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中,竟然響起了低語之聲,猶如有神靈在吟誦一般。

“這是什麼?”

小老頭此時此刻,已經從地上爬起,一臉狼狽,看到這一幕,完全驚詫住了。

龍龜的威勢,儼然不在李長生的氣勢之下,似是想要與李長生拼死一搏。

滾滾雄威,化作無數神芒,鋪天蓋地。

整個深谷之中,巨大的聲響爆發,山石開始不斷滾落,被氣浪所震塌。

“吼!”

一聲長嘯,竟然從龍龜嘴裏發出。

龍吟一般的聲音,令人驚悚萬分。

龍龜仰天長嘯不絕,剎那之間,整個身形,猶如化作一條神龍一般,如同盤臥的巨龍突然站起來一樣。

閃耀的光芒,像是要刺瞎人的雙眼。

小老頭看得目瞪口呆,驚恐至極。

即便眼前的這隻龍龜,已經不復先人的氣勢,但是侵盡全力一戰,依舊能發揮出無匹的威能,不可小視。

但如此看來,眼前的李長生,簡直更加可怕,竟然能讓龍龜傾力一戰。

神龍怒而嘯,如山海之威,滔滔不絕,萬里長空似是雲海翻涌一般。

巨大的威勢,迎上李長生。

“轟……”

剎那之間,山崩地裂,整座深谷,如同頃刻之間覆滅一般。

巨大的威能,蕩掃而出,吞噬千里,萬丈霞光,閃射不斷,耀眼璀璨。

小老頭大驚失色,整個人御起全部防禦。

“嗖”的一下,化作光芒,朝着遠處逃去。

眼前這股力量,強大到了極致,一旦被波及,非死即傷。

萬千光芒閃耀之中,隱隱約約,似是看見一個人影,仗劍而動,身姿颯爽,與神龍而戰。

無盡虹光,仿若將他們完全遮擋住,只看得見虛影,朦朦朧朧。

“誅滅神鬼,化作微塵。妖怪邪祟,永除斷根……”

咒語響起,如黃鐘大呂。

光芒閃爍之中,李長生仗劍而舞,如天人佇立。

“吾奉帝敕,當滅鬼門。天地陸暗,日月昏昏……”

“精邪鬼賊,無敢逃形。火急絕滅,掃蕩妖氛。急急如律令……”

隨着咒語落下,一劍劈斬而出。

光影之中,龍龜化作的神龍如被刺中脖頸,身形一顫,發出一聲慘叫,直震得小老頭頭皮發麻…… 淒厲的聲音,響徹整個深谷,驚天地,泣鬼神。

神龍巨大的龍尾一甩,橫掃而來,氣勢洶涌。

“咣噹”一聲。

銀白色短劍一下子格擋住,巨大的力量似是將李長生的身形震退幾丈。

神龍雖然被傷,但卻是氣勢不減,怒吼一聲,龐大的身軀瞬間朝着李長生再次撲了上來。

一人一龍,在光華之中激烈交戰。

整個深谷,如同要被兩股強大的力量所崩塌一般。

李長生身影如鬼魅一般,不斷穿梭着,手持銀白色短劍,劈斬在神龍的身軀之上。

火光四濺而出。

神龍的身軀,猶如銅皮鐵骨一般,堅韌無比,一番劈斬下來,竟然沒能穿透分毫。

巨大的威能,如同海嘯一般,狂涌而向李長生。

李長生一時之間,連連後退。

神龍的軀體劃過半空,一道優美的軌跡顯化而出,虛空之中,冰冷的氣息侵襲而來,神光似是照耀四方,一片通明。

“糟糕,這小傢伙怕是不敵。”

小老頭看在眼裏,暗道不好。

李長生雖然剛纔一劍刺中的神龍的脖頸,但卻似是根本不能給神龍造成致命的打擊,如今神龍怒嚎連連,越戰越勇,已經穩佔上風。

只看見龍爪向前一探,如霹靂閃電一般,雷霆一擊殺來。

李長生見狀,一手掐訣。

一瞬之間,一道青光,閃耀而起。

四周空氣,似是被扭曲一般,虛空之中,星零的金光不斷彙集而來。

一個金黃色的巨大手掌印,驟然出現。

“天師大手印”

巨大的威勢,攜日月浩瀚之威,震駭千里,橫掃而出。

“轟隆隆……”

龍爪似是被“天師大手印”擊中。

神龍發出一聲尖銳的喊叫,身形搖搖晃晃。

只看見光影之中,似是有血光四濺而出。

“這……”

小老頭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

神龍哀嚎連連,龐大的身軀不斷扭動着,蒼茫的氣息,似是穿透歲月和時空,綻放出來。

一股強大的力量,似是星海一般,無限星辰閃爍不斷,悠悠盪盪,如同斗轉星移一般,帶着浩瀚無邊的力量,迸發而出。

李長生周身化作一道金光,不退反進,猛然向前一衝。

絢爛的光芒,耀眼紛呈,一下子將李長生的身影完全吞沒。

巨浪一般的威勢,連綿不斷,化作山嶽河川,激昂長空,呼嘯騰騰。

就在這電光火石的剎那之間,“叮”的一聲。

淒冷的寒光,像是衝破了萬丈長虹之光,騰躍而起一般。

凌厲的劍勢,迎空而上,在半空之中,鋪灑而開,化作萬千劍光,瞬間落下。

神龍一驚,仰天長嘯,目光之中,似是露出懼意。

神光劈斬而下,震破山河。

無數劍光,落在神龍的身軀之上。

神龍閃躲不及,連連吼叫聲,似是疼痛萬分。

“吼……”

神龍“嗖”的一下,瞬間被打回原形。

李長生一閃而來,手中銀白色短劍劈斬而落,寒光如刀刃一般,閃耀。

“轟隆!”

巨響傳出。

漫天塵囂,揚揚而起。

只看見龍龜瞬間從半空之中,如同墜落的流星一般,摔在地上。

光華褪去,李長生一下子落在地上。

那龍龜摔個底朝天,不斷撥拉着四肢,卻是一陣掙扎也無法將身子翻過來。

“我去……這麼厲害……”

小老頭看得瞠目結舌,整個都呆愣住了。

這場面局勢,瞬間逆轉,簡直快得讓人難以想象。

他與龍龜交過手,自然是知道這個小東西不能小看,好歹也是蠻荒異獸,血脈之中天生強大,非尋常的妖魔鬼怪能夠與之相比。

但是萬萬沒有料到,李長生與其交戰下來,竟然毫髮不傷就將這小東西收拾了。

龍龜嘴裏發出了“咿咿呀呀”怪異的聲音,似是十分不甘心,四肢一陣擺動,卻是根本翻不回自己的身子。

這小傢伙此時此刻,儼然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若非親眼所見,簡直不敢相信剛纔那條威勢巨大的神龍,竟然是這隻小烏龜幻化出來的。

李長生一笑,收起銀白色短劍,雙手不斷掐訣。

片刻之間,一道金黃色的符文,突然從他的手掌心裏頭發出,一下子朝着龍龜而去,沒入了龍龜的身軀之內。

“嗡”的一聲。

震徹整片深谷。

龍龜原本掙扎動彈的身軀,一下子像是被禁錮住了一般,動彈不得。

“嗖”的一下化作一道光芒,被李長生收入了衣袖當中。

“我屮艸芔茻……”

小老頭露出了貪婪的眼神,口水都要流出來了,連忙一陣小跑,到了李長生的身邊,說道:“這……你把這龍龜收了?”

“嗯!”李長生微微點頭。

小老頭嚥了口拖延,瞪大了眼睛,說道:“這……這小傢伙,要是拿出去……估計能賣個不小的價錢吧?”

李長生一怔,頓時直翻白眼。

小老頭的臉上,露出了媚笑的神色,說道:“小兄弟,你看我與你風雨同舟,共度甘苦,這龍龜……怎麼也有我一半吧?要不……你將龍龜給我,我幫你拿到黑市上賣,倘若真能賣出個好價錢,我們五五分成怎麼樣?”

李長生一笑,說道:“這龍龜乃是蠻荒異獸,近乎絕跡的生物……人世間頗爲少見,怎麼能隨意賣了?”

小老頭一聽,眉頭皺了皺,說道:“你是不是嫌棄我分配不均?那要不這樣……你七,我三,可以了吧?”

“哈哈哈……”

李長生大笑起來,搖了搖頭,說道:“這龍龜是我收服的,應該屬於我的……你若是想要寶貝,大可隨我去鬼王宗裏頭再找找……想必這鬼王宗裏頭,值錢的東西還不少。”

“對啊!”

小老頭頓時回過神來,恍然大悟。

這鬼王宗,出手如此闊氣,竟然拿一隻蠻荒異獸來當守門靈獸,想必裏頭的寶貝,應該更多才是。

想到這裏,小老頭也不強求李長生將龍龜分他一半了,豪爽地將自己襤褸的衣衫一撩,說道:“既然如此……那趕緊的,去鬼王宗溜達溜達……”

話音落下,整個人興致沖沖,化作一道光芒,一下子衝入了那小水潭之中。

李長生淡淡一笑,連忙跟上。 一跳入水潭之中,冰冷的寒意,如同要刺入骨髓一般。

兩人連忙御起防禦,才堪堪抵住那潭水的陰冷之氣。

李長生隨着小老頭,來到了小老頭所說的那個通道,果然水潭之中,有這麼一個地方。

小老頭打了個手勢,整個人率先衝入了通道之中。

如今的他,像是被鬼王宗的寶物迷了心竅一樣,巴不得趕緊到鬼王宗裏頭尋寶。

李長生緊緊跟上,不敢大意。

通道里頭沒了龍龜這類生物,兩人進入,沒有任何奇怪的生物阻攔。

沒多時,只看見曲曲折折的通道,蔓延朝着上方而去,似是冰冷的潭水,都消失了一樣。

兩人相視一眼,有些驚疑,連忙朝着上方處游去,很快便看見了出口。

“噗通”

水花一濺,只看見李長生和小老頭,一下子從通道里頭出來,跳上了出口之地。

從水中出來,兩人頓時吃了一驚。

再看四周,儼然是在山裏頭,完全已經離開了原先的那片深谷。

“這是……怎麼回事?”小老頭目瞪口呆。

兩人跳入深谷的結界之中,原本以爲找尋到了鬼王宗的總部之地,沒曾想,經過一扇扇石門之後,又到了深谷裏頭,如今從深谷裏頭出來,竟然又回到了山中。

哪裏有什麼鬼王宗?

李長生掐指一算,整個人面色卻是突然變得冰冷,眸子之中,閃着光芒,看向不遠處的山林,說道:“我們應該到了。”

“到了?”小老頭一怔,說道:“這明明回到了山裏,怎麼又到了?”

“你隨我走。”

話一說完,李長生邁開腳步,朝前頭走。

小老頭一肚子疑惑,連忙跟在李長生的身後。

兩人穿過重重的山林,不到片刻之中,只看見視線當中,出現了一個村子。

村子深處在大山之中,四面羣山環繞,與世隔絕,乍一眼看上去,平平無奇,細細一看,卻是發現,在村子的上空之中,如同瀰漫着幽綠色的迷霧一般,詭異至極。

“這是鬼王宗?”

小老頭看到這個村子,頓時反應過來,一拍大腿,喊了一句。

李長生眉眼微微一眯,冷冷一笑,說道:“看來四大鬼王,倒是隱隱有他們先祖的風範,想要打造出一片與世隔絕的鬼村。”

當年,八部鬼王,以自身強大的實力,建築了一座鬼城,聽聞能與生人來往,城中人鬼貿易自如,看上去其樂融融。

沒曾想,如今的四大鬼王,竟然也效仿先祖們。

鬼城雖然沒有建起來,但是卻弄了一個鬼村。

之前深谷裏頭的什麼石門石室之類的,都是掩人耳目的東西,沒有人會想到,鬼王宗如今的所在之地,竟然會是在一個村子當中。

“那龍龜不是說了,這是他們的分部嗎?”小老頭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開口問道。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龍龜確實是這麼說的。”

“那……”小老頭驚住了,說道:“區區一個分部,就建成一個鬼村,看來這個鬼王宗的勢力,當真是恐怖到難以讓人想象。”

“走,我們去村裏頭看看。”

小老頭神色微微一變,說道:“我們一進村子,就會被他們所發現,到時候,他們問我們是哪裏來的,你怎麼回答?”

“就說我們是山林裏頭迷了路,誤打誤撞來到這裏的,看看他們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