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那個陳天好像跟韓老的關係不簡單啊,要不然也不可能如此囂張……」

「就算那小子跟韓老有關係那又能怎麼樣?那個什麼陳天目中無人難道就不應該被教育一下嗎?」

眾人的議論聲在大廳裡面響起。

呂星辰猶豫了一下,連忙從舞台上面跑了下來,然後笑呵呵的沖著韓城喊道:「韓爺爺好!」

「恩!」韓城不咸不淡的答應了一聲,然後繼續邁著步子奔著林祥陳天兩人所在的位置走去。

「爺爺,您怎麼親自過來了啊?不是說有事嗎?」呂星辰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呂文林問道。

「本來我是打算跟你韓爺爺去喝茶的,但是你韓爺爺聽說今天有一個古董拍賣會,來了興緻想要過來看看,所以我就跟他一塊過來了!」呂文林笑呵呵的解釋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啊!」呂星辰輕輕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韓城快步走到林祥的面前,然後冷聲說道:「林祥啊林祥,你是不是以為自己生意做大了,就可以不把我這把老骨頭放在眼裡了?」

「韓老您這是什麼話啊,我林祥可一直都記著當初您對我的提拔之恩,無論到什麼時候都不敢忘!」林祥連忙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那你讓這些保安將我的恩人趕出去是怎麼回事?」韓城面無表情的喊道。

一旁的呂文林聽到這話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連忙上前,眼神十分震驚的看著韓城問道:「老韓,今天你跟我說的那個一腳秒殺許虎的高人可是這位小兄弟?」

「沒錯,陳先生便是我說的那位高人!」韓城輕輕點頭。

眾人聽到韓城跟呂文林的對話之後,紛紛愣在了原地,臉色略顯蒼白。

他們並不在意陳天是韓城的恩人,雖然韓城在江州市也算是一個大人物,但是在場的這些人中也不缺實力不乏之人,所以即便剛才眾人已經知道陳天有韓城在背後撐腰,依舊想要將陳天從大廳裡面趕出去。

但是當他們知道陳天一腳秒殺了許虎之後,看陳天的眼神瞬間就不一樣了。

因為江州所有的大人物都知道許虎的實力有多麼恐怖,但是陳天竟然能夠秒殺許虎,那陳天的的確確能夠配的上高人兩字。

當初韓城因為得罪了一個許虎,便惶惶不可終日。

而此時在場這些人,竟然得罪了一個比許虎還要恐怖百倍的存在!

眾人怎麼可能不心驚?

當然了,此時最為心驚的人還是林祥!

「韓老,您說這位陳先生一腳秒殺了許虎?」林祥深吸了一口氣,將信將疑的沖著韓城問道。

「難道老夫還能跟你說謊不成?」韓城冷哼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補充道:「幸好老夫來的及時,要不然你以為你手底下這些保安能是我恩公的對手?」

林祥呆愣楞的看著那個一身地攤貨的陳天,心中連連叫苦,因為這個陳天無論從那個角度去看都不像是一個高人啊!

林祥如果知道陳天可以一腳秒殺許虎,那就算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讓人把陳天從大廳裡面攆出去。

「恩人,不好意思,老夫來晚了!」

韓城當著在場無所人的面沖著陳天深深鞠了一躬,語氣無比恭敬的說道。

「無妨!」

陳天語氣淡然。

眾人看見韓城對陳天如此態度之後,心中便再也不敢懷疑韓城剛才那些話的真實性了。

無論如何,韓城在江州市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能夠讓韓城做到如此的人不是很多,如果陳天沒有點真本事,韓城怎麼可能不顧自身顏面,鞠躬致歉?

當然了,此時表情最為難看的還是呂星辰跟呂星火兩人。

因為除去林祥之外,他們兩個得罪陳天最深。

「星火,你沒有得罪這位陳先生吧?」

呂文林年近八十,自然一眼便能看出呂星火跟呂星辰兩人的臉色不對。

「爺爺,我……」

「混賬東西,滾出去!」

呂文林看見呂星火這個結結巴巴的樣子便知道呂星火肯定是沒少得罪陳天,身體微微發顫,指著大廳出口喊道。

「爺爺,你聽我說……」

「我讓你滾出去!」

呂文林聲音異常憤怒。

呂星火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離開了拍賣會現場。

呂星辰看著呂星火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道:「爺爺,其實星火剛才就是嘲諷了陳天兩句,也算不上得罪,您沒必要發這麼大的火!」

「你懂什麼?今日我聽你韓爺爺說這位陳先生的實力非常恐怖,即便是孫師傅都對陳先生的本事驚嘆不已,孫師傅那可是咱們江州武道的高人啊,但是卻對一個不到二十歲的青年有如此評價,這說明什麼你自己心裏面還不清楚嗎?」呂文林面無表情的說道。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陳先生剛來江州市,假以時日必定揚名江州,所以咱們呂家一定要跟陳先生處好關係,就算不能拉攏也不能得罪!」呂文林看著陳天的位置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星火這孩子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老韓都不敢得罪的人,他竟然敢得罪,糊塗啊!」

呂星辰聽完呂文林的話之後,額頭上面掛著細密的汗珠,心中五味雜陳,因為剛才他也得罪了陳天。 勝利在望嗎?

風玫抬手摸著自己溫度低的有些不正常的下巴,忍不住發出一聲輕笑。這個二傻子系統,究竟是誰給它的自信?

不過沒有寄體的記憶……沒有就沒有吧,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風玫看向四周,這裡是一片荒山,整座山籠罩著極重的陰氣,而陰氣最重的地方……她的腳下。

聚鬼陣?

誰特么的在她的腳下布下了一個聚鬼陣!

而且……風玫抬手將釘在自己胸口處的東西拔出來,拿在手中把玩著。

釘魂釘?

又是聚鬼陣,又是釘魂釘的,要對付她這具身體的人的手筆倒是不小。

想到剛剛醒來時那些鬼眼冒綠光對她張著血盆大嘴的模樣,風玫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嘖,被眾鬼分食什麼的,想想就覺得可怕。

不過,剛剛那些鬼好像叫她「池月」來著?而且發現她醒了,那些原本要吃她的鬼就立即被嚇跑了。

所以,寄體的名字叫池月,應該很強大,是讓眾鬼覬覦又懼怕的存在。所以發現定魂釘沒釘住她時立即就嚇跑了。

至於覬覦,她能感覺到四周的陰氣爭先恐後的往她的身體里鑽,很舒服。這身體,是純靈至陰的鬼體,對於其他鬼魂來說是大補的存在。

沒錯,她現在是一隻鬼。但是這鬼身體給她的感覺又有些特殊,究竟是哪裡特殊她暫時她沒找到原因。

根據寄體心愿來看,就是一隻名叫池月的純靈至陰的鬼,被女主給殺了,而她要完成的任務就是查清楚女主殺她的原因。

所以,盯緊女主就好,沒毛病。

將手中的釘魂釘收起來,風玫唇角的笑意迎著破曉的微光,好看極了。乾坤聽書網

該去幹活了。

「系統,定位女主。」

【您的系統已下線。】

風玫:「……」綁定了一個二傻子系統真的好無奈,難道它忘了在第一個世界時為了讓她能夠更好的完成任務,已經將定位男女主這項許可權移交給她了?而且還是不可收回的那種。

此時風玫眼前已經出現了一個透明的屏幕,上面一條綠線標出一條道路來,終點一個紅點點是女主所在的位置。

系統也看到了屏幕,記起了已經被它遺忘的事情后……立即灰溜溜滾下線。

只怪當年太年輕。

風玫照著系統的路線指引向女主所在的方向飄去。

風玫剛離開不久,這處荒山上便出現了一個男人。

一個很帥的男人。

男人看起來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他穿著白色的休閑服,說不出的優雅高貴。

他在風玫原本所站立的地方的上空憑空而立,俊美的容顏好似鍍了一層銀白色的月華,眸光流轉間仿若揉捻了夜空中璀璨的銀河,美的炫目。

他的目光從下方掃過,寡淡無波,當視線定格在聚鬼陣上時,眸光微微微漾起漣漪。

只見他好看的薄唇輕掀,如喟嘆般的輕靈之聲散在了風裡。

「竟然逃掉了。」

似乎是說不出的可惜與遺憾。

風過後,周遭寂靜,只有荒山雜草,連一絲蟲鳴也無。空中月華朗朗,那如明月般俊美的男子仿若只是月光下的海市蜃景,縹緲無蹤跡。 古匯商場,拍賣行內。

「韓老,我今日真的不是故意得罪陳先生的!」林祥表情緊張的沖著韓城喊了一聲,然後咽了口口水繼續說道:「今天拍賣會我把我收藏的那隻唐玄宗所用的鑲金瓷碗拿了出來,陳先生說我這隻瓷碗是假的,但是陳先生根本沒有仔細觀察過我那隻瓷碗,而且還嘲諷在場的所有專家,所以我才會想要把陳先生請出去!」

「曉汐,是這麼回事嗎?」韓城扭頭看向韓曉汐的位置,皺眉問道。

「是這麼回事!」韓曉汐輕輕點頭。

韓城看著林祥猶豫了兩秒鐘,心中多少也有些為難,因為如果真的如韓城所說那麼陳天如此行事卻是有些過分,你連看都不看一眼,便說人家的東西是假的,而且還嘲諷在場的所有人,這不擺明了就是過來砸場子的嗎?

「恩公,您確定那隻瓷碗是假的?」韓城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恩!」陳天姿勢十分隨意的坐在椅子上面,微微點頭。

「……」

韓城看見陳天如此自信之後,心中多少也有些為難,不知道今日這件事應該處理才好,畢竟陳天今天得罪的人可不是林祥一人,而是在場的所有人。

「韓老,既然你已經親自出面了,而且陳天還是你的恩人,我們也就不為難他了,只要今天陳天能夠像我們證明這隻瓷碗是假的,我們在場的所有人確實眼拙了,我們集體給陳天道歉,但是如果陳天沒有辦法證明這隻瓷碗是假的,不管他是誰的恩人,也不管他的身手到底有多厲害,我都希望他能給我們大夥一個交代!」

就在這個時候,張洪山站了出來面無表情的喊道。

「對啊,我們不能因為他厲害就指鹿為馬,他身手厲害也不能代表他在古董鑒定方面也厲害!」

「今天這件事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眾人看見有人帶頭之後,紛紛站出來跟著喊道。

林祥聽到眾人的喊聲之後,皺眉看向陳天的位置,輕聲說道:「陳先生,您若是真確定我這隻瓷碗是假的,那您能不能當眾證明一下,要不然我沒有辦法跟其他人交代!」

「想讓我證明對嗎?」陳天淡淡一笑,然後扭頭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韓曉汐,輕聲說道:「曉汐,你上台證明給他們看!」

「我?」韓曉汐愣了一下。

「對,就是你!」

「我……我不懂鑒定古董,我能行嗎?」韓曉汐有些不明白陳天的意思,結結巴巴的說道。

總裁私寵·女人,吃定你! 「鑒定這隻瓷碗非常簡單,只要長手就可以!」陳天坐在椅子上面,語氣十分隨意的說道。

眾人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彷彿更加憤怒了,長手便能鑒定,這話明顯是在嘲諷在場的所有人。

「爺爺?」

韓曉汐扭頭看向韓城的位置,尋求韓城的意見。

厲少,夫人喊你回家哄娃 「恩人讓你上去你就上去吧!」韓城猶豫了一下,輕輕點頭。

韓曉汐踩著高跟鞋,緩緩走到舞台上面,眾人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韓曉汐的身上,想要看看陳天到底如何證明這隻瓷碗是假的。

「把那隻瓷碗拿起來!」

大叔,你真迷人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韓曉汐說道。

韓曉汐深吸了一口氣,伸出玉手,小心翼翼的拿起了瓷碗,然後看著陳天問道:「然後呢?」

總裁的壞新娘 「摔碎它!」

陳天表情一如之前那般隨意淡然。

嗶!

當眾人聽到陳天那一句摔碎它之後,整個大廳都陷入到了一片混亂之中,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震驚,因為他們根本就想不明白陳天到底要做什麼。

陳天鑒定那隻瓷碗的方法竟然是摔碎它!

「這個陳天是不是瘋了?那可是唐朝的鑲金瓷碗,多麼珍貴的古物,說摔碎就摔碎啊?」

「是啊,陳天,你以為這是你家的飯碗啊?你簡直就是在胡鬧!」

「我看這個人根本不會鑒定古董,他無非就是想要靠這種辦法威脅我們!」

「對啊,讓他摔,反正即便是真的那也得他出錢買下來!」

眾人紛紛站起身沖著陳天的位置喊道。

呂文林看著那個坐在椅子上面的面色淡然的少年,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感嘆道:「那隻瓷碗即便是我自己去鑒定,我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判斷出真假,陳先生竟然能如此自信,他到底是真的看出來這隻瓷碗是假的?還是在這裡胡鬧呢?」

「我覺得他就是在胡鬧,當初我在歐洲看見過一隻一模一樣的鑲金瓷碗,那隻碗是從唐玄宗的墳墓中挖出來的,肯定是真的,剛才我鑒定了一下,兩隻碗無論是紋路碗底重量以及手感都是一模一樣的,所以我可以確定那隻碗是真的!」呂星辰緩緩說道。

「是啊,什麼東西都可以偽造,但是重量沒有人能夠仿照出來!」呂文林輕輕點頭,彷彿非常認同呂星辰的說法。

韓曉汐拿著瓷碗,呆愣楞的看著陳天的位置,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才好。

她本身就是喜愛古董之人,而她手中的這隻瓷碗如果是真的,那麼保守的價格估計也得是兩千萬以上,但是此時陳天竟然自己摔碎它。

如果瓷碗是真的,那麼這個責任誰來承擔?

一隻價值兩千萬的瓷碗,其中不僅僅是珍貴的收藏價值,還有很多的歷史研究價值,而陳天的這種做法明顯就是在暴遣天物。

「陳先生,您確定要摔碎我這隻瓷碗?我……」

林祥表情十分緊張的沖著陳天喊道。

「你們不是一直想讓我證明這隻瓷碗的真假嗎?摔碎它,就可以證明了!」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那如果我這隻碗是真的怎麼辦?」林祥咬著牙問道。

「它不可能是真的!」陳天緩緩站起身,這是陳天第一次起身,即便剛才十多個保安衝進來的時候,陳天都不曾站起來。

「既然他如此自信,那就讓他摔!」眾人此時完全就是看熱鬧不嫌事大,扯著嗓子喊道。

「摔!」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陳天目光堅定的看著韓曉汐說道。

韓曉汐猶豫了一下,隨即直接舉起瓷碗,然後狠狠的摔下下去。

「啪!」

一聲脆響,瓷碗砸在那白皙光亮的大理石瓷磚上面,瞬間四分五裂。

陳天看見韓曉汐摔碎瓷碗之後淡淡一笑,輕聲說道:「現在你們可以找個專家鑒定一下了!」

說完這話,陳天轉身奔著大廳出口的位置走去。

眾人萬萬沒有想到,韓曉汐竟然真的摔碎了瓷碗,而林祥直接愣在了原地,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這個人要跑!」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有人發現陳天要走,連忙扯著嗓子喊道。

「保安,給我攔住他!」林祥猛然抬頭,紅著眼睛吼道。

之前在門口待命的十多個保安在聽到這話以後,紛紛拿出電棍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上來。

但是誰都不曾想到,就當這些保安馬上要衝到陳天身邊的時候,陳天輕輕一揮手,一股肉眼無法察覺氣息從陳天的身體裡面爆發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