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

一聲輕微的聲響,金屬片投射出一個虛擬屏幕,這竟是一個微型計算機,福祿又摸出一個金屬指環,輕輕的戴在中指上,只見他指尖在虛擬屏幕上快速操作一番,屏幕畫面不斷跳躍,無數代碼符號隱隱浮現,福祿一目十行,雙手快速操作,突然屏幕中出現紅色警告。

「警告」

「警告」

「發現外來入侵」

福祿盯著屏幕中的紅色警告,換個舒服的姿勢坐下,抬手接過機器人大一送來的一桶啤酒,仰頭猛灌了幾大口。

「爽」

隨後又在屏幕上操作一番,無視警告直接侵入另一個系統。

屏幕一閃,一個全新的系統呈現在他的眼前,只見高度標紅的幾個大字:軍方檔案系統。

福祿快速操作,跳過重重驗證步驟,終於找到了他想要的信息,他突然變得非常認真,屏幕中畫面快速切換,他的目光突然變得深邃無比,如果仔細看他的眼睛,你就會發現有無數畫面變成一個個微小的符號隱於其中,福祿的大腦高速運轉,一目十行的將看到的東西都記在腦海中。

過了一會,他晃了晃腦袋,只見他滿頭大汗,顯得很是疲憊,良久,他吐出一口粗氣,將系統關閉,雙手揉著太陽穴,閉上雙眼休息一番,旁邊的大一伸出他的機械爪替換下福祿的雙手,輕輕揉搓著他的太陽穴,福祿差點舒服的呻吟出聲。

只有獨自一人時,他才敢將自己的真實一面展現出來,別人,不,是整個箭頭大陸上,所有認識他的人,都以為他是一個活潑聰明,天真爛漫的孩子,但其實這一切都是他故意表現出來的,他在掩藏最真實的自我。

他們這一批孩子,可以說是比較幸運的,也可以說是不幸的,幸運的是他們擁有最起碼的少年時光,這在末日來臨之後可以算得上是人類奇迹了,但他們也是不幸的,因為他們被當成了機器。

在被製造出來后,為了讓他們一直拚命修鍊,他們所有的記憶都被清除,那些被爆裂射線所支配的恐懼,被強行剝離,但每到夜晚,曾經發生過的還會出現在他們的夢中,猶如躲不掉的夢魘,在福祿刻意接觸下,他震驚的發現大部分孩子都被這同一種夢魘折磨著,但他們都不記得曾經發生過的事,他們的腦海中被植入的就是他們的父母和他們的使命。

但,福祿除外!

都說人的大腦是最神奇的所在,末日這些年,激發了科學迅猛發展,所有人窮其智慧共同研究,但即使這樣,人類也只開啟了大腦百分之二十八,依然有百分之七十多是處在休眠狀態,曾經有人預測,假如能將大腦開發百分之六十,或許就可以成為神明,控制身邊的所有事物,而如果將大腦開發到百分之八十甚至百分之百的話,人類可能隨時可以幻化為任何一種物質,也可以任意穿梭時間和空間。

而福祿,天生大腦就開發了百分之五十,如果把別人的大腦比作江河湖海的話,他的大腦就如太空般廣闊,深邃。

他比任何一個人都聰明,他能過目不忘,他能用意念控制身邊很多的事物,他能干擾和攔截到所有已知的信號,也能控制改變小型星體的運行軌道,還有很多想不到的功能在慢慢發掘。

同樣的他也比任何人都多疑,他覺得所有人都很蠢,他不願意相信任何人,所以在科技檢測他們身體時,他選擇了隱藏自己的特殊之處,化作一個平常人,他瞞過了所有人,瞞過了最強大的科學,別人都被清除了記憶,而他沒有,別人都被植入了新的記憶,而他,在一瞬間就將那些記憶吞噬掉。

因為大腦的異常強大,他希望能找到一種方法來鍛煉它,可是前無古人,沒有任何人達到他如今的高度,所有的方法都不適用於他,他只能自己一點點的摸索,他試過控制房間里的任何一個物件,卻輕而易舉的實現,他也控制過隕石,只是非常吃力,他曾經數十次進入科技館,圖書館,一目十行的瀏覽所有圖書,記憶所有看過的知識,半年來,他的知識儲備堪稱博物館中的智能計算機,只是在外人看來,他不愛修鍊,也學不進知識。

過了很久,福祿整理心態,又猛灌幾口啤酒,手指繼續在虛擬屏幕上操作起來。

很快,他跳過重重驗證進入了一個新的系統,這個系統里都是一些研究基因和人造人等相關領域的知識,他仔細尋找,想要找到爆裂射線的相關知識,這個系統他來了不止一次了,他有個想法,想要製造出一種更加強力的武器,他還給這種武器起了新的名字,就叫:核爆武器

這種武器初始就是武器形態,只不過他想找到一種方法將比如核爆彈,光子導彈等壓縮到武器中,形成一種新型武器。 凌晨四點,戰神鼓動氣息,突然爆發,一聲嘹亮的號角劃破戰神學院的寧靜,戰神學院瞬間燈火通明,所有人立馬起床,快速洗簌,裝配好盔甲武器。

操場處,戰神抱臂而立,不多時,只見五六人身穿盔甲快速飛來,戰神微笑點點頭,這幾人正是幾個班的尖子生,有戰士班的蘇迎方,有騎士班的鳴花語和方伏,有機械班的王大川,有飛行班的拓跋力微,還有超能班的冰絲。

緊接著,一陣難聽的「嘎嘎」聲傳來,一隻黑色大鳥筆直降落,一個野性的少年輕身跳下,他竟然沒有穿戴盔甲,此人面目微黑,卻英氣十足,寸頭短髮,獸皮裹身,正是馴獸班的古一天。

又一人快速飛來,只見此人的盔甲竟是天藍色,背後背著一個超大的金屬科技箱,手持碩大的四方板錘,面容沉穩,身材挺拔,卻是匠人班的工天海。

緊接著,一陣葯香突然傳來,一個身穿白色盔甲,背著圓型藥箱的女人突然降落,微微一笑,如花盛開,卻是難得一見的美人胚子,只見此女如出水芙蓉,皮膚白皙,柳眉杏眼,頭頂上有一對毛絨絨的耳朵,在她的背後還有一條長長的尾巴,那尾巴左右晃悠,很是撩人。

戰神微微點頭后,也不說話,眾人很自然的打過招呼,靜靜的站在各自的位置。

戰神平淡的掃過眾人,很是欣慰,這是一批難得的人才,在整個戰神學院這一代人中能名列前茅的存在,他們潛能開發巨大,修鍊也很用功,只要能穩步提升,他們很可能成為下一代的戰神。

「嗖」「嗖」「嗖」

破空聲傳來。

又有很多人快速飛來,他們落地后快速進入列隊,緊接著,非常壯觀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天空中突然出現漫天人影,人影拖著長長的火尾快速飛來,猶如一場人型流星雨,迸發出隆隆震音,眾人落地后,各自尋找自己的隊列,場面一時間有些混雜,看的戰神直皺眉頭。

又有一些人飛來,但與剛才的宏大場面相比,已經顯得很正常不過了。

戰神閉目凝神,等了很久,只見眾人逐漸安靜下來,

搬運資源 「咋啦,總司令,洒家看你生病了,醫師剛好在這,讓他給你看看啊」

孫和尚大嗓門響起,眾人急忙看去,只見總司令右手捂著眼睛,掐著太陽穴,一直搖頭嘆息。

「他哪是生病了,他的冤家們來了」

刀疤男午鯤淡然一笑,犀利的眼神看向遠處的福祿幾人,努了努嘴。

眾人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只見福祿幾人已經離大部隊很近了,正鬼鬼祟祟的想要混入其中,動作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眾人瞬間瞭然,哈哈一笑。

「唉,他娘的,頭疼啊」

「喂!葫蘆,胖大海,紅皮魚!你們幾個給我滾過來」

總司令大吼道,憤恨的看著幾人。

哪只福祿幾人裝作沒聽見的樣子,加快了步子,繼續向著隊伍中走去。

「我去,他娘的,還不聽是吧」

「他娘的,反天了,你幾個給我快點過來,不然剝奪你們此次外出的名額」

總司令又吼道。

幾人一愣,胖大海悄悄拽了拽福祿的衣服,小聲說道:「葫蘆,我們還是過去吧,不然我們出不去了」

「就是,就是,都已經被發現了,躲也躲不掉啊,唉,我真倒霉,不是你們拽著我,我早跟班長一起過來了」

紅皮魚哭喪著臉,悲催的說道。

「怕啥,別搭理他,我們混入大部隊中就行了」

福祿頭也不回的說道。

「只要我們進入大部隊中,就沒人知道剛才我們沒來,然後我們再過去,總司令無論說啥,我們就咬定我們之前就已經到了,這叫瞞天過海,知道不」

「唉,知道不」

福祿發現沒人搭理他,回過頭來,才看見胖大海和紅皮魚兩人低著頭正向總司令走去。

再一看總司令,只見他黑著的臉瞪大雙眼,正氣呼呼的看著自己。

「還不滾過來」

總司令對著他吼道。

「唉,豬隊友」

福祿長嘆一聲,拔腿向總司令跑去,瞬間超過胖大海兩人。

胖大海兩人一愣,也趕忙跑向總司令。

胖大海甚至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雖然他沒吃過奶。

總司令和諸位老師看著跑來的胖大海,都微微一愣,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奇之處,只見身材肥胖的胖大海,跑起步來盡然虎虎生風,如風似箭,完全不像一個兩百斤的小胖子。

「這孩子,吃啥補藥了」

總司令也有些丈二摸不著頭腦。

「好,洒家看這小胖子不錯,如果改造成機械人,絕對是個狠角色」

胖大海速度越來越快,很快超過了紅皮魚,在紅皮魚驚訝瞪大的眼中一往無前。

不一會,幾人跑到了總司令面前,只有福祿一個人喘氣如牛,在努力平復狀態,其他兩人臉不紅,氣不喘,都表現的非常好,總司令看著他們,也不是那麼生氣了。

「咳咳」

「你們剛才聽到戰神說的話了么?」

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連忙點點頭。

「他娘的,一看你們就沒聽到」

總司令黑著臉說道:「把你們的學院群打開,看看自己分到哪個隊了」

幾人慌忙打開手臂處的虛擬屏幕,尋找自己的名額。

「我他娘的只說一遍,你們這次是要外出歷練,前往文件中標註的星球上搬運資源,此次歷練,你們需要自己面對太空中的野獸,萬萬不要認為那些野獸不堪一擊,你們要時刻保持百分之百的警覺,不然,會死人的」

「還有,你們要和隊友多多合作,每個兵種都有其獨特之處,不要搞獨立,知道不,因為會有隨行老師給你們打分的,還有,一切以運送資源為主,你們如果有個好名次,會有非常豐厚的獎勵」

「別忘了,你們是戰士班的,上了戰場,砍就完了,就像平常砍移動靶一樣,不要害怕,不過你們還得注意,時刻要保留一些體力」

「葫蘆,你他娘平常有些小聰明,不過戰場上,靠的還是實力,我希望你,能靠實力平安回來」

「還有你,胖大海,不要總龜縮在後面,你是個戰士,要挺在最前面,男子漢大丈夫,當頂天立地,你要像個爺們一樣,砍他娘的」

「你,紅皮魚,不要搞英雄主義,大家是一個團體,要時刻想著團隊的利益,等你平安回來,我們給你布置個大大的舞台,讓你好好跳個舞」

「就是,洒家就喜歡看你跳舞,上次那個視頻看的不過癮」

「好了好了,你幾個快去找自己的隊伍去,一定要小心,平安歸來,知道不」

總司令大著嗓門催促道。

幾人對視一眼,哈哈一笑,歡快的跑走了。

「好了,各位,我們也他娘的準備準備吧,先把遺漏的威脅比較大的野獸清除掉,其他的,留給小傢伙們玩吧」

「好」

眾人應諾,分散開來。

總司令回過頭,遙望遠處的太空,面色複雜,嘆息一聲:小福子,你真的死了么?唉,放心吧,我會幫你好好看著葫蘆的。

總司令搖搖頭,緩緩向戰艦處走去。

一個多月前,他們收到先鋒一隊的視頻通話,福軍長帶領一個小隊探尋發光的海域,潛入深海中后失聯,發光海域也一起消失,先鋒一隊所有人尋找了半個月也沒尋到人,所有人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福軍長他們很可能已經犧牲了!

這件事,被整個基地封鎖了,他們的子女還不知道他們的父母已經犧牲了,因為他們有他們新的使命!

「出發」

震耳的隆隆聲響起,兩百架戰艦同一時間升空,盪起漫天灰塵,戰艦突然加速,太空突然扭曲,待太空平復下來,戰艦早已駛出了數萬公里。

戰艦上的眾人圍著玻璃櫥窗,好奇的打量外面的太空,他們還是第一次出去出任務,內心難免有些激動!

福祿微笑的和隊友們一一打招呼,他們都彼此面熟,畢竟訓練時經常會撞面,只是還不是很熟悉,不過福祿變態的記憶力,早已知悉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甚至連他們的性格也知道一二。

他們這一隊中,有三個是和福祿一樣也是戰士班的,福祿平常如萬金油般,和誰都能處一塊去,這三人和福祿的關係也算要好,其中有兩人還是遠程戰士,擅長超遠距離狙擊戰。

另外一些人,有三個騎士班的,騎士班的同學人高馬大,手持碩大騎士槍,從外觀上就很好認,還有四個機械班的同學,他們的盔甲被他們安裝上各種功能,而且他們每人還背著科技槍,科技槍也被他們安裝了一些有趣的發明。

還有醫師班的四個小美女,她們正各自盯著自己的虛擬屏幕,彷彿在查閱資料,其實福祿知道,她們是在聊天,而且還知道她們一致認為騎士班的三人最帥,福祿撇撇嘴:居然說我實力最差,哼,等你們有危險我才不救你們!福祿感知到其他人都在偷偷打量她們,只覺得好笑,有啥可看的,他仔細望向四個小美女,只見她們的眼睛好像會說話,忽閃忽閃的,她們的嘴唇異常誘人,讓人忍不住就盯著看,她們一顰一笑充滿了吸引力,看著她們,彷彿可以忘卻一切煩惱,幻想著和她們一起生活,一起在幻星中遨遊,一直在一起直到死亡! 前任攻心記 福祿趕忙收回心神,只覺心臟不受控制的「砰砰」直跳,身體被刺激的微微發燙,連忙甩甩頭,將異樣心思都拋走,內心直呼:妖精,女人是妖精啊!

福祿打量四周,發現幾乎所有男生都面紅耳赤,不時偷偷看向幾位美女,然後漏出一臉幸福的模樣,「中邪了吧」,福祿嘟囔一聲,不經意的看向幾位美女醫師,瞬間不想移開目光,良久,他傻笑著說道:「我戀愛了」。 他們這一隊,總共三十人,除了剛才幾人,還有三個超能者,超能者要比一般的戰士強上很多,不過眼前的幾位超能者卻是例外,更確切的說在目前戰鬥時只能輔助眾人戰鬥,因為他們一個擅長控霧,一個擅長改變物質形態,最後一人的超能力居然是控制植物,雖然他們的超能力都很強大,但,他們需要時間來成長。

還有四人是馴獸師,他們常常和夥伴一同出現,眼前的幾人,他們的戰鬥夥伴都是鬃熊,鬃熊還處於幼年時期,目前戰力只能算一般,此刻鬃熊無精打採的躺坐著,好奇的看著他們的主人偷窺美女。

剩餘的幾人都是匠人,他們清一色配備四方板錘和科技箱,因為此次的目的是搬運資源,為了更多的將資源運回,需要他們將資源剔除和壓縮,他們的擔子顯得有些沉重。

突然,福祿面色大變,如吃蒼蠅般難受,因為他「看到」幾女聊天說道眾多男生是屌絲,其中有一女更過分,盡然說自己連屌絲都不如,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福祿狠狠的看了一眼那個說自己是癩蛤蟆的女生,陰險一笑。

「唉,皮囊是好,就是這個心啊?嘖嘖」

福祿乾笑兩聲,再看幾女,只感覺索然無味,乾脆離開這裡,回到被分配的房間休整一番。

福祿回到房間,孤坐在窗邊,所謂的窗不過巴掌大小,他透過玻璃向外看去,無數行星倒退而去,卻是戰艦行駛速度較快,他突然感覺到一陣迷茫,自己到底想幹什麼?成為戰神,帶領人類衝出太陽系?好像並不是自己所想的吧!離開基地,遊歷星球?雖然有這個想法,但實際情況可能不允許,那自己隱藏起來到底是為了什麼?自己的目的又是什麼?只見他眉頭越來越皺,逐漸陷入沉思中。

過了很久。

「原來如此」

他盯著巴掌大的窗戶突然豁然開朗,他搖搖頭,第一次覺得自己很蠢,井底之蛙,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自己目前想不透那是因為自己的高度擺在那裡,猶如井底之蛙,所看到的只是那一片天,而如果想要更廣闊的天地,那就必須跳出去,要更加強大,才能看的更遠,格局更廣。

「好笑」

「那戰神的格局又是什麼呢?」

福祿不禁好奇了起來!

深夜。

福祿突然驚醒,氣喘著驚恐而起,又是那個夢,可惡。

地下情:寶貝,你真甜! 福祿雙眼無神的看向四周,

主角在學院中到處蹭課主角意氣風發主角到處挑戰榜單上的人物主角厲害了 光球沿著箭形路線圖不斷行進,所過之處,脈搏被拓寬,竅穴也被放大了數倍,猶如數顆閃亮的星辰,被烙印上煌煌光箭。

福祿突然心血來潮,又釋放出三股內力,簡容漂亮的眼睛陡然睜大,那三枚光球又將箭形路線圖拓寬數倍,竅穴也被撐大了好幾倍,只見放大了十倍有餘的種器不斷旋轉,漸漸分成兩把光箭,而宋智貴的體內也出現了第二幅箭形路線圖。

美女醫師不可思議的望向福祿,只見福祿也瞪大眼睛看著她,良久,福祿收回內力,喃喃道:「還能這樣,有意思」

「你看到了么?」福祿詢問簡容說道。

簡容回過神來,興奮的點點頭,眼睛越發明亮:第二個種器,居然會有第二個,那豈不是人類可以修成第二個種器了,這是我們率先發現的,還有,又多出來一個內力路線圖。

蓮蓼突然出身問道:「你們再說什麼啊,什麼第二個種器啊?他體內已經修復了么?」

福祿兩人興奮的看著她,異口同聲道:「完全修復」

兩人說完同時愣了一下,對望了一眼。

簡容有些臉紅道:「葫蘆的內力很深厚,不僅將他體內的內傷治好,我們還看到一個驚人的發現」

簡容想了想,組織了一下語言又說道:「我們將他治好后,多餘的內力將他體內的脈搏和竅穴都擴大的數倍,最後他的種器盡然一分為二,更神奇的是他的體內又多處一副內力路線圖」

「真的假的,完全好了,還有兩個種器,那豈不是說等智貴醒來,他的戰力會是從前的兩倍」王遠驚喜道。

蓮蓼急忙扣住宋智貴的脈搏,分出內力進入他的身體,卻發現他的體內脈搏無比寬敞,不僅如此,他的體內到處都充斥著箭形內力,丹田處真的出現了兩個種器,而且這兩個種器還挺大,已經快要達到種器於身的瓶頸,蓮蓼抬起頭,看著興奮的眾人,不可思議道:是真的,真的都好了,而且真有兩個種器,太神奇了,他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我覺得他的戰力或許不只有兩倍提升那麼簡單。

福祿神秘的笑道:當然了,這可不是1+1=2那麼簡單,別忘了,量變產生質變。

幾人心中暗暗想著,隨著宋智貴越來越強,兩個種器所能產生的威力也會越來越大,到了戰士後期,豈不是比戰神還要強大,幾人有些驚嘆,也有些許羨慕。

「那需要好好謝謝兩位醫師了,如果不是你們,智貴多半就會廢了,謝謝你們」

幾人回頭,發現陳柏抱著藥箱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口,陳柏走到幾人面前,對著兩位醫師深鞠一躬表示感謝。

王遠和福祿也趕忙鞠躬致謝,陳柏說的不錯,如果剛才幾位醫師都不出手相助,宋智貴錯過最佳治療階段,多半是廢了,即使送回基地,想要重新修鍊,多半只能選擇變異藥劑和機械改造了。

「不客氣,剛才真的很慚愧,我們姐妹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沒有第一時間出手相助,希望你們不要見怪」蓮蓼不好意思的說道。

她的身後,簡容也很羞愧,她們剛才也懵了,不過好在最後她們還是挺身而出,簡容喃喃道:「誰知道他們下手那麼狠,我們都以為只是平常自己人的切磋呢」

陳柏面色平靜:「還是要謝謝你們」

王遠恨恨道:「還自己人?他們能下那麼狠的手,這是自己人能幹出來的事!他們根本不配做盤古人」

幾人沉默不語。

簡容偷偷看了一眼福祿,發現福祿眉頭微皺,正在思考事情,她好奇的打量他,恰巧福祿向她望來,簡容急忙低下頭,俏臉瞬間通紅。

蓮蓼也好奇的看著福祿,輕聲詢問道:「你好,福祿,你的內力真的是無屬性的么?據我們所知無屬性的內力,很……怎麼說呢!」

「毫無用處,是么?」

福祿微微一笑:「你和他們一樣,叫我葫蘆吧」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有些好奇,你好像和他們傳的不一樣」蓮蓼急忙解釋道。

幾人也都好奇的看著福祿,特別是兩女,美麗的雙眼忽閃忽閃的看著他,很是靈動。

「我知道你們想問什麼,我的內力的確沒有屬性,我也無法在體內種器,但我的內力卻很充沛,就像我剛才才說的,量變產生質變,現在我也能發揮出一些戰力,不過我的實力最多也就種器階段」福祿一本正經的說道,不過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