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點了點頭,電梯是不可能帶着他直達樓上了,所以他現在需要潘瑤。

踩着那厚厚的地毯,兩個人來到了指定的門牌前,百靈鳳拉開房門後,雲天看了看四周。

除了那監控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人員,雲天這才閃身進入,隨後把房門帶上了。

“我去洗澡了!”

軍火大佬鎖愛小逃妻 剛剛緊緊換了衣服,被雨水澆透,百靈鳳第一時間拿着浴袍走進了浴室之中。

而云天則站在窗口,撥通了潘瑤的電話。

“我已經到達目的地,目標人物還在吧?”

電話那頭也是凌晨,不過潘瑤卻依舊守在電腦前。

家裏的電腦直接聯繫着天河電腦,這世界上很少有她攻不破的地方。

“沒問題,電話信號好在頂層,不過因爲雲層遮擋,我無法使用衛星!”

潘瑤很確定對方的手機就來自於那棟大樓的頂層,這個被叫做大白鯊的傢伙,並不怕別人抓,只怕同行暗殺。

“那你能搞定這裏的監控嗎?”

現在最麻煩的就是監控設備,準備不足的雲天,現在必須要儘快上到頂層。

“沒問題,給我五分鐘,我可以讓監控停下來!”

控制所有監控是沒有那麼快,但單單控制雲天這層的並不難。

只需要到監控器循環播放前十秒鐘的畫面,就不會有問題了。

“好,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好在有潘瑤的遠程協助,只要控制監控器,雲天就有辦法上樓。

拿着電話,雲天聽着對面鍵盤的敲擊聲,心中焦急的他只有老實的等待着了。

五分鐘後,潘瑤終於長出了一口氣,喊着棒棒糖的她,很久都沒有幹過這種事情了。

“搞定,監控器被鎖定,你現在可以自由出入了,不過頂層沒有監控系統,我看不到裏面的情況!”

潘瑤自信的看着電腦屏幕,在拿到電腦的時候,她的信心比狙擊槍還要足。

“沒問題,見機行事吧,那我行動了!”

掛斷電話,雲天可要爭分奪秒,轉身向外走去的時候,浴室門正好被推開。

“怎麼?準備好了嗎?”

百靈鳳身穿白色的浴袍走了出來,頭大上還有水珠的她是那麼的迷人。

“是啊,你在這裏等我,到時候電話聯繫,準備好撤退吧!”

雲天點了點頭,他可沒有時間欣賞美女,距離貓貓被綁架已經過去了十多個小時,誰都不知道她是死是活。

“放心吧,偷車這種事情我最在行了,當年就是靠着這本事起家的!”

百靈鳳眨了眨眼睛,當年做小太妹的時候,這種事情她可沒少幹。

“那就好,一會見!”

雲天答應一聲,這才拉開了房門,探出頭去看了看四周並沒有其他人後,他快步的向着電梯走去。

走出走廊,來到電梯的位置,雲天用手硬是把電梯掰來。

看着那空蕩蕩的電梯井,因爲電梯並沒有互聯網連接,潘瑤也無能爲力。

不過這已經很不錯了,只要有這電梯井,雲天就有上去的辦法。

雙腳一蹬,雲天一個虎躍跳進了電梯井裏。

雙手抓住中間的電纜,那手臂粗細的電纜可是非常的結實。

手腕用力,雲天攀爬而上,這對於兵王雲天來說,並不是困難的事情。

二十層接近六十米的高度,雲天一點點的向着上方爬去。

可就在他攀爬了三分之一的時候,腳下的電梯突然向上衝來。

這突然而至的電梯直接堵死了雲天的退路,尤其是移動速度可是相當的快。

雲天無奈下,只能向着旁邊讓了一下,在電梯到達的時候,直接跳在了電梯上。

無聲無息,他已經站在了電梯的上方。

急忙趴在電梯上,利用電梯隔板的縫隙,向着下方望去。

而此時電梯之中,一個穿着侍應生服裝的男子站在那裏,右手還端着一瓶紅酒。

雲天側目一望,那電梯的指示燈竟然顯示在六十六層。

或許這就是老天爺幫忙吧,雲天急忙輕手輕腳的打開了電梯的蓋子。

並沒有直接跳下去的雲天,一伸手扣向了角落中的攝像頭,那鏡頭頓時被打碎。

還不等那侍應生明白過來,他已經落在了侍應生的身後。

“砰!”

隨着雲天一揮手,手刀打在了侍應生的後腦上。

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侍應生撲通一聲摔倒在地,而云天伸手抓過了他手上的紅酒。

將酒瓶放在地上,雲天又脫下外套,將侍應生的馬甲穿在了身上。

而就在這時,電梯已經停在了六十六層的位置,雲天急忙一伸手,將那侍應生拖到了靠門的角落中。

電梯門緩緩打開,雲天端着紅酒走出了電梯,臨出來之前,他已經按下了一樓的按鍵。

隨着他走出電梯,靠在角落中的侍應生這才緩緩的滑倒在地。

不過那徐徐關閉的電梯門遮擋了守衛的視線。

守在電梯口的兩個守衛,看了看端着酒的雲天,未加理會的他們只是擺了擺手,雲天點了點頭,急忙向前走去。

走廊之中,時不時傳來一陣陣慘叫聲,這讓雲天好奇的向着左右望去。

頭幾間門是關閉的,不過再往前走,一間房間的門卻是敞開的。

在走過的時候,雲天清楚的看到,一個滿身是血的傢伙被倒掉在那裏,周圍兩個傢伙正在用棍子抽打着他。

看起來這頂層不僅僅只是大白鯊的辦公地點,也是他審訊的地方。

那些傢伙的慘叫聲帶着鑽心的疼痛,不過雲天未加理會,誰讓這裏是黑幫,這些人一定是犯了錯纔會這樣。

一路向裏走去,終於來到了盡頭,兩扇大門口的守衛也僅僅只是看了雲天一眼後,也沒有什麼懷疑。

美利堅縱享人生 於是就這樣,雲天終於找到了大白鯊的位置,左手一推大門,他走進了最裏面的辦公室。 當推開門,眼前的情景讓雲天一愣。

原本以爲會見到那個大白鯊,而眼前卻還是一個走廊。

兩扇門中間的走廊也就十多米寬,卻坐着七八個大漢。

身上帶着衝鋒槍的他們,也盯着走進來的雲天。

“放在這邊吧!”

坐在末尾的一個壯漢,對着走進來的雲天喊道。

雲天遲疑了一下,還是把手中的紅酒放在了桌子上。

“不是讓小次郎送過來嗎,你是誰?”

其中一個男子走了過來,用蹩腳的英文對着雲天說道。

同時打量着眼前的雲天,微微皺眉的他並沒有見到過雲天。

“他手上還有事,所以讓我送過來!”

果然,在西方人的眼中,東方人長得都差不多。

雲天急忙伸手打開了紅酒,遞給了對方。

“好了,下去吧,告訴小次郎,以後讓他自己送來!”

那端着酒杯的傢伙,並沒有讓雲天給他倒酒,而是一把握住雲天手中的酒瓶。

雲天一愣,原本以爲這酒是給大白鯊送過去的,沒想到卻僅僅只是給幾個保鏢服務。

如果就這麼出去,再想進來恐怕難上加難,看樣子想要無聲無息的進去,絕對不是那麼的容易了。

現在唯有硬闖,纔有機會進入,既然如此,那他唯有動手了。

就在對方握着那紅酒準備奪走之時,雲天突然一把將紅酒抓了回來。

不等對方明白,雲天手中的紅酒瓶已經轟在了他的腦袋上。

“哎呀!”

怎麼也想不到,一個服務生竟然對自己動手,這傢伙雙手抱頭,胸口空門大開。

趁此機會,雲天一腳踹在他的咽喉上,哀嚎剛剛開始,就戛然而止。

既然開打,就不要留情,不過雲天也不想弄出人命,畢竟他不是來殺人的。

雙腳一蹬地面,雲天已經消失在原地,下一秒鐘,他的拳頭重重的轟在另一個傢伙的臉上。

猛烈的拳風,直接將他打倒在地。

那去抓槍的手,都沒有來得及抓住腰間的佩槍。

接連打倒兩個傢伙,雲天一伸手,抓起一旁的桌子,這三腳桌不大,拿在手中剛剛好。

隨手一揮,矮桌就被他砸向了最靠近裏面的傢伙,同時雲天如雄獅般,向着就近兩個人撲了過去。

一手扣住對方抓槍的手,另一隻手直接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腰部一擰,一個轉身,雲天的腳踢向了他身後的那個傢伙。

剛剛掏出來槍,還不等他反應,手腕已經被踢中,槍械更是掉落在地上。

雙拳連揮,打倒擒住脖子的傢伙後,雲天一個轉身,一腳重重的踹在另一個傢伙的胸口。

狹小的空間裏,雲天徒手力戰幾個保鏢,那詭異的移動速度以及攻擊方式,打得對方措手不及。

從未見過這樣的戰鬥方式,這幾個職業保鏢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全部被打倒在地。

隨着最後一個傢伙被一腳踢翻,整個人撞在身後的大門上後,落在了室內。

雲天立刻跟了上去,看着門口那寬敞的辦公室,以及那豪華沙發上坐着的人,不正是自己的目標大白鯊嗎。

而此時,房間裏的三個人也驚訝的看着衝進來的雲天。

這幾個傢伙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所以並沒有驚動外邊的人。

“大白鯊!”

雲天嘴角掛着邪笑,闖進來之後,終於找到了目標,雲天立刻向着大白鯊衝了過去。

“攔住他!”

原本靠在沙發上的大白鯊,立刻站起身來向着辦公桌跑去,而坐在他對面的兩個人立刻站起身來。

因爲進到這個房間不能攜帶武器,所以他們只有赤手空拳的撲上來。

不過,他們又怎麼會是雲天的對手呢,三拳兩腳將兩人打翻在地,雲天立刻衝向了辦公桌後。

倉皇逃到辦公桌後的大白鯊,一伸手,拉開右側的抽屜。

豪門劫:總裁的落難新娘 抓起躺在裏面的一把左輪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對準了撲過來的雲天。

“小子,給我死吧!”

兩個人尚有五六米的距離,即便是雲天再快,也快不過子彈。

眼看着對方舉槍,雲天卻依舊毫不遲疑的向前撲來。

那雙眸子,死死的盯着對方的槍口,注意力高度集中的他,現在眼中的時間變得異常緩慢。

腎上腺素高速分泌,雲天看着那對着自己眉心的手槍。

他只有一次機會,稍有差錯,他將變成屍體。

“砰!”

扣動扳機,撞針擊打在子彈的底火上。

左輪手槍轟鳴間,彈頭拖堂而出。

這巨大的口徑,若是打在頭上,恐怕腦袋都會炸裂。

就在槍聲響起的瞬間,雲天的頭微微一側。

子彈貼着他的耳朵飛過,火辣辣的熱浪更是讓雲天的臉一抽。

不過,雲天卻並沒有停下,一伸手,抓過對方的手腕,那大口徑的左輪手槍已經易主了。

“再動一下,就打爆你的腦袋!”

雲天坐在豪華的辦公桌上,一腳將大白鯊踢到在老闆椅上。

手中的左輪手槍,更是對準了他的腦袋。

“你是誰派來的?”

竟然躲過了子彈,這讓大白鯊整個人都驚呆了。

如此厲害的殺手,到底是從那裏出來的。

“貌似沒有人派我來!”

雲天晃了晃手中的手槍,而此時身後傳來的一陣喧譁之聲。

剛纔的槍聲,讓走廊外那些審訊室的人,紛紛的衝了出來。

看着倒在地上的自己人,他們立刻拔出了手槍,對準了坐在辦公桌上的雲天。

“殺了我,你也活不了!”

畢竟是最大黑幫的老大,靠在椅子上,大白鯊看着對面的雲天。

那蹩腳的英文透着一股子捲舌音,現在只要雲天開槍,身後的人就會把他打成篩子。

“我沒有打算要殺你,否則你早就是死人了!”

雲天搖了搖頭,不過他並沒有放下槍,也毫不在乎身後對着自己的那些槍口。

“那你要做什麼?我們可以好好談談!”

雲天的回答,真是超出了大白鯊的意料之外。

這個身手了得的傢伙到底爲什麼來,他也很好奇。

尤其是到底是誰,能夠找到如此厲害的人,背後的主謀,又會是什麼呢。

“我來這裏找你,說起來還有求於你,麻煩你幫我找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