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你我的關係就好處了,至於你的兒子,好吃好喝的忽悠著,就行了。

我們這些人,別的特點沒有,就是待人坦誠,熱情。

不多久,我就把你兒子發展成自己人。 大雨傾斜,顆顆豆大,滴落在地,噼裏啪啦。

被雨水拍打臉龐,目瞪口呆的一衆人回過神來,齊齊失聲。

一棵樹上,迎風站立樹叉的三味道長嘆息一聲,目光復雜。

揹着錢雪茹的龍大師即便有了心理準備,知道陳道友是那種做出任何事都不用驚訝的神奇修士。

但是親眼目睹這一幕,他也是驚的雙手一軟,鬆了開來。

被龍大師這一鬆,錢雪茹的身體失去了依靠,啪的摔在地上,居然也沒有叫疼。

最懵逼的是一羣警察們,哪裏見過這場面。

不對,有些可能見過,在仙俠電視劇或者電影裏,或許還會有人因此幻想過。

但是誰能想到,現實中,居然真的有人可以做到……呼風喚雨!

這尼瑪,說好的迷信不存在呢?說好的科技社會呢?強烈要求上級部門給我們安排特別學習班啊!

就在這時,空中的光芒突然熄滅,然後那道讓現場的人無限敬仰的身影,突然跌落下來。

龍大師面色一變,急忙跑過去。

但是他快,卻有人比他更快。

被龍大師丟在地上的錢雪茹猛然擡起頭,雙目變得血紅,張開的嘴中兩根獠牙暴露出來。

喉嚨中發出如野獸一樣的低吼,錢雪茹腳一蹬地,身影就呼的衝過去。

“什麼!”

正在奔跑的龍大師大驚失色,可是他的速度比錢雪茹差遠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錢雪茹跑遠。

這怎麼回事,這個女醫生怎麼會變成這樣!

可是不管龍大師怎麼想,錢雪茹卻已經衝入村子裏,很快來到了陳浩跌落的地方。

這會兒,陳浩躺在地上,臉色蒼白,渾身無力,連一根手指頭都動彈不得。

本就法力恢復不多,硬撐着爆發了一波,連安全降落都不能,這一下摔得,沒斷骨頭還是他幾次吞噬靈物,強化了身體的原因。

正想好好躺會,等龍大師到來就把自己帶回去休息。

但是還沒喘兩口氣,陳浩就覺得一種危機警兆在心頭浮現,頓覺毛骨悚然。

可是陳浩現在連動彈都不能,哪裏能警惕。

很快,不用警惕了,一道身影一閃出現,趴在身上,俯視他,那一雙血紅兇殘的眼睛,野獸般暴虐的低吼聲,讓陳浩喉嚨咕咚了一下,心臟重重一跳。

麻痹的,難道我用呼風喚雨神通製造人工降符水的計劃失敗了?怎麼看起來這屍氣患者不僅沒好,反而變得更可怕了!

心中驚懼,陳浩目光一動,突然閉住了呼吸。

趴在身上的身影頓時氣息一滯,然後這道身影嗅動鼻子,四處探尋,似乎在尋找什麼。

陳浩憋住呼吸,瞪大眼睛。心中着急。

現在的他,法力是一絲半點都不存在了。身體更是手指頭都動不了,只能靠呼吸,還能自救的樣子。

可是憋氣陳浩也沒練過啊,這尼瑪你都嗅不到不趕緊走,在這裏磨蹭什麼。

陳浩憋的臉紅脖子粗,暗暗腹誹。

終於,這道身影從陳浩的身上站起來。

就在陳浩以爲她就要離開的時候,突然,這道身影猛然低身,抓住了陳浩的身體,揚起就扔了出去。

身體不受控制的飛走,眼看就要砸中一面牆,突然陳浩感覺身體被接住。

擡頭一看,是龍大師。

“我擦,龍哥你來的太及時了。”陳浩激動的說道。

龍大師凝重道:“陳道友,先別高興太早,這個中了屍氣的人有點不一樣。”

陳浩一愣:“有什麼不一樣?”

龍大師道:“我剛過來的時候,那些患者都暈過去了,說明道友的驅疫符有效果,但是這個不一樣,她不是那些患者,她是那個女醫生錢雪茹。”

“啥⊙?⊙?”陳浩瞪大眼睛。

我擦,那個錢雪茹?開玩笑的吧,她明明就是普通人,不可能是屍氣患者。

可要是這樣,那麼問題來了,明明完好無損,而且其他屍氣患者都被人工符雨治好了,這個女人卻反而變異了?

心思一動,陳浩看向了錢雪茹。

現在仔細看,陳浩就發現了這個屍氣患者的不一樣,她的氣息更加的精粹,不想是感染,更像是從身體之中本能擴散。

另外就是她的牙。

其他患者都是牙齒變得尖銳,她卻是兩根獠牙。

這特麼……不會就是屍氣的源頭吧!

陳浩心頭一驚。

“陳道友發現了吧,我感覺這個女醫生,有些和殭屍類似,不過比起笨拙的殭屍,這個女醫生顯得很靈活,而且速度很快,就好像是被改造的殭屍一樣,很詭異。”龍大師語氣凝重。

陳浩念頭一動,大桃木劍就憑空出現,插在地上,陳浩開口道:“龍哥,你用桃木劍試試,看能不能傷她。”

龍大師把陳浩放好,拿起桃木劍,道:“陳道友小心。”說着龍大師直接衝向錢雪茹。

但是他剛到錢雪茹面前,錢雪茹身影如同幻影一樣,一閃避開,再次來到陳浩面前。

龍大師“……”

陳浩:“……”

麻痹的什麼仇什麼怨,你就盯上我了是吧。

陳浩氣的瞪眼。

但是錢雪茹不說話,直接撲了過來。

陳浩眼睛微眯,念頭一動,軒轅二代也冒了出來,嗡鳴一聲,擋住了錢雪茹的進攻,而後劍身爆發一股強大的靈光,直接把錢雪茹彈飛。

旋即,軒轅二代凌空懸浮,一個小胖娃娃浮現,坐在劍身上,翹起二郎腿,看着陳浩有些鄙視道:“你怎麼這麼沒用,一個異種就能欺負你。”

陳浩臉黑:“別廢話,把她制服了,記住別殺。”

“這個簡單,不過我順便跟浩哥道個別。”

胖娃娃笑眯眯的說道。

陳浩愣住,“道別?你要去哪?”

胖娃娃道:“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陳浩臉黑:“說人話。”

胖娃娃道:“我覺得你不靠譜,按照你這個速度,猴年馬月我才能晉級,達到軒轅劍的程度,所以我想自己出去溜達,找奇珍異鐵,等我吃飽喝足,回來找你開光。”

陳浩嘴角一抽。

我擦,你一個劍靈不好好想着跟主人一起戰鬥,居然想離開我去浪!

麻蛋,你還有沒有一點職業信念?

正想說它幾句,可是胖娃娃駕馭軒轅二代直接爆射出去,然後對着錢雪茹啪啪啪啪啪的……一頓猛拍。

隨後在一聲打完收工的聲音中,軒轅二代破空而去,一頓抽筋。 第一百零四節、拓展

「丁恆啊,會開車嗎?」丁建陵丁老闆兒子。

「當然會啊,老司機了。」

「那你來開吧。注意啊,這車沒有保險。」

「怎麼不買保險呢。」

「為什麼要買保險?」

「防止出意外啊。」

「你想啊,開車,規規矩矩開,怎麼會有意外呢。」

「是防止有意外啊。」

「沒有意外,這個破車有什麼意外?小問題自己花錢修理唄,大問題直接報廢唄。」

「可是意外是難免的啊。」

「你行不行啊,不行我來開。」

「不就是沒有保險嗎。又不是不能開,我行。」

「等等,好像不用開車去,不遠。」

「。。。」

「富豪傢具城知道嗎?」

「知道啊。」

「我說的是老闆,張富豪。」

「我認識,張三,富豪是店名字。」

「對,就是張三,每次我都喊他張富豪,感覺他這個名字不好喊。」

他們認識,這對於我來說就是好事了。

不管他們是什麼關係。

對於我來說都是好事。

如果他們的關係很好,我也好辦。

他們的關係如果不是很好,我還是也好辦。

只要他們之間有那麼一絲絲的關係聯繫。我都好辦。

在不清楚他們的關係的時候,我要確定好我們的關係。

我先要收了丁恆。

「丁恆,聽丁老闆說,你是大學生啊。」

「這有什麼稀奇的。」

「挺羨慕你的,我從小就失去了父親,也沒有上過大學。我感覺你爸挺厲害的。能把店面做這麼大。」

首先是捧,打感情牌唄。

「不行,要是我做這麼多年,我做的比他還大。」

這麼說,似乎感覺有點不好。

但是我卻不會去反駁。他叛逆,不能讓我去觸霉頭吧。

「哦,怎麼說?」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互聯網時代了,要是我,我就從互聯網上發展。生意絕對能做的更廣。」

tooyoungtoonaive我就呵呵了。

「要是你,你會怎麼做。」

「你看啊,現在互聯網那麼發達,網店都那麼成熟了,在網上隨便搞一搞,我不說火爆,最起碼每天都有那麼幾個單子發貨吧。」

「那你覺得為什麼,大家沒有這麼做?」

「沒見識過唄,上一代人的思想太落後了,沒有見識過。」

「那你有想過,怎麼操作嗎?」

我也想聽聽,畢竟這是我沒有接觸過的,他是大學生,見識過的東西或許比我多點。

多聽聽應該沒有什麼壞處吧。

「這個直接借用就好啊,你看現在電商,服裝銷售,不是直接就有經驗嗎,像服裝那樣啊。」

「這怎麼能一樣呢?你家會經常買衣服,但是會經常買裝修材料嗎?」

「一個道理,我說的是借用那種運行模式。」

「我簡單的說一下啊。第一呢,你在網上銷售的話,太遠的話,你怎麼施工?」

「客戶自己找施工人啊。」

「不要著急說啊,我還有其他幾個問題呢。售後怎麼處理?運輸怎麼包裝?你見過送貨上門有幾個物件是幾頓的東西?」

「咱們不說這些事情,咱們換個角度看問題。如果你是客戶,你會怎麼做出選擇?網上的東西雖然種類很齊全,但是施工,運輸,你買回去的時候,總不能自己去搬運吧。還有如果是對這些東西不熟悉的話,買回去之後分不清質量的,不會只能憑著好看不好看做出評價吧?」

「咱們做的都是口碑,只要我們堅持做好我們的產品,客戶總會買單的。」

「你認為每個人都會買單?那我們來一次,實際的運行看一下。就簡單的看一下,你的想法可行不可行。」

或許啊,他的言論在其他地方也說過,或許也和他老爸說過。

但是我想,他老爸肯定不會聽他說這麼多。。。

「行。」

「這是我的一個訂單,我是你的客戶,我看好你的一款產品,現在下單。」

「我什麼時候,能夠收到貨。」

「兩到三天吧。」

「能不能具體一天,我家施工,要等著用。」

「哪有這樣的,肯定有預留啊。」

「好。物流發到我家樓下嗎?」

「這我怎麼知道?」

「你連這都不知道,那我怎麼弄啊?」

「就算不發到樓下,可以讓別人拉一下啊。讓別人拉一下又花不了多少錢。再說,網上買,肯定省下了這筆錢啊。」

「好,這些都過去了。」不爭辯這些,我只說問題。

「那,售後呢,我家裝修結束了,還剩下一點點,要退貨。你承擔這部分的物流費嗎?」

「怎麼會剩下一點點,你算好了在買啊。」

「怎麼可能沒有損壞?怎麼可能沒有剩下的?」

語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