城市,很多年都沒有說中文了。”

亡靈骨災 智慧翁的話,真是讓三個人震驚不小,這一點紅龍可沒有告訴過他們。

“太好了,老人家,這一次我們就是來找您幫忙的。”

雲天急忙走到前面,恭恭敬敬的說道。

“沒問題,你們是我第二個故鄉的親人,有什麼我能幫我,一定幫,走走走,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七彩村吧。”

智慧翁對於來自中國的他們可是非常的親近,急忙拉起孫女的手,對着三人說道。

就這樣,他們終於匯合了智慧翁,一路沿着那高低不平的石山向前走去,大概又走了兩個小時,他們終於來到了七彩村。

那條瀑布果然是非常美麗,足有三十多米的落差,帶着從地下河道涌出來的水源,直接從村子的中間流過,再彙集到另一個山峯前的深潭中,在流入到另外的地下河道去。

被一分爲二的村落所處的位置簡直就是世外桃源,四面環山都是猶如懸崖,刀削斧剁的石牆成爲了他們天然的擋風口,而有了地下河道的水流滋潤,這裏變成了一個富足的村落,綠樹環繞的好似仙境,這讓雲天想起了一個奇怪天坑。

沒錯,這裏應該就是一個天坑,或許是某次的小行星撞擊所留下的,如此巧奪天工的地方竟然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也真是太神奇了。

踩着石子路,兩旁的植被極爲茂盛,一路走來,還有很多小動物跑來跑去,足以看出,這裏的人們和大自然的和諧之處,誰會想到,這裏竟然身處戈壁灘的中心位置呢。

一路向前,繞過那茂密的植被,一個小村子也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這裏的建築物都是用石頭壘起來的,根據智慧翁的介紹,他們走下山來的臺階,就是這些房子的用料之地。

用開鑿臺階的石頭,去砌房舍,在用這裏的樹木做橫樑,修建起一座座房屋,這巧奪天工的設計,真是和大自然融爲一體,三個人不得不驚歎,這造物主的神奇之處。

村裏子的老幼迎了出來,在見到小姑娘的時候立刻跪倒就拜,那副虔誠的模樣,真是讓人驚訝,不管是七八十歲的老嫗,還是十多歲的小孩,沒有人不尊重和聽從聖女的指導,因爲在他們的心裏,聖女就是最靠近神的人。

直到衆人起來分列左右,智慧翁帶着三人一路走進了這個好似世外桃源的村落中,看着一個個籬笆小院,頗有一種中國古風的感覺,按照智慧翁的說法,這也是他在留學回來後,給家鄉人帶來的一些知識。

不僅如此,從中國帶回來的農作物種子,也已經在這片異國他鄉落地生根,經過了十多年的培育,這些食物也適應了當地的土壤,茁壯的成長起來,所以現在的七彩村更是無比的富足,但今天還是差一點讓那些傢伙趁亂偷襲成功。

一件大大的房舍中,分賓主落座,智慧翁叫人端上了熱水,在這裏,水源並不稀缺,所以三個人也就不在客氣,清洗了下後,立刻感覺到非常的舒服。

三人回到桌位,智慧翁對於他們的到來,再一次表示歡迎,同時也感謝他們救下了自己的孫女和村民,而對此,也只能用陰差陽錯來形容了。

“智慧翁,這一次我們前來,就是想讓您幫我們查一個事情,我們的戰友現在生死未卜,不知道您對於這件事是否知情。”

雲天現在也不能在客套了,急忙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大概的講述了一邊,這可是他們千辛萬苦跑到這裏來的原因所在。

“竟然還有這種事情,最近我們一直都遭受武裝分子的襲擊,剛剛穩定下來,這樣吧,我立刻召集人員詢問,你們先留在這裏等我的消息。”

聽完雲天他們的話後,智慧翁也是一驚,沒想到中國軍人竟然在這裏神祕失蹤,對此,最近一直疲於應對對方掃蕩事情的智慧翁也並不知情。

但這並不要緊,只需三天之間,他就可以召回很多消息,這也是自由騎士之所以在武器裝備落後的情況下,依舊沒有被消滅的原因所在,強大的根基和情報網,讓他們總可以在敵人的腹地得到消息。

“那就麻煩您了。”

既然對方暫時沒有消息,雲天他們也沒有辦法,現在出去和沒頭的蒼蠅一樣尋找也不是辦法,即便是有車輛代步,在這廣敖的土地上,依舊是行不通的。

“沒問題,我還要感謝你們,竟然幫我們拔除了塔希德爾據點,又解救了這麼多的平民,中國果然是我的福地。”

智慧翁急忙擺手,他們的出現簡直就是神兵天將一樣,一次次的將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輕鬆完成,這簡直是太神奇了。

“誤打誤撞的罷了,如果您需要接管那裏,這裏的車鑰匙,車子就停在對面山腳下的山洞,洞口附近有三塊石頭作爲標記。”

雲天說着話,從懷中拿出來那輛悍馬的車鑰匙,很顯然,這世外桃源之地,車輛應該很稀缺,用這輛車趕回去,恐怕可以趕在那些武裝分子前面,回到塔希德爾據點。

“好,太好了,我立刻派人去接管那裏!”

雖然被雲天他們打的一片狼藉,不過單說那堆滿了美製裝備的庫房可就足夠裝備七八十人的了,這些武裝到了自由戰士的手裏,自然是錦上添花,智慧翁立刻交代人員去辦理了。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去做了,而特意給三人準備的房間,也收拾完畢,趕了一夜的路,又翻越石山,雲天他們確實也累了,於是在智慧翁的安排下,他們先行去休息了。

三天的時間,雖然有些長了,但起碼有個盼頭,不知道熊貓他們身在何處的雲天乾着急也沒有辦法,一覺醒來已經時值黃昏,又到了和紅龍通話的時間。

好在這衛星電話沒有被石山所阻隔,而當地一臺破舊的發電機也讓他們有了充電的機會,再一次等到紅龍的電話,雙方把最近的事情一番對講,紅龍那邊依舊沒有任何的消息傳來。

等待智慧翁的消息,暫時成爲了唯一的線索,這廣敖的大地上,如果連他都找不到蛛絲馬跡的話,恐怕他們真是無法下手了。

這憑空消失的熊貓他們,到現在依舊是音信全無,無奈下,他們唯有繼續等待了。

三天的時間一晃就過了,平日裏指導一下這裏的自由戰士如何訓練,也成爲三個人力所能及的事情,有空的時候在和智慧翁聊一聊這塊土地上的事件,這讓三個人對於這異國他鄉,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

另一頭,子爵手下的雕、鳶、鷲、鴞四人,此時也趕到了塔希德爾據點,不錯現在,原本的重鎮早已經千瘡百孔,在自由騎士的帶領下,那些平民和女人也都遷移了,現在只剩下那空空如也的房舍,以及從四周趕回來的二十多個武裝分子。

四個人坐鎮塔希德爾之前的地下室裏,只不過現在這裏也是一樣沒剩,猶如狂風掃過的地下室,連一把完整的椅子都沒有,四個人只能席地而坐,等待着手下收集的情報。

“報告!”就在這時,幾個人走了回來,他們就是專門出去尋找線索的傢伙。

“說吧。”雕騎士靠在牆上,原本按照排名鷹騎士在他之前,但現在鷹騎士查無音信,自然是由他來坐鎮指揮了。

“我們找到了鷹騎士的屍體,還有他們失蹤時所乘坐的車輛。”

那幾個人立刻一揮手,身後幾個武裝販子立刻擡着一具用布包裹着的屍體走了進來,沒有腦袋的屍體,此時已經高度腐爛,但是上面個別的紋身以及衣物,也證明了,他就是失蹤的鷹騎士。

“怎麼會這樣!”一旁的鷲騎士雙眉緊鎖,鷹騎士的身手不凡,也算是戰場上的老油條了,竟然被人一槍爆頭,這太不可思議了。

“你們來看,根據之前的報告,這個小據點突然失火,還有一隻羊被偷了,後來在這裏發現了烤羊的殘骸,然後再是這裏,鷹騎士陣亡的位置,再往前就是塔希德爾據點,這一路向着西南行進,很明顯除了那三個傢伙外,不會再有其他人了。”

雕騎士打開地圖,指着一條道路,這很顯然就是那個幹掉了子爵傭兵團的傢伙走過的路線,而這裏的情況,從那些武裝分子口中描述的來說,雖然只有兩個人,但外邊倒着的汽車,很顯然是被狙擊手打掉到,把整件事情還原之後,不難看出,這三個傢伙還在往西南方向去。

“這小子還真夠囂張,但是現在鷹騎士陣亡了,對方恐怕已經知道國王傭兵團正在尋找他的下落,會不會藏起來了呢。”

鳶騎士雙眉緊鎖,鷹騎士的死亡,很明顯會給對方提醒,知道自己的老仇家上門復仇,他們恐怕會藏起來。

“這恐怕不會,他們貿然進入到這片土地,不就是找他們失蹤的戰友嘛,那他們一定會再有動作的,從這地圖上來看,之所以在沒有其他的消息來源,那就證明他們或許躲到了這個勢力之外的地方,也就是這個七彩村。”

鴞騎士搖了搖頭,這些傢伙如果會藏起來而躲避他們的追擊,就不錯失找隊友的機會了,所以他們並不會藏起來,只是應該去匯合那些自由戰士去了。

暗夜之變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去七彩村找他?”鷲騎士忍不住問道。

現在,誰能親手幹掉這個小子,可就坐上的子爵的位置,成爲五爵之一當然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四個人又怎麼可能不動心呢。

“那裏的地勢很陡峭,當初我曾經去過一次,到處都是機關陷阱,而且一旦被人佔據高地絕對易守難攻,大型武器運不進去,要想靠人的話,也很難攻上去。”鴞騎士急忙否決道,當初他剛到這裏,就想立個威風,但那七彩村絕對是險要之地,要想強攻,絕非易事,就算是出動無人機也非常的難。

“那怎麼辦?”到嘴邊的鴨子,總不能讓他飛了吧,鳶騎士握了握拳,這騎士和爵位可是有着天壤之別,誰都想要去做一做老大的感覺。

“不如我們就在外邊等他出來,只要知道他大概的方向,在設下伏擊,等他自己跳進來,這是最安全的方法了。”

雕騎士自然也是這樣想的,現在鷹騎士陣亡,一旦立下功勞,他或許就有機會坐上子爵的位置,建立一支屬於自己的武裝力量可是他們每一個人的夢想。

但是能夠幹掉無人之中,實力最強的鷹王,對方的水平和手段究竟是什麼他們也沒有底,在那片石山之中和他們戰鬥,絕對不是好事,所以要想活着坐在那寶座上,他必須要有耐心。

四個人一番討論,對於那石山的戰鬥都不看好,於是大家達成一致,等到他們出來在迎頭痛擊,而現在他們就在這等待着這個小子出門的那天。

天色再一次昏暗下來,黑夜之中人影閃動,悄悄走出地下城堡的鴞騎士嘴角掛着冷笑,看了看周圍沒人後,立刻跳上了自己的摩托車,踩動點火裝置後,擰下油門,摩托車立刻向着遠處疾射而去。

“你們就在這裏傻等着吧,這個爵位我要定了。”

鴞騎士帶着風鏡,哈哈大笑着說道,這一次的集合,子爵可是說過,誰擊斃的那個傢伙,就由誰接掌男爵的位置,所以鴞騎士才故意如此的說,讓其他三人暫時麻痹,而趁着他們睡覺休息的時候,他要獨吞這份功勞。

看着絕塵而去的鴞騎士,角落裏一輛吉普車突然點着了火。

車燈打開,主駕駛的座位上坐着的,這更是四騎士之一的鷲騎士,身爲倒數第二,除非前面的人都死光了,才輪到自己做主。

所以他腦子中想的和鴞騎士一樣,只不過他更聰明的看到鴞騎士眼神之中的貪婪,既然都能掛掉鷹騎士,那一定是一個高手,所以他決定來一個黃雀在後,讓他去充當炮灰。

越野車發動,呼嘯着向着遠處失去,今天的月亮依舊不圓,照在大地上也算是有些光亮了。

只不過這樣的夜晚,真不知道會不會是殺人夜呢。

今晚註定有人失眠,而此時的世外桃源中,雲天、牛博宇和唐曦被找到了中間的大房間,而經過了三天的召集,智慧翁手座下幾員猛將也都趕了回來,一來是朝拜聖女,而來就是把周圍發生的事情彙報一下。

聖女失而復得,再一次讓有些動搖的軍心擊中了,大家都在討論着最近身邊發生的事情,可不管怎麼討論,依舊沒有關於熊貓他們失蹤的任何消息,這不得不讓雲天有些灰心。

“雖然暫時依舊大聽不到關於中國軍人的事情,但是有一件事情,或許和這件事情相關,那就是在出事的四天前,一堆m國士兵突然襲擊了一個據點,而且那據點和塔希德爾一樣都有重兵把守,而且規模更大一點,突然闖入後,他們劫持了一個人。”

沒有打聽到消息,讓智慧翁有些難堪,於是急忙把這件事情說了一下,這也算是一個疑點了。

因爲當地的m國軍隊,已經很久都沒有執行過這種綁架任務了,尤其是最重要的匪首就在那個鎮上,可卻沒有遭受到哪怕是一槍的威脅,他們竟然只是爲了劫走一個居住在鎮上的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