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梁霜再次削起了蘋果,他寧願再去與白雲飛一戰,也不寧願再躺在病床上了 秦泰酒店在烏魯木齊市裏,算是不錯的酒店,我到酒店大門後,拿出電話,給羅方打了過去,告訴他我到了。

沒過五分鐘,羅方的身影就從酒店裏面走了出來。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一條牛仔褲,這身打扮,可比他在魔界時,喜歡穿的那身黑袍好看多了。

羅方長相帥氣,並且成了魔君後,身上若有若無的有一種上位者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模仿不出來的,就是普通的言行舉止,同樣一個人和羅方做一樣的動作,就是做不出他那樣的感覺。

所以一路上,也是引起不少美女駐足往羅方看。

羅方眼睛都不斜一些,走到我面前,說:“我開好房間了,跟我來吧。”

說完,轉身就走。

羅方開的是一個雙人間,房間挺大的,我把三清化陽槍之類的東西放下,從衣兜裏把青鸞火鳳掏出來。

青鸞火鳳嘰嘰喳喳的就在屋子裏面亂飛起來。

我和他坐到沙發上,他給我倒了一杯茶。

我問:“嶗山之前聯繫到了通天教,約神無雙出來決戰?”

“恩。”羅方回答很簡潔。

我原本還想問問他具體怎麼回事呢,…≯,..不過看他的模樣,估計也懶得說。

並不是他不願意搭理我,而是他性格就是這樣。

“就我倆人去,萬一被通天教的人埋伏了怎麼辦?”我問。

“高手都有自己的傲氣,只有我們埋伏神無雙的可能性,神無雙本來就比我倆要強,何必做這種埋伏偷襲的事情?反倒是讓自己被別人看輕?”羅方淡然的笑道。

有道理。

我忍不住點頭。

房間中有一個很大的落地窗,我倆住二十幾樓,能看到很遠的景色。

“明天在什麼地方決戰?”我問。

“一處沙漠中。”羅方道。

我說:“我知道在沙漠,具體位置呢?”

“沙漠中,說了你也不知道,明天跟我走就行了。” 故人以北愛荒涼 說完,羅方他就閉上眼睛休息起來。

我略感無語,果然還是這個吊樣。

如果換做孫小鵬向我這個態度,我早就揍他一頓了。

這一夜,我並沒有睡好,腦海中一直想着的都是明天和神無雙決戰的事情。

最好的情況,自然是我和羅方斬殺神無雙,然後萬事大吉,大家擺個慶功宴,好好慶祝一下。

我心裏清楚,想達成這個目標並不容易,不過再難也得咬牙去做。

第二天一大早,我跟羅方就起牀了,雖然決戰的時間是晚上,但我倆想了想,還是準備去逛一逛街。

我心裏思緒很亂,而羅方,卻和我完全恰恰相反一樣,他看起來心態很平靜,好像晚上只是去赴個宴,吃頓飯一樣。

就算是晚上吃飯喝酒,也得想想晚上喝多少之類的事情吧?

他倒是樂滋滋的跟我一起逛街,時不時還會買點小玩意。

他看出了我的心思,便給我說:“想這麼多又有什麼作用?我魂飛魄散的期間,恍恍惚惚的到過很多地方,見過很多事情。”

“魂飛魄散之後?不是徹底消失嗎?”我好奇起來:“你還能見識什麼事情?”

羅方眉頭微微一皺:“爲什麼會這樣我也不清楚,但我的確到了很多地方,也遇到過很多形形色色的人。”

看羅方不願意多談的樣子,我也就沒有繼續追問。

我倆一直玩到晚上六點,距離約定好決戰的時間,只剩下一個小時,羅方好像纔想起這件事,然後他帶着我回到酒店,帶上了東西,接着,從酒店裏開着一輛吉普車,往沙漠中去。

這輛吉普車好像是嶗山在烏魯木齊的弟子提供的,在沙漠中行駛暢通無阻。

我雙肩兩邊,站着青鸞火鳳,它倆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我卻聽不懂它倆的話。

艾唐唐沒在,如果在的話,倒是能翻譯一下。

七點整的時候,我們終於到了約定的地方。

這裏很荒涼,遠離了沙漠中的公路,遠處有一塊極大的岩石,高有三十多米,此時,沙漠中的風呼嘯吹過,我和羅方剛下車,我便看到那塊巨大岩石上,站着一個人。

神無雙!

神無雙此時揹着手,依然是帶着面具,穿着那一身黑色長袍,他雙眼鋒利的看着我,不過隨後看向羅方的眼神,卻溫和了許多。

“神無雙!”我大聲喊道:“我們到了。”

神無雙揹着手,飛了下來,在距離我們十米遠的地方停下。

他微微點頭:“不錯,陽之極致,和陰之極致,你們二人聯手,倒是可以和我一戰。”

我捏緊三清化陽槍,看着不遠處的神無雙。

“來吧,讓我看看,你們到底有什麼長進。”神無雙依然揹着手。

我和羅方對視一眼,也不羅嗦,羅方右手,瞬間出現了百里魔刀,隨後,身上磅礴的陰之極致爆發開,他腳一蹬,朝着神無雙就衝了過去,隨後,一刀便往着神無雙的腦袋上招呼。

神無雙輕輕擡手一拍,他手中流露出金色和黑色融合而成的陰陽極致,這股陰陽極致變成了一根金色和黑色融合的長槍。

他一隻手便擋住了羅方一刀又一刀的進攻。

我一看,便喊道:“青鸞火鳳!”

此時,青鸞火鳳!

青鸞火鳳變成了風火輪。

神無雙也吼道:“青鸞,火鳳,怎麼,不認識我了嗎?”

突然,風火輪竟然在我和神無雙之間搖擺不定了起來。

我看着神無雙,心裏想到之前青鸞火鳳說過,神無雙給他們的感覺,就跟給我的一樣。

青鸞火鳳是從我手中孵化出來的,絕對不可能攻擊我。

神無雙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會給青鸞火鳳一種,是我的感覺,但即便青鸞火鳳知道神無雙不是我,但也下不去手攻擊他。

我想到這,也不再猶豫,拿着三清化陽槍便衝上去,一槍朝着神無雙揮舞過去。

神無雙在我加入戰局後,也不敢大意了。

他雖然有陰陽極致,但我有陽之極致,羅方有陰之極致,我倆聯手,並非沒有可能殺得死他。

他要是再像之前那樣大意,可就真是傻子了。 一邊是滾燙的飯菜,一邊是酸爽的果肉。此刻的許曜正在享受著不一樣的冰火兩重天。

好在這種悲慘的狀況沒有持續多久,過了一會門再次打開,這次進來的是一群老醫生。

葛醫生對著三女說道:「今天就到此為止吧,許曜剛剛恢復身體,還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

其他人一聽,只能暫且放過許曜,一起退了出去。

許曜剛鬆一口氣,只見梁霜和黃詩秋都離開了,而秦雪仍舊站在原地,並沒有任何離開的意思。

「你怎麼還不走啊?」許曜問道。

秦雪卻是露出了一副得逞的笑意:「當然不急著走,我可是護士,當然是要留下來照顧你生活的。」

隨後秦雪又轉過頭來對醫生說道:「我幫許先生換藥可以嗎?」

「當然可以,那麼就交給你了。」葛醫生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聽聞秦雪便嫻熟的開始解開了許曜的衣服,並且開始解開了他身上的繃帶。

其實這些對於許曜來說都是常規操作,他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但是秦雪每次都是一邊痴笑的看著他,一邊幫他解著繃帶,這股笑意讓他感覺有些毛骨悚然冷汗直冒。

「許先生不用那麼緊張,我是不會傷害你的。」秦雪解開了許曜的繃帶后,雙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不斷的劃過他身上的肌肉,讓許曜冷汗直冒。

他甚至已經想要投訴,是否可以舉報護士對他進行性騷擾。

「沒想到許醫生的傷好得那麼快呢,估計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出院了。真是可惜呢。」秦雪看著許曜身上的傷口,不僅是槍傷,就連骨頭折斷的損傷也開始癒合。

「可惜什麼啊……」許曜無奈了,然而他低頭一看猛的反應過來:「你已經把我身上的繃帶都解開了嗎?」

「是的哦,我來給你換藥吧。」秦雪說著便十分嫻熟地開始,為許曜換藥,她的手法十分嫻熟,手術也十分的快,靈巧的為許曜換上了葯后,拿著膠帶朝著許曜到身上一捆,準確無誤的就把他的傷口部分覆蓋上了。

「可以啊,速度蠻快的。」就連許曜也不得不感嘆起來。

他平時進行手術時,經常習慣一個人進行。因為他的速度和節奏實在是太快了,然而這個秦雪,卻是他第一次見到的唯一速度能跟上自己的護士。

「嘿嘿,那是當然,我爺爺也常說,要是我的速度能夠跟你搭配的好,手術的質量肯定會有飛一般的提高。」

秦雪說道自己的手速,也是十分的自信。

這時葛醫生也出來說道:「是的,小雪來作護士協助手術確實十分的棒。有好幾次我還沒有說要做什麼,她就已經幫我準備好了儀器和藥劑。」

聽聞此言許曜倒是有些躍躍欲試了,醫生這個職業別看表面風光,實際上危險程度可不亞於戰場。如果有護士協助的話,那就相當於多了一個戰友。

「是么?那麼等我出院后,就作為我的助手,配合我一起試著完成一場手術吧。」

秦雪聽到許曜的邀請先是一愣,隨後臉上綻放出了十分激動的神情:「好的!我會加油的。」

這次的笑容,不同於以往那花痴般的笑容,反倒是一種得到了認可后,十分開心的笑顏。

在做完一系列檢查后,葛醫生對許曜說道:「真是不可思議啊,我在這裡從醫了20多年,第一次見到有像你那麼神奇的病人!」

「怎麼了……」

「你的身體恢復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我甚至想要解剖你,看看你體內細胞的活躍度到底有多強!」葛醫生看著許曜的身體,眼中居然爆發出了一股狂熱之情。

「不了,不了,其實只是我傷勢不重平時又保養得好而已,你知道的,我是中醫世家,平時當然有一些強身健體的方法。」

葛醫生看了看許曜后,對他笑了笑:「要不你給我透露一下?怎麼樣才能讓身體變得更強健?」

「咳咳,家族秘籍,不宜外傳。抱歉了。」許曜只能另外找個借口搪塞過去。

見到許曜不肯透露,葛醫生也就沒了興緻:「那好吧,葛醫生好好休息,我們先回去了。小雪在這裡好好的照顧許醫生吧。」

「好的,葛叔叔。」看到葛醫生為自己創造了機會,秦雪笑得異常的開心。

等到這群醫生們離開后,就只剩下秦雪,獨自的跟許曜坐在一起。

「許醫生,現在是我們兩個人獨處的時間了,有什麼不方便的事情,可以盡情吩咐我來幫你做哦。」秦雪倒是十分有活力的坐在許曜的身邊。

許曜不近女色許久,現在突然有一個穿著護士服的美女坐在自己身邊,許曜都還有些不太好意思。況且對於秦雪他也是初次見面,並不是很熟悉,而秦雪又非常的熱情。

「暫時沒什麼事,你先去休息吧。」許曜看向了秦雪,只見她的身上除了護士服之外,並沒有過多裝飾,畢竟護士可是有規定不能化妝的,而且身上的氣息也是一種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踹了首席總裁 看到許曜確實沒有什麼事,秦雪就只能坐在許曜的身邊,拿著一張報紙看了起來。許曜則是在一旁觀察著這個對自己頗有好感的女孩。

雖然沒化妝,但是秦雪天生的容貌就十分不錯,雖然比不上黃詩秋和張芸那種細細保養的皮膚,但也算是白白凈凈。

許曜一路看下去,直到看到秦雪的雙手時,他才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秦雪的小拇指似乎在輕顫,這種顫抖是一種無意識的,由筋肉控制的一種顫抖。在整隻手動起來的時候,這種顫抖並不明顯,然而在手不做任何動作的時候,這種顫抖卻會帶動著其他兩根手指,也跟著動彈。

似乎是注意到了許曜的目光,秦雪突然收回了自己的雙手,藏在了自己的身後。

許曜看到她這一副驚慌的動作,低聲詢問道:「你的手……受傷了?」

「不,沒有,只是最近太累了而已,許醫生不要介意。我還有事,先離開了。」秦雪的表情從熱情一點點的變得冷漠,她藏著自己的雙手,頭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

而許曜看著她的背影,心中已然有了打算。

「看來自己的這個助理護士,遠沒有自己所看到的那麼簡單。」 我一槍又一槍的往神無雙刺去,可他卻能看出我的槍法,甚至我每次要怎麼攻擊,他都能看得出來一樣。

甚至我一槍都還沒打出,他手中陰陽極致凝聚成的槍桿,就已經提前擋在了我要進攻的地方。

這分明便是對我的槍法瞭解到了極致,甚至每一次我要怎麼出手,他都已經提前預料到了。

我心裏咯噔一下,果然,神無雙對疾風槍法瞭如指掌,比我還要厲害。

相反,羅方手拿百里魔刀,每一刀,反倒是會讓神無雙花費很大力氣去抵擋。

“阿秀!一起出手。”突然羅方喊道。

我一聽,念道:“天雷殷殷,地雷昏昏,六甲六丁,聞我關名,不得留停,迎祥降福,永鎮龍神!”

我手中的三清化陽槍在黑暗的沙漠中綻放出耀眼的光芒,而羅方手中的百里魔刀也是充斥着陰之極致,我倆同時朝着神無雙的胸口打去。

神無雙手中長槍瞬間變成了一個盾牌。

轟!

神無雙捱了我倆這一招,直接被打飛出去,撞進了身後那顆巨大的岩石中。

他飛進這顆岩石時,我心裏也露出喜色,果然我倆聯手是有機會擊敗神無雙的。

“能行!”我欣喜的說道。

“還不夠!”羅方卻皺眉搖頭起來。

我一聽,此時,那顆龐大的岩石竟然裂出一條條的裂縫,看起來就跟雞蛋被敲碎了一樣。

一聲巨響。

這顆高三十米的巨石,竟然化作無數拳頭大小的碎片碎裂飛射。

神無雙站在半空中,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他臉上的拿道面具也裂開了一條長縫。

咯吱一聲清響,他的面具分成兩半,掉落在了地上。

面具下的臉龐,自然是和我一模一樣。

我寧願神無雙帶着一個面具,不然他用着我之前的身體,我看着就感覺有些噁心,更別提和自己的身體打了。

“哈哈哈!”

神無雙突然擡頭大笑起來,眼神中並沒有流露出憤怒,反而是欣喜。

“好!你們兩人的力量聯手,竟然能有這麼強,不過還不夠,你們還要再強一些,再強一點點就夠了!”神無雙說完,朝着我倆就飛射過來,右手又出現了一柄長槍。

他一槍直接朝着我就刺了過來。

“再來一次!”我說。

我和羅方又用剛纔的招式,百里魔刀和三清化陽槍併攏到一起想要迎擊神無雙。

結果沒想到,我手中傳來一陣劇痛,隨後三清化陽槍掉落在地上。

羅方手中的百里魔刀也是同樣。

“躲開。”羅方說。

我倆急忙撿起地上的武器,往兩邊跑去。

我倆跑開大概也就十幾米遠,地面就傳來震盪,我回頭一看,我和羅方之前站的地方,神無雙半蹲在地上,槍插在地上。

而他周圍直徑十米內的沙,竟然全部消失了,被陰陽極致這個力量直接毀掉了。

神無雙來真的了!

神無雙慢慢站起來,左右看了看我和羅方:“你們一陰一陽聯手,的確能和我一戰,可你們卻不能讓這兩股力量融洽的合在一起攻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