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青年掃視周圍,然後回頭問:「小吳,是這裡嗎?」

一個濃眉大眼的男警察上前幾步,望著手裡的定位器肯定地說:「就是這裡,報警者還在這裡,周隊你看,就在這裡。」

女青年低頭看了一下手機大小的屏幕,見上面的紅點一動不動,吩咐道:「打一下。」

四五米外的李平聽見這句話,揮動著手機叫道:「警官,不用打了,是我報的警。」

李平就知道自己可能會被找到點,現在的科技手段多先進,跑是跑不掉的。

女青年向李平走過去,犀利地掃他一眼問:「你叫什麼名字?」

「李平」

「打你的人呢?」女青年又問道。

「被我打跑了。」

被警察問話,李平心裡多少有點緊張,沒有一點說瞎話的心思。

「來自周玥的驚訝值+89。」

女青年再次冷峻地打量李平:「他們有幾個人?」

「五個。」

「來自周玥的驚訝值+130。」

「被你一個人打跑的?」周玥懷疑道。

其他警察都懷疑地打量李平,很難相信眼前的「瘦子」能獨自打跑5個人。

李平掃幾眼他們的警徽,發現上面赫然是「刑警」兩個字。

他趕忙搖著手機說:「警官們不要不信啊,我有證據。」

「什麼證據,拿出來我看看。」周玥感興趣道。

李平把手機錄音打開,揚聲器響起一個陰狠的聲音:「要不然老子要廢了你,廢了你……」

「這個是主犯的聲音。」李平解釋道。

「在審判之前都是嫌犯,你無權給人定罪。」周玥嚴肅地糾正道。

錄音很長,把李平跟幾個混混打鬥的整個過程都錄了下來,「熊家四傑」的慘叫,胡志東的威脅,全都錄了下來。

「你很有心眼嘛。」周玥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

李平略顯拘謹地笑了笑道:「那幾個混混太囂張了,我不留個心眼不行。」

很快地,周玥心裡有了結論:

證據充分,事情明白,李平被人圍毆,情不得已用噴霧劑自衛,雖然傷了人,但屬於正當防衛。

周玥對一個做記錄的警察做個手勢,乾脆地說:「差不多就行,讓他簽個字我們收隊。」

「是,周隊!」

周玥心裡有些鬱悶,他們算是白跑了一趟,真是浪費警力。

但她知道不能怪李平,除暴安良是他們的職責。哪裡有需要,他們就要火速到場。

李平麻利地簽字,忍不住好奇地問:「周隊長,我報警為什麼來的是你們刑警呢。來的不應該是民警同志們嗎?」

周玥解釋道:「這是根據報警級別分的。

我給你提個醒,這一片不太平,早晚出門留意。那幾個傢伙大概是這片的混混,當心被他們報復。」

李平冷笑一聲,一臉的蔑視:「我才不怵他們呢,不怕他們來,就怕他們不來。」

「來自周玥的驚訝值+185。」

周玥英氣的臉上露出一絲佩服:「這麼傲,你很能打嗎?」

李平笑道:「還行!」

周玥又嚴肅起來:「年輕人別逞強,沒必跟他們死磕。」

李平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望著兩輛警車離開,轉身回了小區。

一輛警車中,坐在副駕上的周玥向後面問:「小吳,錄音一開始的那個聲音你聽著耳熟嗎?」

小吳粗黑的眉毛皺了一下:「聽起來像是那個『黃毛』胡志東。」

另外一個警察接話道:「絕對是那小子,才放出來幾天又開始不老實了。」

周玥恨恨道:「這混蛋狡猾的很,大錯不犯,小錯不斷。別讓我抓到他的罪證,否則讓他牢底坐穿。」

小吳接話道:「周隊,紅楓小區那一片正在鬧拆遷,據說有痞子們插手,胡志東那混蛋很有可能也參與了,紅楓小區的大門十有八九就是他們推的。」

周玥肅然道:「那一片的形勢複雜,孫局讓我們盯著,絕不能發生流血事件。」

車內的幾個警察齊聲道:「是周隊,我們知道了。」

李平在外面吃了兩大碗撈麵,喝著快樂水回了小窩。

回屋躺在床上,趴在一人長印有美女的抱枕上,李平開始回想中午的事。

中午這一戰他的收穫不小,首先有系統兌現的3000點強悍值,從胡志東那幾個混混身上收割了8000多點強悍值,至此,強悍值再次突破2萬點。

「黃毛」叫得囂張,警察真來了,還不一樣夾著尾巴逃竄。

黃毛在他手裡連吃了兩次癟,應該不會那麼快再來報復,晚上起碼應該是安全的。

如果黃毛再來報復,那他不介意教他們怎麼做人,叫他們徹底死了報復的心。

對付黃毛那幫人,用不著半點的仁慈,直接下狠手就對了。

監控為證,他只是正當防衛。

等等,李平忽然想到了一個漏洞,如果監控再被人破壞了怎麼辦?

既然已經被人破壞了一次,就有可能再被破壞掉,而且還有可能就是「黃毛」一夥破壞的。

「系統,有沒有什麼監控設備可以推薦的?」李平滿懷希望問道。

「【監控小蜜蜂】,模擬小蜜蜂,體積小,功能強,帶有紅外夜視功能,能通過光藍牙與手機連接。

腦波控制,低空飛行,可持續錄像10分鐘,540P高清畫質,只需3000強悍值,是否購買?」

李平被驚喜到了:「要了要了。」 【監控小蜜蜂】栩栩如生地在李平眼前盤旋,發出細微的「嗡嗡」聲,身體是黃顏色的,煞是小巧可愛。

2秒鐘之後,李平便可以用意念來控制【監控小蜜蜂】飛行。

調教了一會兒,李平讓它落在電腦桌上,開始鼓搗怎麼跟手機連接。

他打開手機藍牙,發現一個「smallbee」的可連接對象,點了一下,秒連,很快手機相冊里找到了一個叫「smallbeel」的相冊,裡面已經有段十幾秒的視頻。

有此取證神器,看你「黃毛」還能囂張到幾時。

李平控制著【監控小蜜蜂】滿屋飛,對它的可靠性和靈活性做了全面測試,都給了滿分評價。

小蜜蜂這會兒還用不上,李平就讓它休眠,然後高枕無憂地午休。

樓上的門忽然響了一下,李平兩眼一睜,思睿大美女回來了?

他心癢難搔,好想一探究竟,自然地想到【監控小蜜蜂】,臉上露出壞笑。

我就看一眼,保證只看一眼。

小黃蜂走你!

「小蜜蜂」很快起飛,振翅向入戶門飛去。

李平緊隨其後,把門打開放「小蜜蜂」出去,心裡興奮地尖叫:「GO,GO,GO,baby!」

小蜜蜂振翅向樓下飛去。

李平跳上門口的沙發,兩眼火熱地盯著手機屏幕,正播放著「小蜜蜂」傳回來的實時監控畫面。

「嘖嘖,這畫質真是沒得說,清得頭髮絲都能看見。」李平讚不絕口。

樓上的入戶門緊閉,「小蜜蜂」飛不進去。

這難不倒平哥,大門進不去咱就走窗戶。

「小蜜蜂」很快飛到北面的窗戶,發現無縫可鑽,紗窗眼太小,進不去。

要不然算了吧,這種事要看機緣,老天都不讓你看啊。

不行,怎麼能就這麼算了,都忙活到這份上了,怎麼招也得看一眼吧,就一眼。

越是看不到李平越是心裡痒痒,想看一眼的慾望越是強烈。

功夫不負有心人,2分鐘后,「小蜜蜂」終於從南面窗戶一個不起眼的小洞里飛了進去。

「小蜜蜂」神不知鬼不覺地飛進主卧,手機屏幕上畫面一變。

拉著窗帘的卧室中光線朦朧,思睿美女穿著合身的睡衣躺在床上,貼身衣物依稀可見。

李平「咕噸」咽口唾沫,獸血開始燃燒。

「呵呵……」

李平發出鵝一樣的笑聲。

思睿美女修長的四肢隨著舒展著,白皙的小腿快伸到了床尾。

凹凸的曲線起伏延伸,從頭到腳組成一條美妙的風景線,最妙的風景還在兩座峰巒之間。

「一隻小蜜蜂啊,飛進花叢中啊,左飛飛,右飛飛……」

李平天真無邪地哼起了兒歌。

「小蜜蜂」歡快地飛著,全方位地給思睿美女拍寫真。

「額」

不知怎滴,思睿美女竟動情的叫了一聲。

李平頓時獸血沸騰,鼻血接著冒了出來。

媽媽咪呀,她的手怎麼……

畫面忽然猛烈晃動起來,思睿美女的另外一隻手冷不丁地向「小蜜蜂」拍了過去。

屏幕霎時一片模糊。

李平聽到的最後聲音是:

「怎麼會有蜜蜂?」

以及「刺啦啦」的電流聲。

屏幕很快徹底變黑。

李平心疼得滴血,我的「小蜜蜂」啊,就這麼壯烈了。

都說女人心細如髮,當真恐怖如斯!

王牌特工 一隻人畜無害的小蜜蜂竟然都能發現,拜服!

「小黃蜂」慘遭毒手,要不要再來一隻?

呸,還要不要臉了?

說好的只看一眼,做人要有底線。

李平連沖了三個冷水澡,灌了4大碗涼白開,才讓沸騰的獸血冷卻下來,膨脹的小老弟才偃旗息鼓。

搞什麼「小蜜蜂」,寫機器人才是正題。

李平重新坐會電腦旁,再次花費1000強悍值,用腦子開始光速般地寫代碼。

下午的程序他卡殼了兩次,停下來仔細推演了一陣也就解決了。

如痴如狂地寫了5個多小時,李平終於停了下來,振臂嚎叫:「寫完了,我終於寫完了,我真是太牛逼了。」

他興奮得像個三歲的孩子,好像剛搭好了超難的積木一樣。

機器人雖然寫完了,但並不代表已經可以開始自主編程了。

李平給編程機器人起了一個富有含義的名字:Super1。

現在的Super1還只是個小白,就像剛出生的嬰兒一樣,還什麼都不會幹。

要想讓它開始編程,就要先給它「喂」大量的數據,讓它進化,學會思考,學會學習和判斷,模仿人類的大腦去做事情。

李平已經把現階段最牛掰的編程水平都用了出來,對Super1有十足的信心。

電腦上屏幕上忽然彈出來一個嬰兒啼哭的動態圖片,配文是「我很餓,我要數據」。

這是李平童心忽動下做的效果。

李平先把保存的幾十個三方庫文件丟給Super1,讓它先治餓。

李平知道這些數據根本不夠Super1塞牙縫的,它需要大量,不,是海量的數據,沒有足夠的數據的訓練,Super1就不能大展神威。

系統單聲音再次響起:「友情提醒,現在是17點55分,宿主還有5分鐘的時間走出小區,如果在18點前還不能走出小區,將會接受血誓懲罰。」

「好了知道了,我先寫個全網蜘蛛,給我的Super1爬數據。」

李平嘟囔了一聲,開始飛速的寫全網蜘蛛。

兩分鐘后,全網蜘蛛寫好,簡單地設置一下相關參數,李平點下運行鍵。

小蜘蛛,盡情地去浪吧。

李平換件衣服下樓,心情無比的輕鬆愉快,哼著小曲,心裡想吃頓什麼大餐好好犒勞自己。

寫了一個如此牛逼的程序,好想找個人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悅。

找誰呢?

李平先給張影約飯的微信,張影很快回過來:「晚上有些事情,改天吧。」

改天?

李平有些驚喜,影妹子沒有再問他的體重,還說改天,好有誠意啊,改天我一定會再約你。

還能再約誰呢?

好悲哀啊!實在是無人可約。

算了,還是就自己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吃吧。

Super1已經完成一半,等把它調教得可以開工了,我就可以出開始浪了。

有四天可以盡情地浪,簡直不能再開心。

還是要先約最靠譜的張影妹子,兩天沒見怪想得慌呢。

好想再看看她那可愛的小虎牙,溫柔而清澈的大眼睛,還有她那兩個小酒窩,迷死個人了。

其他妹子看情況再說。

手機忽然響起提示音,李平低頭一看,是威客賬號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