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邦尼抱著女兒的屍體,慢慢地走進別墅。

葉雄嘆了口氣,抬頭看著半空的黑石項鏈。

正好,幻陣消失了,黑石項蓮從半空掉了下來。

波羅法師跟雅洛法師的身體軟軟地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

兩人最終還是沒能從幻陣之中逃出來。

葉雄將項鏈收起來,正準備離開,突然遠處傳來轟的一聲巨響。

半空一個虛無的掌印,直接將一幢大廈擊塌,陳蕭的身影狼狽不堪地從大廈裡面飛出,回到葉雄身邊。

「你們兩個都在,實在是太好了,省得我一個個找你們算賬。」

一道人影緊隨而言,帶著黃金面具,不是黃金尊者是誰?

啾啾啾啾!

四道人影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出現,正是四聖使,封住四個方位。

葉雄看看黃金尊者,再看看守住四個方位的四聖使,心想這一次是插翅難飛了。

極夜玩家 他第一時間進入內世界,試圖喚醒火靈,可惜火靈依然處於沉睡狀態。

如果他沒有受傷,跟陳蕭聯手的話,還能跟黃金尊者一戰,現在他只剩下幾成功力,甚至連一個聖使都打不過,這一次真是麻煩大了。

現在他只能將唯一的希望寄托在黑石項鏈上,如果能找機會用黑石項鏈把黃金尊者罩住,將他帶入幻陣之中,那樣的話還有一線生機。

想到這裡,他悄悄將黑石項鏈握在手裡。

「想用黑石項鏈脫困嗎,我勸你還是別枉廢心機,鬼魅是我的手下,他有什麼手段我再清楚不過,你這些伎倆騙不了我。」黃金尊者哈哈大笑起來。

追蹤這麼久,終於將兩人找到,問仙丹三種靈藥都在他們身上,他如何能不激動。

「江南五,快點把靈藥交出來。」黃金尊者喝道。

「我交出來,是不是你就放了我?」葉雄問。

「主動交出來,你們會死得舒服一些。」黃金尊者說。

「誰死得舒服一些,還不一定呢!」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

聽到這道聲音,葉雄跟陳蕭頓時又驚又喜,如同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兩道婀娜的身影從天而降,落到兩人身邊,正是楊心怡跟慕容如音。

「阿雄,你沒事吧?」

慕容如音見葉雄安然,鬆了口氣,連忙走了過來。

何以念一葉扁舟 「陳蕭,原來你也在。」

「現在才看到我嗎?」陳蕭冷哼一聲。

慕容如音有些尷尬,剛才她的注意力只在葉雄身上,所以沒留意到陳蕭。

不過,陳蕭的變化太大的,簡直就是變一個人似的,以前他都不是這樣的。

惡靈看了葉雄一眼,這才將目前落到黃金尊者身上,說道:「黃金閣主,咱們還是找個地方吧,凡人無罪。」

「久聞江南王夫人大名,恭敬不如從命,江邊見。」

黃金閣主說完,身影一晃,朝遠處的大江躍去。

惡靈緊跟而上,兩人眨眼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咱們去看看。」葉雄急道。

一行三人,朝江邊躍去。

四聖使緊跟在後面。

雙方沒有衝突,因為黃金尊者跟惡靈一戰,才是勝利的關鍵。 三行人來到江水,站在岸上看著。

惡靈跟黃金尊者站在江面上,迎面相對。

「她不是楊心怡,對不對?」陳蕭突然問。

葉雄沒有回話,陳蕭跟以前不一樣了,他沒辦法完全相信他。

他沒有說話,慕容如音更加不會說。

陳蕭討了個沒趣,自言自語道:「氣質是不會改度的,楊心怡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誰說人的氣質不會改變,你以前有現在這麼冷血嗎?」葉雄反問。

陳蕭被嗆得說不出話來。

葉雄目光落到惡靈身上,心裡還是有些擔心。

「你放心,心怡不會輸的。」慕容如音看出他的擔心,出言安慰。

「黃金尊者已經突破到鍊氣期巔峰,他是我在這個世界上見過最厲害的修真者。」

想起幾天前跟黃金尊者那一戰,葉雄至今心有餘悸。

惡靈雖然厲害,未必能勝得了他。

除非她也一樣,突破到鍊氣巔峰。

正在兩人閑聊的時候,江上兩人已經開始動手了。

黃金尊者在半空中施展一個大手印,直接朝惡靈頭上壓落。江水直接被壓下去,化成一個巨大的旋渦。

面對大地印的威壓,惡靈身體巋然不動,等那掌印差不多要壓到頭上的時候,幽冥劍這才落到手中,一劍劈開。一道驚滔駭浪湧起,大地印直接就被一劍劈成兩半。

「這是……」葉雄簡直無法相信。

三國之戰神召喚 「我找到她的時候,她剛好用聚靈大陣突破五階巔峰,她現在是跟黃金尊者一樣的境界。」慕容如音解釋。

葉雄驚得說不出話來,惡靈這修鍊度真是太驚人了。

陳蕭也不可思議,鍊氣巔峰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修士,沒想到楊心怡也達到了。

葉雄原本還在擔心,現在他一點都不擔心了,惡靈是千年老妖的靈魂,一身秘術,如果兩人相差一個境界的話,黃金尊者還有一戰之力,現在兩人同階,黃金尊者根本就沒有勝算。

這一戰何其激烈,還好在江上打,如果在城市裡,這一戰得讓千米之內夷為平地。

最後,黃金尊者終於還是不敵,狼狽而逃,似乎還受了點傷。

閣主一逃跑,四聖使也紛紛逃竄。

惡靈身影一閃,落到岸邊,臉色冷傲。

「你怎麼不把它給殺了,讓他逃了,豈不是後患無窮?」陳蕭忍不住說道。

咣,一把劍架在他脖子上。

「你膽敢再說半句廢話,我馬上就殺了你。」惡靈怒道。

感覺到她身上那鼓冷咧的氣息,陳蕭愣是不敢說出半個字。

從來沒試過有人給他這麼大的威壓,哪怕面對黃金尊者,他的壓力都沒這麼大。

這絕對不是楊心怡,他心想。

「滾!」惡靈喝道。

陳蕭白了他一眼,這才轉身,飛快地離開。

「咱們先離開這裡。」

半個小時之後,三人已經來到機場附近,找個地方休息。

「幽冥姐姐,多謝你。」葉雄這才有機會跟她道謝。

「你不用感謝我,救你,也是為了我自己。」惡靈淡淡地說道。

「你剛才為什麼不索性將黃金尊者殺了?」葉雄有些不甘心。

黃金尊者是他的心腹大患,他不死一天,葉雄都不得心安。

「我剛突破到鍊氣期巔峰,境界還沒穩定,哪怕殺他,也要付出一些代價。」惡靈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繼續說道:「再說,他是一個不錯的對手,我想讓你親手殺了他。」

「我怎麼殺他?」葉雄苦笑。

踏仙閣成名數百年,黃金尊者是踏仙閣的閣主,不知道衝破五階巔峰多久了,哪怕自己突破到鍊氣巔峰,都未必是他的對手。

「修真一道,最怕的就是沒有對手,高手都是踩著無數對手的屍體成長的。」

「好吧,他的小命,就讓我親自去取。」葉雄豪氣大生。

惡靈已經是鍊氣巔峰,他也不能鬆懈,一定要在升仙大會之前達到鍊氣巔氣,這才有機會爭取去修真界。

「我準備去印渡查探夢曇花的下落,不如你陪我一起去?」葉雄提議。

如果有惡靈幫忙,就如虎添翼;他身上的傷勢還沒好,如果沒有惡靈幫忙,他此行會非常危險。

「我現在也沒什麼好修鍊,就陪你走一趟吧!」惡靈同意。

「太好了。」葉雄鬆了口氣。

「我先休息一下。」

惡靈說完,不待葉雄回話,就進入內世界,跟楊心怡換了回來。

楊心怡醒過來,突然看到葉雄,頓時又是高興又是激動。

葉雄將這幾天生的事情告訴她,包括自己遇雄,慕容如音去請惡靈幫忙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如音,真是太感謝你了,如果不是你幫忙,阿雄都不知道會出什麼事呢。」

楊心怡激動之下,抓著她的手感謝。

盲婚,權少的刁蠻小妻 慕容如音啊的一聲,連忙縮回手。

楊心怡這才現她的手包紮了起來,連忙問她到底是什麼回事。

「在仙門修鍊的時候,不小心弄傷的。」慕容如音撤謊。

修鍊怎麼會弄傷自己?

葉雄看著她的手,心裡已經將事情猜了個大概。

不過他沒有明說,而是將這事情暗暗記在心裏面。

接下來,葉雄想買飛機票離開,哪知道當天的機票沒有了,要到第二天早上才有。

無奈之下,三人只好先找間酒店住下來。

「你好,我要兩間雙人房。」葉雄拿著身份證,對前台說道。

辦好手續之後,三人上樓,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慕容如音很識趣地走進去。

楊心怡跟葉雄進另一間房間,進房之前,楊心怡分明看到慕容如音眼神里的黯淡。

剛進房間,葉雄突然轉身,將楊心怡摟住:「好老婆,好久不見,我想死你了。」

「我也是。」楊心怡動情地說道。

兩人溫存了一下,各自說出自己這段時間生的事情。

「你的傷怎麼樣了?」楊心怡問。

「內傷比較重,短時間之內,可能沒辦法完全恢復。」

「我記得幽冥姐姐似乎有種葯,是專門治內傷的,你等一下,我去問問她。」

楊心怡進內世界跟惡靈溝通,出來之後,從身上掏出一小藥瓶,遞給他:「這是治內傷的葯,你服兩顆試試。」

葉雄連忙服下兩顆丹藥,很快就感覺在體內起效果了。

「怎麼樣了?」楊心怡急問。 「有效果,不過我受傷太重,還是要時間恢復。」葉雄說道。

「這段時間你動用真元,幽冥姐姐說,你越是動用真元,好得越慢,我已經跟她說了,在你沒恢復之前,一直跟在你身邊。」

「太好了,這下咱們就有時間在一起了。」葉雄高興地說道。

「她還說這段時間不出來了,直到我需要她,她才回來。」楊心怡繼續說。

「那咱們是不是可以好好親熱一下?」葉雄壞笑著,開始親吻她的香唇。

楊心怡很快就融化在他的熱吻之中,正當葉雄想進一步的時候,楊心怡連連搖頭:「老公,咱們答應過幽冥姐姐不能同房,不能言而無信。」

「她都不出來了,不會知道,怕什麼。」

「萬一她知道了呢?」楊心怡連連搖頭:「再說,你的傷還沒好,就想著使壞。」

「老婆,咱們這都多久沒親熱了。」葉雄苦著臉。

「好老公,過幾天,等你身體好了再說。」

楊心怡好言相勸,好不容易才將他的慾望打消。

「老公,我今晚跟如音睡一個房間,好不好?」楊心怡問。

「為什麼?」

「還能為什麼,怕你使壞。」

「你老公意志力沒你那想的那麼薄弱。」

葉雄突然想起隔壁的慕容如音,他在跟楊心怡親熱的時間,她很可能在隔壁失落著。

「你過去陪陪如音也好,你們這麼長時間沒見面,也沒好好聊過。」

「那我過去了,晚安老公。」楊心怡說完,還真的就過去了。

楊心怡走到隔壁房間,敲了一下房間門。

慕容如音出來開門,見是她,有些奇怪。

「如音,咱們今晚一起睡好不好?」

「這……不太好吧?」

「裡面不是有兩張床嗎,咱們一人睡一張。」

戀上腹黑上司 「可是,阿雄他。」

「咱們好久沒有聊過天,讓他自己呆一個房間,別管他。」

楊心怡走進去,在其中一張床上坐了下來。

慕容如音有些不明白,他們不是夫妻嗎,而且久別重逢,應該好好溫存才,楊心怡怎麼會跑過來自己這邊睡。

不過話說回來,楊心怡在這邊的話,她心情似乎舒服一些,最起碼不會胡思亂想。

如果他們在同一個房間,她心裡總會不由自主地猜想他們夫妻在房間里做的事情,然後,心裡就會一陣又一陣的失落。

「你想睡哪張床?」慕容如音沒話找話。

楊心怡過來睡覺,她心裡是舒服一些,但是另外一種尷尬的情緒又出來。

她不知道如何面對楊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