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已經結婚的,那麼必然是一個房間。

如果沒有結婚的,就由女士先選,女士所選的房間號是雙號,剩下的單號自然就是那些單身男人選擇的。

而且每個女士選擇的房間是公開的,而男人的房間號是隱藏起來的。

總裁追妻:追一送一 並且這兩個號碼的房間是相通的,中間有一道門。

要是對方相互有意,可以打開那道門,溝通感情,至於更深一步的交流,那就是自願了。

反正門關著,誰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

顧銘一聽便明白了。

沒想到雲山市的這幾個家族竟然這麼會玩。

難道他們就不怕搞出事情來嗎?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他的房間肯定會和應燁偉身邊那個女人分到一起。

至於鞏佳雨會被會到哪去他就不知道。

不過他有些疑惑,為什麼結婚的可以住在一起,那些已經確立男女朋友關係的不可以呢?

「汪語雪,我是佳雨的男朋友,我為什麼不能跟她住在一起呢?」顧銘問道。

「正常來說,你們是住在一起的。可是剛才在外面你已經看到了,應燁偉對你的態度,你認為他會讓你和佳雨住在一起嗎?不但不會,我懷疑應燁偉和姚陽德還有馬安平三個人說不定又憋著什麼壞水呢。」

還真讓汪語雪說中了,不過她的話,卻讓顧銘十分詫異。

沒想到這個汪語雪還挺了解應燁偉三人的。

果然,正如汪語雪說的那樣,鞏佳雨和他被分開了。

鞏佳雨抽中的十二號,和她房間相通的則是十一號。

顧銘看去,十一號竟然被那個叫馬安平的給抽走了。

這麼明顯的安排,他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既然男人的房間號是不公開,顧銘便有了辦法。

他隨便抽了一把鑰匙,當看到號碼不由愣住了,十三號!

也就是說他與鞏佳雨住在隔壁,但是房間卻不是相通的。

而和十三號相通的十四房間住的正應燁偉的那個女人。

回到房間后,顧銘看了眼窗外,臉上不由的劃過一抹玩味的笑容。

距離應燁偉他們計劃實施還有幾個小時,此時外面的天已經黑了下來。

就在顧銘思考的時候,突然傳來了敲門聲,原來是鞏佳雨和汪語雪。

「顧銘,我們去吃飯吧!不介意多我一個電燈泡吧?」汪語雪笑問道。

「怎麼會呢,走吧!」

顧銘微微一笑,和二人去了餐廳。

到了這裡,顧銘才明白汪語雪為什麼要說那句話了。

這裡的餐桌全部是為情侶準備的,一張桌了只有兩把椅子。

當然,也可能幾個人坐在一起。

通過觀察,這個汪語雪好像對其他的人好像都不感冒。

來了這麼久,除了見她對自己笑過外,就沒見過她對哪個男人有過好臉色,始終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最佳女婿 反而對女人卻是百般的嫵媚,顧銘有點懷疑她是不是取向性有問題。

目光不由的看向鞏佳雨,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她。

她倆之間不會有點什麼吧?

【作者題外話】:求銀票!求銀票!有銀票的投下,拜謝!! 帶著異樣的目光,顧銘坐下。

點完餐,三人很快便吃完了。

「顧銘,這個山莊有溫泉,咱們一起去泡一下怎麼樣?」汪語雪調皮的眨著眼睛。

顧銘不解,扭頭看向鞏佳雨,只見她的臉瞬間紅了,低著頭也不說話。

「那好吧!反正現在回去也睡不著。」

於是三人一起走向山莊的溫泉。

溫泉是建內室內的,地方非常大。

三人買了泳衣后,便走了進去。

讓顧銘沒想的是,汪語雪的本錢還是十分充足的。

鞏佳雨更不用說了。

如果不是為了鞏佳雨今後修真的道路考慮,顧銘早就吃下她了。

兩女走在前面,瞬間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來這裡泡溫泉的人還不少,應燁偉三人竟然也在。

當看到鞏佳雨和汪語雪后,三人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

「媽的,終有一天,老子要讓汪語雪成為我的女人!」應燁偉貪婪的目光緊盯著汪語雪,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將她吃掉。

他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汪語雪。

可是汪語雪根本不搭理他,可以說是十分討厭見到他。

每一次,應燁偉靠近,都會引來汪語雪的大罵。

久而久之,應燁偉也不去自找沒趣。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穿泳衣的汪語雪,已經沉睡的心臟再次跳動起來。

看到兩人身後的顧銘時,心中很是不爽,但是應燁偉還是迎了上去:「語雪,你今天真漂亮!」

看到應燁偉,汪語雪的臉瞬間冰冷,一臉厭惡的瞪了一眼,直接接著鞏佳雨走人,懶的搭理他。

應燁偉很是鬱悶,冰冷的瞅了顧銘一眼,轉身走了回去,拿起一杯紅酒,一飲而盡。

室內溫泉有著近三千平米的空間,可以說是一個小型室內水上樂園。

所有的水上樂園設施基本上都有。

鞏佳雨和汪語雪二人跑到人造沙灘嬉戲。

很快兩人被水侵透,身材更加的完美體現出來。

總裁的七日索情 看得應燁偉三人直流口水,特別是馬安平那小子,兩個眼珠子都要瞪出來,目不轉睛的盯著鞏佳雨。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起身便跑。

顧銘看去,只見他匆忙的鑽進了衛生間。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個年輕男人,一米七左右的個頭,向著鞏佳雨和汪語雪走去。

「兩位美女,你們是雲山市哪個家族的?我看沒有人陪你們,要不我來陪人們怎麼樣?」年輕男人眯著眼睛,一雙不懷好意的眼睛回來的在鞏佳雨和汪語雪身上掃蕩著。

「對不起,我們對你沒興趣!」

汪語雪直接冷著臉拒絕了,而後拉著鞏佳雨向一旁走去。

然而那個男人好像並沒有放棄的意思,跟了上去:「美女,大家都是出來玩,就當交個朋友怎麼樣?你們在這裡聚會不就是為了找男人嗎?你看我怎麼樣?」

汪語雪根本不想搭理他,再次拉著鞏佳雨離開。

此時的鞏佳雨也很氣憤,本來玩的挺開心,卻不想被人打斷。

心裡想著,如果這個男人再次跟上來的話,她就出手教訓一下。

就在這時,應燁偉突然起身,直接跑了過來。

姚陽德一看,急忙跟上。

「小子,你什麼意思?」

應燁偉直接攔住了那個男人,一把將他推倒。

「你們想幹什麼?欺負人嗎?你知道我是……」

誰字還沒說出口,年輕男人就感覺自己的臉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啪!

很快,他的那側臉也被打了!

「欺負你怎麼了?給我打,敢打擾老子喜歡的女人,找練是嗎?」

應燁偉冷冷一笑,他的狗腿子姚陽德立馬沖了上去。

「敢打我們應少女人的主意,我看你是找死!」

姚陽德上去后,大耳光子左右扇了起來。

嘴裡還不停的念叨著,「左右左,右左右,左右左……」

應燁偉冷笑,然後回頭看向汪語雪,笑道:「語雪,你們放心的玩,誰要是敢打擾你們,我就收拾他!」

說著,朝姚陽德擺了擺手,直接踢向那個年輕男人。

咔嚓一聲,就聽見一聲清脆的骨裂聲。

隨後,凄慘的叫聲從那個男人嘴裡發出。

「小子,給你點教訓,如果還敢過來,老子就讓你徹底消失!」

年輕男人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忍著劇痛,仇視著應燁偉。

「你給我等著,我不管你是誰,我都要讓你付出代價!」

說完,年輕男人拖著那條已經被踢斷的腿爬著離開。

「這小子還挺狂,也不打聽一下我們應少是什麼人,竟然還敢威脅應少,真是活膩了!應少,要不我去把他找個沒人的地方……」

後面的話,姚陽德沒有說出來,但是看到他那兇狠的目光便知道要幹什麼。

由於在汪語雪面前表現了一下,應燁偉很是得意,大聲說道:「我叫應燁偉,我等著你!」

說完,扭頭朝著汪語雪笑了笑。

可迎來的卻是冰冷的目光。

應燁偉早已經習慣,也不在意,帶著姚陽德走回剛才的位置,坐下后,再次把目光投向汪語雪的身上。

林少請上雪國列車 剛才那個年輕男人,他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在雲山市,有誰敢動他應家大少爺,更何況剛才那個人根本不是雲山幾大家族中的人。

這讓應燁偉有些疑惑,那小子是怎麼混進來的呢?

看著也不像哪個家族帶來的人,如果是的話,他敢這麼放肆嗎?

應燁偉想了一會,也想累了,乾脆也不想了,現在對他來說,還是看汪語雪重要。

而且他還拿出了手機,將攝像頭對準了汪語雪。

忽然,應燁偉感覺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回頭看去,頓時嚇了一跳。

「我的媽呀,什麼怪物?」

應燁偉直接將手機都扔掉了,直接從椅子上滑坐到地上。

只見一張奇醜無比的男人臉出現在自己面前,二米多高的壯漢,身體十分強壯,渾身的肌肉,正在均勻的跳動著。

「你他媽的才是怪物呢!」

壯漢二話不說,揮手一個巴掌扇了過去。

啪!

頓時就看見一道黑影向著人造沙灘飛去,一頭扎進了水裡。

「你,你竟然敢打應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姚陽德猛然站起,握緊拳頭直接向壯漢砸了過去。 姚陽德心中也沒底,應燁偉的實力可在他之上。

就連應燁偉都被一巴掌扇飛,更何況是他呢。

可是他卻沒有選擇,必須衝上去,否則事後應燁偉也要收拾他。

可以說姚陽德現在是騎虎難下。

「一個小小的明勁還想跟我動手!」壯漢沉聲,一臉的不屑。

躲都不躲,熊掌般的大手直接揮了過去。

啪!

逆流十八載 一聲巨響的巴掌聲,頓時響起。

只見姚陽德原地旋轉四五圈,最後一頭扎地沙灘里,昏了過去。

這時,應燁偉也爬了起來,站在水裡,憤怒的指著壯漢:「你是誰為什麼打我們?」

壯漢一聽,大聲說道:「為什麼打你們?你們剛才不是挺厲害的嗎?敢打斷我們少爺的腿,那我就打斷你們的腿!」

說著,便嚮應燁偉走去。

應燁偉此時終於明白了過來。

沒想到那個小子的來頭還不小!

可是他在雲山市根本就沒聽說過這個人。

那小子到底是哪個家族的。

「等一下,我是應家的應燁偉,我想是不是誤會了?」

應燁偉看著正在走來的壯漢,不由的向後退了數步。

「誤會?你打我們少爺也是個誤會嗎?別跟我提什麼應家,就是你爹來了也不好使!」

壯漢上前,伸手抓嚮應燁偉。

「媽的,你當本少也是吃素的嗎?」

應燁偉大怒,縱身跳起,凌空踢向壯漢。

壯漢根本沒有想到應燁偉會還手,一時疏忽,被踢了個正著。

砰!

應燁偉一腳踢在壯漢的頭上。

然而,應燁偉卻感覺踢到巨石上一樣,劇烈的疼痛從腳面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