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醒來,張謙就覺得胸口被什麼重物壓着,一陣呼吸困難,睜眼一看才發現是小倩趴在了他胸口睡的正香,口水都流出來了。

叫醒了她,這一家三口收拾完畢,吃了個早飯,然後和狼帝打了個招呼,起身離去。

當然張謙臨走的時候也沒忘了提醒一下狼帝盤龍大仙逃走的這件事。

騎在小玉的背上飛上高空,吹着涼爽的風,張謙一陣舒服的呻吟。

“小玉,你還能變得再大一點嗎?”張謙問。

“能啊,你要幹什麼?”

“我想躺在你背上。”

“好啊。”說着,小玉的身體就開始延伸變大,很快就變得足有兩輛大巴車那麼大了。

“好厲害啊你!”張謙舒舒服服的躺了下去。

“這沒什麼,有點道行的妖怪都能辦到的。”小玉回頭笑着說,“只不過變大了身體也沒什麼用,修爲該是多少還是多少。”

“最起碼躺着舒服啊!”

小倩也趴在小玉的背上,開心的打了幾個滾,然後又爬到張謙身邊:“爸爸爸爸,要抱抱。”

“來爸爸抱抱。”張謙把她抱在了懷裏,笑着說:“不過小丫頭你可記住了啊,以後別趴在我胸口睡覺,昨晚上差點壓死我。”

“不嘛不嘛!我就要!”小倩甩着圓圓的腦袋,那肉呼呼的小腮一陣亂抖。

“你得減肥了,看你現在胖的,跟蠟筆小新似的。”

“蠟筆小新是誰?”小倩傻呵呵的問。

“等到了地方介紹給你認識。”

小玉的飛行速度很快,比飛機還快,也就不到一個小時的功夫就飛到了大燕山上空。

落地之後,小玉一臉的忐忑不安。

“小謙,你說,叔叔阿姨還有你那位夫人…會接受我嗎?”

“額…”張謙一腦門冷汗,你最起碼上千歲了吧?你這一聲叔叔阿姨我爸媽能承受得起嗎!

“沒事,你長得這麼漂亮,對我也好,我爸媽肯定不會說什麼的。小雯那邊交給我你放心吧。”張謙說。

不過他雖然嘴上這麼說,心裏卻有些沒底。

他們真能接受嗎?小玉可是妖怪啊…… 進了大燕山,剛走沒幾步,守護組織的四象大陣突然啓動了。

“轟”的一聲,周圍的光線迅速變暗,同時地面上浮起了四個巨大的虛影。

這四個虛影是青龍、白虎、朱雀和玄武,它們一出現就不由分說的對小玉發起了攻擊。

張謙一捂臉,好吧,難怪明明按照特定的路線走還觸發了陣法,原來是因爲小玉身上的妖氣太強了。

小玉好歹也是有着四千年道行的大妖,她身上的妖氣可想而知,四象大陣自發的就啓動了。

“小謙…這個…”小玉一愣。

“破了就是了。”張謙心說組織裏的人現在肯定已經注意到不對了,但是等他們停止法陣攻擊肯定還得有一會,他可不想讓小玉和小倩受到傷害。

“好。”小玉很乾脆的一點頭,揮手打出一道猛烈的妖氣,當場劈散了朱雀的虛影。

然後小玉張開嘴,口中再次出現了那個銀色的光球,她剛要發射,另外三個聖獸的虛影突然就消失了,周圍也恢復了明亮。

“小謙,快進來!”古旗軍的聲音傳來。

張謙看着小玉笑了一下,然後帶着她一路進了組織的大門。

組織大門這裏已經圍了一些人,都在討論剛纔的那一幕。

四象大陣多厲害啊!

居然有人可以揮一揮手就打掉一個聖獸虛影?!

監控裏的那一幕讓很多人都難以置信!

諸葛周更是老臉都沒地兒擱了!

又是你!張謙,又是你!

上次輕鬆的破了我的三才陣和小型的四象陣,這次又破了我的大四象陣!

而且這次還是個小姑娘給破的!

我怎麼就碰上了你這麼個命中剋星呢!

不過這些話他也只能放在心裏了,張謙現在的身份地位可是今非昔比,他可不敢放在明面上說。

周圍的組員都圍着張謙和小玉,一臉呆滯的看着小玉。

尤其是那些男成員,都看呆了。

這姑娘誰啊?從沒見過這麼漂亮這麼有魅力的女人!

難道是張謙的老婆?他不是有一個了嗎?

古旗軍卻是一臉嚴肅的看着小玉,隨後把張謙拉倒了一旁:“這是個狐狸精吧?”

“對啊。”張謙說,“小玉是狐妖,上次去大寒鬧事的那些狐妖就是小玉派去的。”

“這麼說她還是個有身份的狐妖?”

“那是,她可是狐妖女皇。”

“啊…你小子啊。”古旗軍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笑容,“你們什麼關係?”

“夫妻關係。”

“我一猜就是!”古旗軍一拍大腿,“你小子一直都有一顆銀蕩的心!我給你說啊,你老婆現在可是懷孕的關鍵時期,你這時候把她帶回來……”

“我有分寸。還有,什麼叫‘一直都有一顆銀蕩的心’?我一直都很老實本分的好嗎!”

“切。”古旗軍翻了個白眼,“快該幹嘛幹嘛去吧,另外有空的時候別忘了來找我,我有事跟你說。”

告別了一衆組員,張謙帶着小玉一路來到了家屬區。

小玉心跳越來越快,臉色越來越忐忑,張謙也能感覺到她的手汗越來越多。

“別緊張,我爸媽不嚇人。”

“我怕我嚇着他們。”小玉有些擔憂的說,“還有,你那個夫人懷孕了,現在我去見她會不會刺激到她啊?”

“沒事的。”張謙安慰着。

張謙首先帶着小玉來到了父母居住的地方。

老爸老媽已經知道張謙回來的消息了,遠遠的就迎了出來,江雪也跟在他們身邊。

這仨人先是跟張謙打了個招呼,隨後就用一種很怪異的目光看着小玉。

“那個…”小玉搓着衣服角,“叔叔阿姨,你們好。”

“好好,你好。”老媽看着張謙,張謙說:“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爸媽,這是江雪,我朋友;這位是小玉,是我的…”

小玉眼巴巴的看着他,那仨人也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尤其是江雪,一臉的失落,她已經猜到什麼了。

張謙砸吧了一下嘴,最後還是一咬牙說道:“老爸老媽,跟你們說吧,這是我在外面的一個老婆。”

江雪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老爸老媽也是一臉驚訝,老媽指着他:“你…你…這…”

“哎呀咱們先進去吧,慢慢聊。”

幾個人進屋坐下,小玉還是使勁的搓着衣服角,張謙一把拉住她的手對父母說:“爸媽,小玉是我在外面認識的,她一直以來都對我很好,很照顧,也幫了我很多忙。”

“然後,我們已經決定結婚了。”

一聽這話,老爸沉着臉沒說話,老媽皺着眉頭說:“你搞什麼?你不是已經有小雯了嗎?”

“是這麼回事…但是有些事沒法掌控…”張謙說,“總之呢,這次回來就是帶她見見你們,跟你們說一聲。”

“胡鬧!”老媽氣道,“那小雯怎麼辦?”

“她也是我老婆啊。”

老爸終於坐不住了,站起身就往旁邊走。

“哎爸您幹嘛去?”

老爸走到屋子角落裏拿起了一根笤帚:“老張家怎麼出了你這麼個玩意! 我在大夏開黑店 人家小雯還懷着你的孩子,你這算怎麼回事?做人,尤其是做男人,得有良心!我看你這是有點本事就開始狂了!今天你看我不把你的屎打出來!”

老媽趕緊去攔:“哎哎哎,別動手別動手!”

“你起開!我就得好好打他一頓!”

“他可是我生出來的!我不能讓你打!”老媽說。

“我怎麼不能打?沒有我你也生不出來!”老爸說,“小雪!把你嬸子拉開!”

江雪卻紅着眼圈捂住了嘴巴,沒說一句話,飛快的跑了出去。

她這一跑,老爸嘆了口氣,默默的放下了笤帚,老媽也坐了回去。

張謙被這一切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啊你!”老媽狠狠的指了指張謙,隨後又看向手足無措的小玉:“姑娘,你別往心裏去,我們不是衝你。”

小玉趕緊說:“沒事沒事。”

“兒子啊,你現在有本事了,我們管不住你了,其實我們也不打算管你,你已經長大了,做什麼事有你自己的想法和理由。”老爸嘆了口氣,“但是,你在做事之前能不能多考慮考慮?”

老媽接着說:“小雪這姑娘啊,每次你一有事找她,她就會立刻放下手裏的事去找你。平日裏對我們很照顧,幾乎是無微不至,所以就算你要再娶別人,你也總得先考慮考慮她啊!我們都不傻,她對你有很大的意思,你難道看不出來?”

說完她又看向小玉:“姑娘啊,我這人說話直,並不是說你不好你別誤會啊。”

“沒有沒有!”小玉連忙擺手。 張謙皺着眉毛說:“我知道江雪人很好,但是我對她沒興趣啊。”

他說的是實話。

江雪變身以後的那個樣子實在是太猙獰恐怖了,人形大蜥蜴啊臥槽!就跟基因突變的異形一樣!

雖然小玉是狐狸,但是小玉的真身白狐狸那也是很可愛很萌的,就像一隻華貴的寵物一樣,怎麼能是人形大蜥蜴能比得上的?

而至於老媽說的‘張謙有事找江雪江雪就立刻趕到張謙面前’這也很正常的好嗎?

張謙現在是頂級供奉,別說江雪了,像江雪這種等級的組員不管是誰,只要張謙下命令對方都得乖乖的麻溜的趕到張謙面前,這是他的地位和權力!

能被他驅使被他命令,這是值得組員們自豪的事情!

所以他只是覺得江雪是一個關係不錯的朋友,僅此而已。

他這麼想,但是小玉不知道這些事,於是伸出小手輕輕的擰了一下他的老腰。

老爸老媽聽到張謙的話之後也不多說了,老媽嘆了口氣:“把小雯叫過來吧,我們要看看小雯的意思。”

“小雯那邊我單獨去說就行了。”

“不行!”老媽斬釘截鐵,“必須把她叫過來!”

最後,張謙無奈的把許雯叫了過來,而許雯似乎也早就知道了這事,進來之後看到了小玉也並沒有表現出有多驚訝。

她坐在老媽身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張謙:“好不容易回來一趟,還帶個小三回來。”

這話其實已經很刺耳了。

小玉也懂人間的人情世故,臉色一下就變了。

“不是…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張謙臉上也有點掛不住。

“你這個臭男人!”許雯有些生氣了,“我一直對你一心一意,現在孩子也給你懷了!你卻在外面找女人?”

“小玉真的幫了我很多忙,我不能虧待她。”

“那你就選擇虧待我了?”許雯說,“我早就知道你整天在外面跑早晚會壞事!果然!”

“別生氣別生氣。”老媽趕緊勸,“懷孕期間生氣對孩子不好。”

“他眼裏他心裏還有這個孩子嗎?”許雯眼圈紅了,“張謙啊張謙,就算你不考慮我,你也考慮考慮咱孩子啊!”

“我怎麼不考慮啊?”張謙說,“我要真不考慮的話我還把小玉帶回來幹什麼?直接在外面結了婚就是了!”

他語氣也慢慢變重了,本來以爲這事情很容易就解決了,沒想到這還沒說明小玉的身份呢這幾位就一個個的全都擺出了反對意見。

“你要是敢這麼做,我們就不認你這個兒子!”老媽說,老爸又起身去拿笤帚去了。

許雯也氣急了:“沒良心的臭男人!有了小三就忘了老婆!本以爲你和別的男人不一樣,現在才知道天下男人一般黑!”

“老爸,你聽見了吧?”張謙說,“小雯說了,天下男人一般黑。”

老爸那臉果然黑透了:“還不是因爲你這個小兔崽子!”

“別扯到爸爸哪裏去,我說的是你!”許雯說。

自從懷孕之後許雯就改稱呼了,不再叫張謙的父母叔叔阿姨,而是也改口叫了爸爸媽媽。

老爸這次真拿着笤帚過來了,老媽也不攔着了,許雯要攔也被老媽給拉住了:“這臭小子就該揍!不揍不長記性!”

“小子,我已經有很久沒打你了,今天我就在讓你體會一下童年的感覺!”老爸說。

場面一度失控。

小玉是最手足無措的一個,坐在那一句話也不說,心裏很難過,眼圈也紅了。

張謙這時候大聲說:“我實話告訴你們吧,小玉是妖,不是人,所以你們何必這麼激動呢!”

對面三人一愣,隨後臉色都變了。

“你真是欠揍了啊!”老媽氣急敗壞,“好好的人不找去找個妖精!”

“我今天不打死你!”老爸風風火火的往這邊走。

他們這段時間待在組織裏見識到了不少的東西,再加上之前也認識貓皇,所以對妖怪這類存在已經有些習慣了。

笤帚‘啪’的一下打在了張謙的身上,在場的人都是一驚。

“老張你還真打啊!”老媽說。

“不打不行了!”

張謙也沒躲,他現在的身體強度,對於笤帚這種武器的攻擊已經可以無視了。

他在想辦法。

對面是自己的親生父母,也是自己的老婆,所以絕對不能動粗,也不能來硬的,只能智取。

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已經有些不可收拾了,該怎麼智取呢?

……

老爸看到張謙不躲,有些奇怪,於是打了幾下也就不打了:“你幹嘛不躲?”

他也心疼啊畢竟是親兒子!

張謙還在想辦法,琢磨了一會,他眼睛一亮,有了!

“你是我親爹啊,我怎麼躲?萬一把你氣壞了怎麼辦?讓你打幾下消消氣也無所謂。”