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樂人一聽,心中一沉。

顧銘淡淡一笑,扭頭看向孫大海,「他一個人太孤單了,把鄭家人都掛在上面吧!」

「是!」孫大海激動的回答。

鄭成才一聽,臉色變得煞白,直接嚇昏過去了。

燕家!

燕念之一個人獨自坐在庭院之中,目光悠悠的注視著遠方。

她想知道顧銘現在到了哪裡,會不會有危險,更想知道他的身邊是不是又多出了女孩子。

就在燕念之發愣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她的庭院之中。

「老祖!」

看清來人之後,燕念之急忙跑過去給燕家老祖行禮。

燕家老祖看了燕念之一眼,平靜說道:「又要想他了?」

「是的!也不知道他的情況怎麼樣了?」燕念之並沒有否認自己對顧銘的思念之情。

「燕家的事情以後就交給你哥哥吧,燕家不應該讓你一個女人來承擔一切。」

「老祖,你說的是真的嗎? 如嬌是妻:貪歡總裁不放手 那我可不可以去找他?」

燕念之聞言不由激動不已。

燕家家主之位,就好像是一個鐵鏈子一樣,牢牢的栓在她的脖子上,勒的她的喘不過氣。

現在聽到燕家老祖的安排,這讓她如何能夠不激動呢。

燕家老祖看到燕念之的樣子,微微一笑,「不能!還不是時候。小世界改變,大批強者出現,而我燕家本身在六大家族中就是墊底的,此時的他們更不會放過我們。」

「可是我……」

「孩子,他又不是不回來了,你們日子還長,而且你要把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去,否則你永遠也沒有資格站到他的身邊。」燕家老祖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我能感覺出來,他的實力在我之上。」

「老祖,你可是化神中期的實力呀!他竟然……」

「沒錯,他比的實力還高。這是三長老告訴我的,我相信三長老是不會說謊的。」

「是,我知道了!」燕念之恭敬的回答。

就在這時,二長老的身影出現在了燕念之的庭院之中。

「老祖,有燕銘的消息了!」

「什麼?」燕家老祖一驚,旋即大聲問道:「在哪?」

燕念之也是一臉的期盼,渴望的目光盯著二長老。

「雪陽城!」

「雪陽城?」

二長老隨即將雪陽城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當二長老說到顧銘一拳就把化神中期的趙家趙樂人打廢時,燕家老祖和燕念之兩人眼中滿是駭然之色。

燕家老祖只是感覺顧銘的實力在他之上,卻不想真的如此。

能夠一拳打敗一個化神中期修士,那麼顧銘的實力必須出他一個小境界,否則根本無不法做到。

這麼說,那顧銘的實力至少達到化神後期了。

燕念之真的不敢再想像下去,她手實力僅僅元嬰大圓滿,幾乎相差一個大境界了。

燕念之想到這裡,暗下決定,一定要努力修行,爭取趕上顧銘。

「趙家竟然想霸佔雪陽城,那也要問問我們燕家同不同意!」燕家老祖冷哼。

有顧銘在,燕家老祖無論說話還是辦事,與以往大不相同了。

他不想再繼續隱忍下去,他要讓其餘家族重新認識他們燕家。

「老祖,雪陽城的城主已經奉燕銘為主了!也就是說雪陽城實際上是屬於燕銘的了!」二長老說道。

「那又如何,燕銘是我們燕家的人,雪陽城是他的,我們不搶也不要,但是趙家想要搶我們燕家人的東西,那就不行!」

燕家老祖冷哼,臉色冰冷。

「老祖,現在怎麼辦?」二長老問道。

「如果沒有燕銘,也不會有我們燕家的今天,這種時候,我們燕家也不能當縮頭烏龜。集合所有化神期以上的弟子,隨我一起趕往雪陽城,展現一下我們燕家的實力!」

燕家老祖大笑,心情豁然開朗。

這時,天地突變,強大的靈力向燕家老祖湧來。 「老祖又突破了!」

燕念之被強大的力量推出數百米,她的庭院也化成了一片廢墟。

數個小時之後,一聲長笑,傳遍整個燕家。

燕家眾人知道,他們的老祖突破到了化神後期。

……

小世界趙家!

鄭成河來到趙家之後,被告之家主正在召開會議。

他沒有絲毫遲疑,直接跑向了趙家的議政殿。

大殿內,趙家等高層人物正研究下一步應該擴張的方向。

「家主,出大事了!」鄭成河剛跑到大殿外,就放聲大喊。

「何人在外面喧嘩,帶進來!」

趙家家主趙飛塵臉色一冷,大聲喝道。

當鄭成河被帶進來后,全場嘩然。

特別是鄭成河那滿身是血的痕迹,頓時引起了他們的怒火。

「到底怎麼回事?」趙飛塵冰冷的問道。

「家主,快去救救趙樂人大人吧……」

鄭成河一邊哭泣著,一邊將事情經過添油加醋的講了一遍,特別是顧銘讓他帶給趙飛塵的話,從他嘴裡聽來,更加充滿了鄙視與不屑。

「欺人太甚!他們燕家找死是嗎?」趙飛塵大怒,一掌拍碎坐下的椅子。

「這燕家根本就是沒把我們趙家放在眼中!」

「趙樂人再怎麼說也是我們趙家的人,竟然受到這樣的侮辱,燕家這是在侮辱我們趙家!」

「絕不能善罷甘休,滅了燕家!」

趙家高層無不憤怒,紛紛發言聲討燕家。

女神的合租神棍 「家主,那小子能夠戰勝趙樂人,想來他的實力應該很強,應該和家主您是一個境界!」趙家大長老站了起來。

「看來這件事只能讓老祖出手了!」趙飛塵輕聲說道。

「什麼?老祖?」

「家主,老祖他不是已經……」

趙家高層不由驚訝的看向趙飛塵。

「哈哈哈……,那隻不過是老祖故意對外宣布的假消息罷了!老祖已經突破到了合體初期,這也是我為什麼敢這如此擴張趙家地盤的原因,更是為什麼魔族沒有出現在趙家的原因。」趙飛塵大笑。

「天佑趙家,趙家大幸呀!」

「天佑趙家,趙家大幸呀!」

「天佑趙家,趙家大幸呀!」

……

趙家高層紛紛起身,對著趙飛塵躬身行禮。

「不多說了,既然燕家挑起了矛盾,那我們就先滅了燕家,包括雪山派在內。我要把趙家的地盤擴大到燕家的位置上!」

趙飛塵放聲大笑,彷彿已經看到了勝利一般。

就在趙飛塵請出趙家老祖的時候,趙家的情報系統傳來一條消息。

看到這個消息之後,趙飛塵的臉色陰沉下來。

「家主,發生何事了?」大長老急忙問道。

「燕家老祖帶著燕家化神期以上的強者,全部趕往了雪陽城,看來他們真的想和我們趙家開戰了!」趙飛塵冷哼。

「該死!」大長老眼中閃過一道殺機,急忙問道:「家主,我們怎麼準備,也召集化神期以上的弟子嗎?」

「就這麼辦,這次一定要將燕家一舉滅了,另外通知趙家軍隊,讓他們做好準備,一旦燕家強者都被滅了之後,就讓他們強打雪山派,然後一路向東直推!」

「是,我這就去安排!」

趙家大長老恭敬的回答,轉身離開。

雪陽城!

趙飛塵等人趕到雪陽城內城時,第一眼便看到了掛在城牆上的趙樂人,以及鄭家眾人。

趙樂人看到趙飛塵后,眼淚不由的流了下來。

趙樂人哭了!

鄭家人也哭了。

沒有知道他們這半個多月是如何過來的。

怪只怪鄭成河實力不強,一路飛往趙家所用的時間太多了。

而趙家又暗中布置,所以時間上多拖幾日。

趙飛塵此時的臉色鐵青,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趙樂人和鄭家人被掛在內城門上,成了整個雪陽城的一道風景。

所有前來雪陽城的修士,必然都要到這裡前來一觀,在嘲諷趙樂人和鄭家人之時,也是在告戒自己的時候。

趙樂人相比鄭家人要好上一些,至於他沒被那些修士太過侮辱,更沒有被人潑糞。

億萬豪娶少夫人 反觀鄭家人,沒有一個人是乾淨的,就連那些女人也沒有逃過。

可見他們在整個雪陽城是多麼的不得人心。

「把城門上的傢伙全部給我殺了!」

趙家大長才能手一揮,身後上立馬衝上去上百名化神初期的修士。

可是當他們剛剛衝到牆門前還有百米距離的時候,一道七彩色的光罩,將他們直接震退回來。

「陣法!」

「小小的陣法還想攔住我們趙家的腳步嗎?給我破了他!」趙家老祖冷哼,眼中滿是不屑之色。

「沒聽到老祖的話嗎?陣法師把陣法給我破掉!」趙飛塵急忙大聲喝道。

瞬間,趙家的數十名陣法師立即沖了內城前,一同出手轟向陣法。

可是陣法卻一點波動都沒有,反而將他們的攻擊反彈回來。

噗……

數十名陣法師全部口吐鮮血,實力弱的已經昏死過去。

「好恐怖的陣法呀!」

「那可全是化神期的修士,竟然無法攻破!」

「這是誰布置的?」

就在趙家高層驚訝不已的時候,就見內城上的陣法陡然間變了顏色。

下一刻火光衝天,數十道火焰長龍朝著那數十名陣法師沖了過去,隨後纏住他們。

「不好!」

趙飛塵看見這一幕,臉色大變,正當他準備出手時,他的耳邊傳來一道極其冰冷的聲音。

「你敢出手,那我就殺光你們整個趙家的人!」

噗嗤!

一口鮮血噴出,趙飛塵瞬間受了內傷,雖然沒有大礙,可卻也令他產生了強烈的恐懼。

僅僅一道聲音就讓他口吐鮮血,如果要是動起手來呢?

他不敢想像下去,身形不由後退一步。

「是誰動的手,給老夫出來!」

趙飛塵受傷,趙家老祖大怒,猛然揮拳砸向內城。

然而,他的攻擊依然無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