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無用!

到了下午,又有源源不斷的小混混出現繼續。

讓林楠等人煩不勝煩!

晚上八點,林楠出現一間房間內,找到了華鼎集團的這位中年男子。

此刻的他,臉上再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淡然之色。

而是左右各自多了一個鮮紅色的巴掌印,嘴角都在溢血。

「再最後警告一次,再敢搗亂,下次我打斷你的腿!」林楠寒聲警告,實在是被氣得不行,順藤摸瓜親自找了過來。

一天而已,有十幾撥人搗亂,不僅僅林楠他們這裡,連帶著雙流鄉那邊也是如此。

搗亂,氣人,就是他們乾的事情。

中年男子有些懼怕,他自以為很隱秘了,但還是沒想到林楠這麼快找來,而且根本不廢話,直接出手。

他也就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如何承受的住林楠的怒火。

「林先生,我們也不願意,但上面交代了,我們不得不辦啊。」中年男子有些懼怕的開口。

他不敢狡辯,否則林楠的拳腳會再度上來。

最簡單粗暴的方式,打!

不是人人都皮糙肉厚!

聞此言,林楠眼中不由一寒,更是讓中年男子害怕的縮了縮。

「隱門傳話,就是要噁心你,哪怕是今天我不幹了,他們還會派人繼續。」

林楠沒有多說,但眼中的寒意不言而喻。

不多時,林楠從房間內走了出來,中年男子渾身濕透,被嚇的。

身上的疼痛,更是讓他忍不住嚎叫。

「隱門!」林楠眼中發寒,從中年男子這裡,林楠也算是得到了一些資料。

隱門,看來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了,此刻被國安局壓著,他們不敢輕易派人動手殺自己。

但這種噁心,卻是能夠不斷的做的出來。

他們不差錢,掌控這種全國頂級財閥,搞事情太容易。

而且這種手段,哪怕是國安局也管不了。

正如中年男子所言,哪怕是自己打了這些人,讓他們害怕了,但還會有其他人過來繼續噁心自己,到處找麻煩。

根源,還是在隱門!

這一刻,隱門的目的其實已然達到了。

他們激怒了林楠,也傳遞了這個消息,讓林楠明白隱門才是根源,在逼迫林楠主動。

一旦林楠主動,他們也就有借口出手,然後殺了林楠。

最好,林楠隻身殺到隱門才好,一旦進了隱門,一切也就好辦了。

先前,中年男子實際上已然將隱門的具體位置都告訴了林楠,這也算是隱門的一種特殊安排,給林楠之名方向。

有種,那就去啊!

而實際上,此刻的林楠確實正有這個念頭。

想要解決這個麻煩,最好的辦法還是自己解決。

國安局的壓制,無用!

也遲早有大意的時候,到時候怎麼辦?

「想讓我去,那我倒要看看,這個隱門有多強!」林楠寒聲自語。

這次,他不依靠國安局,還真直接去一趟,看看這個隱門能如何。

兩位大修士,是隱門的依仗!

但,不夠!

當晚,陳凡就聯繫了凰大仙。

哦不,是凰炳。

一聽林楠這裡遇到麻煩,還要對付兩位大修士,凰炳當即應了一聲,隨時可以出發。

凰氏一族,現在都是林楠的了,自然對於凰氏一族的事情也了解的更多。

凰炳,並非凰氏一族唯一的高手。

作為守護者一脈,豈能沒有一點其他的依仗?

一位大修士,一位高品修士,四位中低品修士。

尤其是,凰氏一族還擁有一頭守護猛獸,同樣極強的那種,不亞於大修士!

而今,陳凡怒了,要直接殺上門!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和周穎又親昵了一會,交代了一下省城的事情,便直接回去了。

原本想帶著周穎一起的,不過省城的事情她不甘心,也不放心,要留下來。

有著昨晚的教訓,估計今天那些人也沒有那麼快再動手。

而林楠也已然準備好了人手。

中午,雙流鄉別墅區徐家的別墅前,徐海東看著凰大仙等人,眉頭微皺。

凰氏一族出了一位大修士,他夠吃驚了。

而今竟然還有幾位高手?

尤其是這一頭看似如同寵物一般的不知名獸類。

只是一眼,他就心中微震!

這是一頭散發著強大氣息,讓自己都有些駭然的超強猛獸!

這讓他心中有些驚駭,他徐家在雙流鄉數十年,但卻從不知竟然隱藏著這麼一支恐怖的力量。

別的不說,就這頭猛獸就能滅了他整個徐家!

「林楠,你這是?」徐海東無法淡定。

林楠這是要幹什麼?突然間帶著這麼一大波高手出動,鬧哪樣?

「徐叔,就是去會會隱門的那些人,前些日子不是死了一個少主嗎?最近天天派人噁心我,惹我,要適當敲打一下!」林楠風輕雲淡的說道。

然而聽在徐海東耳邊,那就真的無法淡定了。

隱門的事情,他知道一些,先前也有些猜測,但是而今親口從林楠口中說出,那就是驚駭了。

敲打敲打隱門?

估計整個華夏也沒幾個有這種底氣開口的。

國安局算是其一,但也不能輕易撕破臉。

震驚少許,徐海東連忙開口,畢竟那是傳承了無數年的修士宗門,底蘊深厚,天知道隱藏著什麼。

「林楠,這件事還是從長計議的好,再不行讓國安局出面也好,你這般直接趕往,可能會出危險的。」徐海東開口說道。

說到底,還是有些擔心,林楠還是太年輕了一些,即便是有高手保護,也有不小的危險。

林楠有寶物,有底蘊,人家也有的!

「謝謝徐叔好意,不過你放心,我有分寸的。」林楠輕笑,隨即沒有再說。

當然,直升機肯定是徐家安排的,一大早林楠就聯繫了徐家安排。

片刻后,直升機直奔西山省而去。

林楠為首,兩位堪比大修士的高手,一位大修士,兩位中品修士。

這個陣容,哪怕是羅家、蜀山宮也望塵莫及!

「這是要出大事啊!」林楠這邊一走,徐海東看著直升機的方向,皺眉自語。

直接去敲打隱門這種強大的宗門,可不容易!

猶豫少卿,徐海東還是撥通了陳聽雨的電話。

當聽聞這件事後,陳聽雨臉上也是一陣精彩。

膽子果真很大啊啊!

「胡鬧!」陳聽雨忍不住低聲訓斥了一聲。

隱門,可不僅僅是明面上那麼簡單,更何況人家的老巢,是那麼好闖的嗎?

哪怕是兩位大修士,也不夠!

掛了電話,陳聽雨當即一個電話撥了出去。

「麻煩兩位悄然趕往隱門,保護林楠安全,不能讓隱門殺了他!」

兩位大修士,是眼下他能調動的極限了,只希望林楠能夠沒事!

石膏山,太岳山主峰之一,數千米海拔,比鳳凰山看起來雄偉的多,延綿數十里方圓。

一直以來它在周圍各地都有著極為不弱名氣。

龍吟書院,便著落在石膏山之中,每日都有著不少『文人騷客』前來瞻仰,遊客也是絡繹不絕。

而殊不知,在這龍吟書院之後,卻還隱藏著一個傳出了數年前的超強修士宗門。

兩個小時后。

一架直升機直接出現在石膏山上方,最終穩定在一座山峰之上。

再之後,幾道人影陸續從直升機上下來。

而與此同時,距離此地不過一兩千米之外的地方,數道人影紛紛怒視,眼中帶著冷意。

「混賬,是誰敢在石膏山隨意降落?」為首一人冷斥。

這人,正是隱門的一位高手,身邊諸多人也都是隱門的普通外門弟子,但一個個也都是內功高手。

有人敢直接在隱門所在的山峰降落,這不是打臉隱門嗎?

「立刻就將那些人丟出去!」為首之人寒著臉。

一群外門弟子被教訓,一個個心裡也都極為不爽,自然而然的將氣都灑在那群外來人之前。

這群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從雙流鄉直接趕來的林楠等人。

估計便是隱門的人都想不到林楠會這麼直接,前腳剛從省城返回雙流鄉,後腳就趕到他們的大本營。

有著之前華鼎集團中年男子的刻意介紹,林楠早已知道這個隱門的所在,直接帶人前往。

藝高人膽大,此刻林楠就是這麼認為的。

連鳳凰大墓神秘小世界他都和凰炳活了下來,還懼怕這些人?

真若是不知好歹,那就大殺一通好了。

估計陳聽雨也不會怪罪。

一個不安定的因素被自己拔出,估計對國家也是好事。

一邊想著,林楠一行人朝隱門趕去。

荒野大山,隱門所在的位置自然也沒有完全開發,位於石膏山後山,這裡通往隱門位置,只有一條隱秘小路,甚至還有專人把手。

不過對於林楠等人而言,一巴掌的事情,他們本就是來找麻煩的!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剛進入這裡沒多久,數位隱門外門弟子找了過來,沉聲怒斥道。

他們先前剛被門內高手教訓,還準備去找這些不懂規矩的人撒撒氣,沒想到轉眼間這群人竟然出現在這裡。

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他們隱門的地盤,沒有允許,誰也不能擅闖!

然而,回答他們的,是一名一臉冷峻的男子,五名外門內功高手,但在男子手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倒了四個。

最後一個還是林楠提醒讓他留手的。

這人,正是凰氏一族的高手。

自然,而今都算是林楠的僕人。

神秘小世界內,老猿將整個凰氏一族都賞賜給了林楠,可不僅僅是凰炳一位,而是整個凰氏一族!

哪怕是其他林楠不曾見過的人,也註定了他們的命運,心底深處林楠已然成為他們的主人,不可違逆!

他們的一切,林楠這位主人都能夠決定!

甚至生命! 隱門。

石膏山之巔,這是隱門大本營所在,傳承數千年之前,底蘊極其深厚。

在這裡,知道的便有兩位大修士高手,數位高品修士,中品、低品修士十幾人。

單單論實力,不下於國安局。

尤其是,它傳承太久,誰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更強的存在。

高品修士,活個一百五十歲輕而易舉。

而大修士,三百歲也正常,這種老怪物突然間跳出來,誰也說不準。

以往的隱門,很安靜。

但是此刻,突然間一聲慘叫聲在山巔之上傳了出來,而後引的諸多隱門高的注意。

「啊……」

慘叫聲極其明顯,帶著極大的痛苦。

「混賬,怎麼回事?」當即,幾座石殿內紛紛傳出怒斥聲。

在這山巔之中,只有中品修士才能有自己的石殿住所,這是實力的象徵。

普通的低品修士與內功高手只能在入口位置集體居住。

而今這突然間冒出的慘叫,自然讓一眾高手不滿。

然而,他們的怒斥聲才剛剛結束,又是接連幾道慘叫聲響起,終於讓人意識到不對勁了。

「誰敢在隱門放肆?」中央一座大殿內,怒斥聲響起,帶著極大的不滿,氣息強橫,高品修士有了反應。

重生之爲自己活 「林楠!」

回應他們的,只有簡短的兩個字,但卻讓整個隱門之人都是微微一怔。

林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